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两个朋友做了我一晚、系统宠妃紧致多汁h

破绽 (h)甜茶微盘:疼太大了吃不下h
2021年4月18日
宝贝我厉害的东西厉害吗 欺负gl
2021年4月18日

他两个朋友做了我一晚 第一章

无端的,血光都消散掉。

最重要的是,若仅仅是血光散掉了也就罢了,可血狐王能够感受到,那股无限逼近古王领域的气息,也开始消散。

且,消散的速度是在太快,甚至于,用崩溃来形容更加合适。

是的,就在这短短的的几个呼吸之间,那股强大到连星宇王等人都感到了极大压力的气息,莫名的崩掉了。

就像是气球漏了气,迅速的失去了所有的支撑,变成了空壳。

“哈哈……”

星宇王抚掌大笑,“看来你们的计算落空了。”

笑得很畅快,也很肆意。

虽然表面不说,但实际上,他们的压力是难以想象的,无论是他还是天武王都明白在这个节骨眼诞生一位兽王的后果。

此时,天武王也散去了身上的气息,睁开了双眼。

之前都已经做好了付出大代价的准备,现在看来,倒是不用了。

妙极。

“血狐,怎么回事?!”魔虎王震怒,瞳孔中凶光暴涨,在这时候出意外,绝对是致命的。

天武王的强大,它已经领会过了,若是没有第三方援手,自己断然不是对手。

甚至于陨落的几率都很大,因为战到现在,实力下滑太严重,连逃跑的能力都丧失了。

若是之前就跑,那兴许还能逃脱,可那时听信了血狐的蛊惑,留下来死战。

事实上,在刚才也确实是看见了局面反转的曙光,然而……一转眼之间,希望破灭。

“冷静。”血狐王眸光闪烁,按理道来说,一尊兽王不可能就这么陨落,即便是同等级别的存在,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也做不出什么,顶多就是干扰进阶。

“或许血蛭已经进阶了也说不定。”它这么安慰着自己,也安慰着魔虎王。

“进阶?”魔虎王略微沉思了一下。

这种可能,倒也不是不可能存在,毕竟这事情确实是有一些蹊跷。

“进阶?”星宇王冷笑一声,“还抱有这种念头?”

他随意劈出了一刀,“那索性就让你们死心。”

轰!

刀光转瞬间就到了方才血光涌起的地方,斩开了地面,烟尘四起。

片刻后,烟尘散尽,一切都展露在了四大强者的面前。

在那里,伫立着一颗巨大无比的血蛋,但,此时的血蛋,光芒全无,就是一颗普通的蛋。

不对,说普通也不合适,因为实在是太大了。

总之,这是一颗很大,又很普通的蛋。

起码在四位强者眼中,这简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想必这就是你们的依仗了吧?”星宇王淡淡一笑,“可惜……好像进阶失败了。”

以他的境界,自然是能够感受到,这血蛋内血气早已枯竭,这种状态下的血蛋,如何能有晋升古王领域的资格?

别说晋升,就连是不是还活着都是个事。

“不可能!不可能!”血狐王突然癫狂了起来,“本王谋划了这么多年,早已将一切都算了进去,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

不可能的,进阶应该是万无一失才对。

即便是被干扰,弱者也做不到,可这周边哪来的什么强者?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轰!轰!轰!

它通体黑光突然暴涨,仿佛失控了一般,朝着四周激射出去,让本就残破的地面再次受到一轮冲击。

锵!

星宇王一刀斩出,将部分黑光湮灭。

“罢了,就由我来摧毁你最后的希望。”他笑了笑,一刀斩向血蛋,要将血蛋给毁掉。

轰!

他两个朋友做了我一晚 第二章

在此前练平儿用丹药和法力试探闵弦的时候,远在通天江龙宫中的计缘就已经灵台有感,掐指一算大致明白了有人找到了闵弦,至于是谁倒是不清楚,可能是他的同门也可能是练平儿,更不

文学

排除是什么不认识的人偶然遇上了闵弦,并且发觉他曾经是仙修,虽然最后一种可能性较小。

但计缘随后发现闵弦似乎并无什么异常,还在大芸府内,命数也并无什么危机,就又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按理说虽然计缘没有刻意施法,但想要找到现在的闵弦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能费力找到他的应该是熟人的吧,为什么又不带走他呢。

