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班主任胸前两只大白兔

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羞羞漫画在线漫画入口
2021年4月18日
时镜贫僧佛堂肉车;宝贝 别拒绝我 给我
2021年4月18日

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 第一章

“这股剑威好强啊!”

“这小子到底是谁?”

“如此剑威,怕是不比那些圣地少主了吧!”

云海宗之中,无数弟子也是瞬间感受到夏子辰这一攻击的余威。

磅礴的剑威让得这些云海宗弟子议论纷纷。

都在猜测夏子辰的身份。

他们觉得,能够修出如此剑威之人。

身份绝不简单。

因此他们却是更加好奇了起来。

这家伙到底是谁?

而就是那些出手想要一击必杀夏子辰的云海宗护法执事等人。

此刻感受到夏子辰的无匹剑威,他们也是瞳孔一缩。

大感不妙。

多年来的修炼打斗经验告诉他们。

很不妙。

然而,下一刻!

嗤嗤嗤!

一道道宛如利剑一般的剑气和剑意瞬间割裂空。

轰!

轰!

轰!

在一阵阵宛如闷雷一般的轰鸣之中。

这可怕宛如利剑一般的剑气和剑意。

瞬间粉碎了众多云海宗护法执事的攻击。

瞬间,一道道可怕的利剑一般的剑气剑意,便是宛如闪电一般的降临他们身前。

让他们措手不及。

因为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他们根本来不及反应。

“什么?”

“这速度太快了。”

“不!”

一群护法执事的看着来到身前的宛如利剑一般的剑气剑意,面色惨白至极。

嗤嗤嗤!

无数剑气剑意宛如撕裂天地的可怕罡风一般。

呼啸而过。

将这片天地的虚空割裂的伤痕累累。

道道剑痕,弥漫天地之间。

噗嗤!

噗嗤!

虚空之上。

在一道道可怕的剑痕闪现之时。

那些出手的云海宗执事身上。

一朵朵绚烂而又鲜红的血花忽然乍现。

“啊!”

“嗯啊!”

下一刻,一道道惨叫之声瞬间响起。

刚刚出手的那些云海宗护法执事,瞬间倒飞而去。

砰砰砰!

全部砸在那云海宗弟子的面前。

哀嚎一片。

他们各自的身上,都是有着不少清晰可见的剑痕。

道道鲜红的鲜血兀自流出。

让他们疼痛难忍。

直接叫出了声。

“这……”

“刘执事,你们怎么样?”

“怎么会这样?”

“你们怎么可能会败?”

一群云海宗的弟子,看到平日里强大无比的护法执事们被这么无情地斩倒在地。

哀嚎一片。

都是傻眼了。

这怎么可能啊!

这些护法执事,可都是他们云海宗的强者啊!

做弱的也是神泉境界强者。

怎么可能这么多人一同联手,居然还拿不下一个这么年轻的小子。

最关键的是,这么多人,居然还没有挡下对方的一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无数弟子的眼中都是露出震惊和疑惑。

在他们认知和意识之中,云海宗就是无敌的。

根本不可能败才是。

现如今为什么会这样?

怎么随便来一个人,都能如此在云海宗放肆?

“前辈真的好强啊!”

一边,阿蛮默默看着这一切,看到夏子辰挥手之间,便是能够震退万敌。

他的眼中露出了小星星,满是羡慕。

将来,他一定要成为这样的强者。

阿蛮

文学

心中狠狠说道。

……

山下!

一群看戏的人不住往山上张望着。

脸上都是露出紧张之色。

“败了!”

“这怎么可能!”

“那可是一群云海宗的护法执事啊!”

