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进入了我细节描述|在学校和两个学长

坐着吃饭还连在一起|陈风张瑶
2021年4月19日
乡村扒灰色翁全文阅读:从头到尾都是肉的文
2021年4月19日

他进入了我细节描述 第一章

镇国公主府,清辉院上房黄澄澄的琉璃灯旁,白锦绣正小心翼翼抱着白卿言哭……全然没有平日里在秦府里的主母威仪,哭得像个孩子。

白锦绣正在秦府给望哥儿裁制冬衣,陡然听说白卿言被一箭穿胸的消息,惊得险些晕过去,双腿软的站不起来,咬着牙让身边的婢女翠碧套车回到白府。

直到见到自家长姐,听长姐说……这是一个局之后,白锦绣一颗心放下来,竟然还是忍不住放声大哭。

自去岁白家出事以来,白卿言就是她们姐妹的主心骨和领路人,白锦绣不能想像若是没有长姐,她们该如何,白家前途会如何……

一年之内,她们失去了太多亲人,如今真的不能承受再失去任何一个亲人了。

白卿言轻抚着白锦绣的脊背,轻声安抚:“好了……好了!都是当娘的人了,还哭鼻子!望哥儿该笑话你了。”

白卿言话音刚落,卢平便来复命,称白卿言让白家护卫军去联系的几个禁军小队率,全都起誓……誓死效忠太子。

她点了点头,此次武德门之乱,白卿言让白家护卫军留心观察挑选几个重同袍情义的禁军,以为太子选人为借口,为自己揽人。

以太子的名义揽禁军的人,主要还是因……那些人并非白家军中人,不能全然相信,白卿言担心以镇国公主的名义若真的被暴露,难免会被皇帝和太子疑心。

而今……白卿言已经投入太子门下人尽皆知,她这样行事足够方便,也能随时得到禁军的消息。

“今日去说服禁军那些小队率的白家护卫军叫宋成光,属下想着以后就由他去和那些禁军小队率联系!”卢平从怀中拿出名单递给白卿言,“这是名单!”

白锦绣接过名单,打开递给白卿言让白卿言看。

一共十三个人,人名后还写着如今的职位。

白卿言大志浏览了名单,示意春桃将名单递给卢平。

摇曳烛火之下,白卿言幽沉湛黑的眸子平静如水,开口道:“平叔,有两件事要平叔去办!第一……将名单上前七个人的名字誊抄下来,辛苦平叔拿着七人的名单跑一趟范府,去找范余淮大人,就告诉范余淮大人……我昏迷之前在太子面前推举他为禁军统领,这些人是我在禁军里布置的人,以防再次发生武德门之乱这样的事,让他酌情提拔!但此事务必瞒着太子殿下,太子殿下畏惧陛下甚深,若是知道我插手禁军,在陛下面前定然会战战兢兢,可我作为太子门下,却不得不为太子打算。”

尽管这些话对范余淮明言冒险,但卢平对白卿言的命令一向遵从,应声颔首。

“还有一件事,派人给沈昆阳将军送信,就说此次太子送往南疆的一万八千将士,让他妥善安排,最好能收为己用。”

卢平抱拳称是,带着名单离开。

“长姐,范余淮可不一定是太子的人,我已经留心范余淮很久了,他和太子的关系颇有些暧昧不明,似是效忠太子,又不像……”白锦绣有些担忧,“将这个名单上的七个人直接交给范余淮,会不会……”

他进入了我细节描述 第二章

圆圆想想都觉得心酸委屈,她的CP除了公开恋情那天轰轰烈烈,之后便低调得连她这个粉头都要看不下去了,当初她注册的ID“今天余驰追回初恋了吗”,一直打卡到两人复合,然后在两人恋情公开的第一时间,把名字改成了“今天余驰盛厘结婚了吗”,至今打卡520天。

