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小说|古代薄纱乳h

乱肉辣伦全文阅读;被两个男人绑着玩好爽
2021年2月3日
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
2021年2月3日

性奴小说 第一章

所有人都知道,班大师这是坐地起价,可却无可奈何,因为班大师是出了名的阵道大家,在场中也就只有班大师一人有破阵之力,至于其他的阵师……

在班大师来之前,就已经全死完了。

众人商量都没有商量,各自开始凑养灵水与千年灵药。一炷香时间之后,一人将装了养灵水与灵药的储物袋递到了班大师手里,一脸歉意道:“我等为了进太古遗地,已向东海龙宫缴纳了千年灵药和灵精,现在勉勉强强凑了九株灵药。至于养灵水……这玩意儿也上不用,故此七拼八凑也才一斤半,大师您看是不是?”

班大师像是怕众人反悔般以最快的速度将储物袋收下,不过嘴上却是说道:“离开遗地后记得将剩余的灵药和养灵水送到班某府上。”

“一定一定!”那人点头哈腰。

“行了,都退远些,班某要开始破阵了!”

班大师喝散众人,自储物袋中取出一颗灵精随手丢入湖中。原本应当一石惊起千层浪的,可这颗灵精入湖后却没有生出丝毫反应,如羽毛般浮在了平静的湖面。

“好手段!”

不远处的石年目光一凝,暗自点头,单是这一手,就足矣证明这班大师绝不简单,看似随意丢出灵精,却在千钧一发间捏出了印诀,并且灵精立身之处是个至关重要的节点,这才没有触发大阵。

刚来到这里时,他便大概了感应了一番灵湖神阵,得出的结果与班大师所说并无二致。他自信能够破了那残缺的神阵,但绝做不到班大师这般云淡风轻。

由此可见,大荒确实人才济济。

那边,班大师已经接连甩出了十几颗灵精,每一次都看似随意,但只有少数人知道内蕴神妙。

嗡!

又一颗灵精归位,刹那间,天地间的某种韵律好似被拨动,隐约间感觉到了一丝不同。

“此阵夺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机,前后共计九层,囊括了杀、防、幻三类,层层相扣。若处于全盛时期,怕是整个大荒中能破阵者不超过三人,便是班某也没有这个能力。”

班大师一边洒出灵精,一边说道:“好在神阵历经无数年残败了许多,而今第一层已破开,接下来是第二层。”

破阵的过程看似是随意之举,轻松至极,但只有破阵的人才知道这有多危险,如同在高空中走钢丝,一不小心就将坠入万丈深渊。

时间一点点流逝,转眼一日时间过去,继第一层被破后,第二层、第三层、第四层、第五层也相继被破。

连续精神高度集中,片刻不止的计算着的方位的班大师已经没有了开始时的云淡风轻,面色苍白了些,额头上也渗满了细汗。

嗡!

一阵微不可查的声音响起,宣告第六层在此刻告破。这时,班大师一屁股坐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待得血气平复些后取出盛有养灵水的玉瓶灌了一口,便盘坐调息起来。

阵破在即,破阵者却是停了下来,让众人一阵焦急,有心想要叫班大师继续破阵,却生怕自己这一张嘴班大师再次罢工,只得这般苦苦等着。

金日西沉,临近黄昏时候,班大师终于停止调息。经过小半日的调息,他的精气神恢复到顶峰,再次着手破阵。

这次他不再仅仅甩出灵精,而是在甩出灵精后接连打出数道印诀。

“前六层主要是防御阵法和幻阵,杀伤力有限。而这后三层却是以杀阵为主,稍有不慎便将触发杀阵。”

班大师一边说着,手里却没有停下来,指尖跳出一缕又一缕的白色光华,当中夹杂着独特的道则,与寻常人研修的道则并不同。

正所谓大道三千,条条可证混元,杀道是道,王道是道,阵道也是道。阵修者表面看起来羸弱不堪,好似空有一身不俗修为却手无缚鸡之力般,但真正修有所成者的可怕程度比寻常修士只高不低。

历史上就出现过几个在阵道集大成者,那真叫一个动辄乾坤移位,日月颠倒。数万年前更是有一位阵修者,抬手间将当时的一位天帝都镇封了,将之活活镇封到老死!

