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要不要大棒棒止痒,男主用各种工具女主

地铁吸奶门|黑人玩死女大学生
2021年4月11日
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把她摆成跪趴的姿势
2021年4月11日

宝贝要不要大棒棒止痒 第一章

雷恩将染了药水的绷带缠在了左手上,然后用蜡封了一下,防止毒气外溢出来,伤到身边的人。

现在他的【虚空万毒手】才入门,还不能完全掌控毒素不外溢。大概还得等很长一段时间后,秘法大成之后,手掌上的七彩毒雾异像才会消失,让旁人看不出异常。

走下了沙丘,静候黑金商会的人来。

……

黑金商会这次来了几百人,队伍里有很多雷恩熟悉的面孔。

除了商会的管事护卫什么的,不少是尤弥尔的嫡系机械师人马。

这次他们不仅仅是冲着“黑风领”的拍卖会来的,还要收回被人夺走的火、木、力三个传承图腾。

必有一场巅峰大战。

雷恩他们在这里等了几日,就是等商会的队伍,好一起混入黑风领。

甘尼克斯听到了动静,跳上了城墙,朝着黑金商会的队伍挥手:“老师,卡诺莎姐姐,我们在这里…”

不多时,脚步声渐渐走进。

进入营地的只有两人,卡诺莎和持盾矛的山姆大叔。

大部队则留在土城之外扎营。

雷恩也看到了许久不见的卡诺莎。

她依旧美艳无双,一身银白底色的暗花旗袍,勾勒得那婀娜身段婀娜身段一览无余。简单大气的几件珠宝点缀,尽显雍容华贵。

她在进阶传奇之后,斗气掌控越发滴水不漏,现在无论任何人看来,她都是一个娇滴滴的普通商会会长。

凯瑟琳笑盈盈地迎了上去,开口道:“卡诺莎,你来了啊。”

卡诺莎回应一笑,走过去牵着她的手,“小姨,你近来可安好?”

凯瑟琳回应:“说来话长。此次遇到了一些突发事件,多亏雷恩先生,我们才能化险为夷。”

“雷恩先生?”

听到这个称谓,卡诺莎晶眸眨了眨,扭头卡了看不远处的雷恩,“他啊?”

打量一眼,她嘴角溢出了一抹笑意。

“是啊。”

这时候,凯瑟琳附耳又给卡诺莎说了一句,“你可是找了个好男人…反正我很满意。”

两女嬉笑了起来。

她们差着辈分,可怎么看都是两姐妹的感觉,说话也没半点客气。

…….

之前传递情报没说的太清楚,卡诺莎走进营地,这才发现这里还有个外人。

哦,还带着一只毛发油光漂亮的大黑猫。

瞧着卡诺莎疑惑的神情,凯瑟琳介绍道:“这位是盖伊·维利亚斯先生,那是娜蕾塔,她的超凡力量有些失控,现在兽化了…”

卡诺莎颔首示意,“您好,盖伊先生,娜蕾塔小姐。”

“黑金商会”的大本营之前就在希德,她听到这个名字,立刻就猜到了盖伊的身份,脸上倒也没露出异色。

“你好。”

盖伊倒是一如既往的平静,点头也算打过招呼了。无论太下第一的商会会长,还是什么,这世间本就没有任何值得他心有波动的人和事物。

娜蕾塔还是有些怕生,她看着人来,怯生生地躲在了盖伊身后。

故人相见,雷恩也笑着朝二人打招呼:“嘿,卡诺莎夫人,山姆大叔!”

卡诺莎含笑点了点头,倒也没多说。

毕竟,在凯瑟琳眼里,他是自己的“男人”。

刚一见面,又不好表现的太过热情。

山姆大叔倒是很热情,和雷恩碰拳道:“雷恩先生,许久不见啊…”

他打了招呼,刚想多说些什么,却戛然而止。

而这时候,他显然是感知到了什么,眉头一挑,扭头看了看凯瑟琳身边微微高昂脖子的甘尼克斯,轻疑又惊喜,道:“咦…甘尼克斯,你进阶超凡三阶了?”

