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受三攻太涨了,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小家伙你知道我忍得多辛苦吗,女主从小被np男主做过
2021年4月16日
不断的挺腰撞击着她:他进入了我细节描述
2021年4月17日

一受三攻太涨了 第一章

大学,

围绕着这个词,我们已经说了和它有关的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从生活、学习到人际关系,等等的丰富多彩,

说到这里,你是不是已经开始期待假期了大学的假期?

比起初中、高中还都只局限在一座城市里的寒暑假,大学的假期,可是意味着已经在其他城市生活过了的你,

有了更大的自由权限。

想一想,和大学期间认识的好朋友约好行程安排,去其他的城市旅游度假,一起品尝美食,一起游山玩水拍照留念,

有异性朋友的话,还能进一步加深关系,甚至直接确定关系,

度过一段开心难忘的约会旅行!

甚至、甚至如果你已经有了男女朋友的话,说不定在别具特色的城镇游览观光一天后,晚上借着二人独处气氛浓郁就….

咳咳,好了,不能再说了,再说今天怕是就只写到这了。

总之,假如你不是被拽去太平洋上搞游轮潜入后又地狱特训一个月的话,

大学的假期充满了美好。

听到这你是不是已经蠢蠢欲动了呢,是不是已经想拥抱美好假日了呢?

嘿嘿嘿…

但是你首先得先闯过期末考这最后一关(突然冷漠)。

没错,大学期间每个学期最后一道难关、最后一次压力、最后一次挑战、那就是安排在每学期最后一两周的,

——所有科目的课程考试。

关于这最后一道坎,对于绝大多数大学生活太自由丰富,一学期玩的不亦乐乎以至于根本没听多少课的学生们来说,

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

文学

是,

那一天,人们终于回忆起了,曾经一度被‘考试周’支配的恐怖,还有那名为挂科补考重修的糟心。

嘛,这也算是大学生的常态了,

不然你以为‘大学一学期就是十六周幼儿园加两周高三’,

以及‘前面十六周先泡脚按摩让你爽爽,最后两周让你把洗脚水喝下去’这种话都是哪来的….

总之,为了不在迎来假期开心之中,掺杂着哪科没过还得补考、说不定要重修的糟心,慑于挂科、留级、学位证的压力,

绝大部分大学生都会在学期最后‘想方设法’的通过考试。

而不谈老师画重点、打小抄这些,以前已经零零散散说过的旁门左道,事实上,即使在最后的时间里,

你想凭借自己的努力正常通过考试也是可以的。

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

‘等你上了大学就知道,任何学科都可以在一周之内学完。’

虽然夸张了点,但这句话大概有80%是正确的,凭借在挂科补考、绩点不够拿不到学位证,搞不好毕业证都悬的这些威胁下诞生的强大斗志,

拼命刷题、熬夜硬肝,短时间突击复习通过考试是非常可能的。

唯一的问题就是,在保证精力体力能做到以上几点的前提下,

你得有一周的时间。

方然,在与世隔绝的子夜中修行一个月,回来当晚被告知明早考英语四级,拼命临阵磨枪结束考试之后,

十分突兀的得知了,

原本应该在学期最后一周的期末考试提前到了下周。

而今天周六…

“喂——喂——老弟~老弟啊,还活着么…”

冬日晴朗照亮的温暖小屋,孟浪不知从哪摸出一截树枝,确认方然生死一样的戳了戳,在看到他倒地不起毫无声息之后,

一脸贱笑到不行的表情,眉飞色舞就差放两挂鞭庆祝一下的开心。

“呦吼吼~看来是没救了啊~”

在方然刚从子夜回来当晚,告诉他明天一早考英语四级的冲击性事实,然后在他拼尽全力考完之后,

再告诉他结课考试提前到下周,这个更具冲击性的事实,

最后成功把他冲到倒地不起。

一受三攻太涨了 第二章

“干掉我这个世界破坏者?”

