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把听诊器放进小受,家族内互换

性细节描述大尺度小说 跳蛋小说
2021年4月15日
bl h 文、校园激情人妻古典武侠
2021年4月15日

攻把听诊器放进小受 第一章

第二百九十六章

十月九日,世界邮政日。

法国境内除了巴黎的城市,解除了紧急状态。

在麻生秋也的建议和波德莱尔的沟通下,法国邮政局印刷了宣传和反对歧视、反对暴力、反对战争为主题的邮票和明信片。

在全国人民的积极应对下,法国国内的氛围进一步放松了下来。

十月十日,法国政府召开了一次次的内部讨论,为了解决“认同”危机,他们制定出一系列解决移民区住房、就业、医疗、治安、犯罪率过高的方案。

法国元首邀请有名望的宗教首领,组织了一场又一场的演讲。

若是言语能减少损失,法国元首愿意口干舌燥地说下去,把声音讲哑了为止。

移民们想要看到国家的诚意。

欧洲各国想要看法国的笑话。

在内忧外患下,法国政府抓住人民的意志,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这一场八天解决法国内乱的案例,足以载入法国的史册。

街头没有了制造混乱的移民,一般苗头刚出现,呼吁祖国同胞冷静的人们就跑去制止了。这样的行为在日本不可能出现,小国没有政治课,只有道德课,政治觉悟跟不上,以横滨市为例子,过去发生任何一场枪战都看不到群众的阻拦。

香榭丽舍大街,关门的店铺重新营业,道路两边的梧桐树飘下落叶。

麻生秋也与阿蒂尔·兰波坐在一家传统的法式咖啡厅里,休闲的人较多,他们透过光亮的玻璃窗去看外面走向秩序的世界。现在太宰治和露西出门溜达,麻生秋也比较放心,也就不约束两个孩子。

阿蒂尔·兰波维持着易容后平凡的法国人面孔,神态恬静,目光蕴含着对归国后的憧憬和希望。

他是欣喜的,为稳定背后众人付出的努力。

“秋也,老师让我问你想要什么奖励?”

一个外国人为法国提供及时有效的计划和后续的大方向,阿蒂尔·兰波为麻生秋也的才华眼中异彩连连,心神迷醉,以超越者的眼光看来,麻生秋也都是打破局限性的优秀,完全是被横滨市那个乡下地方拖累了。

阿蒂尔·兰波偏心秋也,温柔地说道:“只要不过分,我都帮你向老师要。”

麻生秋也揶揄波德莱尔:“如果我要他的钱包呢?”

阿蒂尔·兰波说道:“你可能只能拿到一张本人使用才能透支的卡。”

麻生秋也发出清爽的笑声,也让阿蒂尔·兰波弯起了嘴角。

这几天两人带着孩子走过了巴黎的各个角落,见识了矛盾的核心和那些或是丑陋、或是坚定的人们,涨了不少政治经验。

过了一会儿。

麻生秋也用细勺搅拌着咖啡杯,洒上白糖,闻着不再苦涩的芬芳。

他好似无心一说:“奖励嘛,要物质条件太庸俗了,我也不缺金钱,干脆让波德莱尔老师为法国文坛贡献一本自己创作的诗歌集吧。”

阿蒂尔·兰波动容:“老师会写诗歌吗?”

“会的。”

麻生秋也发出魔鬼的低语。

深褐色的咖啡倒映着亚洲男人信心满满的诡异神色。

“不要小看你的老师,只要生活所迫,他什么都写的出来。”

……

十九世纪,法国诗人波德莱尔的代表作《恶之花》。

诗歌描绘了忧郁与理想的战场。

这一丛花奇异而美丽,把病态与罪恶化腐朽为神奇,奉上了艺术的神坛,因为文字骚得入骨,伤风败俗,又一度被称之为色情文学。

……

有了学生的带话,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知道了麻生秋也的意思。

麻生秋也想要他把异能世界里写的诗歌整理出版。

以艺术为奖励。

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再次高看了对方一眼,没有去怀疑麻生秋也的居心,以他的调查情报来看,麻生秋也剔除港口黑手党首领的身份,私底下就是一个热爱文学的作家,把失忆的异能谍报员都能拐带上了诗坛。

“我写诗是为了符合比埃尔·甘果瓦的身份设定,再加上爱斯梅拉达用金钱诱惑我,阿蒂尔在日本缺钱吗?为什么会想到当诗人这一条路?”