扭头一看,赫然是甘尼克斯骚包地外放了一些斗气。

终究是年壮气锐,如今迈入了万中无一的高阶超凡门槛,不显摆显摆,颇有些“锦衣夜行”的感觉。

面对教导了自己多年的老师和族里威望甚高的表姐,甘尼克斯自然要汇报一下自己的修行成果。

他一脸灿烂的笑容,回应道:“是的,老师。”

盖伊看着也颇为欣慰。

他自己知道自己这个弟子天赋不差,也一心有变强之心。

但超凡路途很残酷,若无那种生死之间的感悟是不可能进阶的。

看到这里,他也来了兴趣:“哦?你是如何进阶的…”

经历了这么一场九死一生冒险之旅,甘尼克斯早就按耐不住要找人分享这游吟诗人嘴里都听不到的的精彩故事。

“老师,此事要从我们进入沙漠开始冒险说起…”

这一起头,他就滔滔不绝地讲起了这次的冒险经历。

什么遇到“黑骷髅怪盗团”番队长夜袭刺杀,又什么遇到围剿被捕获,再到地宫里大杀四方…

…….

雷恩招呼盖伊坐下。

凯瑟琳和卡诺莎在营地角落的帐篷里坐着闲聊叙旧,一边听着甘尼克斯那话包子绘声绘色地讲述着这次冒险的经历。

卡诺莎原本都只是当听个冒险小故事,可却没想居然如此凶险,渐渐听得入神。

甚至听到他们几次险些团灭的经历,也替他们捏了一把汗。

她以为甘尼克斯讲的故事里一定会是他自己是主角,却不想,那小子全程都没掩饰他对某位“先生”的崇拜。

原来…他们这次经历这么多危险。

卡诺莎脑中思绪飘转,听着听着,余光不时瞥向那个作为故事主角的“雷恩先生”,波光闪闪。

雷恩倒是一脸神色如常。

这里也没外人,说了就说了。

……

“红杉之前在光辉城这边的铺子、货物、人脉…不出意外应该是被光辉城那些贵族们吃干抹净了。这次罗萨斯家族的人敢撕破脸对我们对手,日后恐怕也没打算能和我们合作…”

“无妨。黑龙城那边的布局已经完成了,以后光辉城也不那么重要了…”

“…”

两女一边听着,一边不时聊着“红杉商会”这次遇到的麻烦。

而这时候,甘尼克斯也聊到了最精彩的部分,滔滔不绝:“老师,姐姐,我给你们说啊,你们没看到,雷恩先生当时一拳打死了个三阶超凡,拳头透胸而过,鲜血漫天。万军从中取人首级,杀得尸横遍野…”

故事越听越是离奇。

卡诺莎听着有些难以置信,扭头问了问凯瑟琳:“这是真的?”

凯瑟琳带你点头,笑道:“是啊。雷恩先生真的很厉害呢。”

她看着晶眸流光的卡诺莎,忍不住打趣道:“你呀…怪不得你这么挑剔。你挑男人的眼光确实不错的。就雷恩先生这种真正有绅士之风,又有大能耐的人,确实天下难寻…”

“哦?”

卡诺莎听得秀眉一挑。

这才没多久,她不知道为何自己这个小姨突然就对雷恩评价这么高了,笑盈盈地好奇道:“咦…小姨你不是也看不上别的男人么,怎么突然对他的评价这么高了。难道你们之间还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儿?”

两人关系虽然差了辈分,可关系却犹如私房闺蜜,说什么话都不用遮拦。

“同患难过嘛,她还几次救过我的命。”

卡瑟琳也直言不讳道:“换做是我再年轻十岁,遇到这种优秀的男人,怕也也要动心的。”

听到这话,卡诺莎贴耳细语,根本不介意,调笑道:“你心动就心动呗。要不,我给他说说?反正他身边的美女也不少,肯定不介意多小姨你一个的。”

“算咯…”

凯瑟琳耸了耸肩,脸上掠过了一抹“你敢介绍我又吃亏”的轻笑。

她没再这个话题上多纠缠,又说道:“你们的事儿,我第一个赞同了。这次回去后,家里其他反对的人都交给我了。”

“…”

卡诺莎听了,含笑不语。

之前黑龙城的消息还没放出去,克洛菲勒家族那些人只以为卡诺莎看上了一个“无名之辈”。她作为“黑金商会”主要掌权人,族老们自然颇有微词。特别是那些七大姑八大姨,反对的声音颇高。

可现在嘛…

三日之后,“黑龙城”之名,必定要震惊世人。

雷恩这个城主,也会是天下最具权势的大人物之一了!

