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歌阳不雅照,惩罚下面夹生姜打屁股

经典肥岳乱小说 小家伙你知道我忍得多辛苦吗
2021年4月16日
我初1了胸大吗 有图、使劲里面痒想要
2021年4月16日

徐歌阳不雅照 第一章

轰隆隆~

巴克王国,王都以南。

浩浩荡荡的黑甲士兵如同乌云一般,向着南方前进。

军队正中间,一匹异常高大的战马上,坐着一位穿着厚重战甲,体型魁梧的壮汉。

如果忽略那道从左眼角到鼻梁的伤疤的话,他的面容看起来还是很和善的。

此人正是巴克王国第一骑士、此次巴克王国叛乱的罪魁祸首——巴克·奥兰!

“泰特斯,你让我有些意外。”

奥兰大公看着身边一位穿着黑甲,身材消瘦的骑士说道。

“属下办事不力,请奥兰大公惩罚!”

泰特斯是上次攻打银松城的主将,虽然他觉得,如果再给他半天时间,绝对能拿下银松城,但现实没有如果,没能拿下就是没拿下,他不会过多解释。

“特殊时期,就不惩罚了,如果这次你表现好,就当将功补过了。”

奥兰大公脸上的伤疤抖了抖,笑的有些渗人的说道。

“多谢大公!”

泰特斯眼中浮现出感激之色。

铸铁城是一个规矩森严的城市,虽然他很受奥兰大公器重,但没完成任务一样要受到惩罚。

将功补过是最好的结果了。

“说说看,你们在银松城发生了什么情况?”

奥兰大公有些好奇。

对于泰特斯的实力他是知道的,虽然太特斯只带了四万人,但有秘密武器的存在,除了巴克王城,什么城市攻打不下来?

结果他们竟然被银松城拦住了?

泰特斯是今天才带着人马和奥兰大公汇合的,还没来得及禀告情况,奥兰大公下意识地认为,肯定是中途出现了什么事情,导致泰特斯的攻击受阻了,不然一个小小的银松城,肯定很快就拿下了。

然而,事实却有些出乎奥兰大公预料。

“因为银松城的城墙很高大,是巴克王国的两倍还要高,而且银松城的武装力量不俗,不但有小臂粗的巨箭,还有兽人为其坐镇,我本来准备一波攻击拿下的,但没想到他们抵抗得很顽强,导致我们第一波攻势被挡住后,后面就陷入了焦灼战,如果下次再进攻的话,我有把握,一天只能拿下!”

泰特斯很中肯的解释道。

他心中其实也有些不服的。

首先他觉得是自己大意了,以为银松城就是一个小城,如果知道银松城实力这么强,他肯定不

文学

能这么莽撞地攻过去。

其次就是因为撤退的号角突然响了,他们铸铁城的士兵,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在听到战场上想起来撤退的号角,不管他们在做什么,只要不是处于死亡边缘的话,都会撤退的。

军令不容反抗,这也是他这次行动失败的客观原因。

当然,以上都是他自己的想法。

“巨箭?兽人?”

奥兰皱起了眉头,然后问道。

“你先说说巨箭是什么?”

“与其说是巨箭,到不如说是长枪更为合适,这些巨箭是用一个古怪的东西发射出去的,有点像弓,但又不是弓,是由三名普通士兵操控的,一箭射出,可以轻易穿透六七名穿着盔甲的士兵,就算是骑士正面遇到了,也承受不住这一击!”

泰特斯有些无奈地解释道。

“这么强!”

奥兰大公一直很平静的脸色,终于有些惊讶了。

除非到达一定规模或者偷袭,不然普通士兵是没有办法和骑士相对抗的。

这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

但泰特斯却说,对方三名普通士兵竟然能在正面战场上威胁到骑士,这太不可思议了!

“是的大公,如果我们能得到这些兵器,那伽马王国和落炎王国的重骑兵也不敢这么肆无忌惮了!”

