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我要把你顶哭了;抱着岳尿

不断的挺腰撞击着她,活好的女人有什么技术
2021年4月11日
肥水别流外人田|黑人玩死女大学生
2021年4月11日

宝宝我要把你顶哭了 第一章

陆宁准备率众离开库什卡的时候,烈炎营到了河谷之北,陆宁令人传令给窦神宝,休息一日再拔营赴漠南城。

毕竟,双方汇合的话,人就有点多,此处去漠南有的狭窄山路根本走不开,还是分开行动的好。

令陆宁没想到的是,临行之前,塔尔哈伯爵来了毡帐,随他来的,还有其二儿子胡德,以及胡德的妻子拜黑耶。

这就未免有些令人尴尬了。

毡帐书房,几人席地而坐,塔尔哈赔笑道:“廉访公,我子胡德,早就想离开这小小山沟去外间见见世面,若廉访公不弃,犬子愿意追随廉访公鞍前马后,效犬马之劳,何况,廉访公新得的马穆鲁克骑兵,胡德也可安抚他们情绪。”

陆宁揉揉下巴,心说让他领马穆鲁克骑兵,我不怕他鼓捣叛乱将我百刃分尸吗?

不过,瞥着胡德,却见他恭恭敬敬肃然而坐,他生得很英俊,脸上略有些尴尬,但看起来,对自己也没什么怨恨。

默罕默德教派虽然对女子的禁锢比中原更甚,但贞操观念还是不同,尤其是被强者戴绿帽子,也并不是什么奇耻大辱,尤其是库什卡部,草原游牧部落,默罕默德化毕竟刚百余年,还保持着许多游牧民的传统,包括族中女人被强者掠夺占有等等,也并不是不可接受。

陆宁又看向拜黑耶,这才发觉可能当日漆黑中行事,现今看,倒比自己隐隐约约的印象要好,实际上,除了身材娇小一些,深邃美眸,挺拔鼻梁,肌肤雪白,也是难得的突厥美妇了,虽不如自己身边绝色女侍们美貌气质出众,但有一种小家碧玉的别样风情,看起来怯怯的,就该被人欺负才对。

想想那日最后令她欲生欲死的场景,现在她怯怯坐在自己面前,旁侧又有她的公爹她的丈夫,陆宁心中不由更加异样。

“廉访公,小奴在漠南城内,也有几名故交,能帮廉访公在漠南城中做些廉访公不好出面的事情。”却是胡德见陆宁有些犹豫,便有些急切起来,更频频对其妻子使眼色。

陆宁心下一哂,这胡德倒是很机智,不是说些要为自己效死命的空洞的废话,而是直接先阐明他自己还是有些用处。

看他这么急,也隐隐有些明白,塔尔哈老了,几个儿子想来正在角逐继承人之位,那日夜探库什卡部,也确实听到有巴依谈论,好似塔尔哈的长子极为狠毒,想来胡德担心遭到兄长的毒手。

而对于塔尔哈来说,有个儿子跟在自己身边,当然不会是坏事。

“阿爹,请您答应胡德吧。”拜黑耶好像看到丈夫频频使眼色,咬了咬红唇,突然插了一嘴。

塔尔哈立时有些尴尬,伸手去摸胡子,暗夜中,心照不宣的暗示儿子儿媳为了部族存亡去侍寝齐人大员是一回事,被儿媳一声“阿爹”的称呼将这种龌龊事放在明面上又是另一回事。

毕竟,这位齐人大员的那些侍寝女奴,才尊称他为“阿爹”。

胡德也是脸上微微泛红,有些窘迫,更有些无奈,看来,他对这个妻子,一点办法没有。

被他们这些尴尬搞得,陆宁也有点不自在,但也看不出来了,这拜黑耶看似温顺娇怯,其实骨子里还是很倔强的,这称呼绝对是故意的,一种无言的反抗。

“哈哈……”塔尔哈突然干笑,“廉访公,听闻阿爹的发音,在中原语,除了称呼尊贵主人,也有父亲的意思?拜黑耶,想来对廉访公万分尊崇,不知道有没有福分,认廉访公为义父?”

