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妖精四条饿狼完整版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blog

第一千八百零五章张叔夜

“倒是乖觉。”待到耶律马哥走近,何中二不禁乐了:“哎哟,好大一大官!挂银印的!”

面前这个年轻人装束很古怪,灰色衣服非常贴身,头上戴着灰布带沿的帽子,衣服正中有一排黄铜扣,这样的衣服和现在各国的军服完全不一样,身上有两条交叉的皮带,腰间是一圈棕色的宽皮带,皮带上有很多带皮盖的袋子。

下身是宽裆的灰布裤子,膝盖以下缠着绑腿,脚上蹬着一双古怪的棕色系带皮靴。

除了腰上还挂着一柄两尺长的古怪兵刃,以及身后一个布囊里边几枚短柄铁锤,看不出身上有什么武器。

“看什么看?!”何中二拔起旗帜:“走前面,上去!”

上到半山腰,耶律马哥总算见到了这支部队,原来山腰上挖着一道壕沟,这些古怪的军士都猫在沟里,难怪在山下都看不到人影。

军士们手里拿着一柄长长的武器瞄准他,看上去就像一支没有弩臂的弩,但是长了许多。

一名年轻的军汉正斜靠在壕沟边,一脚抬起蹬着对面壕沟的沟壁,将一个小本本放在膝盖上,用一支古怪的笔在本子上写字。

会写字,这位是师爷,就是那笔怎么这么古怪?

“报告!敌将带到!”何中二一个立正,用慷慨的声音喊道。

那军汉头也不抬,继续写着字:“是不是耶律马哥?”

“是是!”耶律马哥连忙点头哈腰:“正是不才,冒犯兄长虎威,不当人

一只妖精四条饿狼完整版在线阅读

子,大家乡里乡亲的,咱辽国人不打辽国人……”

周围擦拭器械的军士听到这话,都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那名军人将本本写好,放入右胸的袋子里,顺便将那奇怪的笔也插上,站起身来:“我们不是辽人,而是宋人,文妃娘娘和王丞相招募过来的沿边义勇,所以我们的军队就叫义勇军。”

耶律马哥就不禁腹诽,尼玛这样的战力,你们也好意思叫义勇?

待到军汉起身抬头,耶律马哥这才看清这人容貌不但年轻,还非常的俊雅,哪怕穿着一身古怪军服,依旧文质彬彬。

这气质一点不像军士,换身阑衫冒充一州教谕,都没人带怀疑的。

就听那人和蔼地说道:“我是义勇军教官苏轶,耶律统治你赶紧带我们的卫生员下去,救治伤兵,约束部众,然后在谷口交出武器、马匹,等待整编。”

想了想,年轻统帅继续说道:“统制你放心,我们是讲军纪的部队,而且也不需要用人头换取奖励,只要你们乖乖服从我方命令,我保你们平安无事。”

“去吧,完事儿后我在谷口等你。”

说完带着几个亲卫走了,耶律马哥还在那里琢磨:“苏轶?这名字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带着卫生队来到山下,看到医官们展开操作,耶律马哥对扁罐刚刚所说的那些已经不抱怀疑。

那么精贵的酒精和白药,卫生队用起来那叫一个铺张。

打起了精神,耶律马哥招来几员部将:“这战没法打了,你们约束好手下的弟兄,一会儿出谷前,听人家的招呼,丢下军器投降,听候发落。”

一员偏裨低声说道:“大帅……”

耶律马哥摇着头:“不怕,他们是宋人,宋人是讲道理的。”

“宋人啊,”偏裨顿时松了口气:“无怪如此奢遮……”

绍圣二年七月,辽东义勇军在锦州外的医巫闾山,伏击俘降魏王左路大军耶律马哥两万人,直接切断了魏王伸向辽东的罪恶之手。

锦州的重要性不仅仅在于保护东京道,其实还有另一个重要性,就是沿着大凌河,可以直抵中京大定府。

锦州保卫战的成功,不仅仅完成了防守任务,还为接下来的行动留足了余味。

王经立即布告天下,痛斥魏王和萧奉先不顾大局,在目前辽国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发动内战,不惜辽国灭亡,也要逞其私欲的可耻行为。

鉴于目前形势,东南诸州决意脱离北廷与魏王控制,施行“自治”,今后东京道的钢铁和粮食,要奉养文妃和晋王,不再向北廷的上京道和魏王的南京道、皇太叔的西京道输送。

同时奉劝国内那些心怀叵测的势力,不要将东京道的忍让和守礼当做软弱可欺,对于无礼的进犯者,南院诸州,必将予以有力还击!

