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宠妃白莲花名器,地铁上的刺激第六章

椅子上有按摩棒坐下去:地铁吸奶门
2021年4月19日
污肉污小说,光溜溜的屁股
2021年4月21日

重生之宠妃白莲花名器 第一章

无论是对于知名主播,还是退役现役的职业选手。

在公众面前公然使用外挂,被发现后不光身败名裂。

还会被联盟追究责任,被俱乐部开除名额,甚至被直播平台追加违约金。

这种自取灭亡的事,梦泪相信不会发生在职业选手身上,哪怕他只是个退役的职业选手。

“笑影,你觉得呢?”

月光问道。

“这种无视野精准打击,至少我没勇气、也没有这种预判。同样我相信,职业中路里没这种级别高手。”

笑影感受到无比的压力,因为这两波无视野预判操作,是他无法企及的存在。

而现在播放着这种逆天人才,难免会觉得自己中路首发不保。

再次回到比赛中。

北慕露娜打退千刺韩信,韩信被诸葛亮挂上大招。

干将莫邪帮忙挡大,突然闪现躲开,千刺韩信当场暴毙。

正当所有人对这种行为鄙视时,干将二技能两剑打退诸葛亮,

接着绝对预判按技能,预判诸葛亮位移落地位置。

三技能两剑精准打击,直接把三分之二血诸葛亮带走。

众人已然有心里准备,并未感到过多惊讶。

因为刚才两波无视野预判操作,已然拉高了这干将的水平。

“我去,我没看错吧,他好像没按出大招,二三技能就击杀诸葛亮了?”

笑影太过了解干将的伤害,这种爆发伤害真的存在么?

或许只存在对面吧。

紧接着北慕露娜进场,众人只觉得干将要凉透了。

北慕只要利用河蟹加兵线追击,干将有闪现位移为不好逃了。

搞不好还要被越塔强杀。

“剑来!”

在小地图露娜头像亮起刹那间,瞬间显示露娜被击杀。

而击杀露娜的对象,赫然是刚击杀诸葛亮的干将。

预判大招四剑全中?

这是什么妖魔鬼怪!

在谭浅笑干将的逆天操作下,原本只是简单的观看比赛视频,气氛却格外凝重起来。

不再有欢声笑语,众人都紧盯屏幕不愿错过干将的操作。

接下来团战爆发,韩信被击杀后射辅二人双双去世,只剩下干将往下路跑。

干将和吕布完成一换一,我方明显处于优势。

画面切换梦泪马超偷家……

“梦老师雄风依在啊,差一点就经典重现了。”

“有梦老师这波操作,这才避免了被人端高地呀。”

“把对面下高地推了,这波团战显然不亏。”

“……”

众队友齐齐彩虹屁,搞得梦泪都不好意思,挥手让众人不要激动。

低调,才是最牛逼的炫耀。

几分钟后,梦泪表情严肃。

“大家一定要注意接下来干将的逆天操作,要放在职业赛事中,这绝对能评为年度最佳画面!”

在梦泪的铮铮有声中,在场所有AG大佬神色肃然。

很难想象,能有什么逆天操作,比刚才的几波无视野预判强。

所有人都充满期待之色。

老夫子马超互相换后。

干将莫邪小地图视野,知道对面在拿黑暗暴君。

千刺韩信被北慕露娜发现,赶走韩信后我方视野全无。

而此刻干将的位置,和大乔蹲在自家蓝草等待时机。

“他不会要抢龙吧?可是完全没有对面视野,加上露娜有惩戒,抢不到就会被一波啊。”

一诺表示自己都不敢这么莽,居然还有人比他还猛。

梦泪笑道:“我当时也这么说,所以他才带上大乔吧,你们往后看操作要来了!”

重生之宠妃白莲花名器 第二章

第六百六十六章极乐真人,宇宙六怪

……

“前面可是极乐真人李道友?”

听到动静,李静虚停下遁光,转头一看,一青一白两道遁光飞来,到了近处后,从中露出一高一矮两个身影。

正是大荒二老枯竹老人和卢妪。

“原来是枯竹道友和卢道友!”