自那以后,阵修者的地位得到极大的提升,现今大荒中的两大阵王,便是堂堂天帝见到他们也得恭恭敬敬的称其一声“先生”。

当然,除了明面上这两位阵王之外,还是有一些阵道大家的,别的不说,人族天皇伏羲便是一位,若真要比起阵道修为,绝不比所谓的阵王差。只不过天皇伏羲为人低调,知其有此绝技者寥寥无几,恰巧黄帝含枢纽便是其中之一。

若非如此的话,当年含枢纽焉能因为伏羲的一句话便喝退古族大军,当真只是为了姬勖其这毛头小子?

“班大师您慢慢破,咱不着急。”众人昧着良心说道。

性奴小说 第二章

青魔原本的飞行速度就很快,再加上有秘术加持,那速度快的惊人,完全不像凝形境的修为。

飞了不过半分钟,便将两个同伴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

凤凰化身彻底黯淡,露出了隐藏在其中的红发女子。

此时的红发女子脸色苍白,双目无神。

经历两场恶战,她已经筋疲力尽。

要不是刚刚那金阳族放水,她可能已经凶多吉少了。

感受着身后远方隐隐传来的压迫力,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虽然还看不到,但她知道那个青魔还在追。

而以她现在的实力,绝不是青魔的对手。

更为悲哀的是此时此刻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默默地等待被那个青魔追上。

“咳咳……”

红发女子咳嗽了一声,嘴角沁出了一丝鲜血,很明显,她还受了一些内伤。

可是相比于伤势,更让她难受的是内心的无力和绝望之感。

来月球已经有一年时间,这是她第一次出来。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第一次出来就见识到了月球的残酷。

而这一次,就足以致命。

“不行……我还有仇要报,我不能死。”

回想起脑海中那段更为绝望的场景,红发女子咬了咬牙,又挤出了一点力量朝前方飞去。

与此同时,那股感应越来越强烈。

前方,应该有和她相关的天材地宝,如果能得到,她或许还有救。

虽然她知道这概率微乎其微,毕竟就算那东西再厉害,也需要吸收的时间,但是此时此刻,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几率,她也只能搏一搏,因为除此之外,她没有其他任何机会了。

……

“到底是什么?”

红发女子内心既忐忑,又有点期待。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那种感应也越来越强烈。

按理说,月球上本不该有这样的东西,可事实摆在眼前。

而且是在陨星深渊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地方。

“快到了……那是……”

片刻后,红发女子终于到达了让她生出感应的地点。

在看到远处深渊峭壁上的东西之后,她愣住了。

那里是一片藤蔓,藤蔓上挂着七八颗未成熟的果实。

深渊果……

红发女子内心一片茫然。

深渊果为何能让她产生这么强烈的感应……

这不合理!

茫然退去之后,便是绝望。

别说是未成熟的深渊果,就是成熟的深渊果,也救不了现在的她。

她差不多完了。

没等她去看看那深渊果的情况,背后传来了一个冷峻的声音。

“没想到你带着我找到了深渊果,倒是替我省了不少事。

怎么样?是你自己乖乖束手就擒,还是要我出手?”

