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我想吃你的红豆:马背上有一根按摩棒

男同事舔我下边经历、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
2021年4月11日
宝贝要不要大棒棒止痒,男主用各种工具女主
2021年4月11日

小东西我想吃你的红豆 第一章

第1023章

吧嗒!

一滴晶莹的泪滴砸在男人的手背上。

秦舒沉浸在低落的情绪里。

这时,头顶上方响起男人低沉的嗓音:“哭什么,我这不是还好好的么?”

“你醒了!”

秦舒惊喜地朝醒来的褚临沉看去,当即快速询问道:“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心脏难受吗?头有没有觉得晕涨?眼睛,眼睛看得清楚吗?听得见我在说什么吗?!”

她的话车轱辘一般倒出来,恨不得一口气把他浑身上下所有的毛病都问清楚,好判断那些虫子对他的身体到底造成了什么伤害。

褚临沉胸腔里发出低闷的笑声,一一回答:“我很好,心脏不难受,头也不晕不涨,眼睛看得见,耳朵也没毛病。”

正说着,突然神色一紧,把手抽回来:“你不……”

“我带了手套!”

秦舒早有预料,把他的手拉住,重新捧在一起。

她郑重其事地看着他,唇角微抿,说道:“你说过,那些东西很危险,让我不要碰你。但是有了这个手套,你就不用担心了。”

褚临沉狭长的深眸掠过一丝笑意。

他翻身坐起来,摩挲着秦舒被手套包裹住的纤纤双手,先前被压抑着的温情悄然流露出来。

秦舒注视着他,想了想,开口问道:“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身上的那些东西是怎么来的?”

褚临沉目光闪了下,然后慢慢地将她的手放下来。

他几不可闻地轻叹了一声,避开秦舒的视线,抿着薄唇说道:“我,进了暗陵。”

听到这句话,秦舒瞳孔骤然紧缩。

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不能理解地说道:“你骗了我?你说你没有进去过的!”

褚临沉默然垂眸,“我不想骗你,只是,不想让你担心。”

小东西我想吃你的红豆 第二章

“你先想想自己吧。”厉墨寒冷淡道。

到底谁才是那个最讨厌的人?

追女人,竟然连家人都用上了。

“厉总觉得我利用了我奶奶,那厉总又何尝不是利用了孩子?”陆燕琛意味深长的一笑:“你真想追她,倒不如先弄清楚,为什么她会这么讨厌你?我想一个人就算再怎么失忆,有些东西是不会变得,比如说爱情的准则。”

厉墨寒不深不浅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而去。

到了门口,他已经看不到付心怡的身影了。

她没等他。

厉墨寒立刻上车,准备沿路无找她。

“厉总。”初心委委屈屈的声音传来,她扶着车站着,一脸的痛苦。

“你怎么还没走?”厉墨寒冷冷的问。

初心咬咬唇:“我刚才去路边打车,结果有几个女人把我推开,她们倒是上了车,她们推我的时候我的脚崴了,走不动路了。”

“难道路上就一辆出租车?”厉墨寒清冷道:“就算没有出租车,你还可以用手机预定。”

初心愣了一下,厉墨寒好像前几天不一样了。

又或者他一直如此。

“我手机没电了。”初心委委屈屈的解释。

厉墨寒脸上没有表情:“作为秘书,你手机没电了万一公司有急事联系你怎么办?你这么不专业吗?凉轩南没告诉你,跟我出门身上多备一个手机和一个移动充电器?”

初心一僵。

“你跟我出来不是来享受的,是来工作的,我付你那么高的薪水,如果你不配拿这份钱,就向人事部递辞职书。”厉墨寒冰冷的开口,他打开车门上了车,然后开车离开。

初心张大嘴巴,她以为厉墨寒对自己的态度已经变了,可是没想到他竟然比以前还冷酷。

她是哪里算计错了?

难道他不应该绅士一点让她上车,然后送她回家吗?

明明那晚他就这样做的。

——————————————————————————————

司空家。

付心怡回来以后,就去看厉云泽和厉西暖。

因为她回来的有点玩儿,所以他们已经睡着了。

付心怡就去洗澡,换衣服。

半个小时后,她从浴室里出来,然后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到窗前,就看到一辆熟悉的车停在大门口。

是厉墨寒!

