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乱岳目录伦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2021年2月4日
我在健身房被3p了 乳妇
2021年2月4日

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第一章

大江东去,直连碧海,滔天汹涌直到天尽处。

近埠处,自有数百船舰整齐停靠水中,接天连海,让人望之而惊叹壮观。

号角鸣起,水军将士们即将启程,岸边,却仍有一人着玄色曲裾深衣,乌发似檀,正静静端坐在青石凳上。

她抬起头,容颜虽略见憔悴,却掩不住眉宇尖的清毓尊贵,让人一

文学

见忘俗,如谒天人。

锦渊站起身,任由鬓发被风吹得起伏不定,回望故土,饶是她心志坚刚,亦在眼中浮现一缕黯然。

这就要走了吗……

她最后望了一眼空荡荡的泊岸,只觉得心中也是空落落少了一块。

“终究,仍是会婆婆妈妈啊……”

她低声叹道,自嘲中仍可见潇洒不羁。

此刻,她即将离开中土,远赴七海之外,那星罗棋布的密林岛屿,去一探那从未见过的世界。

“我曾以为,自己会以男子之身守护天朝国运,就此羁绊京城,了此一生……可人生的际遇,却诡奇到让人唏嘘……”

她低声道,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对着大海倾诉衷肠。

“我曾贵为天子,却害得无数人颠沛流离,战乱不休……我曾倾心一人,却落得生不如死,日夜怨恨,到最后,他原是无辜,却被我迫得横剑自刎——这样的一生,真是可笑可叹!”

她微微一笑,不由想起自己少时发下的豪言壮语——情爱一事,最是伤人心魂,我将来绝不要沾染半分!

她对着水中倒影微笑,仿佛对着过去年少轻狂的自己——那样的意气风发,那样的情深弥笃,最终,却仍化为镜花水月,幻梦一场。

真的该走了……

她朝着楼船走去,此时天已入冬,楼船上积了薄薄的一层雪,看着仿佛琼台碎玉,她却不避寒冷,一步步走去,却仿佛凌空迈步,这份功力实在骇人听闻。

宋麟在船楼中躬身等候,锦渊心中一暖,叹道:“你抛了锦绣前程不要,跟着我去那蛮荒之地,却又是何苦?!”

宋麟淡淡道:“陛下身边总短不了人服侍照应……更何况,我险些害得宝锦殿下丧命,她现在仍对我心有芥蒂,留在京城也是无益。”

锦渊摇头,“那孩子不过是不忿季馨的死,才对你没有好眼色——她的本心仍是良善,哪会真对你如何……”

她瞥见宋麟坚决的神色,知他心意,摇摇头,便不再劝。

船下的铁链被沉沉收起,船缓缓而动,即将驶向不知名的远方。锦渊望着仍是空无一人的码头,心下略觉一酸。

船终于开了,大帆被鼓动着,沿途景色越来越快,锦渊正在怔仲间,却听船舷边有水师在喊——

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第二章

“呵,你就别想了,他现在很危险,我可不想让你遇到他。”九卿淡定的说道。

悟痕作为远古大能的转世,加上如今更是佛魔同修,以悟痕的资质,想要飞升神界,肯定用不了多少的时间的。

那个人太疯狂了,他并不想招惹,甚至有些忌惮。

“也是,他就是个疯子。”秋珑月笑眯眯的说道。

宓苑要的丹药,秋珑月很快就炼制好了,这丹药的难度虽然比较大,但是也难不住她。

秋珑月让人把丹药给宓苑那边送了过去,秋珑月整个人都沉寂了起来,就等着印月宫的人再次上门。

以宓苑的性格,一次炼制成功了,并不能证明什么。

事实也确实如秋珑月所想的那样,很快,宓苑又让人上门了,这次炼制的丹药很多,不过给的报酬还是很丰厚的,之前炼制的丹药,还是让宓苑他们重视了起来。

看着手中的小袋子,秋珑月脸上勾起一抹笑容。

“娘,我来炼制吧。”瑞麟看着秋珑月说道,他炼丹的本事并不比秋珑月差什么的。

“行,拿去练手吧。”秋珑月随手就把丹药丢给了自家儿子了。

“谢谢娘。”瑞麟脸上露出笑容来。

这些丹药他来炼制的话,炼丹的成功率超级高,就算是秋珑月都比不上的。

瑞麟没有用几天就把丹药给送过来了,丹药的品质极高,秋珑月拿着丹药看了起来,品质都达到极品了,这丹药给宓苑的话,秋珑月都有点舍不得了。

“瑞麟炼丹的本事又增加了,这么好的丹药,给那人简直就是糟蹋了,正好材料我都有,瑞阳,你拿去炼制品级低一点的。”秋珑月重新拿了一个小袋子出来给了瑞阳。

瑞阳的本事也是不差的,不过他在炼毒上面更加的有天赋,炼丹上面也不差的,不过因为自身的原因,在炼丹上面,总是不能够达到完美状态。

“好啊,要不要我再加点其他的东西进去。”瑞阳兴奋地说道。

“你能做到别的炼丹宗师不会察觉?”秋珑月微微挑眉,小崽子有点飘啊。

“那是当然,飞升之后,我又觉醒了一种天赋,叫同化,能够让自己想要的东西转化成我想要的任何的东西,不过转化的东西的功效那些并不会变化,这个技能之前我还觉得有点鸡肋,现在我觉得这就是个好东西。”瑞阳兴奋的说道。

