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 别拒绝我 给我 有多少人跟儿子那个过

农村性故事 小东西我们今天换一种姿势
2021年4月12日
一回家狗狗就要上我|啊好烫撑满了主人
2021年4月12日

宝贝 别拒绝我 给我 第一章

“知道。爷爷在世的时候经常跟我们说,我们当初是明朝的臣民,后来缅甸人卑鄙无耻绑了永历爷给吴三桂,所以才让明朝灭亡了。爷爷他们不想投降缅甸,是因为他知道我们是汉人,不希望以后别人叫我们是缅人。”杨景宗回忆着娓娓道来。

“后来,爷爷他们还跟满清作战了许久,也就是慢慢地觉得大明复国无望了,这才了投降满清。而他们之所以选择投降满清而不是缅甸,是因为投降满清还可以保留着汉人的身份。”

看着杨景宗还没有忘记这些,杨维兴难得的对他点头认可了起来。

“既然你都知道了,还说投降缅甸的话?”杨维兴问道。

“爹,我这不是气头上嘛!对了,既然我们不能投缅甸也不能再投满清,为什么要投燚朝啊!它在哪里我都不知道呢?”杨景宗问道。

“它啊,听说现在已经占据了满清的半壁江山了。从广西、湖

文学

南、湖北、河南、江苏下来以南都是他们土地。”杨维兴回想往事似的说道。

年轻的时候,杨维兴也在父亲的支持下出去外面的世界游历过一番。他如今还记得那些地方的繁华虽说比父亲口中的差了许多,但也是他这山村野林之地所不能比拟的存在。

“爹,你跟我说那些地方之中除了广西是我知道的,其他的我就都不知道了。那它们是在那里?离我们远吗?”杨景宗还是一头雾水疑问着。

“你没有去了解过,不懂也正常。我们村子贫困简陋,也没有地图,单单这么跟你说,你也很难理解。你只要知道它们是当今最为繁华之地就行,而燚朝不但是打下了地方,他们还打得满清只能和他们签了默认的协议。那你说他们厉不厉害?”杨维兴反问了起来。

“他们的确是很强。”只要杨景宗不是笨得可以,他都能明白杨维兴所说的话的含意。

“嗯。”杨维兴沉沉的应了一声。

曾几何时,杨维兴也想过以一隅之地发展成为一方之主。但是现实却是啪啪的给他打起了脸。

穷山恶水之地,非有通天彻地之手段,贸然就想要发展起来实在是有些天荒夜谈。特别是最近在经历过与缅甸的战事时,让杨维兴感觉自己有些力不从心,更何况是作为庞然大物的满清。

所以对张瑞之事越是了解,杨维兴心中越是感觉他的能力之强。

“一会你去收拾一下东西,然后再带些人去护卫着城里的族人去广西那边躲下战火。燚朝在广西那边给我们安排了土地了。”杨维兴望着杨景宗吩咐道。

“爹,让其他人带吧!我留下来跟你一起作战。”杨景宗回道。

“傻小子,爹这里还差你一个人?让你带领人去是为了让底下的人无后顾之忧。再说了,我们也不在是自己在战斗了。”杨维兴说道。

“可…”

杨维兴见杨景宗还有些犹豫的意思,又继续说道:“你带人去安顿后,便去广东转转,特别是广州,看看这个燚朝究竟怎么样。明白了吗?”

“好,我明白了。”杨景宗不再犹豫的答应道。

宝贝 别拒绝我 给我 第二章

在凉州这个地界,如果说冯刺史想要见哪个部族的头人。

别说是下雪,就是天上下刀子,那个头人爬也会想办法爬过来。

得知要被冯郎君接见,小部族的头人已经激动得快要晕过去了。

他不顾地面上的厚雪,卑微地把身子匍匐下去:

“小人见过冯郎君。”

“嗯,起来吧。”

冯永对这种大礼早就见怪不怪。

毕竟冯郎君的威名太盛,胡人不行此大礼不足以表达他们心中的仰慕之情。

冯刺史表示可以理解。

一旁的双双早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坐在雪撬上,嘴里“驾驾驾”地叫个不停。

冯刺史一边帮忙把雪撬套到鹿的身上,一边问道:

“我听说,你的部族也会用鹿拉车?”

“是,小人在大鲜卑山的时候,族里在冬日里想要迁徙,多是用鹿车。”

冯永示意仆妇跟着上车,看护好双双。

鹿车在双双一连串的“驾驾”声中,开始轻快地向前滑去。

冯刺史这才转过身来:

“你们部族的车,比现在这鹿车大小如何?”