不过,既然有“今天余驰盛厘结婚了吗”,那必定有“今天余驰盛厘分手了吗”。

“今天余驰盛厘分手了吗”风雨无阻地打卡一年多了,盛厘跟余驰依旧没有分手。虽然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两人的分手传闻,不用理会就是了,但圆圆每次看到都忍不住开小号骂人,你们是没看见余驰爱盛厘爱得不要不要的样子,有生之年是绝对不可能分手。

盛厘没想到圆圆操心成这样,她无语片刻,回复:【就你操心。】

圆圆:【毕竟我参与了你们恋爱分手再复合的全部过程!这多么的珍贵!我还想看你们俩结婚生孩子,带孩子,看孩子上学,再看你们孩子结婚……】

盛厘:【……】

疯了,圆圆疯了。

盛厘服气,磕个CP能疯成这样。

当初盛厘跟余驰刚公开恋情那几天,黄柏岩和容桦的手机都被打爆了,各种专访和情侣档广告、封面、节目等等,都想邀请他们,但余驰和盛厘都拒绝了,归根到底,两人是演员,风头大盛是好事,但过度消费对彼此并不利。

两人除了公开时轰轰烈烈,过了那个劲头便低调了。不过,虽然两人不上节目专访之类的,但毕竟两人在谈恋爱,出门约会总会被拍到,以及日常生活里的一点小细节,都会被CP粉扣出来放大,磕上十天半个月。

比如,恋情曝光后,余驰偶尔也会戴那个耳钉,CP粉把两人的照片P在一起,就是同款同框照了。再比如,当年两人拍《江山卷》的花絮视频被重新翻出来,竟然也能找到蛛丝马迹了,余驰的目光总是不经意落在盛厘身上,盛厘笑盈盈地几句“余驰弟弟”也成了调戏小男朋友的证据。

盛厘正在打字回复圆圆,肩上忽然一沉,余驰下巴搁在她肩上,垂眸睨着她的手机屏幕,也不知道看了多久了,她抬手摸摸他的脸颊,打趣道:“你看圆圆,比我妈还操心。”

陆女士和老盛很早就有觉悟了,女儿是女明星,还是当红女明星,现在有几个女明星早早结婚生子的?所以他们最开始的期望是盛厘能在30岁结婚就很满足了,当盛厘跟余驰恋情公开后,两人又一想,余驰比盛厘还小五岁呢,哪有当红男明星英年早婚的?

于是,两老又默默把要求放低,盛厘能在33岁之前结婚,那就算是皆大欢喜了。不过,他们只跟余驰见过一面,虽然觉得余驰性格很沉稳,但这个圈子毕竟浮躁,他们还是担心恋爱谈太久感情也会变质,总觉得还是早点结婚好。

盛厘这个月21号就要过29岁生日了,最后一个2字开头的生日。

最近两个月,陆女士又操心起来了,明里暗里地问两人这两年有没有结婚的打算,真是操碎了一颗老母亲的心。

“李圆圆说的对,我今年确实可以买房了。”余驰握住她的手放在腿上,十指交握,重新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姐姐,过几天我们去看房吧,在我进组前把房子定下来。”

余驰还有二十天就要进组拍戏了,这个盛厘知道,但他要买房这件事,盛厘不知道,因为余驰从来没说过。

盛厘出道早,早年工作又拼命,说到钱她真的半点不缺,房产和商铺都买了不少,哪怕她现在退休,下半辈子也能挥霍着过了。她是独立惯的性格,自己又有钱,其实并不太关心余驰的资产,以及两人结婚买房的问题,不过余驰商业价值摆在那里,这两年赚的钱并不比她少,而且他比她会投资。

买两套别墅都不是问题。

不过……

以盛厘对余驰的了解,他这时候要买房子,还叫她一起去看,百分之九十九是要当成两人的婚房了。她假装不明白,笑眯眯地点头:“好啊,要我帮忙参考吗?买公寓还是买别墅呀,余影帝。”

余驰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就差把“你是白痴吗”写在脸上了。

盛厘已经挺久没见他这副傲娇的模样了,她转身坐他腿上,捧住他的脸,挑眉道:“不会是买婚房吧?你打算英年早婚吗?余小驰,你的粉丝会伤心的。”她顿了一下,叹息道,“她们会哭着喊,驰崽你还是个孩子,你不能结婚啊!麻麻不允许,你别冲动……”