锦州大胜,让南院诸州的局面翻然一变,之前首鼠两端,或者心怀忐忑的上下官民,不禁又惊又喜。

辽东义勇军,竟然这么能打!

七天奔袭,三日布防,一日以四千人全歼两万强敌,不损一人!

一时间,苏轶童鞋的名声传遍辽东大地。

萧奉先好侥幸自己被阿骨打拉住没有乱来,立即以事务紧急为由,率兵去了上京。

反正辽东北面还有二十几个州没有平定。攘外必先安内,等到大家料理完各自手里的急务,再来掰扯不迟。

而北廷和魏王方面,也指责王经等人请宋军入境,乃是开门揖盗,可耻卖国。

王经予以严正反驳,谁说这是宋军?这是鸭绿江沿边义勇,其组成部分是受《忠义露布》感召,自愿前来帮助辽东的宋朝退役军人!

魏王的文胆们立即反驳王经的反驳,那些宋军手里拿着犀利的军器,不是宋军?而且统军使乃是大宋司徒长子苏轶,苏轶也退役了?

王经说不好意思,义勇军的武器,乃是大宋三百八十五万贯东京道援助项目的一部分。

这事情东京道还是跟皇太叔学来的先进经验,皇太叔在西京向章惇采购三十万矢,还是陛下告诉我们,我们才知道的!

此外,大宋司徒长子苏轶的身份,恐怕大家都误会了。

他乃是东京道特聘的义勇军战术教官,其职责是负责训练沿边义勇,以避免义勇军也沦为之前招募的乡军那

一只妖精四条饿狼完整版在线阅读

般,未上战场就作鸟兽散的菜鸡部队。

文胆们依旧不服,按照王丞相的意思,义勇军就没有统帅,没有统帅的军队,能如此强横?

王经说你们这些无耻的东西,义勇军当然有统帅,统帅当然、必须、只能是我朝正朔,英睿果武的皇位继承人,晋王殿下。

这都还要问,你们是已经悖逆到说话都不过脑子了吗?!

不管几方吵得如何沸沸扬扬,八月,扁罐留下一千新军,由张叔夜带领着镇守锦州,自己火速挥师北上,渡过辽河,剿灭高永昌叛党。

张叔夜是蒋之奇在河北转运使期间推荐给朝廷的,向后担任过襄城、陈留知县,后改任礼宾副使、通事舍人、知安肃军。

舆论认为朝廷对他待遇太优厚了,于是张叔夜上书请求朝廷许他入皇家军事学院学习,暂时避开舆论攻击。

三年之后,张叔夜以优异成绩从朝廷毕业,并且向朝廷献上自己在学院期间撰写的辽朝态势分析文章,得到章楶的赏识,推荐给了赵煦,先后被任命为舒州、海州、泰州的知州。

其后被召为开封少尹。不久朝廷召考知制诰,选拔赴辽国的使臣,张叔夜报名参加,又拿了第一。

朝廷赐张叔夜进士出身,升任右司员外郎,命其出使辽国。

在宴射中,张叔夜用大宋的竞赛弓,连贯五枚百步外的金钱,狠狠震惊了辽人一把。

辽人想查看他所用的弓,张叔夜以无前例为由拒绝。

出使归来后,张叔夜立刻被赵煦任命为军机处机宜司副承旨。

扁罐抵达鸭绿江后,请求朝廷派遣副手和监军,赵煦派出张叔夜和另一个奇葩人物帮助他。

监军使梁师成。

这又是一个笑中带泪的故事。

喜欢苏厨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