带着这种心思,计缘还是决定去看看闵弦现在的情况,看看宴席上的情况,现在也大多是剩下把酒言欢或者相互讨论之前的在书中的所得,计缘觉得这次化龙宴主要进程已经过了。

这么想着,和尹兆先说了几句之后就站了起来,传音和老龙和龙女说了有事要离开一下,就直接出了大殿。

一路出了龙宫,外头的沿江宴上远比龙宫内更热闹。

人们热切讨论着计缘携带龙宫内数千宾客前往书中一界的事情,人们心向往之,也猜测着其中风光和凤凰之姿,甚至还有人怀疑是不是夸张了,是不是一场幻境,毕竟这事就算是放在修行界也是太过离奇了。

当然,不信这种说法的人其实是占少数的,毕竟这可不是凡尘以讹传讹的谣言,龙宫内部的宾客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会也有不少混迹在沿江宴中声情并茂地讲着在《群鸟论》一界中的见闻,作假的可能性实在太低。

计缘出来看看这热闹的盛况,不由面露笑容,其实对比起来,他还是更喜欢

文学

外面这种吃饭场合,大家多人围着一张桌子,讲话也热闹,而不像是里头一两人一张桌案。

走出龙宫外没多久,计缘就直接御水离去,从江底不断上升的过程中,也有在沿江宴中的人隐约看到了计缘的离去,向里头的人讲明之后引得不少探头。

如今的计缘最快的遁速依然是借仙剑之光剑遁,但即便不是剑遁,自游梦之术大成之后,遁速同样不凡,并没有刻意赶路,但也仅仅不到一个时辰就到了同州大芸府上空。

这会的大芸府城还处在晌午呢,可以说大街上处于最热闹的时间段,挑担来城里买菜的菜农的摊位上有着最新鲜的蔬菜,各个沿街商铺的人也是吆喝得最卖力的时候。

计缘没有从城门口进城,而是直接落到了城中某处,位置倒是和此前练平儿选的差不多的位置,只不过练平儿是凭借直觉,计缘则是真的能算到闵弦在附近。

这会街道上人来人往极为热闹,计缘没有直接落在大街上,而是选择了边上一个巷子,然后显露身形走了出去,融入了大街上的人流。

马上就要过年了,大街上也是张灯结彩的,人们脸上大多洋溢着笑容,城内的人走街串巷,而大芸府城周围的村落乃至一些小城的人,也有许多来到这府城内带着家人一起采办年货,或者单纯只是逛逛。

在计缘路过的时候,也不断有人向其吆喝兜售物品,也有书画摊老板带着字画走出摊位到街上来向计缘推销,其热情程度可见一斑。

计缘一路看一路走,并没有停下来的打算,直到看到不远处一个老人挑着担子缓缓走来,这老人眼睛也四处看着,不过看的不是人,而是寻找街上合适的位置。

此前闵弦被练平儿包了一天,但既然练平儿已经走了,显然闵弦也不打算让这一天荒废,依然挑着自己的胆子出来了,只是他之前离开了,这会街上早已经热闹起来,很多好位置也早就被一些菜摊杂货摊之类的占据,想要找到一处合适的位置太难了。

曾经的闵弦仙子狂傲,而如今却连走路都显得佝偻了,但计缘看着却觉得顺眼了不少,并非因为他讨厌闵弦看到他不好才觉得爽,而是真的觉得他顺眼了一些。

计缘笑了笑,侧目看了看一边,脚步就停了下来,街对面走了几步,他知道他之前站立位置的身侧,那一小块沿街空地就是整条街上现存的最适合摆摊的地方了。

果然,没过多久,挑着担子的闵弦终于发现了此前计缘看过的位置,脸上显露欣喜,赶紧挑着担子往那个空位走去,将担子放下的时候左右看看,见附近摊贩都没人理会他,应该是无人的,遂放下心来摆摊。

就和练平儿看到的一样,计缘也见到了闵弦讲个木箱并拢,从里头抽出小折凳和盖头布,又取出笔墨纸砚放好。

不同的是此前清晨闵弦被冻得哆嗦,现在因为大吃了一顿,加上天气也暖和了一些,以及心情愉悦,所以动作都麻利了不少。

东西一放好,闵弦坐下来之后也吆喝一声。

“写春联咯,写福字咯,代写书信啊……”

他两个朋友做了我一晚 第三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