余驰:“……”

他面无表情地把她整个人端起来,丢到一边,拿着手机起身,居高临下地低头睨她,冷声道:“姐姐想多了,不是婚房,只是买套房子而已。”

盛厘盘腿坐在沙发上,仰着脸笑:“哦,那我也会好好帮你参考的,毕竟我男朋友的家,我肯定会经常去住的。”

“哦,那谢谢姐姐了。”

余驰冷笑一声,弯腰拿起剧本,转身要走。

盛厘连忙抓住他的手,飞速站起来,跳到他背上,“不准走。”

余驰怕她摔了,几乎是下意识就把人托住了,他冷着脸偏头,皱眉道:“盛厘,你幼不幼稚,逗我很好玩是吧?”

“谈恋爱可不就是见幼稚又甜蜜的事吗?”盛厘趴在他背上,低头在他侧脸上亲了亲,声音软下来,“弟弟,你昨晚有点过分了,我好困,背我回房间,我要去睡觉。”

有个小狼狗男朋友,有时候真的招架不住。

第二天下午四点多,圆圆跟小陈就提着一大堆火锅材料去了余驰那边,盛厘和余驰走进家门,他们两个已经在处理火锅材料了。

厨房是开放式的,盛厘走过去问:“要我帮忙吗?”

小陈正在处理虾线,他动作很利索,转头笑道:“也没什么要做的,就是要把鲜牛肉切一下,厘厘姐不用管,等会儿我弄好这些虾再切,反正时间还早,你跟我哥出去玩吧。”

盛厘:“……”

圆圆在《徐媛》杀青后就进公司做事了,她不再是助理,但她习惯照顾盛厘了,抬头看了一眼在客厅打电话的余驰,笑眯眯道:“对,你跟姐夫去玩吧。”

盛厘:“……”

她看了一眼放在砧板上的牛肉,还是去洗了下手,想帮点忙。

刚拿上刀,就被人从身后夺走了。

“我来。”

余驰把她拽到身后,不容拒绝。

盛厘也不喜欢碰生的东西,有余驰动手,她也乐得自在,不过样子还是要做做的。于是,她虚情假意道:“那不太好吧?你们都忙着,我闲着不太好吧?”

余驰慢条斯理地挽袖子,闻言偏头看她,似笑非笑道:“那姐姐给我们唱歌跳舞助个兴?”

盛厘:“……”

她眯了下眼,小混蛋,还记仇呢。

圆圆抿嘴偷笑,转头看他们,一双眼睛亮晶晶的,手上的活都忘了。

她可太喜欢看他们互撩了。

盛厘看着余驰,轻笑一声,“不跳,腰疼。既然不用我帮忙,那我去看综艺了。”

说完,转身走出厨房。

圆圆吸了一口气,腰疼?妈呀,信息量好大!呜呜呜所以说这种正面磕CP的快乐,无人能懂,啊不!还是有人懂的,她表妹小九能懂。小九是圆圆给盛厘找的新助理,今年二十三岁,还很年轻,性格跟圆圆有点像,最重要的是……她以前是余驰的迷妹,被圆圆用各种不对外公开的视频和照片洗脑后,成功变成骨灰级CP粉。

不过,盛厘这几天休假,也给小九放了几天假,她回老家看父母去了。

圆圆看向余驰,她姐夫面无表情地切牛肉,刀工娴熟,想来在家没少给厘厘做饭。

他进入了我细节描述 第三章

现在学员多,作坊要的人有限,想进学院的作坊并不容易,需要是培训班上前一二名的学员才有资格竞争。

袁梅娘的手本就巧,她人又聪明,学东西快。她知道这是她唯一的安身立命的本事,以后她们母女三人过得好不好,就得看她的本事如何了,因此比所有人都要努力。

缝纫机除了上课,课后一段时间也能来练。这点时间她是从来不浪费的。缝纫机室关门了,她就自己在脑子里琢磨。

两个女儿大概是在孙家受了太多苦,所以小小年纪就格外懂事。特别是大丫,在孙家时就做很多事了,这会儿跟着母亲到这里来,过上了不再被打骂的日子,别提多高兴了,平时也不用母亲操心,把自己和妹妹照顾得很好。

