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完整版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blog

手术产子,需要住一段时间的院。

尤其前几天,韩东基本没有休息过。偶尔岳母过来换班,他才能有闲暇在另一张病床上睡会。

可以请护工,但没请。

潜意识里,韩东一直认为她孕期都没怎么照顾过。现在不管多忙,至少要抽出一周时间来,让妻子能顺利下床活动,才能再考虑其它的。

最忙碌的时间,伺候产妇,坐月子,帮新生儿办理各种手续,提前准备酒席……

韩东渐渐快忽略了自己工作。

实在扛不住外界压力,他才不得不将妻子提前转到本院的月子中心,跑了几趟差。

货船将集装箱倾倒入海的结果已成定论,赵斌杰连同几位海关人员被革职查办。韩东却也不得不再跑趟上京,应人要求,再次正式澄清缘由,给新闻盖棺定论,揭过这件事。

律所因为文字直播诱发了一波不小的关注,业务量暴增。同时,因为输官司的缘故,他面临着两个选择。

一,私下里达成和解,不再上诉。

二,保留楚新,根据法院判决,返还股东投资的百分之五十,楚新归夏梦全资全权所有。

百分之五十,据韩东了解,楚新从经办到现在,少说砸进去了好几十亿。返还给他们百分之五十,短期内这笔钱从哪来?

而楚新现在的价值,又有多少。

可既然经手了,韩东根本不愿意再牵扯到这些杂事,想一劳永逸。就是,出钱,放弃上诉。

结果虽然比他想的要差点,还算是能接受的范围。

钱。

韩东出让崇明食品厂的那笔股份,够填这个坑。可这样一来,答应跟江源一块追加的投资,要泡汤。最重要的,江源的钱,已经花了出去。

他暂时有些无计可施,也因为这笔钱,打乱了他所有规划。

卖楚新倒是可以,但卖了再做。再开发新的网站,完全得不偿失,何况楚新现在不值几个钱。

思索着,回到月子中心。

韩东刚到门口,就听到房间里有人在碎碎念。儿子还笑不明朗的声音,也能听的到。

他心里焦虑暂缓,开门间就看到妻子正在逗着刚半个月的儿子。

半个月,对婴儿来说,每天都变化极大。

如果不是照片,韩东丝毫不能将如今的儿子跟刚出生之时联系起来。白白的,胖嘟嘟的,眉眼虽没长开,可已经隐约能看出点端倪。

跟妻子,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那种神韵上的相似,单个五官的相似,太像太像了。

名字因为要办出生证,暂时取的是一个墨字。乳名叫着叫着就习惯了,岳母跟妻子都是小墨儿的喊。

韩东进去的时候,小家伙正咕噜噜睁开着眼睛,东张西望。简单的毯子包裹,露着小脑袋,仿佛对一切都好奇的不行。

夏梦人在做月子,对外面的一切却通过新闻跟电话,知道的一清二楚。看到丈夫,她忙坐起身:“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说想办法凑钱去了吗?有没有眉目。”

韩东帮她倒了杯水:“那是以亿为单位,除非是规模足够的公司进行抵押,不然哪弄这么多钱。”

“你跟江源商量商量,崇明那笔钱,咱们先用用。有了再补上嘛,你们关系这么好。”

“不可能因为跟他的关系好,就这么玩。人即便嘴上不说,时间长了,还合作什么,该有的规矩得有。”

“那怎么办,要不上诉……问题是新闻闹这么大,再上诉反而不好。”

“还有古清河,不知道是不是搭错神经了。我做什么,他就做什么。这不,也准备弄文字直播,营销都开始做了。”

韩东思索着,小心摸了摸儿子脸蛋。

小家伙手不知怎么钻了出来,一下抓住了他手指,还挺有劲儿。

夏梦这才敛神,乐道:“他可比茜茜小时候乖多了……”

“茜茜小时候你也没照顾过啊,她当时在暖箱都呆多久。我算看出来了,口口声声烦二胎。结果,对你儿子比谁都有耐心。你别不承认,你就是典型的重男轻女,他尿你一脸,你都觉得他尿的远。”

“你不是重女轻男呀。儿子出生这么久,你抱一会就懒得抱,茜茜那时候你撒过手嘛!”

韩东不跟她抬杠:“我想好了,借着律所还算有名气,把律所划归给楚新。只有这样,才有贷款的必要。如果贷不了那么多,我再给你补上。一下子让我全拿出来,真是无能为力。”

夏梦答应:“其实我自己这几年攒下的,加上一些购置产业,股票。总的算起来,也有几亿的价值。就是太麻烦,还得一一的亲自授权给你处理。不然的话,我还真不想指望你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完整版在线阅读

。出点钱,成天给我脸色。”

“大姐,你是非要把人宰了,还不让人喊疼。我这半个月,平均每天睡两个小时,到现在头都沉甸甸的。你除了事业外,能不能心疼下你男人。我倒是想把振东商贸抵押了,可毕竟是两个人的,根本不可能这样做。”

“还有,谁给你脸色了。你看看我这张脸,还有一点颜色么,都熬懵逼了。”

“算了,我是看出来,你是非让我出这笔钱不可。行,我找朋友去凑,能凑多少凑多少,然后慢慢还。”

夏梦翻了下眼睛:“我说一句,你几句在等着我。你要不嫌麻烦,我授权给你,你把我所有房子股票什么的全给卖了吧。或者跟阳光慈善那边沟通下,看能不能把捐的钱先拿来用用,这个应该没问题……”

“没时间办这个,要办,等你出月子自己去办。你休息会吧,我抱小墨儿去走廊溜达溜达。”

“他该饿了。”

“奶粉在哪?我给他冲点。”

“旁边。”

夏梦指了指,见丈夫冲好奶粉抱儿子走了出去,她略微有些思绪乱飞。

她是这个月子里才意识到,假如生活中两人全是事业型。事赶到一起,简直是想想都头疼。尤其楚新跟振东,两家企业,其实都属于刚起步的阶段。

她清楚丈夫这阵子有点焦虑,可她没办法。如果不是生小二,她也不可能指望他做这些。累归累,难不成非要放弃一家才行吗?

况且做到这程度,谈何放弃,能对得住谁。

她想的多,韩东想的更多。

溜达会,看妻子不睡,把孩子重新放回床上:“别琢磨了,只有抵押楚新一条路,还得将律所划归进去。剩下的空缺,你就不用管了。相信我,现在趋势明朗,未来振东的前景,绝对比一家最优秀的律所潜力大。不要在这种关头,因为你所谓的事业执念,非逼着我把那里的钱腾出来。”

“中午想吃什么,我去外面帮你带点。”

“啥也不想吃,你话都把我喂饱了,说的我好像在故意拖你后腿一样。”

韩东揉了揉脑袋,上床懒懒躺在了她另一边:“别说话了,等你饿了叫醒我。借着儿子睡着,我睡会。”

说着,正要闭上眼睛,电话又开始震动。

韩东忙又下床,出门后才接通:“对了欧阳,你跟隆和商量商量,能不能帮我弄笔贷款。没有担保,非要担保的话,你帮我想想办法。”

不肖片刻,他重新回来,暂时关掉了手机。瞟了眼妻子:“别摆脸色给我看了,钱刚刚有眉目,给你一次性把判决金额付清!”

“哪来的啊!”

“卖了个肾。”

夏梦使劲拍了他一下:“不管你是借的还是怎样,等我能工作,第一件事就跟阳光慈善沟通,把钱还给你……”

她嘟囔着,侧目间发现丈夫呼吸慢慢平稳。

睡着了?

一句话的功夫,睡着了!

喜欢上门女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