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肉污小说,惩罚扒开臀缝打肿调教

重庆红衣男孩事件最后的真相,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2021年4月15日
啊好烫撑满了主人,你们老公都是怎么要的
2021年4月15日

污肉污小说 第一章

“有一件事,我可能要去哈哈佛,最近会参加他们那边的考试,他们那边有比较悠久的金融,经验比较多,我绝对,对我以后有更好的帮助,而且,去了那里后,我认识的人的层面也不一样,接触到的思想也会有很多碰撞。”陆翰宇说道。

秦川点头,“确实比较好,可以的。”

陆翰宇看着她,深吸了一口气,“我想邀请你也一起去,费用的事情不用担心,你是我未来的合作伙伴,所以,费用会从未来合作项目盈利中扣除,你要一起来吗?”

秦川愣了下。

陆翰宇笑,“我知道你之前没有考虑过,我这么提出来,让你立即回答,也不够理智,这件事情也不急,你可以考虑一两个月的,而且,有些关系我也在铺,你知道大臣费卡铎的儿子也在那读书吗?我有朋友可以结识他,我得想想怎么弄。”

“好。”秦川应道。

“进去吧,不要让他们久等了,还有,这件事情暂时不要告诉其他人,因为我去哈哈佛的事情,不想让其他人知道。”陆翰宇交代道。

秦川点了点头,“好。那我就先进去了。”

陆翰宇扬起微笑。“去吧。”

秦川回去,安林墨立马问道:“他找你什么事情啊?”

“他的一些打算。”秦川不想多说。

安林墨觉得奇怪了,“他的一些打算为什么告诉你?”

秦川耸肩。“我不太清楚。”

“他是不是喜欢你啊?”安林墨直接问出口。

顾延眸色一顿,看向秦川。

“不是,你以为我是香饽饽,别人都要喜欢我?”秦川否认。

顾延垂下了眼眸。

“高中我是不建议谈恋爱的,但是去了大学是可以的,你也满十八岁了,找一个男朋友也是可以的。”安林墨笑着说道。

“谈恋爱的事情不急,我觉得谈恋爱会花费很多的精力和时间,而且,那么小就谈恋爱,会浪费大把的美好时间,而且,这么早谈恋爱,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不如先做事业,事业做好了,再说恋爱的事情。”秦川说道。

安林墨扬起笑容。“你一项很有理智,不管发生什么,小安哥一直在你身边,所以,不管发生什么,都不用怕。”

“嗯,谢谢小安哥。”

顾延的眸色越来越沉。

他说过,想要她满足他一个愿望,其实,就是交往。

但是,秦川已经这么说了,他的愿望,没有说,就已经说不出口了。

饭后,顾延和秦川走回去。

秦川看他一言不发,好像兴致缺缺的样子。

“怎么了?”秦川问道。

“没什么,有些事情需要思考一下。”顾延沉声道。

“嗯。”

“一会回去你做什么?”顾延问道。

“上色啊,今天把工作做完,不过,也不急,因为被保送了,所以,有种很轻松的感觉,以后有的是时间做。”

“那,走走。”顾延说道。

“好啊。”秦川应道。

顾延走在了前面,依旧不说话。

还好,秦川喜欢安静,就这么走着,也挺好。

过了一会。

“你相不相信,有一些人,很早就谈恋爱,但是他们能够相互督促,相互成长。”

污肉污小说 第二章

“俊楠和长生出身燕廷,会蒙语不稀奇。”徐文栋目光转向了李道通道,“只是李先生也会?”

“想要参加朝廷的科考,这蒙语必须好。”李道通看着他们冷哼一声道,“看我现在的情况,就知道蒙语不太好了。”

“学那个干什么?用着的机会能有多少。”唐秉忠嗤之以鼻道,“咱可是义军耶!”

“不说这个了。”楚九看着他们开口道,“现在根据陶姑娘给的消息,我把旗子补上。”食指点着沙盘道,“从现在的形势看,与咱当初预想的差不多。”抬眼看着他们道,“现在怎么办?”

李道通微微翘起嘴角道,“那还等什么?先剿灭外围。”

“终于可以大展拳脚了。”唐秉忠搓着手激动地说道。

“有一个关键,得切断他们与博尔汗的联系,他如果搬救兵怎么办?”郭俊楠双手环胸看着他们说道,“咱们得一举歼灭了!”

