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的时候埋在身体动,吃饭的时候埋在身体动

他把我从客厅日到卧室: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2021年4月9日
人妻合集500章、哦宝贝你趴在洗手台上
2021年4月9日

吃饭的时候埋在身体动 第一章

精灵王庭内,化作闪电飞行的犽突然停了下来,他双眼焦距成一点,朝着远处突然耀起的绿色光芒看去。

绿芒闪耀之处,时空完成呈现扭曲状态,一切建筑与空间都变成了扁平,就好似整个立体空间被压缩成了平面。

同时,磅礴的生命能量还从绿芒内涌去,在扭曲之外,大地开始复苏,死去生命慢慢活了过来,一具具骷髅从土地中爬起,并飞速长出血肉。

“如此庞大的生命能量,只有生命世界符文或半神级生命符文法师能做到…本应该就在那里…”

犽冷吸一口气,复苏能量已经蔓延到他周围,在他身下,黑色大地已经变成了茂密的古林,无数类人型生物出现在林中。

看了几眼,犽再次化身雷电,朝能量扭曲中心飞去。

复苏的森林大地上,约克翰·琼斯众人停下了脚步。

“菲菲,能感受到灵魂波动吗?”看着古林中栩栩如生的裸身精灵族,约克翰·琼斯看向了菲菲。

“没有,复苏的只是肉体,没有任何灵魂波动。”前方菲菲停下脚步,走到一个女性精灵身体前方看了几眼。

“琼斯!!”

箐箐突然大喊,并指着天空。

画面里,数之不清的黑影从天空压了下来,如同暴雨前的黑云。

“是死灵,小心,这些精灵肉体是容器!”约克翰·琼斯刚警告完,一条条黑影已然冲入了精灵肉体。

死灵占据后,精灵族原本洁净光滑的身体突然长出无数黑色斑点,所有皮肤也朝着墨绿色转变。

很快,长出的黑色斑点形成了一片片黑色鳞片,异

文学

变的精灵睁开了眼睛,他们看向四周,目光嗜血且迷茫。

似乎,当死灵附身精灵后,除了原始的杀戮本能外,真的诞生了懵懂的自我意识。

“奇怪的变化,这是在给冥河世界创造真正的生灵?还是别的阴谋?”约克翰·琼斯皱眉,警惕看着新诞生的精灵族。

突然…

古老,哀鸣的笛声响起,就像是一个文明最后的声音。

伴随着声音,精灵族的眼神清澈了许多,他们好似突然找到了生命追寻的东西,嗜血开始散去,目光炯炯有神。

笛声响了片刻,新生的精灵族都转身朝笛声方向走去。

“要跟上去观察吗?”玫瑰看向约克翰·琼斯。

约克翰·琼斯没有回答,看向琴:

“他们走的方向有波动吗?”

“有。”琴点头,“但不是最大的那几道。”

“那算了,时间很吃紧,容不得我们探寻真相了。”约克翰·琼斯转头对玫瑰摇了摇头,“我们先去长生泉,如果有机会,在回来探寻。”

“走吧,我也感应到磅礴的生命能量在波动了。”菲菲突然接了一句,便朝琴指过的方向继续往前。

看到这一幕,箐箐回头与约克翰·琼斯对视了一眼,两人眼神皆凝重了几分。

“我们也跟上。”

约克翰·琼斯点头,并在内心说:

[基本可以断定这个菲菲是假的了,小呆瓜,你跟那么近,小心一些。]

[安啦安啦,如果她有敌意,我的血脉会提醒我的。]箐箐俏皮吐了吐小舌头,小碎步快跑,跟上了菲菲。

复苏的古林深处,一弯绿色湖畔前。

先前黑暗中,与巴顿对战的精灵女孩正在吹奏木笛,吸引新生精灵族的笛声就是她吹奏的。

女孩坐在河畔前,修长的麦色长腿在水中荡漾着。

当女孩的笛声响起,湖面就会出现涟漪。

涟漪不是声音造成是,是女孩眼泪洒落在了湖畔中,她在哭,但她的目光却充满着光芒,好似一直在等待这一刻。

“回来了…家…家人…”

第一个复苏的精灵走入湖畔范围后,女孩放下口中长笛,已是泣不成声。

“琼斯,好雄伟的城市啊!”走在前方的箐箐回头喊道,并指着身前。

众人目光看去,一座庄严的城市浮现在眼帘。

整座城市都是由单一的黑色构成,没有任何植物与装饰,看上去,城市完全不像堆积的,更像是一块完整巨石雕刻出来了。

突然,城市抖动了一下。

“小心!是战争傀儡!”约克翰·琼斯大喊一声,瞬间使用了‘光之巨人’术式。

“闯王庭者!死!”