他算是比较了解学生的本性。

阿蒂尔·兰波忙碌于谍报任务,身经百战,不是一个沉迷写作的人。

每一个不对劲的细节,波德莱尔会反复思索,寻找答案,他已经不敢轻易相信阿蒂尔·兰波和麻生秋也的片面之言。

“写诗就写诗吧,给政府节约了一次奖金。”

上午的时间,在波德莱尔默写的过程中慢慢度过,篇数不足,他只能再绞尽脑汁补充几篇诗歌,总不能让自己的诗歌集看上去薄得像是法国学生的作业本。看到自己新写的诗歌,他的目光游离,从旁观者的角度检查一遍,他发现自己也是在赞美爱斯梅拉达,没有比维克多·雨果的彩虹屁好到哪里去。

爱斯梅拉达啊……

波德莱尔没有见过第二个如此善良美丽的“女性”。

“她”的形象与麻生秋也有很大的反差,在对待卡西莫多的事情上,宛如一位行走世间、视美丑于无物的圣母玛利亚。麻生秋也身为黑/道组织的头子,在封印了记忆的异能世界里竟然是不折不扣的好人!

只有至真至善的人,才能让询问世人七年的维克多·雨果得到救赎吧。

波德莱尔回忆着十六岁的爱斯梅拉达。

而诗歌集的名字……

他定了一个普通的名字想糊弄过去:《献给美的颂歌》。

可是很快他就划掉了这个名字,钢笔的笔尖戳在纸上,犹豫半晌,放弃某些顾虑,凭借本心写下了优美如花纹的法文:《恶之花》。

——你我皆是生长在十五世纪泥潭里的花。

从古至今,出版不是一件难事,它是有钱人和有才华者的乐趣,波德莱尔想要出版诗歌集,对自己是手下交代了一声,便轻而易举完成了。

因为他没有想过隐瞒,而诗歌集的名字又与他的异能力名一致,巴黎公社的所有成员立刻得到了消息,顶头老大要出书了!

巴黎公社的成员们自告奋勇。

“我会插画!”

“我会排版!”

“我会做封面!让我给波德莱尔先生做封面!”

“我有认识的出版社社长!保证印量充足,异能力者可以人手一本!”

不打听不知道,法国的异能力者们不仅热爱社交,沉迷男女关系,平时为了伪装普通职员的身份去泡妞还挺多才多艺的。

在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继学生阿蒂尔·兰波后,成为第二个异能力界的诗人的时候,维克多·雨果坐在一栋豪华别墅的二楼书房里,悠闲地翻阅着麻生秋也和阿蒂尔·兰波的手稿,桌子上摆满了两人的作品。

维克多·雨果赞叹道:“爱斯梅拉达的思想果然深邃,凭空构架出一个无异能力者的社会环境,阿蒂尔·兰波更是开创了一个诗歌流派的先河,疯狂而有想象力,要是奥诺雷活着,他肯定会比我还高兴吧。”

奥诺雷·德·巴尔扎克,法国亡故的超越者兼高产的作家。

维克多·雨果的文学鉴赏能力就是与对方交流的过程中培养出来的。

作家笔下的作品仿佛包含了他们的灵魂。

维克多·雨果想道:“难怪法国政府秘密进行了一项调查,发现异能力者们的思想普遍活跃,对社会的感悟比常人要敏锐,艺术细胞丰富,如果不是异能力者,大家非常适合创作类型的工作。”

“小说,诗歌,音乐,歌剧,绘画,雕塑,艺术创作的领域很广……”

“其实大家都挺喜欢去观

文学

赏,就是不爱动手。”

“包括我。”

维克多·雨果在潜入麻生秋也家里的书房后,被文学作品鼓动了几分。

他最爱不释手的作品是《战场的幽灵》。

对于战争下绝望的士兵,维克多·雨果是无比怜悯的,他或许做不到伏尔泰那种为了和平背叛国家利益的程度,但是他亲身经历了那段岁月,感同身受,政治的黑暗和战争的惨烈不分世界背景,普通人永远是在死亡的第一线。

