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妹妹有点怪漫画:将军总被欺负哭

乱翁系列小说 惩罚扒开臀缝打肿调教
2021年4月17日
存在感消失在课堂上为所欲为,听了会湿的女喘声音
2021年4月17日

我的妹妹有点怪漫画 第一章

老局长看了一眼飞虎,笑着说道:“邪不压正,我们总不能因噎而废食,你回去后,什么事也不要说,千万别引起大家的恐慌。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要做的非常自然。这次只要她敢来,我们定叫她有来无回,倪队长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明白局长,我已经布控了“倪玲说着,看了一眼飞虎。

既然这样,飞虎还有什么好说的,他马上站了起来,给老局长说了两句客气的话,便开着车出了公安局的大门。一路上,他始终搞不清楚,这个王倩为什么会被逃脱?她跑到盛威集团去看什么呢?难不成又想绑架叶小菲?哼!这次你就别想了,我要到盛威去上班,每天看着叶小菲,我看你怎么动手。

飞虎心里正想着如何保护叶小菲时,他的手机响了。飞虎把车子往路边一靠,便掏出了手机一看,电话是倪玲打过来的,他真不想接,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飞虎在电话里阴阳怪气的说:“怎么了倪队长?是不是有什么指示?你说吧!我恭耳静听“

“死样!你还是男人吗?这么小气,还记仇啊!南陵东路148号,你赶快到哪边,我有事找你“倪玲在电话里笑嘻嘻的说道。

飞虎假装生气的样子,不悦的说道:“你让我来,我就来啊!“

“爱来不来,随你的便,真是小肚鸡肠“倪玲说着,把电话给挂了。

能不去吗?这是不可能的,飞虎往前开了一下,打了个路口,把车子调了个头,一溜烟的真奔148号。这个女人,就喜欢喝茶,飞虎下车一看,148号不就是一个茶楼吗?

一进门,一个女服务员模样的人迎了过来,她笑着问道:“飞虎先生吧!您请楼上龙涛阁雅座,有人等你“飞虎看了一眼服务员,点了点头,便直接上了二楼。

龙涛阁,挺不错的包间。房间不是很大,但布置典雅,而且还临窗。飞虎一进去,倪玲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笑呵呵的说:“你不是不来吗?那现在还来干什么?“

飞虎没有吭声,只是笑了笑,便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倪玲给他倒上了泡好的茶说:“上次你打电话时,我是故意这样说的,今天看来,我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你会误会我一辈子“

“哼!我怎么会误会你呢?“飞虎看了一眼倪玲,一脸的不屑。

倪玲并没有在意飞虎的样子,她淡淡一笑说:“你们上次去金三角,你不是先回来了吗?英子便留了下来,配合国际刑警,捣毁了小姨她们的制毒窝点,在战斗中,小姨当场被击毙。可是英子在面对王倩时,一时竟然下了不了手,结果被这个毒狠的女人反开一枪,打伤了英子,而王倩成了唯一漏网的一个。英子因这事,受到了批评,差点干不成她的国际刑警“

“什么?英子受伤了,严不严重?”飞虎急切的问道。

倪玲白了一眼飞虎说:“早都好了!又去执行任务了”

“那她为什么躲着我们,一个电话也不打”飞虎非常不解的问倪玲。

倪玲眼圈一红说:“你真是个傻子,英子很爱你,你难道不知道吗?你让她还要怎么理你,眼看着你就要和叶小菲结婚了,她只能静静的走开,因为她没有别的选择。你就不要再打扰她,让她习惯一下就好了,行吗?”

原来是这样,飞虎如梦初醒,恍然大悟,可这事他真的没有办法,这辈子他只有对不起人家英子了。飞虎哪天从茶楼出来后,便直接回了自己的出租房,一觉睡到大半夜,在叶小菲和吴姐的亲自登门下,他才被押着回了别墅。

时间可以淡化一切,英子慢慢的走出了大家的生活,紧接而来的是飞虎和叶小菲的婚礼,这事由老爷子亲手抓,时间定在了国庆节,比较大众化,这事飞虎只能去做,他如果想推后,这绝对没门。

看着时间一天一天的接近,飞虎的心里是越来越麻烦,因为哪个王倩,只在盛威集团的门口只露了一次面,就再也没有出现过。飞虎的心里明白,她不是走了,而是在等待着时机,这件事飞虎对谁也没有说过,他不想让大家跟着都担惊受怕。

在他结婚的前两天,飞虎电话通知了阿莲和小琪,还有光头张她们三个。几个人坐下研究了半天,制定了一套严谨的方案。最后由飞虎拍板,阿莲和小琪为伴娘团中的成员,她们两人负责叶小菲的安全。光头张为全场巡逻,他的任务是随机应变。

其实这事,飞虎完全可以动用龙虎帮现有的弟兄,便他不想大张旗鼓,弄得满城风雨,让王倩发觉了,又不出来露面,他们岂不是要提防她一辈子。

记得哪天飞虎送她们出来时,阿莲故意落到了最后,她笑着说:“你和叶小菲比较般配,所以你要好好珍惜。可惜我认识你晚了,要不我是不会放手,让别人把你抢走的”

飞虎看着如此多情的阿莲,笑了笑说:“如果有来生,咱们再续前缘吧!”阿莲笑着跑开了,她没有哭,而是一脸的微笑。

我的妹妹有点怪漫画 第二章

王林再也不敢迟疑,赶紧说道:“我不是武者,只是人上人组织的外围成员,我真没干什么坏事啊,求你放过我。”

“你知道我是侦缉队的?”

