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体重实验|宝贝别怕第一次有点痛

一个警花三个黑老大;颤抖的岳
2021年4月14日
亲亲时突然要解内衣|乱欲全家130
2021年4月14日

死人体重实验 第一章

次日一早,札喇芬从软塌上醒来,往右侧一摸,发现弘历还在睡着,体温却高了一些,她急急忙忙的做起来。

“阿诨,阿诨,你快些醒来。”札喇芬在旁边叫着,“你发烧了。”

弘历迷迷糊糊的睁眼:“娇娇,时间还早,陪着我睡会。”

“高无庸,高无庸,快传徐御医。”札喇芬想跨过弘历下软塌,她大大的肚子正好蹭到了他身上。

“消停会,你现在身子重了,若是没支撑住怎么办?”弘历赶紧扶住札喇芬,“让徐御医过来给侧福晋请平安脉。”

札喇芬怒瞪弘历,她身体是什么事儿都没有,他又要逃避请脉了。

“我现在不能病,陆格格下药的事儿隐瞒不了,第二日我就病了,陆氏大概就没命了。”弘历相信陆氏不是主谋,现在没证据,“不知是陆氏身后的人,还是有人故意陷害。”

铃兰端着铜盆进来,缴了冰凉的帕子递给札喇芬。

“阿诨,你现在必须降温,总不想一直烧着,连两个孩子都见不到。”札喇芬劝说着,“哈宜呼可一直念叨着,阿玛怎么还不来看她。”

稍晚,徐御医来了,准备先给札喇芬请脉,被她给挡了。

“是阿诨在发烧,徐御医,阿诨发烧的事儿暂时不可向外界说。”札喇芬瞧着弘历双颊烧的通红,赶紧叮嘱道

文学

,“是陆格格下的药物反应吗?”

徐御医赶紧伸手诊脉:“回四爷、侧福晋,高烧是陆格格下的药物引起的,这种药物很是霸道,四爷需要好好养着了。”

噗嗤!

札喇芬乐呵道:“阿诨与我是同病相怜,咱们一起用药膳吧。”

徐御医盯着弘历看了很久,悬着的心落地了,此药是大明朝的后庭留下来的,大清入关后,此药就没出现过。

“你说是前朝的……”弘历质问道。

“回四爷,据奴才得知此药在明朝后庭盛行,自从李闯王进京后,这药物就消失了,不是陆格格在某处发现了这药物,就说明陆氏与前朝宫内有关。”徐御医解释道。

弘历心里咯噔一下,陆格格的事儿隐瞒不住了,必须要与雍正回禀了。

“你一会去圆明园,与皇阿玛提一句,千万别说我烧起来了。”弘历赶紧说道。

雍正处理南边的事儿已有些棘手了,再让他担忧,弘历于心不忍。

“四爷,奴才醒的。”徐御医颔首,“万岁爷询问的话,奴才只得照实说了。”

“可以得,你不可主动告知皇阿玛。”弘历提醒道。

送走徐御医,弘历困倦的闭上了双眼,听见札喇芬叮嘱高无庸,以要批阅折子为由,拒绝一切的来访。

弘历嘴角微微勾起,有札喇芬在,弘历总算能安心了。

“侧福晋,奴才马上就去外面守着,主子这里您就多费心了。”高无庸把札喇芬当做主子对待。

“点翠,你去做些小米粥,再做几个爽口的菜,等会阿诨醒了就要用膳。”札喇芬深深吸了一口气,坐着一系列的安排。

临近午时,徐御医快马加鞭的抵达圆明园,见到雍正后,先跪在地上请罪,因一时不查,导致弘历被下了药。

“元寿现在如何了?”皇后赶紧问道。

雍正眼神有了一些波动,心中恼火起来,粘杆处送来了消息,陆格格给弘历端的茶水里面有问题。

“回娘娘,四阿哥现在情况有些糟糕,在持续高烧,侧福晋再旁边照顾呢。”徐御医据实回答,“侧福晋昨日受到惊吓,这几日需要安胎。”

死人体重实验 第二章

弘晖立即用力地点头:“儿子知道,额娘放心吧!”

宁樱喊了小潘子过来,嘱咐了几句,要注意护着小阿哥们的安全,这才拍了拍儿子的小胖手,就道:“去吧。”

弘晖欢呼了一声,拔腿一转身,拉着弘昇的手,就往旁边奔过去。

他一边跑,一边还不忘去四福晋旁边招呼弘昐:“大哥哥!快点!”

