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上的刺激第六章|女人春叫的声音

扣着她的腰凶猛的占有,京圈大院高干文np
2021年4月18日
重庆红衣男孩事件最后的真相,巨污全肉np一女多男
2021年4月18日

地铁上的刺激第六章 第一章

太子宫,酿酒作坊。

相比于往日热火朝天的喧闹场面,今日却是寂静无声。

一众工匠们尽皆停下了手中的活计,在工头的带领下老老实实地按列站好,等待着皇长孙训话。

一些头脑灵活的匠人隐约觉得,今日这场训话,将会改变他们无数人的命运。

毕竟这位皇长孙向来不按常理做事,偏偏还能得到整个太子宫的鼎力支持,他们除了照章办事外别无他法。

不过你还别说,这位长孙殿下当真是有些本事,看看他改良的这些工具,还真他娘的好使,尤其是那个已经被改的不像样的天锅,酿出来的烧酒口感比之先前可是好出了太多。

片刻之后,众人只见那位皇长孙在两个绝色侍女的陪同下,手拿一个奇形怪状的东西,施施然登上了高台。

“咳咳……!”

“嗯?这什么东西?竟能将声音传的这么远?”

在一旁偷窥的太子爷捅了捅朱十三,后者同样满脸的茫然与不解。

“不知道!你儿子发明的东西,你这个当爹的都不知道,我上哪儿知道去!”

朱十三没好气地回答道,令太子爷尴尬不已。

自家爱子聪明是聪明,就是把聪明全用在了这“奇淫技巧”上,成天捣鼓这些没有用的小玩意儿,偏偏效果还挺好使!

“十三啊,你是不是跟那小王八蛋在一起久了,忘了我是你的太子大哥了?”

太子爷不阴不阳地开口道,锐利的眸子直视着朱十三。

义薄云天十三郎何曾受过这等鸟气,当即……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舔着脸讨好道:“太子大哥,小弟跟您开玩笑呢!”

一众皇子闻言笑得前合后仰,小福清更是笑得直不起腰来。

能够看到朱十三吃瘪,已经算是不枉此行了。

“咳咳,咱们这就开始了哈,大家都听得清楚吗?”

又是一道声音传来,众人立刻收敛心神,聚精会神地看着皇长孙。

“首先,这第一句话,感谢大家这段时间以来夜以继日的辛勤忙作,大家的努力我都看在眼里,所以本公子决定,五位工头赏银二十两,每位工匠赏银十两,大家辛苦了!”

此言一出,满场哗然,一众工匠尽皆欢呼了起来。

他们乃是地位最低贱的匠人,凭借高超的手艺被选入太子宫做事,每个月的月钱已经令同行羡慕了,所以尽皆格外珍惜这份工作。

但他们未曾想过,本本分分的做事,竟然还能得到赏赐,这简直就是意外之喜啊!

一众皇子却是满脸铁青,恨不得冲上去将这个小王八蛋毒打一顿。

拿他们母妃的银子,赏赐给匠人,亏他朱雄英做的出来!

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如此大方?

这个败家玩意儿!

香菱与棋韵却是狐疑地对视了一眼,仿佛有些不认识自家公了。

一张口至少就是几百两银子撒出去了,这还是她们印象中那个爱钱如命的小财迷吗?

难道……他受人胁迫了?

太子爷却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似乎已经猜到了爱子的想法。

这小兔崽子,花样倒是真不少!

“其次,宣布匠人遴选制度,凡是我太子宫的匠人,按技艺尽皆分为五等,一等为优,五等最次,每三月可申请一次评级,各等待遇各不相同!”

“每月除却月钱外,还可享受奖金,一等五两,二等四两,三等三两,四等二两,五等……没有!”

什么?

每个月都有额外奖金可以拿!

我的天呐!

一些工匠激动地面色涨红,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是什么神仙待遇?

也太好了吧!