……

不多时的,甘尼克斯的故事讲完。

卡诺莎走到了雷恩身前,盈盈笑道:“陪我走走?”

雷恩只觉得鼻息间一股熟悉的香气袭来,“好啊。”

这次“黑风领拍卖会”是场关键大战,他们还有很多细节要商议。

两人边走边聊,朝着遗迹外的沙丘深处走去。

“黑龙城现在怎么样了,大家还好么?”

“那位尤弥尔殿下可是治国贤才。有她在,黑龙城自然没问题的。”

“哦。”

“你这个甩手城主还真是什么事情都没管呐。等你回去了,一定会被领地的发展吓一跳的。”

“.嗯。这次的战斗准备得怎么样了?”

“这次是突袭战,不是正面决战,所以科尔曼战士的飞龙骑会是战斗主力。机械师军团那些大杀伤的火器和机甲只是暗中策应,以防意外。不到万不得,也没准备暴露。日后,或许还能给某些意图某些对我们‘黑龙城’意图不轨的家伙,一个惨痛教训呢…”

“哦。”

“这次之后,我们‘黑龙城’也会彻底对外宣布开放,到时候必定会吸引大量的猎荒者前往。那时候,是我们领地的机遇,也是真正的挑战开始。到时候,经营、治安、民生都会有巨大大挑战…”

“…”

两人并肩走着,大都是卡诺莎在说。

雷恩听着她嘴里的描述,眼中仿佛就已经看到了一座繁华的城池已经拔地而起了。

两个多月的时间,“黑龙城”已经从当初时刻提防被兽潮尸潮覆灭的小破城,成了一座坚不可摧的爆战争堡垒。

……

聊着聊着,两人走到了一个沙丘上,并肩坐在了哪里。

已近傍晚,天边已经泛起了红霞。

距离拍卖会还有三天,时间还很充裕,他们不着急赶路,今晚会在这里宿营。

正事聊完,两人也开始聊些闲话。

雷恩问道:“卡诺莎夫人,你最近怎么样?”

他还是习惯用以前的称谓,叫她“夫人”了。

卡诺莎回应道:“还不错咯…”

她说了一些近来发生日常琐碎,像是汇报行程。遇到什么喜欢的衣服,好吃的,有趣的见闻…

雷恩也听得津津有味。

两人现在的关系有些特别。

谈不亲密无间,但似乎又很亲密,无话不谈。

“你进阶超凡三阶了?恭喜你啊。刚才听甘尼克斯那小子讲了半天,我才知道你们经历了很多危险…”

“算是有惊无险啊。对了,这次你怎么想起亲自来了?”

“‘红杉商会’毕竟是我黑金旗下最重要的商会。罗萨斯家族那些家伙既然敢动爪子,我这次来,自然是要去把他们的爪子打断的。顺便,还有一些经营上的事情…”

“哦…对了,你给你家里人介绍过我了?”

“对啊。怎么,凯瑟琳小姨没给你说?”

宝贝要不要大棒棒止痒 第二章

年仅六七岁的女孩,在一名穿着道家衣袍的白发男子怀中,睁着好奇的双眸看着周围的一切。

这是她第一次离开山门。

小时候自有记忆开始,她看到的便是一个小小的庙宇,还有庙旁的两间耳房,以及一间后厨。

庙宇的屋顶是漏的,下雨天的时候总会有雨水哗啦啦的落下,如同珠帘。

左边的房间是她和两位姐姐的房间。

她不知道姐姐是什么意思,但老师父让她喊姐姐,她也便喊了。

右边的房间是老师父和哥哥们的房间,她同样不知道哥哥是什么意思,只是随着别人一起喊。

后厨总是传来香香的味道。

她偷跑进去过好几次,但却从来没有发现香香的味道是从哪来的,只有在哥哥们和老师父进去后,香香的味道才会传来,她就知道接下来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有好吃的了。

