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感消失在课堂上为所欲为,听了会湿的女喘声音

我的妹妹有点怪漫画:将军总被欺负哭
2021年4月17日
乡村扒灰色翁全文阅读、军长砸洗浴中心
2021年4月17日

存在感消失在课堂上为所欲为 第一章

@@

开新书啦《失业后我回去继承亿万家产》大家快入坑鸭!

简介:

当红小花罗俏因疑似倒贴顶流而被对方女友粉疯狂辱骂了三个月,人气骤降,终于在娱乐圈混不下去了。

网友们纷纷表示喜闻乐见。

然而不久后,那些黑过她的明星爱豆导演突然发现本该回家种地的罗俏重新站到了他们面前。

罗·超级有钱大佬·俏,微笑:乖,你们现在可以称呼我为……甲方爸爸。

本书又名#我只想当小明星你们却非逼着我当大佬#@@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存在感消失在课堂上为所欲为 第二章

等霍文柏付完账回来,霍立国已经把这事儿给定下了,并且和马大梅老俩口聊起选日子的事儿了,叶教授难得没插嘴。

霍文柏问林娇娇,“什么情况啊?”

林娇娇把刚才的事儿跟霍文柏说了,霍文柏笑道:“我爸总算是做对了件事。”

林娇娇示意他注意说辞。

霍文柏浅笑不语。

因为和马大梅他们商谈婚礼的事,以至于霍立国上班差点迟到,临走前,霍立国还和马大梅俩口子说,等他休息了,再找他们俩详谈。

叶教授一脸嫌弃,“不用你,我们几个老家伙能办好。”

既然决定办婚礼了,回去马大梅老俩口就和叶教授商量了,至于他们这些年轻人,当然是该干什么干什么,期间林娇娇还说过延迟办婚礼的事儿,然而马大梅他们根本听不进去。

自从这事儿定下来后,马大梅总算是找到事情做了。

天天催林娇娇写信回去给林安国他们,她的信还没寄出去呢,老家那边来信了,这次寄信来的依旧是大丫。

信里大丫说了林安国和林安栋兄弟俩已经把粮油店给办起来的事儿,大丫告诉林娇娇,自从粮油店开了后,生意一直很好。

另外杨云芳的服装店也开起来了,生意挺不错,现在就差胡梦月的美发厅没开起来,听大丫说,胡梦月还没从美发厅学出来,估计等她学出来,要五月份了。

林安家的砖厂从三月份开始就有不少人来他这买砖,最近两个月忙的热火朝天的,大丫把该说的情况都说了一遍,比99号详细多了。

林娇娇晚上回家后,就把大丫写信来的事儿给马大梅他们说了,得知家里一切都好,马大梅放心的给林娇娇操办起了结婚用的东西。

林娇娇说了几遍没用,也懒得说了。

虽然林娇娇和霍文柏领证了,但婚礼还没办呢,加上四合院那边也在装修,林娇娇就没搬过去。

结婚的日子,叶教授那边已经选好了,还是定在八月,这次时间是阳历八月十二,日子一选好,霍文柏带林娇娇去买了金戒指金耳环金手镯这些东西。

虽说现在不讲究这些,不过叶教授说了,女孩子都喜欢这些,这不霍文柏就带林娇娇去金店买了,结账的时候,霍文柏还给他丈母娘买了副金耳环。

马大梅收到后高兴坏了

文学

,逢人就说,这是她女婿买的,林安北因为这事儿没少吃味,当初他给他妈买金手镯的时候,也没见他妈逢人就说,现在换个人态度都不一样。

很快林安北顾不上这事儿了,他妈开始念叨他找对象的事儿了,吓得林安北直接躲出去了。

在他躲出去之前,林娇娇一直想要的四合院总算是有了消息,趁着没走之前,林安北跟林娇娇和霍文柏去看了。

说实话他们这次看得这座四合院不是很大,大概两百平左右,和叶教授那座四合院没法比,听了对方介绍,林娇娇才知道,她之前对叶教授那座四合院有误解。

看来看去,林娇娇觉得这个四合院不错,而且房间也多,以后林安国他们来了,完全能住下。

存在感消失在课堂上为所欲为 第三章

顾寒玦冷利的目光刀子一般扫向倒地不起,一身狼狈的小厮,淡漠无情的嗓音随之响起:

“以下犯上,来人,给我将他拿下,杖责一百发卖出府。”

话音一落当即有人冲进苍松院,一把将倒地的小厮拿下,直接朝院门外拖出去。

那小厮早在顾寒玦出手那一瞬间就被惊呆了、打懵了。待到被人拖着走出几步之遥,方才反应过来。

他苍白着一张脸,争扎求饶道:“大少爷饶命,小的不是有意冒犯的,大少爷饶……唔”

不待他喊完,一只大手已无情将之封缄,随之加快脚步。

人很快消失在苍松院中,棍棒加身以及被堵住了口,仍旧压制不住发出的闷哼声,远远传来。

杖责一百,施刑者又都是顾寒玦的人,绝对不会留手,他这是一点活路都不想给那个小厮留。

但凌清浅却一点也不同情那个小厮。

因为他便是她与顾寒玦回府当天,进苍松院里见到的,那个单独守在老国公房里的那个人。经这些天的暗中查证,他也是这苍松院里的内鬼,禁不住利诱,暗搓搓给老国公下毒的那只黑手,压根死不足惜。

两人一进房门,远远便见老国公已经起身,端坐在床沿,一幅就等着他们来的样子。

经过这几天的调养,老人家如今的气色已然恢复,就连瘦脱了相的脸上也开始长肉。若非吴氏跟顾瀚大意,他这一招

文学

装昏只怕也早就已经被拆穿了。

见到凌清浅与顾寒玦,老爷子眼中的笑意掩都掩不住。

但或许是习惯了在孙儿面前端出威严架势,视线落到顾寒玦面上时,他硬生生压下了扬起的嘴角,沉声道:“一进院就给我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