一等五两奖金,再加上每个月一两的月钱,那就是整整六两了!

六两啊!

够他们一大家子一个月吃喝不愁了!

一定要成为一等工匠!

一定要!

不少匠人暗自鼓劲,双目充斥着渴望。

没有什么,比金钱更加有诱惑力了!

尤其是这些地位卑贱、收入可怜的匠人,那简直就是致命的诱惑!

“但是,优渥的待遇自然伴随着严苛的考核制度。自即日起,太子宫匠人采取‘末位淘汰制’,除一等外,若连续三次评级皆是在同一等,那将会被逐出太子宫,无一例外!”

末位淘汰制!

太子爷低声喃喃自语,双眸时不时迸射出精光。

或许,这个制度能不能用在官员考核之上!

他很清楚这个制度目的在于调动匠人的积极性,彻底断绝他们混日子划水的可能。

那么,这对于那些尸位素餐的官吏而言,是不是一道绝佳的考核方式?

一时之间,太子爷想到了很多殊途同归的方法,整个人陡然激动地浑身颤抖。

一旁的朱十三还以为自家大哥是被那个败家玩意儿给气到了,急忙一把抱住了他,并厉声叫朱椿上前掐住了太子爷的人中穴。

地铁上的刺激第六章 第二章

玉真公主与李隆基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每年情人节都会被单身狗衷心祝福的那种。

公主这类人在物质和地位上都是崇高无比的,理论上可以在大街上横着走。但是公主也有公主的烦恼,她们的烦恼是钱无法解决的。

历代公主都逃脱不了宿命,那就是婚姻。

在帝王眼里,公主是工具,是棋子,是礼物。番邦国王交好,送个公主去和亲,臣子功劳太大,送个公主以示恩抚,门阀世家要笼络,送个公主来联姻。

总之,公主就是帝王霸业里的祭品,注定无法逃脱的宿命。

也有的公主比较聪明,她们知道自己无法逃脱命运,于是在年轻的时候开始布局,假装崇信佛道,年岁稍长之后便请求出家为尼为道,从此一生自由,虽然无法正常的嫁人,但至少能够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至于男女之情,除了没有名分,还怕找不到男人?

活蹦乱跳的男人抬进来,榨成人渣抬出去,按厨余垃圾分类。吃的就是个生猛新鲜,广东人再敢吃,敢跟唐朝公主比吗?

玉真公主就是典型的例子,不愿成为祭品就索性出家,出家后公主待遇不变,也没人逼着她嫁人,她的道观成了她狂欢放纵的伊甸园,而她,仍是唐朝公主。

玉真入皇宫很频繁,常年来往于皇宫和道观之间,见李隆基更是家常便饭,自己的亲兄长,想见就见,从来不在乎时间场合。

李隆基见到这个亲妹妹不由有些头疼,年纪一大把了,听说在道观里男男女女的夹缠不清,这辈子大约是没有嫁人的念头了,将来给她送终的只有他的皇子们,勉强算是不负此生吧。

玉真今日来得风风火火,见了李隆基也不行礼,劈头便问道:“皇兄,长安市井皆言安禄山反了,可有此事?”

李隆基叹道:“皇妹,你是方外之人,军政之事不需多问。”

玉真走到李隆基面前,对高力士的行礼敷衍地点点头,然后扯了个蒲团在他身边坐下,道:“怎能不问?我的道观就在终南山,若安禄山那贼子真打进长安,我的道观怎么办?”

李隆基冷着脸道:“若真被他打进了长安,朕的兴庆宫太极宫都保不住,区区一座道观算什么?”

玉真见李隆基脸色难看,不由忐忑道:“安禄山真反了?长安城……不会守不住吧?”

李隆基皱起了眉:“你今日来做甚?朕很忙,你若无事便去后宫找娘子,找睫儿,莫耽误朕处置国事。”

玉真定了定神,道:“我今日来找皇兄有正事,想给睫儿保一桩媒……”

李隆基饶是心神不宁,此刻也不由提起了兴趣:“何人配得上朕的睫儿?”