两位姐姐,三位哥哥,老师父,还有四面高高的红色围墙以及一棵大大的树,这就是她看到的世界。

也是她,以为的世界。

不管春夏还是秋冬,不管炎热还是酷寒,不管狂风还是暴雨。

她能看到的,也仅有这些。

她不喜欢那四面高高的红色围墙。

但哥哥和姐姐说,这是必要的。

那她愿意尝试着去喜欢。

她看到姐姐们和哥哥们总是日复一日的念着什么,偶尔会随手拍出一团让她觉得比炎夏还要炎热的光,又或者让她觉得比寒冬还要冰冷的气。

每当这个时候,她就会高高兴兴的拍着笑,又叫又跳。

她也想学。

可是老师父说,她还太小了,要再多读些典籍,明白“天法道,道法自然”的道理。

那会她就会问:师父呀,什么是孜然?好吃的吗?

老师父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还会伸手摸着她的头。

然后她就不高兴了。

因为姐姐哥哥们也是如此。

她想要长大。

长大就不会被摸头,不会被说还小,然后就可以明白好吃的孜然了。

文学

再然后。

有一天。

高高的红色围墙倒了。

有好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从倒塌的围墙后冲了进来。

哥哥和姐姐们冲了上去。

她被人放到庙宇的桌子底下,有布帘盖着,周围很黑,她只能听到各种各样的怪叫,还能闻到一股臭臭的味道。

她想钻出去。

但又想到,老师父让她藏在这里的时候,跟她说的话。

只要她能在这里呆到老师父回来,她就长大了,可以吃好吃的孜然了。

她不喜欢黑暗。

也不喜欢那个臭臭的味道。

但她想吃好吃的孜然。

想跟哥哥姐姐们一样,拍出热热的光和冷冷的气。

接着她就睡着了。

再醒来的时候,她被老师父抱着,离开了山门,好奇的看着一切。

她又闻到那股臭臭的味道了。

是从老师父的手传来的。

她看到了跟围墙一样的红色,跟围墙一样的味道。

只是比围墙的红色更鲜艳,也比围墙的味道更浓烈。

她觉得,自己还是喜欢不起来。

她问:哥哥和姐姐们呢?

老师父说,他们睡着了。

她说:哦。

然后,满头黑发的她,跟着满头白发的老师父,走了好远好远的路,来到了另一个山门。

来到了另一个师父的面前,将她的手递给了另一个人。

老师父说:赵嘉敏,你要乖哦。

她只是仰着头,有些不理解。

她看着笑容安详的老师父,然后又看着不苟言笑的新师父,她点了点头:我会乖乖的。

然后她就看到老师父闭上了眼睛,也睡着了。

那是她第一次知道。

原来这种睡着了,叫作死亡。

那种红红的颜色,叫作鲜血。

那股臭臭的味道,叫作血腥。

她没有哭。

也没有闹。

她答应了老师父,要乖乖的。

她说:赵嘉敏会乖乖的。

新师父没有教她那些光和气。

她终究还是没吃到好吃的孜然。

她只是拿起了一把长长的木头。

新师父说:这是木剑。

然后,又有一位新哥哥。

新师父说:这位是师兄。

师兄和哥哥有什么区别吗?

她不明白。

然后,她从小女孩变成了大女孩。

手中的木剑,也不断的更换。

先是铁剑,然后是法剑,最后是飞剑。

她不仅有师兄,还有师姐。

可她依旧不明白,师兄和师姐,跟哥哥和姐姐,到底有什么区别?

但好在,师兄很照顾她。

大师兄很温柔,比哥哥们还温柔,她最喜欢大师兄了。

每次被大师兄说她笨的时候,她都会有些难过。

她真的很努力了。

她恐高。

可是大师兄说,我辈剑修怎么可以畏高呢?

