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的秘密赵雪晴全文免费,按着腰撞进去bl文库

放在里面一整天 啊哦快点好深用力bl啊快
2021年2月4日
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我的年轻岳坶100章
2021年2月4日

办公室的秘密赵雪晴全文免费 第一章

和朱棣预料的一样。

纪纲这一次趁着夜色发动的暴乱,策划非常的详细全面,锦衣卫数千人,加上他之前隐藏在京畿周边州府的人马,一共一万三千余人。

进攻皇城的一万人,其余三千人则分散在全城各地。

这三千人做的事情也很重要,分成数十个小组,每一个组负责一位中高级武将的府邸,以确保这些武将不能在最快的时间赶到京营各卫驻地。

京营群龙无首,那么就无法迅速组织有效的驰援,这会给纪纲带来更多的时间,以便拿下皇宫。

而纪纲又重点照顾黄府。

围困进攻黄昏府邸的人手至少有两百之数,在纪纲看来两百人够了,哪怕黄府有十二个西域妖姬也无法抵挡,黄昏再狡猾,这一次也必死无疑。

当然纪纲也没有忘记另外两个重要的人物。

汉王朱高煦,赵王朱高燧。

既然是造反,既然想登基,那么就必须将朱家天室杀光,要不然勤王的人随便扶持一个朱家人,就能不断的进攻京畿。

当然,就算纪纲杀光了京畿的朱家人,地方的军队也会随便拥护一位朱家的藩王前来勤王。

但若是京畿没有朱家人,只要纪纲彻底掌控五军都督府,他的叛军就能军心大振,而如果京城之中还有朱家人,就算纪纲掌控了五军都督府,军心也不会安定。

所以朱高煦和朱高燧两个人也陷入了苦战。

这是正儿八经的历史,不是武侠玄幻,所以说也没有什么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千人敌,朱高煦和朱高燧虽然也是沙场猛将,但他们尚未就藩,身边没有藩王护卫,只有王府护卫。

可王府护卫那点人根本无济于事。

朱高煦浑身是血站在院子里,耳边听见周围一些权贵府邸传来的喊杀之声,心中暗暗苦涩,纪纲真的是疯了。

我现在还能怎么办?

真的要等纪纲杀进皇宫将父皇和太子斩于马下的时候,自己再去驰援吗?

这确实是个好主意。

如果纪纲能做到这一点,那么只要自己能在事后平定纪纲,大明的天子皇位非自己莫属,老三他拿头和我抢。

但事情往往有个但是。

朱高煦不敢小看父皇,就算纪纲的暴乱准备的再充分,父皇也绝对不会没有一丁点的提防,所以纪纲造反大概率是以卵击石。

如果自己真循着之前那种想法迟迟前往支援,那么这昭然若揭的心思在父皇眼中将披露无疑,到时候又如何在父皇面前自处。

又如何再和太子争夺江山天下。

一念即此,朱高煦急了。

对身边的心腹道:“纪纲造反,我等共诛杀之,如今他以少量兵力为困我等,想必起大部分兵力在进攻皇城,天子危机,我等不能在此耽误时间,尔等好汉儿郎助我突破敌人的围困,前往皇城支援父皇,事后我必重赏,哪怕是王位共坐之,本王亦意欣然。”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朱高煦开始突围,不要命的突围,因为他明白如果自己去晚了

文学

,那么他失去的不仅是父皇的信任,还有他存在着一丁点希望的江山天下。

同样的还有朱高燧。

朱高燧并不笨,他也和朱高煦的想法一样,知道此刻若是再不去支援父皇,那么他这个最被父皇宠溺的王爷恐怕也再无希望。

京畿城内处处见风烟。

这一夜大明百姓彻夜不眠,心惊胆颤,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在京畿内起了战火。

同样的画面出现在五军都督府和京营各大武将的府邸内,几乎所有的武将都在承受纪纲叛兵的围攻,在无法突破围攻之前,这些人谁都没办法赶到京营驻地领兵起支援皇宫。

而京营驻地的士卒也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有兵符,没有将军带领,他们只能按兵不动,惶惶然地望着处处火光,不知该怎么办好。

不得不说,纪纲这一手相当高明。

黄府主院内。

黄昏负手站在台阶前,主院的院墙前面,十二妖姬和阿如温查斯拼死而战,十二个女子全副武装,不断的斩杀妄图翻过围墙前来取黄昏头颅的叛兵。

但形势并不见好。

在黄昏的身后,徐妙锦、娑秋娜和权氏等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以及吴与弼、吴浦一家人,全部站立在书房的门口望着外面的火光,心里坠坠不安,他们只能选择相信黄昏。

黄昏看到身边的何贵,“你们的人大概还要多久才能过来帮忙?”