苏烨问道。

“知道知道。”

王林连连点头,谄笑着说道:“您全国这么有名,在武林也是天之骄子,我师兄也经常提起你,赞誉有加啊。”

屁的赞誉有加,其实是满脸不服和不屑。

苏烨问道:“你师兄是人上人组织的?”

“对,他是!”

王林回答道:“我师兄是一名武者,今年二十八岁,我的风水术都是我师兄教的,我原来只是个普通的算命先生,这些风水阵都是他教的!”

说完,赶紧拱手求饶道:这些事情都是我师兄让我做的,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我的一切都是我师兄教的,我做的一切都是我师兄让我做的,他自己从来不动手,所有事情都是通过我的手来做的。”

“我是工具人,对……我只是一个被推在前面的工具人!他就是个王八蛋!自己吃饱喝足,把我给坑了!”

苏烨冷冷一笑。

果然如此。

“说说吧,你们都干了些什么坏事?”

“我,我做了……不,我师兄逼着我做了很多事。”

王林看着苏烨,一脸小心翼翼的说道:“他一开始帮我在富豪圈闯出名堂后,有很多富豪来求财,求子,求福还有求命的,这其中有一富豪些是在米国有上市的公司的,后来都被我师兄跟米国的机构给做空了。有一次我师兄喝醉了对我吹牛逼,我才知道他们就是用这种方法为人上人组织转了很多钱,还说以后也要让我成为人上人,我当时就严词拒绝!因为我知道,我来自于人民,自然要……”

“停!”

苏烨目光一凝,说道:“你是说,你师兄负责帮人上人组织赚钱?”

“对!”

王林连忙点头,说道:“我师兄在人上人组织的地位很高,他对人上人组织的了解更多,你想要了解人上人组织就去找他,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啊,你饶了我吧大爷!我可以帮你约他出来!只要你放了我!”

“不需要!”

苏烨冷笑。

果然是不入流的组织。

竟然用这种不入流的把戏来骗钱。

“既然你师兄在人上人组织的地位很高,那你们师父的地位应该更高吧?”

“我师父,我……”

王林突然尬住了。

从他的眼神里,苏烨看到了一些茫然和莫名之色。

“你师父是谁?”

苏烨逼问。

“我不知道。”

王林突然苦笑一声,说道:“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师父,我能入门也是我师兄代收的,我很少听师兄提起过师父。”

苏烨点点头。

果然。

一个工具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

王林的眼神已经告诉他答案了。

“啪!”

手掌一挥。

直接砍晕王林。

“用我们华夏人的钱来祸害我们华夏和中医?”

深吸一口气,苏烨站起身来,脸色阴冷。

本以为侦缉队从人上人组织中清缴出来的物资和财产都是米国提供的,没想到其中有一部分居然是从华夏这些富豪们身上坑蒙拐骗来的。

这个人上人组织,还真是无处不在啊,无所不用其极啊。

估计还一边坑着富豪们的钱,一边以人上人的姿态骂他们的傻逼。

“啧啧,只要是人,总有所求,不管高低贵贱,富豪也如此。”

苏烨提起王林,走进山林。

不需要王林帮他诱来他师兄。

他要守株待兔。

找了一个相对隐秘而又平坦的区域盘坐下来。

苏烨直接拿出了上品灵玉。

盒子一打开。

浓郁无比的灵气散发出来。

“不愧是上品灵玉中的极品。”

感受着这股精纯而浓郁的灵气,苏烨微微一笑。

“从这种气息来判断,这一块上品灵玉就足以抵得上一座大型下品灵玉矿脉了。”

没有丝毫迟疑。

闭上双眼,苏烨立刻运转浩然功法,开始疯狂的吸取上品灵玉中的灵气。

“哗啦啦……”

浩瀚的灵气流,疯狂灌入到他体内。

经过先天灵经的锤炼化为最精纯的灵气,在苏烨的控制下不断的朝着右脚涌流过去。

上一次吸收三省人上人物资的时候,他右脚的脚趾、脚背、脚踝以及脚后跟都已经隐隐的覆盖上了一层金色。

随着当下大量灵气的吸收灌入,右脚的金色开始快速加深。

不一会儿,就已经变成了纯正的金黄色。

此时,上品灵玉的能量仅仅被吸收了五分之一!

继续!