瓦尔德身形微低,对着库洛道:“做得到的话,那就来吧!莫莫·百倍!”

嗖!

当!!

战斗,继续。

刀与拳在这空间之下交织出剧烈的响声。

百倍速度可不仅是移动速度,瓦尔德的出拳速度自然也很快。

虽然他现在受伤了,比起之前的速度要慢了半拍,但是打起来,依旧是和库洛有来有回。

二人几乎都没有位移了,就这么站在那,一个拳头化为残影,一个刀刃转为流光,不断在空间当中碰撞。

双方,用上的只是普通的武装色。

毕竟那种将霸气阶段统合为一的最高级霸气,可是非常耗体力的,只有关键性的一击时候,瓦尔德才会用出来。

饶是这样,瓦尔德也逐渐有点撑不住了。

他在战斗之前,已经用了好几次‘百倍’级别的能力来发射炮击,再加上受伤…

受伤?

砰!!

瓦尔德肩膀上多出了一道伤口,他硬顶了库洛一刀,咬着牙一拳砸了过去,锤在了库洛胸口上,但除了让他有些龇牙咧嘴之外,好像没什么反应。

体力的极快耗费,让瓦尔德也逐渐转为了清醒,这时候他才发现一点异常。

从之前开始,虽然自己的攻击都打在了这个海军小鬼的身上,但是他好像没出现什么大伤势,不…准确说,连个淤青都没有!

而且,自己的动作也开始变慢了,不,不是变

文学

慢,而是有一点不顺畅,那种感觉,就像是被这个海军小鬼之前那道像乌龟的幻兽剑术所袭击一样的感觉。

当!!

瓦尔德的拳头再次攻击,砸在了库洛的刀刃上,拳背破开了一道口子,流出鲜血。

他往后退了两步,眯着眼审视着库洛,“你这小鬼,为什么没有受伤?!”

“受伤?!”

看着瓦尔德周身的霸气在逐渐瓦解,库洛露出了笑意:“老子怎么可能会受伤,挨打了那么久,总要开发点别的招式啊!”

说着,他将秋水往身侧一摆,另一只手撑在了握刀的手上,形成了一个十字。

一道玄武虚影,自他体内震荡到体表,又瞬间消失。

他吐出口气,气如箭矢,一下子喷射到地面,将地面的灰尘给吹开。

“奥义,一气混元·霸体玄武刀。”

自很早以前和凯多一战的时候,他就明白自己的躯体和这些怪物有本质上的区别,就算有霸气存在,也无法和那些怪物的身躯相比。

尤其是上次和夏洛特·玲玲一战之后,让他更是痛定思痛,发誓以后要是遇到这种情况,至少不会被打的太惨。

不然就算他造成伤害了,那自己也被伤得差不多了,太特么划不来了。

回去之后,他就在想办法修炼,终于被他开发出了一招。

无明神风流奥义之中的‘玄武’,被他开发出来了。

玄武是奥义当中唯一没有杀伤力的招式,但重在防御,以及可以让人麻痹的剑招。

库洛将这招,彻底的融入了自身。

玄武的防御力不再是那个被强大攻击就能破开的龟壳,而是融入了自身,将身躯加持住了那种防御力,其防御能力虽然比不上‘玄武’的一次性防御,但胜在持久,不管怎么打,他的防御都不会被破碎。

等于就是加强了身躯素质一样。

并且在他被打的时候,对方也会遭受到类似蛇瞳的凝视一样的效果,会逐渐变得麻痹。

这才是他的底气!

瓦尔德打他当然疼了!

但换在以前,这么以伤换伤的话,他现在不比瓦尔德差哪里去。

这老必登虽然看起来老了,但霸气砸人依旧很疼,真要跟以前一样,他还没那么傻和瓦尔德这么持久的硬碰硬。

和这货打这么久,也完全是第一次试验自己的新招。

效果,不错。

现在他老有底气能跟人打硬碰硬的持久战了!