李静虚跟大荒二老交情算不上多深,但彼此都是修行界最顶尖的大能,多少都有几面之缘。

彼此见礼后。

“看李道友所去的方向,可也是前往天上,观看尊胜与冰凰仙子斗法?”

李静虚心中一动。

“看来二位道友也是如此了?”

“呵呵,如今整个修行界,除了铁城山十万魔修被震杀之事,也就此事最轰动了。而且无论是尊胜道友,还是徐凰道友,都是修行界有数的真仙大能,观看他们斗法,也能给我等带来不少启迪。”

李静虚点了点头。

“我也是如此想的。”

顿了一下。

“二位道友修道年久,交游广阔,可知道铁城山之事的内幕?”

“恐怕要叫李道友失望了。我二人自终南山返回后,便一直在东极大荒山闭关修炼,如今还是第一次出关。”

“不过,铁城山魔祖乃是上古遗留的大能,没七百二十年出关一次,讲解魔罗大道九九八十一日,数万年来从未间断。”

“这次开讲更是,吸引了十万魔修,整个蜀山世界魔道精华尽皆在此。如此势力,就算是灵空仙界出手,也不会无声无息的把铁城山整个抹去。”

李静虚呻吟片刻后,认同的点了点头。

“道友之意是,此事乃铁城山魔祖自己所为?”

枯竹道人点了点头。

“众所周知,魔道修士自私残忍,阴狠毒辣,为了一己之私,敢于杀戮天下。”

“铁城山魔祖自上古修行到现在,已经是魔中之魔,万魔之师。修为之高,几乎无人能治。”

“也只有他才有可能,有能力,有心性,杀戮十万,成就己身魔道。”

“十万魔修,最低的都是金丹。大多数乃是元婴境,元神境足有数百,仙境也有几十位。”

“若是能把他们血祭,足以练成无上魔功。”

“铁城山魔祖讲道天下,让无数人修炼魔道,为的就是这次收割。否则,按照魔道之人的秉性,又怎么可能白白为天下人讲道?!”

李静虚思虑片刻后,也觉得枯竹道人的推断最合理。

看了眼紧跟在枯竹老人身边,亦步亦趋,白发红颜,不似当初丑陋模样的卢妪,微笑着拱手道。

“只顾着说话,到是忘了恭喜二位贤伉俪,历经磨难,终于修成正果了。”

闻听此言,枯竹老人脸上也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旁边卢妪也是面露娇羞。

说起这个,那怕两人已经修炼千年,也跟世俗的人一样脸红心跳,微微透着几丝慌张。

“多谢夸奖。说起来也是丢人,要是我早像李道友那么洒脱的话,说不定我二人早已修成正果了。”

枯竹老人感叹而又羡慕。

别的不说,在感情方面,李静虚绝对有让人羡慕的资本。

百花仙子倪芳贤,五福仙子孙询当年在修行界,都是美艳无比的绝世佳人,又天资聪颖,道法非凡。

可以想象两人是何等心高气傲,但最后仍然让他给摆平了。

如今两女共事一夫,好不快活。

修行界,正道之中能与他相比的除了易周,就没有第二人。

李静虚笑了笑,没再这个问题上过多的纠缠。

外人只看到他尽享齐人之福,没人知道当年自己受了多少夹板气。

聊天的时间很快过去,高大巍峨的天山逐渐出现在眼前。

皑皑雪峰,仿佛尽忠职守的巨人,排列成整齐的军阵。

摩天接地,威严肃重。

三人不知道冰凰仙子徐凰雪莲峪所在,但斗法之地却不难找。

远远就可以看到,一道纵横百丈的冰蓝色神光,屹立在半空,周围的寒冰灵气,不断被其吸纳。

重生之宠妃白莲花名器 第三章

“有请来自北京大学的林嘉茉同学和本校金融系的林跃同学。”