“实力最低都是神泉境界。”

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 第二章

西方人喜欢用自己的名字当做公司的名字,比如玛莎拉蒂啊,路易威登啊等等都是这样。

南部非洲其实也一样,洛城就有很多商店,以店主的名字或者姓氏作为店铺名称,比如陈记麻花,张记烤鸭等等,但是敢用“洛克”作为名字的极其少见,哪怕是店主也叫洛克,或者是姓洛克,多少也会避讳点。

东印度距离南部非洲还是有点远,英属马来亚那就更远了,用“洛克”作为公司名字也算正常。

当然在吴兴和福克斯看来肯定不是这样。

当吴兴拔出自己的其实手枪时,都不用徐歌介绍,所谓“洛克公司”的职员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全部交代。

洛克公司确实是一家马来亚公司,不过公司老板不是叫洛克,使用这个名字完全是为了蹭罗克的名望。

前不久,洛克公司以低廉的价格购买了巴淡岛,准备开发巴淡岛的旅游资源,岛上居民被洛克公司以强制方式全部赶走,徐歌因为是尼亚萨兰大学毕业,洛克公司不敢来硬的,所以才拖到现在。

别看徐歌本人娇娇弱弱的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尼亚萨兰大学毕业的背景还是很响亮的,这方面可以参考卖猪肉的北大学生,人家虽然混得不好,但是背景在哪儿摆着,只要有人愿意拉一把,分分钟风生水起。

徐歌也是一样,虽然徐歌现在看起来比较落魄,不过徐歌的同学们大都混得不错,洛克公司如果和对待巴淡岛土著一

文学

眼对待徐歌,那搞不好就会引来灭顶之灾,所以洛克公司只敢保持在隔三差五来骚扰的程度,踹栅栏都不敢用劲。

“我们从来不敢为难徐小姐,有两次孩子们生病还是我们帮忙送到医院去的,不信您可以问徐小姐,如果徐小姐愿意搬走,我们老板甚至愿意在狮城或者椰城、槟城帮助徐小姐安家——”领头的家伙痛哭流涕,吴兴和福克斯很为难。

听上去真不是洛克公司横行霸道,反而徐歌有点钉子户的意思,平心而论,吴兴能理解这个什么洛克公司,保护伞公司也不是善良之辈,这种事保护伞公司也做的多了,毫无心理障碍。

远的不说,东印度舰队买下德兴岛的时候,德兴岛也有居民,当时迁移工作就是保护伞公司负责的,说实话,如果洛克公司真的能做到,那洛克公司比保护伞公司做的更好。

“呵,如果不是椰城市政府打招呼,你们会有这么好心?”徐歌马上揭穿,讲个笑话:资本家的良心——

吴兴恍然大悟。

也是,尼亚萨兰大学的毕业生,做事不可能全凭一腔热血,自保的手段一定有。

“椰城市政府希望我能到椰城工作,可是他们不愿意接收这些孩子,因为这些孩子们中间有马来人——”徐歌也很无奈,现实终究不是童话。

“也正是因为椰城市政府打过招呼,我才能坚持到现在,别看他们现在很可怜,对待其他人时可没这么有耐心,河对岸的村子就因为不愿意迁走,被他们一把火全部烧光,有人甚至被活活烧死——”徐歌对洛克公司深恶痛绝,开发旅游资源是好事,烧死人就太过分了。

不过烧死人这种事,在1925年的东南亚也并不罕见。

现在的东南亚,肯定是没有人敢有组织的针对华人了,土著之间的部落战争依然频繁,有些村庄一夜之间就被毁灭,东印度也不例外。

“滚蛋,回去告诉你们老板,回头我会去找他谈谈。”吴兴对洛克公司的行为不予评价,适当惩戒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

几个家伙如蒙大赦,马上抱头鼠窜。

回过头来吴兴先跟徐歌谈谈。

“这些家伙虽然走了,但是还可能回来,这里太不安全了,我还是建议您回南部非洲,或者是去椰城——”吴兴担心徐歌的安全,一个女人带着一群孩子待在这种荒郊野岭,出事的概率很高,能活到现在,也算是徐歌命大。

威胁并不仅仅来自洛克公司,相对来说洛克公司算是不错了,多少还有点顾忌,这要是换成某个无知村民或者是流浪汉,徐歌的处境会更危险。

更何况还有野兽,自然灾害什么的,说不定某个路过的商船就会给徐歌她们带来灭顶之灾。

退一万步说,徐歌一个尼亚萨兰大学的毕业生,待在这种荒郊野岭,在吴兴看来简直就是浪费人生,她应该有更好的前途。

“孩子们不愿意——”徐歌也很为难,她也想过回南部非洲或者是去椰城,只是出于对孩子们的尊重,徐歌才不得已留下来。

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