她咬着牙,从三米摔到五米,从五米摔到十米,摔得遍体鳞伤。

她闭着眼,从三米升到五米,从五米升到十米,升得胆颤心惊。

她不知道花了多久的时间,才终于能够踩着飞剑,升到一百米的高空,然后俯瞰着脚下的大地。

她依旧会害怕。

只能升在高空中,却是动也不敢动。

她看着大师兄从她面前飞了过去,她犹豫了好久好久,终于才敢踩在飞剑上,然后缓慢的向前飞了起来。

一点一点。

很慢。

但却很稳定。

那是她,第一次产生了想要和大师兄一起御剑飞行的想法。

所以她很认真,也很努力。

当她第一次终于能够真正的御剑飞行时。

当她第一

文学

次终于御剑飞行追上大师兄时。

她看到了大师兄和大师姐两人正准备离开山门。

她那会还不懂什么是降妖伏魔。

她想跟着去。

但大师兄却对她说:她还小,现在实力还不够。

而大师姐则对她说:她还小,现在最重要的是修炼。

他们说:赵嘉敏,你要乖。

赵嘉敏,你要乖。

她想起了老师父。

于是她看着大师兄和大师姐结伴离开,一起下山降妖除魔。

她开始修炼。

按照新师父所说的那样去修炼。

但有时候,并非你认真和努力了就能够有所回报。

她的修炼进度,始终比别人慢了好多倍。

她在通窍境的时候,新师父又收了一批弟子。

她有了师弟和师妹。

可当她还是通窍境时,她的师弟师妹们都已经开始筑灵台了。

而大师兄和大师姐更是已经达到本命境了。

当她终于开始筑灵台时。

她又有了一批师弟和师妹。

而之前那批师弟和师妹,都已经开始冲击凝魂境了。

她也从大女孩,来到了中年。

然后,当她踩着寿元大限的尾巴,终于突破到本命境时,她的大师兄已经是地仙了。

她的师弟和师妹们,换了一批又一批,死了一批又一批。

可她,却还是没有离开过山门。

那是她第一次知道,自己是个没有天赋的人。

而比没有天赋更让她绝望的,是她的努力并未能得到回报。

新师父叹着气,对她说:老师父是他的哥哥,他答应了他的哥哥要好好照顾她,以后她就留在山门里吧。

她第一次产生了不甘心的念头。

宝贝要不要大棒棒止痒 第三章

“感觉自己被德鲁摆了一道啊!”

事情越想越不对劲,苏叶不由得喃喃自语道。

“只是,到底是天灾之神杀了明泽之后逃跑了,还是明泽意外死亡,恰好遇到天灾之神逃跑了。”

“亦或者,这是德鲁给自己留的一条后路。毕竟不管怎么想,从头到尾,杀死德鲁,也太过于轻松了。”

“一个能够为了获得诅咒神格,忍辱负重谋划上百年的沼泽之神,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死了,一点都不反抗。”

背后原因,太过于繁琐。

一时间,苏叶根本想不通。

不过眼下却可以去证明一件事。

“去天灾国度!”苏叶转头,直接对夜风小队众人说道。

没有了天灾之神的天灾国度,其难度也就比魔王城副本高出一个档次。

现阶段,凭借苏叶手头的力量,完全可以将其通关。

“老大,要刷天灾国度了?”罗德当即兴奋的询问道。

一个有神灵驻守的副本,其背后的利润,不言而喻。

“先去看看天灾国度的边缘地带的那座半神坟墓里面,有没有源堡令。”苏叶直接说道。

罗德一脸疑惑的问道,“不是安排明泽去拿了吗?现在天灾之神已经离开了天灾国度,他应该很快就会拿来吧!”

苏叶缓缓说道:“明泽已经死了!”

“死了!?”

夜风小队所有人,都是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

一个刚刚奴役的弱等神灵,竟然就这么死了!

毫无征兆!

一旁的艾米路,眉头也是不由得皱了皱。

这件事的发展,也的确是超乎了他的预计。

“我怀疑这件事跟天灾之神有关系,因此现在过去看看。”

苏叶随后看向艾米路,继续说道,“为了保险起见,你等会儿跟我们一起去。”

有艾米路在,能够防备一些事情。

至少不会让夜风小队,看起来像是过去送死。

“没问题,夜风先生!”艾米路恭敬的点头道。

跟暗精灵女皇告别之后,苏叶一行人,直接使用传送令,来到了天灾国度。

天灾国度,位于灾厄之地腹地。

是一座矗立在荒芜戈壁之中的一座城。

站在天灾国度边缘,苏叶抬头看向前方的城池。

雄伟壮观,大气磅礴。

一些游离在城池边缘的野怪,在苏叶他们出现的第一时间,所有的目光,便是刹那通通汇聚了过来。

“吼吼吼!”