“博尔汗没机会的。”楚九看着他们说道。

“主上的意思是,六一会干扰他的判断的。”徐文栋闻言黑眸轻轻晃了晃道。

“对!哪怕只有短暂的一瞬间,我们就已经撤了。”楚九双眸闪着湛湛华光道。

“论起在山林中跑,可没人能跑得过咱们。”唐秉忠笑呵呵地又道,“在山林中马的优势可以说是完全没有。”突然一拍大腿道,“哎呀!咱做梦都想把他们的马弄到手。”

大家闻言笑了起来,说起来可是非常馋马儿的,骑兵每个为将心中的梦想。

指挥千军万马,那铁骑奔腾,大地颤抖的景象,想想就热血沸腾。

楚九满脸笑容的目光扫过他们,都跟他一样止不住的喜悦,眸光落在姚长生身上,今儿他可是很少说话,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长生,啾啾怎么了,你的眼神都离不开。”楚九看着他关心地问道。

“感觉今儿啾啾不活泼。”姚长生忧心忡忡地说道。

“是不是飞得时间太紧了给累着了。”楚九看着明显蔫了吧唧的啾啾想了想道。

姚长生闻言上下打量着啾啾,这话好像也有道理。

“等吃了烤肉,咱们在看看。”楚九看着他耐心地说道,心里嘀咕这要是啾啾病了,得找谁治啊?

“暂时也只有这样了。”姚长生面色僵硬地说道。

“我们刚才说的,你有什么意见没有?”郭俊楠抬眼看着他说道。

“哦!刚才呀?”姚长生迟疑地看着他们道,“不能想的太好了。”

“什么意思?”唐秉忠闻言眉毛立马立起来,“长生你不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家为威风。”

“不是,我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姚长生看着他们认真地解释道,“我说的是,胜利果实别想那么好,能全身而退就是胜利。”

“为啥?”唐秉忠不解地看着他道。

楚九闻言黑眸轻轻晃了晃,明白了。

“长生,你别给俺卖关子,把话说明白了?”唐秉忠看着他急切地问道。

“没什么?别忘了咱的顾大帅。”姚长生指指上面道。

“凭什么啊?咱出钱又出力的,还有最后啥也捞不着。”唐秉忠不服气地说道。

污肉污小说 第三章

不然韬塞怎么总说胤禩天分好呢?

对人心把握的天分,对看清局势的天分,别人要耗心力去思索,去学习,于他而言,就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就没有见过哪个皇子阿哥,能有胤禩这样“鸡贼”,不,是机灵。

趁着皇上对他的容忍度最高,趁着如今年纪还小,不断地刺激着皇上,在皇上眼皮子底下,蹭着他的底线狂魔乱舞!

这不,他弱气兮兮的问皇上“要不儿臣给汗阿玛演示一下”,证明自己以为不会被“女/色所惑”,皇上还真上当了。

他根本想象不到接下去会看到怎么样的画面,却已然被勾起了好奇心。

而韬塞想象到了之后会发生什么,理智上告诉他应该阻止胤禩,免得到时候受皇上责备,可感情上,韬塞可太想要看看皇上难以置信的模样了。

“你打算怎么演示,”康熙来了兴致,反问起了胤禩:“难道需要朕给你去找个美人,让你看看,你再表现出不感兴趣?若是如此,那朕是不信的,因为这些都是可以轻而易举掩盖住的情绪。”

况且上哪儿去找野生的美人去,要真有美人,早就给康熙收入后宫,或是留着给儿子了。

一边要儿子识清女/色,自己却好/色,说的就是汗阿玛这样的……胤禩卡壳了,一时想不到什么词儿来形容。

他过了片刻,恍然大悟:对对对,戏文里将这种行为称呼为“双标”,穿越女与众不同还骂出了那句“双标狗”!

“还请汗阿玛给儿臣一些时间,儿臣去去就来。”

胤禩有一整个“易容”宝箱,他叫上小太监李多福跑一趟,去将自己的易容宝箱给拿来。

“还有我柜子里最底下的旗装,你也一块儿拿来。”

康熙闻言,脸上已是出现了怪异的神情:“你在自己柜子最底下藏了女人的衣服?!”

“是的汗阿玛,儿子学会了易容术!”胤禩认真答道,先给汗阿玛预警一个。

康熙:“什么易容术……”

帝王开始用充满质疑的眼神,去瞅韬塞。

韬塞轻咳一声,暗道一声“果然”!

就因为他在场,胤禩果然会将锅都抛给他,因为易容术是师长教的,头发套与易容装备也是他给的。

他不过一个十四岁的少年人能错在哪儿呢?那定是师长没有教导好。

韬塞看到胤禩捧到他眼前的好大一口锅,接收到他求救的眼神,怎么就那么不乐意给他背锅了呢!

他不仅想看孩子在皇上底线下跳舞,还想看胤禩给皇上气得打屁股。

师徒两个都是蔫坏蔫坏的,韬塞想了想,正色道:“皇上,臣教导胤禩识人,也教导他伪装。如老人、中年人,都是臣曾经与您去民间做过的。那时候臣保护在您身边,谁都不知道臣是谁。”

康熙恍然间回忆起了过去微服私访时,一直保护着他安全的皇叔祖,神色了然地点了点头。

“那与胤禩证明自己有何关系?难不成他还能易容成女人?”

康熙想到那句“我橱柜底下的旗装”,脸色微变。

韬塞耸了耸肩:“臣可从没教给他怎么易容成女人。”

胤禩忙道:“汗阿玛,儿臣去去就来。”

师徒二人对视一眼,眼神在空中火花四溅!