果然还是他机敏,姜还是老的辣,很快就知道如何化解尴尬。

从年纪来说,陆宁看起来的年龄应该也大不了拜黑耶几岁,但这种异族攀附认亲,本来就和年纪无关,便是塔尔哈,拜如陆宁这般的齐人大员为父,也并无不妥。

说起来,陆宁在南洋外邦,也收过几个挂名女儿做公主,通常便使得这些酋首家族全改了陆姓,当然,这几名挂名女儿从来没见过,只是赐下圣旨和赏物。

宝宝我要把你顶哭了 第二章

当一身酒气的

文学

骆永胜回到家时,耿百顺已经守着门等候多时,一张脸笑的,如那盛开的菊花。

开至漫山遍野。

“生意不错,是吧。”

没等耿百顺出言祝贺,骆永胜已经抢了开口。

这是在他预料之内的结果,不可能出现太大的偏差。

“少爷,今日开市,一共兑出去的价券总数,达到了九千七百多贯。”

耿百顺很聪明,他没有告诉骆永胜卖出了多少价值的货物,也没有说开市首日赚了多少钱,而是直切要点,给出了骆永胜最想知道的答案。

后者从来不是奔着赚钱做目的,他只是想尽快将价券流入市场,冲击铜钱这一传统货币的地位。

“兑出去了九千七百多贯?”

这个结果让骆永胜稍微顿了一下脚步,而后点头微笑:“不错,很不错。”

兑出去了九千七百多贯的价券,就意味着募集了九千七百多贯的大钱,解决了骆永胜眼下现金储备量不是特别富裕的尴尬。

“明日通知苏家坊,让他们继续加印一批百文面额的价券出来。”

等着轻燕为自己打来洗脸水,骆永胜解下肩头系挂的大氅,耿百顺上前接衣的功夫哎了一声,但也敏锐的察觉出骆永胜面上的神情不对。

“少爷有心事?”

“嗯。”

伏身弯腰去洗脸,涤去那让人不甚舒服的酒气,骆永胜说了一句让耿百顺都大吃一惊的话。

“今天在宴上,陈礼提醒我,希望我在洪州成亲,他可以亲自保媒。”

成亲,结婚?

怪不得骆永胜的神情这般奇怪了。

耿百顺心里好笑,但也明白前者对这件事有多么的抗拒,更清楚的了解为什么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骆永胜迟迟不愿意结婚成家的原因。

因为他怕有牵挂和负担。

家庭,对于一个心怀谋逆的野心派来说从来不是眼下应该奢求和需要的。

“我不成亲,矜寡一人,洪州城里有很多人是坐不住的。”

洗罢了脸,骆永胜招呼着耿百顺坐下,并为后者添茶,转述着今日吃饭时陈礼的意思。

“连盐铁司这般的官市都搬进了咱们的三胜百货,半个洪州城的商号进驻,长江有两个口岸几乎成为了咱们三胜商号的专用码头,这相当于咱们集中了半个洪州的商业力量和财富。

洪州的物价会不会乱,连衙门都得看咱们的眼色,当然,人家陈礼随时可以一刀把咱们砍了将生意夺过去,但没必要。

所以陈礼心里不踏实,很多洪州当地衙门的官员心里也不踏实,他们希望咱们是一头顺毛驴,蒙上眼睛就能周而复始的去拉磨,为洪州马前效命。”

骆永胜非常能够理解陈礼的心,也知道这是自己必须要遵循的一件事,他得给洪州政商两界吃下一颗定心丸,而绝不是在别人的眼里如定时炸弹那般。

“商人永远都只是官员的附庸,充做官员施政时可以用到的一种资源而已,千万别念想着自己一家独大,不然就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了。”

“那、可说为少爷寻的哪家姑娘吗。”

“温云亭的闺女。”

这个名字让耿百顺先是错愕一阵,而后有些恼火:“那个区区的文学?”