但这一招,是需要换气的,他挨打那么久,纯靠一口气吊着,气没了就要换,重新再来一口,继续保持男人雄风。

但作为大奥义,这一招也蛮费体力的。

幸好,对面这个老货,连霸气都要维持不住了。

呲呲…

库洛将秋水一甩,刀刃上再次浮现了金电之芒。

“老必登,你该上路了!”库洛对着他狞笑着。

“你这小鬼!”

一受三攻太涨了 第三章

包子实在是烦。

要是可以的话,他肯定要一脚将这话痨给踢走,可惜……貌似他打不过。

所以,包子只能忍了。

又一道声音说道:

“老叶,看来外部力量开始侵入了,要回去,恐怕不容易了。按照那些超凡存在的规则,魂师联赛冠军,我们只有拿到冠军,才算被此方世界认可。只有这样,才能够窃取此方世界的伟力,进而回到属于我们的位面。”

叶修沉默。

看着冲天光柱。

“我们还有时间么?”

似乎是为了回应叶修的话,擂台上的老鹅,发出了怒吼的咆哮,璀璨的光芒,进入到了他的体内,老鹅瞬间成了个球,很大很大的球。

基本覆盖了半个擂台场。

他的嘴巴一张一合。

空间扭曲。

撼动天地。

“老子,是高贵无比的虫皇。是哪个龟儿子,把老子丢到这里的。”

“出来。”

波动的气势,实在太过骇人。

老鹅就算还未攻击,可此刻,擂台被他的气势硬生生摧毁。

残屑一地。

大地龟裂开,人群惊叫着逃离。

大斗魂场彻底乱了。

叶白距离老鹅更近,受到的冲击,自然越大,太特么的强了,叶白感觉自己都要跪了,他的实力此刻也毫不隐藏,三个魂环,深紫色的千年魂环,两个黝黑色的万年魂环,都毫无保留的绽放着无尽的光芒。

“虫皇?”

叶白低语了声,“你是虫皇,那老子就是人皇。”

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叶白展露着全部的实力,将宁荣荣、朱竹清护住了。

他挺起了腰。

这一刻,叶白伟岸的身影,直接映入进了两女的内心深处。

宁荣荣、朱竹清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是比赛比的好好的么,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居然就陷入了巨大的危险之中。

刚开始,那死亡的阴影笼罩了她们,可现在,看到叶白挡在她们面前。

她们莫名的感受到一种心安。

而叶白的身后。

升天仙藤于狂风中漂浮。

其藤根上,三只颜色各异的葫芦,闪烁其中。

“终极炸裂。”

叶白上来就直接是恐怖的大招,加持自身,然后再两道七彩光芒,七星神化,覆盖宁荣荣、朱竹清两女。

或许是死亡危机的刺激。

一道无形之手,自叶白体内离体。在这瞬间,叶白似乎感觉到了,他的身上,有一种东西离开了。

离体的无形之手,

抚慰着黑夜。

越摸越涨,越来越大,堪比天地。

它一把握住了可怕的冲天光柱,咔嚓,这贯穿天地的光柱,竟然被硬生生捏碎。

神光散落世间,斗罗大陆的至强者们,心生感念。

武魂总殿,体态丰满的教皇陛下,控制不住的伸展开了两根泛着幽蓝色的蛛腿。

这一幕太过突然,连她的上衣都撑破了点,露出了饱满丰腴的上胸。

非常白皙。

有弹性。

她浑然不在意,说了句:

“索托城。”

身形已然消失在总殿内,只留下空荡荡的总殿。

“哎。”

几乎是在瞬间,后山深处,六翼天使真身显露,又消失不见。

同样的一幕,发生在大陆的几处地方,刚回到七宝琉璃宗的剑斗罗尘心,连口茶都没喝,就又化作一道流光。

大事,发生大事了。

就如同十几年前感受到的那股气息一样,都给人无法匹敌的感觉。

剑斗罗念叨了句:

“索托城。”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