大量精纯的灵气迅速顺着小腿向上延伸。

很快整个小腿骨就隐隐的覆盖上了一层金色的能量。

开始渗入骨髓。

知道整个骨髓全部变成金色。

金色能量再度往大腿骨攀爬蔓延上去。

当上品灵玉中的灵气被吸收得差不多的时候。

我的妹妹有点怪漫画 第三章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家被堵住了,这家伙干啥呢,李栋把车子停靠下,这一看愣住了。

堵门的全是老熟人,王家坝的王贵队长,谢家生产队大队的谢春苗队长,还有桃家码头生产大队的桃范直,汤家口的生产队大队长唐国正。

这是干啥,怎么全跑自己家门口来了,李栋有些懵逼。

“李栋回来了。”

好家伙,李栋一露头全跑过来围着,这家伙干啥,为啥觉着眼神不对劲。

“栋子。”

韩国富一脸无奈,这些人不知道咋就这么快得到消息,一早就过来堵人,好在李栋早上去池城了,可这些人不走,一个个都嚷嚷办厂咋的不带上他们。

这事闹的,别说韩国富没办法,梁书记和高书记都哭笑不得,这一个个跟你不说别的,只是把队里情况一说,困难一说,梁天没办法,名额不好分配。

十个名额哪里够,梁天和高书记这边

文学

不好突破,那就去韩庄,去找着韩国富,李栋,这不在韩国富这边说破了嘴没办法,这不想着李栋年轻,脸皮薄跑过来堵李栋来了。

完蛋玩意,李栋一看这家伙差点没掉头就跑了。

“谢叔,唐叔……,大家都进屋喝茶。”

先招呼好了,至于其他的,李栋不好说话,一会直接推给国富叔,韩国富刚打了眼色,李栋一下就看明白了。

“李栋,你们不声不响搞出这么大动静,你可要带上你叔俺啊。”

谢春苗不要面子,率先开口了。

“要说,韩庄离着咱们王家坝可不远,要带上那也是先带上俺们。”王贵吧嗒一口旱烟,李栋和韩国富对视一眼,心说,这家伙闹腾起来了。

李栋不表态,自己年纪小,不好说话,好在国富叔在,李栋权当带着一双耳朵的工具人,微笑,啥都不说话,你们爱咋说咋说,喝茶抽烟,厂长是国富叔有事找国富叔。

“几位老叔心情,我理解,可这厂子,我真没参合,再有两天我就开学了,哪里有功夫参合这个。”

李栋可不傻,正式工现在已经五十个人,再多就麻烦了,一年工资都至少六千了,加上多的提成,至少上万工资,这要是赶上年景不好的时候开工资都难。

李栋心说,开竹编厂是给大家谋福利,可有多大能耐吃多少饭。

“这娃子,那家伙规章制度,一看就是你的手笔。”

得,李栋不想暴露都不行,实在规章制度写的太好,这不是韩国富风格。“几位老叔,这事我真没办法,现在厂子还没办起来,这就有五十个正式工了,再多,这还咋弄,一月工资好几百。”

“唉,这是俺考虑不周全。”

韩国富说道。“这厂子,办不了就算了。”

大招,国富叔你牛逼,李栋一听恨不得直接比划大拇指,这家伙太狠了,这一说得,其他人对视一眼。“国富,这话咋说的,事情好商量嘛。”

李栋刚和韩国富比划几下,最多再拿出几个名额,最多十个,没办法,昨天回来李栋就和韩国富,韩国兵几人讨论过这事,公社十个名额肯定不够。

这些生产大队队长啥人,肯定要跑来找韩国富,这事不用想的,甚至高大程和毕庆祝都要来。

“是啊,事情好商量嘛。”

大家一看不能逼急了,撂挑子可不成,到时候梁书记还不得骂人了。

“这样吧,国富叔,几位老叔人都来了,这样,咱们再拿出几个名额吧。”

韩国富一瞪眼。“你年轻懂啥,这厂子还没办起来呢,这就背上这老大责任,能成嘛,别到时候厂子没办好,还落了一身埋怨。”

“国富,这话咋说的。”

“谁埋怨,俺第一个要为你说句公道话。”

最终拿出八个名额,几人分了分乐颠颠回去了,加上公社给的一个大队二三个名额虽然不多,可不能逼急了,要是人家撂挑子还不得怪到自己身上来了。

“这下好了。”

韩国兵登记名单的时候苦笑说道。“这厂子还没办起来,倒是想要给五六十人发工资了。”

“国兵叔,这事不是这么说的。”

文学

李栋笑说道。“这以后,咱们厂子算是大厂子了,至少十里八乡都知道了。”

“这倒是。”

“对了,栋子,你一大早干啥去了?”

“这不办厂嘛,我搞点布回来,先给大家把工作服做了,这样看着也齐整。”

“工作服?”

好家伙,韩国富和韩国兵心说,这家伙搞大了,还有工作服。

“布钱咋算?”

“我托人弄的大零,不要布票,价格还便宜。”

李栋笑说道。“国兵叔,你按着一尺四毛记账。”

厂子搞起来,再说钱的事,韩国兵一听得,虱子多了不怕咬,都要给五六十人发工资了,还在乎一件工作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