“回大人,大上许多,因为我们族里的车,不但是用来拉人,也用来拉各种东西。”

“所以自是要大上许多,不像是这种车,仅是用来拉人玩耍……”

话还没说完,站在一旁的秃发阗立就大喝一声:“大胆!”

敢指点冯君侯做出来的鹿车?

活腻了?

冯永摆了摆手,示意秃发阗立不要吓唬他。

然后饶有兴趣地问道:

“那你觉得,若是用这种鹿来拉车,可行否?”

说着,他指了指前方快要消失不见的鹿车。

“回大人,绝不可行!”小部族的头人摇了摇头,“不瞒大人说,大鲜卑山那边,其实也有这种鹿。”

“但最适合拉车迁徙的,还是只有小人带过来的这种鹿。”

“因为小人这种鹿,不但力大耐久,而且温驯听话,即便是在雪夜,它都能看得清道路。”

“小人也不是没有尝试过用其他的鹿来拉车,但都没有小人的鹿好使。”

冯永点了点头,一听这话知道对方在这方面确实是有真材实料的。

他这才问道:

“你叫什么?”

“回大人,小人乃是索回部的索伦。”

“索回部?”

“正是。”

冯永沉吟一下,然后问道:

“索伦,若是我划出一块地,让你养出能在雪地里拉车的鹿,你有几分把握?”

索伦露出为难之色:

“不敢瞒大人,小人部族这种鹿,本是产于大鲜卑山,小人自离开大鲜卑山后,在大漠上不是没想过寻一些新鹿。”

“只是这么些年来,小人从未在大漠见过能用于拉车的鹿,所以就凭小人族里这十几头,怕是……”

“你的部族会养鹿对吧?”

“正是。”

“那我只让你养鹿呢?不管会不会拉车,我只要养鹿,你能胜任否?”

“若是他事,小人自不敢说,但养鹿这一事,小人定不会令大人失望。”

索伦精神一振,连忙大声说道。

“好,我再问你,你的部族还有几头公鹿,几头母鹿?”

“回大人,十一头公鹿,七头母鹿。”

冯永刚想问为什么是公鹿多而母鹿少,不过想起它们的作用,很快就明了。

公鹿的体力一般都会比母鹿大,再加上索回部迁徙了这么远,中间的母鹿一旦怀孕生仔,就意味着体力大减。

生病和死去的概率也要大上许多。

“你的部族那些鹿,我全买下了。”

冯刺史大气地说道,“后面你的部族所要做的,就是做好养鹿准备,还有,如果养出了可以拉车的鹿,你们还要帮我驯鹿。”

“大人所令,小人无不遵守。”

索伦又匍匐下去,恭敬地说道。

这是一个很有眼色,也很会做事的人物。

虽然看起来有些投机,但冯刺史对此并不在乎。

他在乎的是,那十一头公鹿能不能成为合格的种鹿。

冯刺史当然知道鄂温克族和圣诞老人用来拉车的鹿是驯鹿。

但现在是在凉州嘛,纯种的驯鹿暂时是没有办法得到了。

但用公驯鹿和凉州所产的鹿,可以尝试杂交一下。

说不得会有什么惊喜?

这种事情,从医学生成功转型兽医,然后又成为养殖专家的周炉很有经验。

现在凉州已经开始大批量生产骡子,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撸什么不是撸?

反正都是牲畜,多撸一种牲畜,说不定还能更好地增加经验不是?

远处传来了双双的欢笑声,鹿车拐了一个大弯,又转回来了。

冯永微微一笑,对着索伦说道:

“你去,让你的鹿拉车给我看看。”

“诺。”

这一次出城陪女儿玩耍,收获颇丰。

父女俩高高兴兴地回到府上时,冯家大妇正在后院的前庭练武。

但见关大将军身着劲装,手执长戟,身手矫健,一起一落,柔里带刚,似苍鹰翱翔太空。

忽儿又耸肩缩颈,如虎跃丛林,仿佛要扑食奔突在地上的走兽,真是又美又带劲!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杀气太重。

冯刺史隔得远远得,仍是觉得寒意逼人。

双双一看到自家阿母这架势,忙不迭地躲到大人后面。

虽然不知道自家细君为何会在这种地方练武,但冯刺史觉得还是先带女儿溜走为佳。

哪知他才刚一挪动步子,耳边风声骤起!

“细君饶命!”

冯刺史全身寒毛都竖起来了,闭上眼下意识地就是大叫。

“哼!”