何贵握紧了手中的刀,沉声说道:“估摸着还得要一刻钟左右,毕竟我们平日活动的地方距离你府邸还是有那么一点距离。”

黄昏叹气,“按照这个情况,南镇抚司咱们不能奢望了。”

何贵问道:“大官人,你的蚍蜉义从呢?”

进攻黄府的叛兵约摸两百人左右,如果自己的七八十号人赶到,再加上黄昏那五十人的蚍蜉义从,还是有一战之力。

至少也能保护黄昏。

黄昏微微摇头,“不用奢望他们,年前我给了他们意思,无论京畿发生什么事情,都以时代银行的金库为第一要务,所以他们肯定会死守金库,不会来支援。”

如果蚍蜉义从能反应过来前来支援的话,别说纪纲叛军有两百人,就算他们有五百人,只有五十人的蚍蜉义从打他们也是有如土鸡瓦狗。

不是黄昏自大,而是对蚍蜉义从有这个信心。

但是现在的局势非常严峻,黄昏不知道纪纲有多少人进攻皇城,如果让纪纲得逞,那么今天自己也必死无疑。

因为纪纲进攻皇城失败,那么再垂死挣扎,他最后的目的地肯定是自己这里,他一定会用所有兵力全力进攻黄府。

所以黄府这点力量完全不够,还需要更多的人。

可是南镇抚司的赛哈智和刘明风等人应该也在被叛军围攻,无法去率领南镇抚司的缇骑前来,而且就算他们反应过来,南镇抚司也应该是去皇城支援朱棣,而不是第一时间过来保护自己。

换句话说,自己可以依仗的力量就只有何贵的七八十人。

以及不会被自己的命令所禁锢的蚍蜉义从五十人。

此刻娑秋娜率领的西域妖姬和阿如温查斯已经有渐渐不支的迹象,也许再有一刻时辰,黄府就会被叛兵攻陷,到时候自己一家老小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黄昏沉默了。

这是他来到大明以来最大的危机。

……

……

京畿处处起烽烟,但有一些府邸例外,大部分读书人出身的朝堂要员的府邸,只有少量的叛兵,也不进攻,就是让这些大臣们无法出门。

鸡笼山附近的国子监外面,有一座很是普通的小院子,此刻院门口有一个年轻的读书人站着,看着处处烽烟,思绪翻转。

办公室的秘密赵雪晴全文免费 第二章

这本书崩了。

血崩!

继续写下去太煎熬了。

所以……

决定放手了。

这本书开始我想的是四种治国方案。

一种是比较原始阶段的帝辛,一种是初期天下皆白(指一切都没有定计)的秦朝,一种是封建最为辉煌的隋朝,最后是封建各种积弊齐齐爆发的明朝。

但能力有限,而且自己着力点搞错了,导致后面剧情崩了。

我当时想过改,但作为新手,有着本能的倔强,最后还是绕着以前就想好的剧情写下去了,但越写,越没自信,没底气。

因为偏了。

继续写下去对自己和你们都是一种煎熬,仔细思考了一下,还是放弃了。

……

后续剧情走向。

平定之前的商:

帝辛在东夷初定之后,朝歌生变,引出商朝的国本制定,(设定中,商朝虽然有大一统趋势,但没有那个基础,帝辛只想着大一统,没有想过后续的治理。)

在商朝世官反叛后,开始以东夷为试点,开始进行政体改革。

以军功为战时的品级,开始逐步恢复奴隶的人身权,进而获得大量民意支持,民心所向,万民从军,而对于没有进入军队的‘户’,则是三世无罪成庶民,五世无罪可入朝为官。

文学

职改革。

沿用秦朝制度。

接着平定各地叛乱,跟岐周决战。

统一天下。

……

统一前的秦:

退兵荥阳,重新恢复元气,凝聚军心,发布求贤令,主要招来韩信和陈平。

项羽杀楚怀王,分封各诸侯。

一年之后。

韩信为秦上将军,出兵讨伐六国,一战功成。

一年之内,长公子嬴斯年降生,开始推行教育改革,以百家之学作为秦国之源,在关中之地推行学院,学宫,学府三级,教习秦国教材,培养国家意识。

其间。

还有陈平献计离间各国。

……

统一前的隋:

兴兵江南之时,全国各地反叛,隋境烽烟四起。

李靖带兵逐一平定。

在国内强推科举制,任期制,废除役税,对世家进行打压,分化,肢解,最后将大权集中到中央,然后休养生息,再出兵平定四周蛮夷。

……

平定天下之前的明:

通过收‘保护费’获得了大量银两,从而开始染指兵权,以天下贪官过多为由,重用锦衣卫,扩充十万兵力(锦衣卫鼎盛时有十几万之巨。)

命孙承宗前去陕西,只提供数万银两,让其养兵五万,给其生杀大权,然后重现历史上孙传庭在陕西的做法,杀贪官,斩商贾。

办公室的秘密赵雪晴全文免费 第三章

第一百二十六章(大结局)

我还是去了农场。

可我不是为了躲着我的兄弟们!

我只是不能再把一把匕首玩的灵动自如,我只是不能再端着狙击步枪指哪打哪,可我还是个兵!

中**爷,不管是在什么样的境遇下,都只会站着、想个爷们那样的站着,免去面对生活中的风雨冰霜,却从来不会猥琐的藏匿起来!

我不是废物!

我就打了背包去农场。

白天,我在农场跟着其他的兄弟们一起浇灌菜地,用巨大的砍土镘修整着水渠或是田埂。在累出了一身透汗之后,喝几口沁甜的雪水,再仰天嚎上一嗓子跟陕西老兵们学来的信天游或是秦腔。

农场的老大是个云南兵,晚上闲了没事的时候,总是会端着一缸子上好的沱茶找我吹牛聊天,说说家乡的逸事,讲讲军中的趣闻。

自然而然,旁边就会聚拢一帮子小兄弟,一个个瞪圆了眼睛竖起了耳朵,听得眉飞色舞抓耳挠腮。

江宽杨可他们偶尔会来看我,每次都会给我带来些好烟或是烤肉什么的,几个兄弟坐在一起说说各自最近的生活情况。

前几次,江宽杨可还有点子顾忌,和我说话的时候还有点子斟字酌句,生怕触动了我心中敏感的地方。

但看着我真是想开了,这两个家伙也就变得口无遮拦,有时候甚至还拿着我那不能伸展的手指开涮,愣说我以后提个菜篮子什么的方便了、就像是天生的有了个挂钩装在手上。

甚至还给我起了个外号叫海盗杰克,就是北欧海盗里面那手上装了个钩子的家伙……

还有个事情,那就是我入党了,成为了中国**的预备党员。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

在面对着党旗宣誓的时候,我看见那党旗旁边,有不少的兄弟在看着我……

罗汉、麦子,江宽、杨可,还有我旷明哥哥,还有那某某部门的老大……

我也在看着他们。

我想对他们说,我现在跟你们一样了!

秋天很快就到了。

指导员让我上他家去一趟,让我过去吃晚饭。

我就去了。

我知道指导员找我干嘛,我知道这迟早是我要面对的事情。

我该退役了。

还是嫂子弄了几个家常小菜,屋里就只有指导员和我两个人。

指导员就端起杯子说光头,咱们俩今天好好的喝一顿。

敞开了喝!

我就喝,使劲喝,就像是指导员第一次赏我酒的时候那样朝着嗓子眼里面倒酒!

指导员就陪着我喝,也不说话,也就是一杯接一杯的朝着嗓子眼里面倒酒!

白酒很快就喝完了,指导员就从床底下拖出来一箱子玫瑰香葡萄酒,朝着我说光头,这是新疆特产的葡萄酒,内地很少有机会喝到的。

以往有任务,也不许你们喝酒。

今天,咱们……

喝!

我们就再喝!

我记得那场酒足足喝了好几个小时,然后指导员说光头,咱们出去走走,顺便送你回农场。

我就和指导员两个人朝着门外走,我甚至都忘了和嫂子打声招呼,说声再见。

夜色之中,我听见指导员说光头,回去了之后,有啥需要我做的事情就来信。

我就说好!

指导员你要是有啥叫我做的就给我打电话。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