所谓文学,就是洪州当地教谕的副手,一个从九品的芝麻官,大宋政治阶级中最末流的官。

谁都能看得出骆永胜的潜力,那是妥妥可以做到洪州豪富的大商贾,却为其指婚一个小小的文学之女。

“就这配我骆某人,都算是下嫁了。”

骆永胜笑笑,他倒是没有什么太多急恼的地方,吃饭的时候陈礼这话一开口,他就满嘴应下,为此还重谢了陈礼一番。

早前花重金从西北采购来的玉石牌子,送了整一对。

“老温家虽然官当的不怎么样,但是搞文化还是有一把刷子的,温小娘的两个哥哥现在都是秀才功名,将来那也是预备官员梯队的,我骆某人娶人家,可是沾了大便宜。”

耿百顺的脑子这才从那温云亭的身上转出来,有些明白陈礼指这门亲事的目的了。

温云亭是个文学,说的难听点就是个腐儒,满脑子的忠君守节,这种人别看官场上混的不怎么样,但要论起来谁更愿意做老赵家的狗腿,这温云亭绝对比陈礼这种世受君恩朝禄的官员更靠谱。

何况两个孩子还都考了秀才。

用老温家绑上骆永胜,但凡姓骆的有一点风吹草动,温家都不可能看不到,不可能摁住不向衙门通风报信。

“一个三代人都做文学匠的家门,姑娘那自然是知书达理,温顺的很,会是贤妻的。”骆永胜举起茶杯来:“娶妻娶贤,纳妾纳色,陈礼这个老东西也算是照顾我了,来吧老耿,喝一杯当喜酒了。”

宝宝我要把你顶哭了 第三章

一击退众人!

似乎所有人都未曾想到,楚墨竟会如此强大!

“你的道……与众不同。”

文学

王硬生生挨着这一击,口吐鲜血,神色惊骇地望向楚墨,他的攻击,太过纯正,与楚墨相比,他的武道力量,就显得很薄弱。

“你对道,并不懂。”

楚墨扫了眼老王,手中长剑横空,紫光顺着长剑全身开始蔓延,光芒流苏,衬托着那张英俊脸庞,宛如神仙下凡。

什么?老王用一辈子研究武道,此刻,竟被人嘲讽,他不懂道?

“这世上,没人比我更懂道!我若愿意,随时可踏足宗师!”

老王面色冷酷,双拳紧握,发怵咯咯响声,还是第一次,有人说他不懂道,即便是剑老等人,也不敢说这样的话。

楚墨,他又凭什么这么说?

仅凭一击?可笑!

“道,并非是境界!”楚墨摇头叹息,或许经历过大起大落,才会懂得道为何物吧!

“无知!”

老王厉声吼道,战意开始蔓延全身,全身力量汇集双拳处,使得那双拳气势大增,在他身边那气息如同怒浪咆哮,以他为中心,迅速朝着周围扩散去。

周边,不少弟子纷纷后退两步,只因这股气势太过骇人。

剑老则是大手一挥,一股淡黄色的气罩将整个长老院笼罩其中,不让那气势波及他人。

只见老王眼中流露出自信与傲慢,双拳抡空,丝毫不留余地的朝着楚墨头顶方向砸下,周围几名九境巅峰长老见状,也都纷纷御起手中长剑,同一时间朝着楚墨发动进攻。

“大道无形,孕育天地!大道无情,日月轮换,大道无心,万物轮回。”

楚墨叹了口气,望着面前那扑面而来的攻势,手中长剑挥舞在空,一剑凭空刺去,啪的一声剑罡锋芒毕露,在空中化成一道恐怖的烈焰,一分为四,围着周边无数九境长老不停的攻击。

这一剑,太过锋芒,使得众人不由得往后退了两步,而他们所化的攻击,再一次被楚墨身旁的龙卷风所吞噬,无影无踪。

而那老王的身影紧随而至,楚墨眼神一眯,突然身影化成一道残影,眨眼间,便有数十道楚墨身影出现在原地,一人一剑宛若迷雾,强大的剑气从这数十道身影齐齐爆发而出,在老王面前凝聚成一道光刃,迎面劈下。

老王神色一凝,来不及收拳,硬着头皮砸向那光刃!

轰!

可怕的气息如同怒浪翻腾,光刃闪烁化成无数道剑影,将老王整个身体都包裹进去,爆炸间,惊天光焰凭空卷起。

“吼!”

怒吼一声,老王的身体盘旋倒飞出去,身上的衣服残破不堪,鲜血蔓延全身,显得狼狈不已。

傲立在空,楚墨收回长剑,冷漠地扫向老王,这一剑,足以说明很多。

“何为道?”

老王目露不甘,手捂着胸口,愤恨的看看向楚墨,这是他踏足九境以来,第一次询问他人,何为道!

“森罗万象,道法自然,这世间,人,便是道,举手投足,皆是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