一声清冷的冷哼,戟尖擦面而过。

“你们两人,哪去了?”

关将军拄戟而立,凤眸扫过父女俩,冷声问道。

“出城。”

“出城何为?”

“去,去试了一件军中之物。”

关将军一听,粉面煞气再起:

昨日才说过,不许再纵容女儿,哪知今日就敢置若罔闻!

若是再不好好收拾此人一番,女儿以后怕是要被他带歪了!

“细君,是真的,是真的,没骗你!”

冯刺史一看关姬手头欲动,连忙叫道:“你且听我解释一番。”

“不听!巧言令色!”

“鹿,鹿!昨天的鹿你忘了?”

冯刺史护着女儿一边向后退去,一边连连说道。

此言一出,关将军这才有些疑惑地停下:

“什么鹿?”

“就是我说那个有些奇怪的鹿头。以前的鹿车不好用,是因为拉车的鹿不对。今日我又寻得了一种鹿,最是适合在雪地里拉车!”

宝贝 别拒绝我 给我 第三章

『哈哈,陈兄,别来无恙乎……』

『王贤弟,最近可好?』

『今日盛会之后,便让为兄做个东道如何?』

『怎么好烦劳陈兄,还是小弟来请……』

『诶,钱财乃身外之物,何必如此计较!还是让为兄来……』

『还是小弟来……』

喧嚣热闹的声音,便是汇集于一处。临近骠骑将军府的前广场周边,人群汇集。相互寒暄打招呼的,聚集一处议论的,伸着脖子张望的,不一而同。

临街的酒肆酒楼,但凡是视线好一些的地方,基本上都被各家子弟占满了,或是凭着栏杆,或是靠在窗后,不管是看好辛氏的,还是不看好的,和辛氏有些交情的,亦或是没有什么交往的,如今都来了。

凑热闹么,华夏这方面不输人的。

毕竟,辛氏当下之举,无疑是在原本刚刚有些停息的『农』、『商』之争上,又加了一把火,添了一勺油。

虽然说之前骠骑将军表示要农商并重,不可偏颇,但是很多人还是觉得这年头,商业无疑就是锦上添花的东西,不管怎样还是粮食最重要,所以现在出现了一个辛氏代表来敬献『甜粱』,就很有些意思了。

骠骑将军斐潜会怎么做呢?

毕竟辛氏也是颍川老派家族了,虽然不是正儿八经的辛氏人物,但是既然斐潜这里都已经有女官了,再加上汉代对于女性也没有什么必须包头包脸包个严实的规定,事实上,直至唐朝都没有这样的规矩,所以辛宪英站出来敬献『甜粱』,也不会有人表示这个有碍风化什么的。

站在辛宪英身边的,则是王姎,甄宓隐身了,没来。甄宓不露面,自然有甄宓的考虑。然后王姎的身份么,大体上和辛宪英差不多,都是山东士族,所以不免让一些人思索起来,从某个角度来说,这个敬献的行为,似乎多少也有一些政治上的意味……

辛宪英虽说也是见过一些世面的,但是第一次被这么多人围观,不免还是有些紧张,小脸发红,从脸颊一直红到了脖颈之处,就像是一个红苹果一般,若不是王姎站在其身旁,说不得早就站不住,掉头跑了。

王姎倒是看起来神态自然一些,甚至还有工夫转着眼珠子左看看右瞅瞅,或许在她认为当中,这些手脚上没多少工夫的士族子弟,就算是人数多,但是跟一群弱脚鸡崽子差不多,丝毫没有什么威胁性,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紧张了。

想想也是,一个人站在虎狼前面,和站在鸡崽子面前,紧张程度肯定不一样。

辛宪英和王姎,起先算不上多么熟悉,也就是自从甄宓居中联系之后,才开始有些接触,但是很有意思的是,这两个人之间比起和甄宓来,相处起来更为融洽。尤其是当辛宪英发现王姎有一身的武艺的时候,更是钦佩得不得了,若不是觉得学习武艺要拉腿扯大筋着实太疼了,说不得辛宪英就要拜王姎为师了。

王姎看着辛宪英通红的脸庞,还在一旁低声打趣:『平常你不是胆子挺大的么,但是今天看起来,这胆子就缩回去了?呵呵……』

辛宪英嘀咕道:『这能一样么?骠骑啊,上一次见到骠骑……隔那么远,这一次想想要亲手献给骠骑,就……就……啊呀,我更紧张了!怎么办!』

『(ˉ▽ ̄~)切~~』王姎不屑的说道,『有什么好紧张的,你就想想,骠骑也是一个脑袋一张嘴,还能当场就吃了你手里的甜粱不成?』

辛宪英不由得就将目光停留在了手中的甜粱上,然后想象出了骠骑将军啃吃的模样,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嗯,咳咳,我……感觉好多了……』