泰特斯的语气有些激动。

“你再说说兽人的情况。”

与泰特斯相比,奥兰大公倒是镇定很多,不过在奥兰大公心中,这个银松城已经是必取之地了。

“是,我也不清楚为什么兽人会帮助银松城,不知道是签订了什么协议,还是兽人是他们的奴隶,反正我目测,银松城最起码有一百名兽人。他们体型高大,力量变态,再加上穿着一身刀枪不入的铠甲,一个人就能守住一个城头,我们在撤退之前,还没有人能从这些兽人身边走过去……”

说到兽人,哪怕是见惯了身死的泰特斯,也是一阵头皮发麻。

无论是普通士兵,还是实力强大的骑士,只要出现在兽人面前,就是一锤子的事,最多两锤!

虽然也有他们铸铁军刚刚爬上去,有些准备不足的缘故,但不得不否认,在这种地形,用这些兽人来守城,简直就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泰斯特是有信心冲过去,但他也知道,如果真的硬拼的话,他们铸铁军也要损失不少!

“一百多名战力强悍的兽人……”

奥兰大公喃喃自语,他知道在巴克王国是有兽人的,但这些兽人基本上都很低调,很少出现在人类面前。

而且虽然说兽人天生体质比人类强,但不是说兽人中就没有弱者了,能够凑出这么多兽人,还是战斗力强悍的兽人,奥兰大公有些疑惑,不知道银松城是怎么做到的。

想当初,他亲自去招揽一位兽人,人家虽然言语客气,但还是拒绝了他。

兽人,可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银松城的情况让奥兰大公有些懵。

不明白一个小小的银松城怎么可能会这么厉害。

“如果这么说的话,是银松城的情报失误了……我之前纷纷的人,你安排了吗?”

奥兰大公突然问道。

“大公放心,人我都安排好了,包括银松城里,都安插有我们的人,不过他们刚刚进去,还没能把情报传出来。”

“既然如次,那就先调查一下银松城再做出攻击方案,现在,我们先拿这些伽马国的人祭旗!”

“是!”

一说到伽马王国,无论是奥兰大公,还是泰特斯,甚至身边的骑士们,都是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如果说,银松城是一个意料之外的对手,那伽马王国就是死敌了!

不知道多少边陲之地的平民遭受了伽马王国士兵的劫掠,多少人家的丈夫,父亲,孩子死在了伽马王国士兵手里。

每年在边界,双方发生

文学

冲突死亡的人数,都是一个天文数字。

虽然由于这里地处偏远,除了本地人外,巴克王国其他地方的人很少知道这里的战争,还以为巴克王国一片和谐。

但奥兰他们自己可不能忘记。

这一次,伽马王国竟然敢趁虚而入,来到巴克王国的土地!

徐歌阳不雅照 第二章

@@明天就是大年初一了,因为黑岩每个月有一天假期,我休息一天,然后初二到初七这几天先二更,陪陪家里人,毕竟这一两年来每天工作,陪伴他们的时间太少了,心里有亏欠,初八开始正常三更,谢谢大家又一年的支持,新年快乐,后天见!

庚子年终于要过去啦!

这一年,对我来说很难,工作上,生活上,结结实实没少挨重锤。

算是人生之中有史以来最艰巨的年份了。

有的读者说,心疼李北斗,一天都不休息,一直在做事情,我也在想,是不是不知不觉之中,潜意识把自己的工作狂也感染给李北斗了?

这接近两年来,每天精神都是高度紧绷,不是看资料,就是写大纲。

我是真希望自己能字字珠玑,每一章都好看。

只是人无完人,我也会累,也会状态不好,有时候内容上也会拉胯,每到这个时候就是最痛苦的时候,对着电脑写完又删除,重新写又不满意,算是写书的至暗时刻——我觉得大家来看书,我理应做好本职工作,可有时候就是无论如何都写不好,总会焦虑抑郁,跟自己较劲。

当然了,大家对我都很好,总说你去休息吧,等等没事,质量要紧,也有读者问我更得这么慢,你每天都在偷懒,还要什么休息?