一阵阵隐约的低吼声,在苏叶的耳边响起。

距离较近的野怪,已经蠢蠢欲动,随时准备发动进攻。

“不要理会他们!”苏叶当即说道,“寻找半神的墓地,和刚刚战斗过的痕迹。”

天灾国度之中的野怪,只要你不招惹它们,它们就不会主动对入侵者发动进攻。

而苏叶这一次来的主要目的,就是寻找源堡令。

明泽死了。

天灾之神离开了天灾国度。

就必须要苏叶来天灾国度,寻找源堡令,同时验证一些自己的心里猜测。

“不需要进城,在外围探索就可以了。”

“艾米路。麻烦你往右边开始探索。”

“哮天犬,你跟随我一起。”

“其他人的话,就先在边缘之外等待。”

苏叶一行人很快分开。

在茫茫戈壁之中,寻找一个半神的坟墓,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不过,哮天犬却是很快有了发现。

“主人,看右前方!!”

听着哮天犬的声音,苏叶立马向着右前方看了过去。

根本不需要任何感知,仅仅是凭借眼睛,就可以看到,距离自己五百米左右的地方,有一个个巨大的深坑。

像是被陨石砸出来的。

而在那些深坑的不远处,则是散落着各种各样的物品,以及一口被暴力打开的巨大棺材!

“应该就是那里!”

苏叶连忙过去。

来到近处,苏叶这才看到一些从远处无法看到的细节。

地面上的深坑之中,布满了黑色腐烂的泥浆。泥浆具有非常强大的腐蚀能力,仅仅是触碰到,苏叶的血量,就直接掉落了一千多。

“夜风先生,这里在不久之前,刚刚经历过一场神灵之间的战斗!”

艾米路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了苏叶的身旁,看着周遭的一切,缓缓说道。

“陨石召唤能力,和沼泽泥浆的腐蚀。应该就是那个天灾之神和明泽了。”

“不过,看这个坟墓里面的情况,源堡令应该被带走了。”

就在这个时候,哮天犬捧着一块黑色的石头,飞了过来。

“主人,这是什么?”

哮天犬把黑色的石头递了过来,苏叶还没有仔细查看,一旁的艾米路便是惊疑地说道,“留影石?”

苏叶的表情,也有点疑惑。

留影石,是一种能力非常特殊的矿石,具有摄像、投影功能。

但留影石,也非常的罕见,苏叶至今都没有发现,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发现了一枚。

“这应该是谁特意留下来的。”

艾米路轻声说道,“将一枚的一级能量石的能量,输入留影石之中,就可以让其投影出里面的内容了。”

苏叶点头,从超级背包中拿出来了一枚一级能量石,直接将其捏碎,充满能量的粉末,纷纷扬扬没入留影石之中后,一道光芒骤然从留影石之中绽放了出来。

紧跟着,就是一道投影,落在了苏叶的面前。

是明泽!

背景是苏叶现在所看到的场景,但很意外,明泽并没有任何受伤的迹象,他的面容之中,也满是笑容。

紧跟着,便是明泽的声音,在苏叶的耳边响起。

“源堡令已经到手了。”

画面之中,明泽的手中,正拿着一枚黑色的令牌。

“德鲁主人,应该没有告诉你在得到源堡令之后,进入诅咒源堡的接下来的一个步骤,需要献祭一个弱等神灵。”

“接下来,我会献祭自己,让诅咒源堡彻底开启。”

“对了,夜风,再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的本体,是德鲁大人成神之前蜕化出来身躯制作出来的,因此我本身就具备德鲁主人的印记,算是德鲁主人的一部分,你只要杀了我,才算是彻底杀了德鲁主人。”

“反之,接下来,德鲁主人将会在我的灵魂死去之后,在我的身体中复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