『话说回来,说不定骠骑将军还真的会现场吃……』王姎眼珠转转,又补充说道。

『啊?』辛宪英愣了愣,然后又觉得有些紧张了。

因为是公开敬献,所以并非是随随便便拿过去就完事的,毕竟是具备了一定的政治上的含义。如果说像是普通人家一样送些什么东西,放下就走,那显然是不行的,所以这种『敬献』,基本上就是参照于『进贡』,当然,没有真正诸侯『进贡』的那么隆重就是。

或许一般的人对于敬献,或者进贡,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觉,但是实际上在士族子弟的观念当中,这一种行为,所蕴含的意义,远远的大于要进贡的物品本身的价值。

朝贡体系即是中央王朝和外藩之间形成的,天子在国家的中心地区进行直接的行政管理,对直属地区之外则由中原王朝册封外藩的统治者进行统治,中央王朝和外藩相互形成了一种『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共同体』概念。

在历史发展和文化传播过程中,中央统治区域不断扩展,许多外藩地区在接受华夏本土的社会组织和思想文化观念后,慢慢变成中国本土一部分,然后也会不断形成新的外藩地区,就是所谓的『华夷之别』。

所以这一次辛氏的敬献,也被一些人认为是一种风向标,甚至觉得这是一定程度上的山西压倒了山东的代表,因此听闻了便急急的汇集而来观礼,纷纷议论,也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

在骠骑将军府内,斐潜正在听王昶对于整个敬献的事件报告。

王昶相对来说比较年轻,接触的层面也偏向于士族弟子,所以对于这一次的事件所获得的消息,自然也比其他人要更多一些。

『主公,此事还有甄氏参与其中……』王昶说道,『某往日隐隐有闻,说是甄、王、辛三人于城外开辟田亩,种植庄禾,原本以为不过是闲暇之举,未曾想到……』

庞统呵呵笑笑,『如此说来,倒也算是阳谋了……』

高粱么,正常来说,应该是在八九月份成熟。早一些的,也要七月底,而现在六月底就拿出来『敬献』了,是为了什么?显然,就是为了赶上这一波的『农商』之争的热度……

还有什么时间点,会比现在更好么?纵然高粱还没有成熟,但是时机成熟了就不能错过,因此甄宓等三人就加急加点的挑选了一批还像是有些样子的高粱来了。

农商之争,本身就引人关注,现在甄宓王姎辛宪英三人,有偏于商的,有偏于农的,也有偏于士林的,现在三个人共同做了这样一件事情,不就等于是正好迎合了斐潜之前提出的『并举』之意么?

所以庞统说这三人玩阳谋,就是说这三个人不怕这个事情闹大,甚至也不怕会被斐潜拒绝,因为这个就是摆在台面上的事情,各取所需。

斐潜不禁摇头,觉得有些发笑,这蹭热度的手段,真的是不分古今中外,源远流长啊……

就像是后世宝宝婚变,有金融公司蹭的,搞出一篇《深度解析!为什么马某可以从宝宝的卡里取钱?》,有信托公司蹭的《假如王宝宝有家族信托》,甚至还有万能的某宝,蹭着卖马某当时被捉奸的同款小裤裤……

蹭热度时代,真是什么都能蹭,别管是人血馒头还是人肉馒头,反正都吃的很开心。反过来看如今当下甄宓三人蹭热度的这个手段,已经算是很文雅了。甚至可以说,还做得不错,因为斐潜也是需要这样的一个标榜,既然是标榜,也就不在乎是谁,是辛宪英,或是英宪辛。

『主公,都准备好了……』

黄旭走了进来,表示将军府广场周边的安保工作已经做好了。

斐潜左右看了看,笑了起来,『如此,便见上一见!』

在骠骑将军广场之外,兵卒早就已经披挂全身盔甲,打着旗幡擎着仪仗,严整矗立。骠骑将军的仪仗同三公,再加上有大汉天子额外赏赐的恩宠之物,此时林林总总的排列出来,很是威风。从骠骑府衙朱红色的大门之处,分左右向两边延伸。节杖,刀枪,画盾等等卤簿仪仗,鲜明瓦亮,再往后就是魏都许褚两个黑铁塔一般的左右护卫,等到一顶五彩华盖高高挑出,在广场内外,不管是参与者还是观礼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屏息肃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