他竟然找到这里来了。

她心一下子有点慌,吓得她立刻拉上了窗帘。

厉墨寒坐在车里,看着拉上的窗帘,俊美的脸上浮现一抹无奈之色。

她怎么变得这么讨厌他?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文学

“这么晚了你跑到人家门口,像个变态似的

文学

,要干什么?”萧元睿嘲笑道:“这么欲求不满吗?”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厉墨寒冷冷道:“她跟梁芷晴抱怨了?”

“何止,她们一起骂你是变态呢。”萧元睿无情的笑着:“虽然付心怡失忆了,但是她们俩还是好朋友,可是怎么到你这里,就不一样呢?”

厉墨寒的心脏有种顿疼敢:“我也很想知道。”

萧元睿想了想:“我觉得她这么讨厌你,无非是两个理由,要么,她真的不爱你了,要么你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

小东西我想吃你的红豆 第三章

贺新觉得自己现在的心态有点象贾琳,当初决定拍《杜拉拉》完全是因为自家媳妇喜欢,哄媳妇高兴。却不曾想无心插柳柳成荫,一不留神居然成了爆款。

可能不光是贾琳,包括吴精拍《战狼2》,郭凡拍《流浪地球》的时候肯定都没想到最后的票房居然会高的离谱。

当然也有过高估计自己的,比如象李大牛的《空天猎》。

贺新的头脑始终清醒,《杜拉拉》这次之所以能成为爆款,除了题材新颖,选对了档期和运气加成也必不可少。

今年五一档,除了《叶问2》基本没有像样的对手,而对手的衬托,又给了《杜拉拉》脱颖而出的机会。

至于所谓运气的加成,这就是一个很玄乎的东西,谁都说不清。就象老天王刘得华入驻抖音,两天圈粉粉四千万,《拆弹专家2》票房七个亿,但谁也想不到《人潮汹涌》会扑成那样。

关键《人潮汹涌》还不是烂片,从质量上来讲,不低于《送你一朵小红花》,更比《温暖的抱抱》强太多,但这两个元旦档的电影一个12亿,一个7亿。

反观《人潮汹涌》才多少,都不知道上哪儿说理去。

你说档期不对,有这个因素,但春节档明明观影人数更多;你说排片少,但很多电影都能靠口碑逆袭。《人潮汹涌》质量不差,却没能逆袭,那么剩下的只能是运气不好。

《杜拉拉》三样全占,题材新颖,故事单薄,可题材优势只能用一次,下一次谁都说不好能不能选对档期,有没有运气加成。

第一次运气好赢了,血厚的还有第二次,但事不过三。

象油腻陈这种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天选之子,就算如此,他也意识到《唐探》系列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转而去捣鼓什么《外太空的莫扎特》。

祝福他能够成为另一个邓朝吧,要不然大家心里都不平衡啊!

贺新拒绝了于东的提议,他口头上表示理解,但看得出心里还挺不甘心的。可能站在他的角度认为贺新是把钱往外推。

合作久了,难免会有这个或者那个的不愉快。比如于东一直想插手新皓传媒,从一开始的想入股到后来的股权置换之类的,但贺新一直没松口。

别看他从前把钱看的很重,但这主要是上辈子穷怕了。自从实现财务自由后,他更多的是想拍自己想拍的电影,这一点他跟宁皓是步调一致的,不想有太多的掣肘。象于东今天的这种举动,更坚定了他在这方面的想法。后世所谓被资本绑架的例子比比皆是,他可不想重蹈覆辙。

……

“也是,我也觉得小说里的元素在《杜拉拉》里表现的差不多了,如果拍续集,讲什么故事呢?总不能是商战吧,这种故事我可没兴趣,也不喜欢演这种角色。”

晚上回到家,贺新把白天的事跟程好随口一说,媳妇的反应倒是跟他一直,故事单薄,很难再编出花来。

“那东哥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版权在我们手里,他也没辙呗!”

“那你也得好好说,毕竟这几年你们合作的很好,而且大家还是朋友呢。”

说实话,别看他两辈子加起来都快六十了,但要论为人处世,他还真没有自家媳妇处理起来更圆滑。但是今天的这事吧,他还真没办法跟于东解释,这都是他根据后世的记忆分析得出的结论。

“没事,我想他应该能理解。”

他摇了摇头,这种事情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合作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话就算说的再好听,该怎么办还是得怎么办。

“你的脚怎么样了,还肿么?”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