听到这声音,她转过了身,看到了脸上挂着淡淡微笑的青魔。

她没有投降,更没有说一些软话,因为血脉里传承的骄傲不允许她这么做。

她只是紧咬着牙关。

与此同时,一缕淡淡的火焰从她体内窜了出来。

她脑海中开始浮现出一些往事。

天火中的无能为力……

文学

生之后努力修行,立志报仇……

第一次出世就遭遇挫折……

灭族之仇和种族使命的矛盾……

……

“看来你是要我自己动手了。”

感受到红发女子气息越来越微弱,青魔脸色一变,当即通过红雾凝聚出了一只大手朝着红发女子抓了过来。

然而,就在这时,又是一道红雾大手探来,撞在了他的红雾大手之上。

两只大手双双泯灭,发出了轰隆一声炸响!

青魔和红发女子见此不约而同地朝侧方向看去,只见一个全身赤红的高大人影正向这里极速飞来。

看到那人,青魔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来人是他的老对手赤邪。

赤邪是八大异族排名第一的赤血族的人,实力极为强大。

虽然赤血族和青眼族没有明面上的冲突,但两人作为同辈的佼佼者,却是一直在明争暗斗。

半年前自己赢过一次赤邪,但只有自己知道,那一战赢得极为惊险,甚至还有些运气成分。

真要是再战一场,胜负尤为可知。

“赤邪,你这是什么意思?”

回过神后,青魔冷声问道。

虽然心中忌惮赤邪,但他并不害怕。

远处赤邪缓缓停下,停在了和青魔红发女子呈三角之势的地方,然后才回道:

性奴小说 第三章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击杀天邪神后,江流便返回西游北俱芦洲,没有天邪神的魔族,根本挡不住仙神的进攻。

彻底的覆灭。

三界也彻底的狼藉一片。

那北俱芦洲被污染的灵气,要恢复很艰难,但也不是遥不可及的事,只是需要时间和精力。

顺带着,江流将逃入西游世界的虚易一行,中央世界的强者,尽数化为灰灰。

三界之中,虽然并没有彻底安定,但也不再如此混乱。

要做的事还很多。

以力证道太艰难,江流感觉自己若是现在强行突破,那必然是和盘古一样的下场,成为体内小世界的养料,身化大千,左眼变成太阳,右眼变成月亮,手足和身躯变成大地的四极和五方的名山,血液变成江河,筋脉变成道路,肌肉变成田土,头发变成天上的星星……

所以,他继续踏上了征程。

第一站,大主宰的世界,准备夺取苍穹榜,留下自己的姓名。

大千世界与魔域的交界之处,江流已经站了月余。

他的道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所以要洞悉这个世界的规则,琢磨这个世界道,才能一举在苍穹榜上留下姓名。

今天他终于动了……

那天地灵力中,似乎还蕴含着一丝无法言语的力量,那种力量,浩瀚无边,具备着无穷威压,仿佛世界之威。

在江流到来的那一刻,这个世界的强者尽数惊动,齐聚而来。

如今,那山峦之上已经站了数十位强者,遥遥对峙。

剑域的青衫剑圣,万墓之地的不死之主,大千宫的秦天,西天战殿的西天战皇,各族的强者,甚至后起之秀武祖,还有美杜莎、云韵、绿衣、萧炎……

美杜莎、云韵、绿衣、萧炎等等飞升而来的强者看到江流的面孔,心中涌现出一阵狂喜。

江流抬起头,望着无尽虚空,在这一刻,他也是隐隐的感觉到,一股浩瀚无穷的力量,降临而至,与自己相连。

垂云般的灵光,从高空倾泻下来,引来天地动荡,进而渐渐的汇聚,最后所有人都是震撼的见到,在那虚空中,似乎是有着一道看不见尽头的灵力光幕,缓缓的出现。

“那是什么?”

秦天、青衫剑圣等圣品后期,皆是面容震惊的望着那在虚空中缓缓展开的光幕,那道光幕给人一种朦胧神秘之感,其上仿佛是铭刻着无数山川河流,日月星辰,宛如一方世界。

一股可怕的威严自那上面散发出来,在那种威严下,所有人心神都是微微的颤抖,为那种力量而惊惧。【△網WwW.】

无数强者抬头凝视着那从天而降的神秘光幕,他们的脸庞也是在此时变得极为的肃然,有人沉声道:“这就是大千世界的世界意志。”

“大千世界的世界意志?”所有人心头都是一震,进而眼神狂热,那传说之中的超脱圣品的契机,便是此物吗?