玉真是女流之辈,显然对安禄山叛乱一事并未放在心上,她久居方外,对大唐的王师很有信心,在她看来安禄山之乱无非派兵平了便是,大唐如此强盛,还怕区区叛乱?

所以此刻她对万春的亲事更上心。

“顾青此人配睫儿正可,简直是天作之合,皇兄难道不觉得吗?”玉真兴奋地道。

“顾青?”李隆基愕然,随即苦笑。

刚才还在与高力士议论顾青,没想到皇妹来了又提到顾青,而且要保他和睫儿的媒,这事儿在如今这个时节提起来,感觉颇为怪异。

叛军二十万兵马压境,你居然还有心情做媒……

李隆基摇摇头:“此事压后再说,朕须先平了叛乱,否则大唐危矣。”

玉真不甘心地道:“皇兄,顾青和睫儿很配的,而且我知道睫儿心里有顾青,默默喜欢他好几年了,顾青去安西赴任后,睫儿还给他捎去了一副明光铠呢,皇兄您仔细品品……”

李隆基眉梢一挑,意外地道:“睫儿和顾青……何时竟有了情愫,朕却浑然不知?”

玉真哼了哼,道:“皇兄每日沉迷在贵妃娘娘的温柔乡里,哪里管得了身外之事。”

李隆基沉默片刻,渐渐露出恍然之色:“难怪顾青杀商州刺史后,睫儿来为他说情,难怪顾青的平吐蕃策送来长安,她兴致勃勃说服朕纳其策,难怪顾青在安西这几年,朕每次见她都闷闷不乐……呵呵,原来如此。”

玉真见李隆基似乎对此事渐渐重视起来,不由劝道:“皇兄,睫儿说话可是二十出头的老姑娘了,皇兄曾经允诺过让她自己寻找心仪的男人为驸马,这些年能入睫儿之眼则,唯有一个顾青,既然睫儿对他动了心,皇兄若再不从旁推一把,以睫儿高傲的性子,恐会错失美好姻缘。”

李隆基点点头,随即一叹。

这段姻缘来得太不是时候了,早些说出来该多好,偏偏是现在,大唐北方烽烟四起,半壁江山已被叛军搅乱,此时再提公主婚事,实在是不合时宜,连朝臣都会骂他昏庸至极。

叛军都快打进大唐国都了,你大唐天子却还在想着给公主许配婚事,李隆基咂咂嘴,连自己都觉得有些昏庸。

地铁上的刺激第六章 第三章

车马行门口。

李叱从马车上下来,看向等在门口的高希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位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凡间的仙子姐姐,请问需要车马服务吗?”

高希宁嘿嘿笑,然后挺了挺胸脯:“怎么,你是要追求仙子姐姐吗?要追求仙子姐姐,光有车马服务可不行。”

李叱道:“我这般凡夫俗子,犹如井底之蛙,蛤蟆会想吃白天鹅吗?”

他一脸谄媚的说道:“会,想吃,特别想吃,死缠烂打的吃。”

说完就一把拉了高希宁的手:“来,蛤蟆带你去领略人间美景。”

高希宁笑着摇头:“不行。”

李叱问道:“为何不行?”

高希宁道:“蛤蟆的心再诚,和白天鹅也是不配的,我是白天鹅,就不能和你走,不然的话就是触犯天条。”

李叱:“唔……”

高希宁笑着上车:“所以你为什么还不喊我蛤蟆夫人。”

李叱哈哈大笑。

高希宁上车一半,回头看李叱:“来,看我回眸一笑,好不好看?夸我。”

李叱:“呱呱。”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

然后:“呱呱。”

在大街上,八百黑衣黑甲,身披红色披风的廷尉军士兵,本是肃穆,此时却只好人人抬头看天空。

马车里。

“呱呱呱?”