“就算是神尊,也不能察觉哦。”瑞阳还补充了一句。

“不错呀,小崽子,拿去随便玩儿。”秋珑月倒是想要用这些丹药来实验一下小崽子的能力。

“娘放心,我肯定坑死他们。”小崽子就差拍胸脯保证了。

“这些丹药你们兄弟拿去分了吃了吧,这好东西,他们不配吃。”秋珑月把瑞麟炼制的丹药还给他们了,让他们自己去吃了。

“哥炼制的丹药更好吃。”瑞阳直接把丹药全都倒到了嘴里面,还舔了舔唇,砸吧砸吧嘴,瑞麟本身所携带的祥瑞也带到了丹药之中,让这丹药能够发挥出超过这些丹药本身的作用。

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第三章

教堂。

娇羞的少女局促不安,神色慌张的站在神父前,等待行礼。

今天当场的众人皆是宁城有头有脸的名门权富之家,只是众人的眼神满是戏谑。

神父:“席浅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陆谨言先生,不离不弃,直至永远。”

席浅:“我…..”

台上女孩的犹豫使的距离最近的某个男人提起了心,略显粗糙的大手紧紧的攥在一起,深怕接下来的话不似计划前那般。

一回头,就看到那双幽深的眸子死死的盯着自己,原本想要脱口而出的话语,也随着男人的动作截止。

“我…我愿意。”

神父的目光随着女孩看向一旁,这…..

片刻,还是开了口:“陆谨言先生,你是否愿意娶席浅小姐为妻,不论贫穷亦或是富贵,不离不弃,直至死亡。”

…….

“汪…汪….”洁白神圣的白纱旁边哪里有什么男人,只不过是一只还未成年的阿拉斯加。

台下随着叫声,一片哄笑,指指点点的声音冲进耳膜……

“不…..”

尖叫声响彻在诺大的房间里。

瞪大的双眸随着清醒睁的抖大,又做回那个梦了!

小手轻轻拍打着,右手拉开了床头的壁灯,起身喝了点水,压制住刚才的不适。

床头急促的电话声闹的心口突突

文学

直跳!都已经凌晨三点了,吴妈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难道出什么事了?

“吴妈,怎么了!“

“大小姐,你抓紧时间来医院一趟吧!老爷快不行了““

爸爸要死了?

可是睡觉前,她才看到电视里他被拍商业剪裁啊,怎么现在就通知要死了?

这么多天没回老宅,没想到现在被通知去参加葬礼?

老宅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医院里,两道身影随电梯错落。

病房里。

老爷子刚醒,见陆家一行人全围在身旁,目光里找到陆谨言,似乎知道老爷子在找自己,主动上前。

微弱的气息里,知道老爷子说的啥,不好硬怼,只得勉强答应。

陆家老爷子已经不止一次告诫自己结婚的事情了,只不过没人管的住陆家少爷而已,即使陆家夫人,陆少母亲也是拿这个儿子头疼。

享誉全城的陆家掌门人陆谨言,冷漠狠辣,不近女色,三十年来孑然一身,甚至连丁点绯闻都不增有过,这也是急坏了陆老爷子,本就想来安享晚年,奈何这个孙子却不把结婚当回事。

离开公寓,打车到医院。

病房里的人在等自己一般,继母,妹妹团座在一起,爷爷似乎也不在。

心里大概知道了。

看来又是催自己和那个王八蛋结婚的事情。

话说都不知道那个人是方是圆,现在通知老娘跟他结婚,凭什么,难道人丑路子野就不用讲道理吗?还是他有钱任性。

真是搞不懂这一家人的脑回路,要是那么好,干脆让你们的宝贝公主嫁啊,再说,席欢不是一直标榜自己是什么上流名媛吗?这样不就更好的成功上位豪门阔太!

真不知道有自己什么事!

不过,看柳英今天这个状态,也是战斗力满血啊!

自己可得小心应付。

“看样子,您老也没什么事情吗,至少现在还能喘气,还以为你快不行了呢。”

“你个死丫头,怎么说话呢,那是你爸,人家都是巴着自己家人平平安安,你倒好,诅咒你爸命长是不是,你看看你妹妹,再看看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