“我大千世界第一位感应到世界意志的人,正是不朽大帝。而他,也将这世界意志,命名为……”

“苍穹榜!”

“苍穹榜?”所有天至尊都是神色动容,因为在他们听见这三个字的时候,仿佛是有着一种无法言语的力量,将其烙印在了心灵的最深处,令得他们有了终极的追逐。

“以世界为榜……只要能够在这世界意志上烙印下真名,那么就能够获得大千世界的认可,掌握着大千世界的世界之力。”武祖缓缓的道。

众人心头微震,抬起头来,灵光凝聚双目,怀着一丝敬畏的望着那无边无际的神秘光幕,或者说是“苍穹榜”。

“那个宇外邪魔,难倒说他要夺取苍穹榜?不能让他如愿……”

“阻止他!”

但没有人能接近得了江流,虽然尽在眼前,但也远在天边。

江流和这群大主宰世界的强者之间,隔着一条时光的长河,无人能渡过。

所有强者尽皆骇然!

只能眼睁睁看着苍穹榜被江流召唤出来。

那苍穹榜上,朦胧神秘,令人难以窥测,但随着仔细的凝视,众人终于是见到,在那苍穹榜的一处,忽有灵光凝结,最后渐渐的浮现出了一个古老的字体……

“叶!”

“叶?!这是什么意思?”秦天等人眼神一凝。

“叶……是不朽大帝的姓。”在那一旁,不死之主声音颤抖的道。

“没错,这就是不朽大帝的姓,上古年代,他感应到了大千世界的世界意志,引动了苍穹榜降临,继而在着苍穹榜上,留下了他的姓氏。”

武祖微微点头,轻声道:“不过可惜的是,不朽大帝也未曾能够在苍穹榜上留下完整的真名,只是留下了一个姓,否则的话,也就不需要以生命为代价,才能够将这天邪神封印了。”

众人皆是哗然,终于是明白过来,原来,那所谓的圣品之上,便是要感应到世界意志,引动这苍穹榜,在这上面留下自我的真名,而一旦完整的烙印下来,就能够掌控世界之力,超脱圣品……

“连不朽大帝当年竟然都只在这苍穹榜上留下了一个姓……”众人倒吸一口冷气,强如不朽大帝那等存在,都未能烙印下完整的真名,由此可见,想要在这苍穹榜上烙印真名,究竟是何等的艰难。

江流抬手凌空书写。

轰轰!

苍穹榜上,似乎是有着神秘雾气涌动,那种雾气看似虚薄,但却拥有着一种神秘的力量,能够阻截一切

文学

“给我开!”

暴喝声,自江流的嘴中响彻,震荡虚空。

嗡嗡!

苍穹榜之外那神秘的雾气剧烈的波动着,仿佛是阻拦着外物的接近,不过伴随着江流周身的力量越来越强横,那种阻碍,终是被突破。

一股无法形容的压迫感从苍穹榜上爆发出来,弥漫天地。

在这种压迫下,所有的天至尊,就算是秦天他们这种圣品后期,都是面色剧变,在这种压力下,他们发现自己连手指都无法移动丝毫……

天地间灵力震荡,在那无数道紧张的目光注视下,苍穹榜上,灵光如火花般的闪烁,那每一笔一划,看似潇洒而就,但谁都知晓,那究竟是何等的艰难。

江流在苍穹榜上留下姓名,比这个世界的人艰难的多,但随着江流指尖的划动,然后所有人都是震撼的见到,在那古老的苍穹榜上,开始有着神秘的力量汇聚而来,最后一笔一划,渐渐的成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