“呱呱呱呱。”

为了招募谍卫人手,这次余九龄,刚罡和陈大为三人也会随李叱出行。

刚罡压低声音问余九龄道:“你能听懂宁王和都廷尉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余九龄微微一笑,解释道:“呱呱呱?吃了吗?”

“呱呱呱呱……我想吃你。”

刚罡和陈大为对视一眼,眼神里都是对余九龄的崇拜。

这崇拜是因为,余九龄是真的不怕死啊,这话都敢说出来……

马车车窗打开,李叱看向余九龄:“你,离这远点!蛤蟆叫你都能瞎猜……还他么猜的挺准。”

说完把窗子关好,回车里了。

余九龄一捂脸。

片刻后,他对刚罡和陈大人说道:“看到了没有,作为一名合格的谍卫,必须要掌握的就是这两门基本功课。”

刚罡问:“是什么?为何完全没有发现。”

余九龄伸出一根手指:“第一,要精通各族语言,不管是中原各族,还是关外各族,都要尽力去学,包括呱呱……”

他伸出第二根手指:“当你学会了各族语言之后,你就能更好的揣摩我王心意了,所以第二就是,一定要能听得懂我王心声。”

刚罡挑了挑大拇指:“真不愧是陈将军。”

就在这时候马车车窗打开,一块土坷垃从车窗里飞出来,正中余九龄脑门。

余九龄吓得一缩脖,还是没有躲过去。

他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土,轻叹一声后说道:“我自问,已经是最懂我王和都廷尉大人心意的那个,但实在是没有想到,都廷尉大人出行,车里还装了一筐土坷垃。”

高希宁从车窗里探出头:“两筐。”

余九龄:“那我到后边去了……”

按照李叱的心意,自然还是喜欢坐那种没有车厢的马车,显得开阔通透,亲近自然。

可是有高希宁在,就要为她多考虑一些,李叱不在乎,高希宁是女孩子,虽然还未大婚,但也是王妃身份,所以总不能坐在草料车上。

马车里,李叱往四周找了找:“我没装车里土坷垃啊。”

高希宁道:“我手里的。”

李叱:“噫!”

高希宁道:“掐指一

文学

算,用的上,所以随手捡了一个。”

“咱们先去哪儿?”

高希宁问李叱。

李叱道:“先往北走,咱们燕山营里虽然已经没有多少兵力,可那才是真正的根基之地,这两年来一直都在重修,先去看看重修的如何了。”

“而且冀北地区的地方官更要好好看看,燕山营时候百姓们对我们信服,总不能一离开,百姓们日子就过的不好了。”

“去看过燕山营之后,再去北疆走一走,夏侯那边的情况也要多看一看。”

高希宁嗯了一声:“要不然还是把干娘接回冀州吧,北疆那边气候苦寒。”

李叱道:“到了之后问问干娘的心意。”

高希宁问:“那你要不要问问玉立姑娘的心意?”

李叱往后坐了坐,脸色装作严肃起来。

虽然他觉得高希宁的语气之中没有什么异样,但这道题决不能轻易回答。

高希宁哈哈大笑,然后用肩膀撞了撞李叱:“若是矫情婆娘,此时会说什么,你知道吗?”

李叱问:“是什么?”

高希宁道:“你居然犹豫了。”

李叱:“噫!”

高希宁抬手在李叱的肩膀上拍了拍:“小兄弟,你对敌经验还是不够丰富啊,要不要想办法多练习?”

李叱:“宁哥哥,请你不要再这样,大家是好兄弟……”

高希宁一把搂住李叱的肩膀:“既然是好兄弟,那我就直说了,我看玉立那娘们儿不错,你觉得如何。”

李叱:“噫!”

高希宁道:“你要是不要,我可就把她收了啊,以后你再想也就没机会了。”

李叱正义的说道:“你收你收,完全不用考虑我。”

高希宁叹道:“果然还是那个怂货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