说完这句话,主持人拍着手转身离开。

台下响起一阵掌声,当然,远没有陈寻上台时热烈,然而对于方茴、乔燃等人来讲,这两个名字像是晴空划过的闪电。

找了半天没找到他,原来那家伙跑这儿参加歌手大赛了,还不是一人,而是成双成对。

刚还和沈晓棠有说有笑的陈寻脸色一变,心说怎么哪儿都有他,简直烦死了。

他刚要质问沈晓棠为什么不说林跃参加比赛的事,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也没问啊。因为涉及到追方茴的事,他从没跟她讲过两人往日恩怨,而且……这应该是林嘉茉的主意吧,毕竟这个学期开学时出了陈雪来抢人的事,她迫切地想要确定和林跃的关系并昭告天下,免得学校里的女生对心上人生出非分之想。

就林嘉茉那点道行。

呵~

他教出来的徒弟,有几斤几两他还不知道吗?跑来这里参加歌手大赛,还拉上林跃,简直自取其辱。

陈寻在冷笑。

沈晓棠注意到他的表情变化,一脸不解:“怎么了?”

“哦,没什么。”

沈晓棠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追问,因为这时林跃和林嘉茉已经由幕后走出。

面对乌压压的人头,林跃没有一点紧张的意思,毕竟见惯了大风大浪。

林嘉茉因为选修了体操课,去年在晚会上有过舞蹈表演,所以勉强HOLD住。

“别紧张,你只管弹好吉他。”

“嗯。”

林嘉茉活动一下双手,坐到旁边的椅子上。

林跃扫视一圈台下观众说道:“今天给大家带来一首羽泉的《深呼吸》,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又是一阵窃窃私语。

这歌儿在去年可是火的很,摩托罗拉T191广告的主题曲,传唱度很高。

大多数学生没太多想法,只是觉得这歌不错,但是对于那些喜欢K歌的人讲,概念就不一样了。

明明是大火的歌,KTV里却没几个人选唱,因为它听起来很简单,旋律歌词什么的朗朗上口,但是真要拿起话筒去唱,你就会发现这是在为难自己。

歌手大赛的评委跟学生的审美是有代沟,可是不代表他们没有真才实学,他们不认可陈寻式的摇滚,对于流行歌曲还是能够接受的,羽泉是两个人,不说前者的高音专业人士都难学,就是后者极具特色

文学

的嗓音一般人也模仿不来,这里不是KTV,真不知道是谁给了他勇气选《深呼吸》来唱。

“他怎么选了这首歌。”沈晓棠算是一名业余歌手,自然清楚这首歌里变速唱法不是谁都能掌握的。

陈寻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找死”。

台上的两个人没有想那么多,林嘉茉深吸一口气,按照林跃说的不去看下面,就像练习时一样,只关注他的背影。

“我呼吸。”

“所有的准备都已就绪。”

“等着你的消息。”

“迫不及待开始倒计。”

“在梦里。”

“我进入了另一个天体。”

“体会那飞翔的刺激。”

“……”

当那句高潮的“深呼吸,闭上你的眼睛”唱响,台下沸腾了,听众们摇头晃脑,喊着林跃的名字,连评委老师也不禁称赞鼓掌。

他居然唱出了原汁原味的组合感,“羽”的高音,爆发力,“泉”的清亮饱满,都可以表现出来。

后排坐得刘云薇、李琦、薛珊三个人看傻了,林嘉茉弹吉他的旋律完全被歌声压了下去,毫无疑问哪怕是清唱,下面的人也会听得津津有味。

“方茴,你怎么从没说过他会唱歌的事。”

薛珊看向方茴,发现那女孩儿正紧抓前排座椅靠背,也是一副震惊到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样子。

乔燃表现的还算平静,只是如果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的嘴角一抽一抽,眼睛里的情绪特别不自然。

陈寻走了,离开前丢下一句,TMD这个变态!

沈晓棠看着台上站的男生,心情有些复杂

文学

很多人都在给林跃鼓掌,然而本人并不高兴,不是因为他已经达到荣辱不惊的境界,是因为观众席最后面一排的过道上站着一个人,一个手捧鲜花的人。

是何莎。

她不高兴。

她不高兴是因为他身边的人不是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