啃了一整天精神粮食,维克多·雨果的眼睛累了,放下书籍,推开书房的门走出去。他没有擅自去搜寻麻生秋也和阿蒂尔·兰波的房间,绕过主卧,波德莱尔交给他的任务里没有要他当一个偷窥狂。

攻把听诊器放进小受 第二章

第364章桃夭了断,纪幽回来了

“不可以,你必须重新爱上我。”

“桃夭,亚特兰蒂斯没有了,我可以跟你在一起了,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呀,我不会在乎你的过去的,我们俩重新开始,去一个新地方,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好不好?”

原来他追求一生的,都是一场假象,相反,他曾经弃如敝履,不敢触碰的,才是真实的。

真是造化弄人啊,三十岁即将到来,他的时间不多了,既然不能永生,那么得到爱也是好的。

来这人间走一遭,他总要得到点什么。

而桃夭,就是他现在想要得到的。

“呵……不在乎吗?”

“是呢,你怎么能在乎,这一切都是你赋予我的,因为你,我才会变成现在这样,我变得残缺,我死去……现在只能靠灵魂芯片活着。”

“这副身子甚至都不是我的。”

“我已经累了,冷擎,你最好别逼我想杀了你。”

桃夭冷冷看着眼前的男人,他魔怔也好,疯狂也好,已经跟她没有关系了。

在她选择死去时,就已经放弃了所有的一切,包括他。

一场爱恋,爱意散去之后,还剩下什么呢?

她连恨都懒得给他,他快死了,都不需要她动手。

“易水寒,带我离开好不好?”

她好累,明明可以自己陷入沉睡,不再醒来的。

但是她还顾及到这具身体并不是自己的,而是纪幽的。

那小姑娘跟她长得一模一样,却跟她有着截然不同的人生。

与她所在的地狱

文学

不同,她的一生即便有阴霾,如今的乌云也散开了,而她的一生注定寂寥。

“好。”

易水寒低眸,凉薄的指尖触及少女的手腕,拉住她护到身后。

“冷擎,你若放手,我便不动真格,若是你不放……便别怪我不客气。”

易水寒一袭白衣,天神佛悯,看似淡漠悠然,实则……骨子里也是恨的。

攻把听诊器放进小受 第三章

裴允歌眸光微动,看了眼这位计算机导师。

“我。”

导师笑容一僵,又看向苏枳欢他们。

很显然,这个团队里裴允歌看上去年纪最小!

“真的是你??”

导师刚问完,汪绘莺隐隐阴沉的面容,也恢复平常。

汪绘莺忽然道,“裴小姐很厉害,第三到第九战区的bug,应该都是你修的吧?”

她接着说,“但你这么做,是不是违反比赛规则了?其他选手都没办法进去拿积分。”

话落。

所有人目光集中在了裴允歌的身上!

“是她修的漏洞??难怪根本就没有漏洞!”

“我去,原来都没进第三战区?!这也太不公平了吧!她修了漏洞,我们怎么拿积分啊??”

“就是!老师,她根本就是作弊!!”

众人一想到裴允歌的积分,就心态扭曲了!

气得牙痒痒的。

这时候。

苏枳欢愤怒道,“汪绘莺,你少血口喷人!允歌明明就留了漏洞!”

其他人也冷笑了,“留了漏洞?那好,漏洞在哪儿??为什么一个人都进不去!!?”

现在,所有人都怀疑,裴允歌根本就是自己在战区里,所以才干脆把bug都修了的!

计算机导师也皱了皱眉,和其他导师互看一眼后,问裴允歌,“你留了bug?”

裴允歌喝着汽水,慢悠悠道,“嗯,每个战区留了三个bug。”

事实上,从第三战区开始,他们每个战区只准备了两个bug。

“骗谁呢?老师,既然她嘴硬,就让她自己攻进去!”

汪绘莺身后的女孩冷笑,“攻不进去,就让她滚出比赛!”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