弘昐被他不由分说地抓住了手腕。

他还来不及和四福晋说一声,已经踉踉跄跄地,脚下被弘晖拖着,往后面跑了。

四福晋正在和三福晋说得火热,见弘昐被弘晖拉走,想着是孩子们凑在一处玩耍,也不以为意。

她继续说她的。

三福晋董鄂氏的小儿子弘晟,是康熙三十七年出生的,如今正到了种痘的年纪。

也是因着听闻种痘凶险,她和三阿哥一起捂着孩子——迟迟不敢给弘晟种痘,这会子妯娌之间闲聊,不知怎么的,就提到了种痘的事情。

三福晋微微皱着眉,低声道:“……我总是想着,这痘疾,也未必是人人便定然会染。一辈子没出过痘的,也大有人在!何必非要去种这一场痘,听说前朝宫里……”

她是知道四阿哥府上几个孩子都被种了痘的,说到这里,顿了顿,便向四福晋询问起来孩子们种痘的效果和风险了。

四福晋没有亲生的孩子——大格格、弘昐他们那都是各自养在生母院子里的。

按说整个种痘的过程,护理的心得,自然是那几位母亲才最清楚。

四福晋这时候却不愿意露怯,有模有样地便将种痘的过程说了一遍。

好歹那段时间,她也往几个孩子屋子里去探看了几趟,再加上四阿哥唉声叹气、太医跪下禀告。

听话学话,总是有些料可说的。

说来说去,四福晋最后就提到了弘昐是在马场染上了痘疾的事情。

“咱们四爷带弘昐去骑马,结果马没骑着,人倒是被吓着了,还染上了痘疾!四爷每每提到这事儿,也是后悔的很。”四福晋用帕子掩着嘴,就低声道。

旁边的五福晋被吸引了注意力,转过头来就道:“吓着了?”

四福晋自觉失言,立即打岔另引开了话题,却听八福晋在旁边嗤笑了一声,语气中带着掩不住的不屑,淡淡道:“连骑马都能被吓着,还算什么好男儿?亏他还是个阿哥,这是连深闺女子都不如了!”

这话一出,周围人才想了起来——八福晋郭络罗氏的外公是名将岳乐,从小和别的名门闺秀不一样,郭络罗氏几乎是被当个假小子养着的。

听说她才十二三岁的时候,就已经骑术精湛,马背上的功夫更是了得。

难怪有底气说出这样的话。

不过底气归底气,当众说出这样的话,难免就让人有些下不来台了。

四福晋被呛得咳嗽了一声,尴尬得不行,心里也暗自怨怪自己这张嘴——真是的,说什么不好!偏偏露了弘昐的丑。

对她自个儿又有什么好处了?

五福晋匆匆忙忙过去,一边捉住八福晋的手肘,一边笑着用力搂着她肩膀便道:“我的好八妹,孩子们还小,如今不过是贪玩,心思未定,这些算得了什么数!知道八妹的骑术好,等到下次有机会,八妹定然要给咱们开开眼,也好让咱们饱饱眼福!”

死人体重实验 第三章

九界,百川城。

一大早,云安安等人整理好行装,启程便要动身前往日落城。

从百川城到日落城快马加鞭只需要航行五日的时间便可。

“坐船啊……”

柳星有些为难。

“我晕船,能不坐船么?”

“也可以,但是要不眠不休行进十日,走水路的话只需要一般时间便可。”

陆路十日,水路五天,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为了顾全大局,柳星最终选择乘船前往日落城。

百川城的港口,船老大像柳星打着包票。

“放心啦,我开的船很平稳的啦,莫得担心得啦。”

船老大的保证让柳星稍稍放心一些。

在上传之前,柳星去了一趟王家,见了见王家的人。

毕竟作为老板,需要关心下属的家人。

结果,去一趟王家还不如不去,把她给气得够呛。

大船上,柳星坐在甲板上和云安安吐槽着王家的糟心事儿。

“就说王恒他爹,简直不是个人,气得我真相把他眼珠子扣下来当灯泡踩碎了喂狗。”

“什么事情把你气的和疯狗一样?”

对于王家的事,凤大郎也是知道些许的,可见柳星的表情,王家莫不是对他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

“王家

文学

族长不会对你图谋不轨了吧!”

“凤老头,你脑子里除了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还有啥?”

柳星白了一眼凤大郎,说着自己去王家之后发生的事情。

“我总算是理解王恒宁可流落在琼芳园也不肯回王家的原因了,他们的那个爹,简直特么的是个极品。”

“不对,是极品中的极品败类。”

对王恒父亲的评价,柳星简直用诸多四个字的成语也骂不过来。

“好了好了,王家的事情就让王恒自己处理,你就别跟着生气了,吃吧,特意做好的。”

云安安将一粒药丸扔在了柳星手中。

看着手里乌漆嘛黑的药碗,柳星楞了一下。

“你给我麦丽素干啥?”

“是药,防止你晕船的药,帝恒苦苦哀求我,我才单独为你制作出来的,不吃就扔了。”

“吃吃吃,哪有不吃的道理。”

一口将晕船药塞进了嘴里,苦的柳星直皱眉。

“小云云啊,你就不能做一些别的口味的晕船药,什么苹果菠萝香蕉。”

吃了药还嫌弃药的味道不好,云安安真想一脚把柳星踹下船。

从百川城到达日落城要五天的航行时间。

航行过的都知道,无论是在海上还是在江上,长时间的海航都是十分枯燥无味的。

而且,虽然柳星吃了药,但晕船的感觉还是让她想吐。

“小云云,救我一命,我要吐死了!!”

从早晨吐到晚上,只要睁开眼就是一个吐。

“你要不是个男的,老夫都认为你怀孕了。”

凤大郎吃着烤鱼,上上下下看着狂吐不止的柳星。

若是放在以往,被凤大郎调侃的柳星定然会以牙还牙的怼回去。

但现在,某人连说话的力气都不想浪费,眼巴巴的看着云安安,求治疗晕船的法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