因为这书难写啊!三章真是极限了,确实也是尽力了。

不过我对一切还是心怀感恩,我相信未来可期,努力都不会白费,将来我是一定会更进步的。

这一年终于要过去了,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同时,也对美好的新一年充满期待,相信大家也一样,祝愿大家新年快乐,牛年暴富喜乐行大运!@@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徐歌阳不雅照 第三章

顾泰安接起电话,腰板笔直地说道:“蒋学的回电,都已经发到我这里了。目前基本可以确定,你在兴山上搞到的情报是属实的。在北风口附近,或者更远的地方,确实可能存在一个秘密建造的军事基地。军情局这边,我会让他们继续追查,你现在要动用,你在北风口的力量,来追查这个事情,先确定这个基地的位置,再搞清楚里面的情况。”

“是!”秦禹立即起身回道:“我马上跟北风口那边沟通。”

“好,就这样,有什么问题,我会让军情局直接联系你。”

“好,司令!”

二人沟通完毕,结束了通话。

秦禹拿起手机,迈步走到窗口处,拨通了吴天胤的号码:“喂,胤哥!”

“你派去在外围盯梢的人,已经联系过我了,我知道他们被控制的那个生活村,你别着急,我这边会跟。”吴天胤知道秦禹打电话来的用意,所以率先回了一句。

“那就好。”秦禹语气严肃地说道:“胤哥,这个事儿,现在已经不光是我在搞了,给你打电话的人,也不是我派去的,他们都是八区情报部门的,专门盯这条线的。你务必用用劲儿,帮我照顾好派去的这些人,搞清楚这个基地的确切地点,以及里面的情况。”

“我明白。”吴天胤点头。

“行,那你有信儿了,马上给我打电话。”

“好。”

吴天胤挂断手机,站在自己的办公室内,转身看向了安仔:“给沿路的牛鬼蛇神打个电话,让他们盯上拉人走的那个车队。”

“好。”安仔应了一声,拿起电话走到了窗户旁。

吴天胤弯腰坐在破旧的办公椅上,依旧穿着他标志性的老旧军大衣,摸了摸满是胡须的下巴:“呵呵,真怪事儿了啊,北风口这儿趴了这么一伙人,我竟然不知道。”

……

大约八个小时后,晚上11点多。

安仔迈步走进了吴天胤的住所,语速很快地说道:“对方的车队,根本就没在北风口停,而是直接进了西伯无人区。”

吴天胤立即起身骂道:“他妈的,我就说嘛,北风口这儿要是趴了这么一伙扎眼的人,咱们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知道。秦老黑第一次收集的情报不准确,对方搞的那个什么基地,肯定不在北风口。”

“是的,应该在无人区深处,或者是在更靠近俄六区的范围。”安仔回。

吴天胤背着手,在屋内走了起来。

“现在的情况有点尴尬,无人区的道路非常简单,我们的人如果直不愣登的跟进去,那很容易引起对方的警觉。”安仔轻声提醒道:“这个活儿不好干。”

“动脑子啊。”吴天胤立即做出部署:“命令,新胜生活村的3号仓库,往外放两架直升机,然后给俄区的米哈伊尔打电话,让他跟波尔塔的空中管制单位打招呼,就说咱们要进货,调二百桶飞机燃油过来。”

“可以。”安仔想了一下回道:“那途径路线就是西伯无人区呗?”

“对,买燃油是其次,主要是让飞机有个正当理由进去,给我盯着对面的车队。”吴天胤点头。

“好,我马上安排。”

“等一下!”吴天胤摆手再次叫了一声:“两架直升机也不保险,万一有雪舞天,他们就啥都看不着了。你这样,你再让新胜生活村的拉货车队出五台卡车,也去波尔塔那边拉钢材回来。记住,一定要用带LOGO的集团采购车。”

“行。”安仔点头。

“去吧。”

吴天胤摆了摆手,立马走出办公室,伸手打开了蒙着挡灰布的军用沙盘,低头看了一眼西伯无人区附近,眨眼说道:“他妈的,这有一千多平方公里的无人区,周围全是山……上哪儿找什么基地去啊!”

……

次日,晚上九点多。

押解蒋学、孟玺、何大川等人的车队,经过三十多个小时的行驶,终于来到了西伯无人区深处,并且在俄区巴什基尔矿业集团旗下的一处开采基地落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