胤禩率先怂了下来,眨眨眼又看了眼皇叔祖,匆匆忙忙地跑去偏殿隔间,对着铜镜开始飞快地梳妆打扮。

李多福就跟在他身后,听他嘱咐,一会儿问他“给我拿胭脂”,“那首饰拿来”,一边目瞪口呆地看着八阿哥穿上女装,画上精致的妆容,折腾假发头套,然后固定在脑袋上,还让他帮忙。

胤禩为了表现出自己的易容技术高超,显示“这不是我自己一个人就能琢磨会的”“是皇叔祖栽培得好”,打算画一个完美无缺的妆容,要让汗阿玛刮目相看!

他这个年纪最大的优点就是青涩,是清纯,结合自身年纪与优势,做到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放大自己五官上的优点,融妆容于自我特色,那画出来的妆容,就成了貌美如花的年轻秀女。

胤禩自己皮肤嫩,唇红齿白,他都不需要用太多的粉做底,只需要铺上薄薄的一层,然后画上桃色的妆容,将眼睛画得大一些,显得明亮又有神采。

眨眨眼,再练了两下女子顾盼生辉的模样,他又给用上了市面上流行的“仙狐同款”淡色口脂,小嘴就显得粉嫩带一些水蜜桃般的红,接着就是修饰脸颊,用阴影将男孩子的轮廓与棱角遮住,用淡色勾勒出女子柔美的轮廓。

鼻子要显得好看,还贴上了假的肤蜡。

他画得仔细,打算一鸣惊人,细到头饰放在旗头上,首饰也一一戴上了。最难戴的其实是耳环,因为他没有耳洞,胤禩是靠夹住的。

他听说还有一种磁吸的首饰,可以不打耳洞就吸在耳朵上,以后一定让人去打造一些备着。

既然要化成女子,女孩子的身形婀娜妩媚与男孩子不同,假胸定是少不了的,假屁股也不能少,但是因为年龄小,那就不必垫得太高。

工具胤禩都备着了,胸垫子,屁股垫子,全都塞好,唯一的缺点是不能剧烈运动,否则屁股垫容易掉出来!这就是胤禩以后需要改良克服的地方,如果他以后要画成妖娆美人,那胸得更大,屁股要更翘,到时候垫得高,稍稍有大的动作就会面临屁股垫子掉下来变成塌屁股的窘境,万一跑动起来,胸垫飞了怎么办?

所以如果有那种内部的紧身衣,要与皮肤颜色等同,那就更好了。

胤禩想:等我以后长大有了权力和人脉,我就让人去准备,捣鼓一整套齐全的!

整个变装过程花去了半个时辰,康熙已经与韬塞在外头聊起了西征噶尔丹的细节。

花盆底的声音,从靠近偏殿处的门传来。

人还未到,声音已经到了,胤禩清亮的声音响起:“汗阿玛,皇叔祖,你们看,儿臣这样易容可还能看出我是谁吗?”

在胤禩化妆的过程中,韬塞已经给康熙提前预警过了,让康熙有了一个心里准备,得知儿子会将自己“打扮成女人”。

帝王只觉得好笑抬眸:“将自己打扮成女人,来证明自己不会沉溺女色?”这算哪门子逻辑。

可是当他顺着胤禩的声音看到他时,康熙定格了。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见过青涩如花儿般可人的年轻秀女吗?

肤若凝脂,唇如花瓣,秋水盈盈的双眸,少女含苞待放的楚楚动人,顾盼生辉的天真烂漫,他他他,都有……

韬塞此前只见过胤禩画的粗狂版五颜六色妖女,只能用丑这一字来形容,这回见到完整版,不可置信地颤抖着手指,指向踩着花盆底走来的胤禩,一口老血堵在喉咙口。

袅袅婀娜的莲步还能将身形曲线给露出来,这前凸后翘的细微曲线,哪里还有男子的模样,整一个正在发育中的少女!

他怎么能那么懂???

韬塞感到匪夷所思,试探着问他:“胤禩?”

“是,皇叔祖,”年轻’姑娘‘侧过身,秀了秀自己的好身材,笑容天真烂漫,捏着嗓子悄声问他:“皇叔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弟子这易容术,过关了吗?”

帝王蹭一下站了起来,瞳孔剧烈震动,他三步并做两步地快速来到胤禩面前。

即使穿上高高的花盆底,胤禩也比康熙要矮上许多,他低头,好似是假装羞怯,实则是怕抬头会让脑袋上的东西掉下来。

君父胸膛起伏,颤抖着手指着胤禩至今为止折腾出来最完美的妆容作品:“这就是你说的,证明自己不会被女/色所惑?”

“回汗阿玛,是的,儿臣可以靠着易容之术,化成各式各样的美人,当有美人出现在儿臣面前时,儿臣会率先研究她的眼线是如何画的,唇脂是如何勾勒出完美的形状,脸上五官如何搭配会变成她那样美丽的模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