袁梅娘见了,就格外心酸,学习也越发努力。

平静安宁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一个月的培训期很快就过了。袁梅娘在考试时得了第一名。

第一名是可以进作坊做事的。

进作坊做事,有固定的基本工钱,另外还会根据工作量再发一部分奖金。比

文学

起自己租缝纫机接单,收入更稳定。而且有作坊做依靠,也不怕孙家和袁家人来闹事。

袁梅娘自然选择了进作坊。

马夫人和文夫人听到袁梅娘得了第一名,留在了作坊,很是替她高兴。

袁梅娘就在学院附近落了户。

她仍赁的原来这间屋子。

虽说要跟其他人一起共用一个院子,但有伴,而且别人都知道这是学院租的院子,不敢来找麻烦,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否则她和离的一个年轻女人,带着两个孩子,来个地痞流氓小混混,她的名声就得全毁了。

白天上工,晚上她还会带女儿去学院里上识字班——女子技术学院晚上会办识字班,专门招收女性学生。收的费用也不贵,才二十文钱,可以学一个月,考试合格还会发一个毕业证。

袁梅娘干活手脚麻利又勤快,到月底领工钱的时候,她领到了三百文钱。

房租不贵,伙食都是在学院的食堂吃的,学院的食堂本就有点慈善性质,只求收支平衡,因此吃得好却不贵。

刨除这些开销,她还能剩下一半的余钱,把她前段时间交的学费和日常费用都赚回来了。

拿着这笔钱,袁梅娘又哭又笑。

这样好的日子,真是她做梦都想不到的。

日子过得好了,她掂记起娘家的妹妹兰娘来。

父母生了三个女儿才生了儿子。她是老大,兰娘是老二,老三直接送了人,不知道送去了哪里。

她跟兰娘在父母眼里,都是为弟弟而存在的。

她们自走路起就要替家里干活;到了年纪,就会被换一笔彩礼钱,存着给弟弟将来娶媳妇。

等她们出嫁了,父母还巴望着她们能从夫家抠出钱来送回娘家给父母和弟弟花用。

这就是她跟兰娘存在的所有意义。

父母当初给她选夫家,不会考虑对方人品如何,家境如何,女儿嫁过去日子好不好过。

他们只看谁家给的彩礼多。

孙寡妇人为刻薄,孙宝根是个妈宝男而又没能耐没出息,母子俩在那一片都是出了名的。

可就因为他们给的彩礼高,父母就把她嫁给了这家人。

她在孙家的日子,就是兰娘的未来。

袁梅娘在娘家时,跟妹妹一起给父母、弟弟当牛做马。她出嫁后,唯一掂记她的娘家人,就是兰娘。

所以她现在日子过得好了,就想把兰娘拉出火坑。她担心兰娘的一生要被父母给毁了。

想来想去,她抽空去了一趟妇联,把情况跟马夫人和文夫人说了。

妇联才开办一年,尽管用了很多的办法宣扬女子独立自主的理念,但固有的思想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许多女人明明在家里被虐待,可就是不愿意接受妇联的帮助。

像袁梅娘这样的人,也是被逼得没办法了,才会想着抗争。

现在她自己觉悟了,还想拉娘家妹妹一把,马夫人和文夫人自然没有不支持的。

袁梅娘这个事,是文夫人负责的,兰娘的事自然也由她负责。

她问道:“你想怎么帮你妹妹?愿意出钱还是愿意出力?”

“我愿意出钱供她去女子技术学院学习,培训期间的食宿费用我都包了。等她学会了,就能赚钱养活自己,还能攒点钱做嫁妆。总比留在娘家被父母卖了的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