冰冷声音落下时,剧烈的轰鸣响起!

轰!

金色巨人与黑石巨人撞在了一起,两者用原始野蛮的力量战斗,每一拳挥出,皆会地裂山崩,烟尘漫天。

看着剧烈的碰撞,箐箐打开了知识之眼。

箐箐像朝四周那如天穹一样的树壁看去。

[超凡等级不足,无法观测。]

“居然还不给看…小气鬼..”

箐箐撅了撅小嘴,又朝黑石巨人看去。

[名称:战争傀儡。

粗略简介:由精灵一族铭文师使用太阳黑石制作,再使用强大的生命能量激活而成。

战争傀儡是万族联盟对抗泰坦与巨龙的核心武器之一,除非破坏生命能源核心,不然永远不死,最强大的战争傀儡可达到领域级。]

与此同时,约克翰·琼斯正扯住战争傀儡的手臂,并用巨力将其拽断。

下一秒,战争傀儡断掉的手臂飞速生长了出来。

“琼斯,要破坏能源核心!”箐箐见状,连忙大喊。

“我知道,但战争傀儡的能源核心一般都存放在精灵王庭,在这里是杀不死的。”光之巨人状态下说话,约克翰·琼斯的声音,几乎庞大的能穿透耳膜。

回答时,约克翰·琼斯被战争傀儡一拳打在胸口,整个身体飞出,把一旁的一座山体撞成了粉碎。

“那怎么办?”箐箐捂住耳朵,大喊问。

“战争傀儡是根据设定好的程序行动的,我们面对的是守卫类型,只要脱离警惕范围就行了。”

约克翰·琼斯大吼一声,圣光汇聚拳头,‘普通的一拳’打出,直接在战争傀儡胸膛打出一个空洞。

受到严重毁坏后,战争傀儡停了下来,似乎修复如此大的面积是需要时间的。

“好机会,走!”约克翰·琼斯连忙喊道,并回身朝众人抓去。

就在此时,几根黑色巨柱从地底升起,直接打在了约克翰·琼斯伸出的手臂上。

紧接着,黑石巨柱完全飞出地面,变成了一套盔甲与一杆长枪飞向黑石巨人。

吃饭的时候埋在身体动 第二章

“干掉我这个世界破坏者?”

瓦尔德身形微低,对着库洛道:“做得到的话,那就来吧!莫莫·百倍!”

嗖!

当!!

战斗,继续。

刀与拳在这空间之下交织出剧烈的响声。

百倍速度可不仅是移动速度,瓦尔德的出拳速度自然也很快。

虽然他现在受伤了,比起之前的速度要慢了半拍,但是打起来,依旧是和库洛有来有回。

二人几乎都没有位移了,就这么站在那,一个拳头化为残影,一个刀刃转为流光,不断在空间当中碰撞。

双方,用上的只是普通的武装色。

毕竟那种将霸气阶段统合为一的最高级霸气,可是非常耗体力的,只有关键性的一击时候,瓦尔德才会用出来。

饶是这样,瓦尔德也逐渐有点撑不住了。

他在战斗之前,已经用了好几次‘百倍’级别的能力来发射炮击,再加上受伤…

受伤?

砰!!

瓦尔德肩膀上多出了一道伤口,他硬顶了库洛一刀,咬着牙一拳砸了过去,锤在了库洛胸口上,但除了让他有些龇牙咧嘴之外,好像没什么反应。

体力的极快耗费,让瓦尔德也逐渐转为了清醒,这时候他才发现一点异常。

从之前开始,虽然自己的攻击都打在了这个海军小鬼的身上,但是他好像没出现什么大伤势,不…准确说,连个淤青都没有!

而且,自己的动作也开始变慢了,不,不是变慢,而是有一点不顺畅,那种感觉,就像是被这个海军小鬼之前那道像乌龟的幻兽剑术所袭击一样的感觉。

当!!

瓦尔德的拳头再次攻击,砸在了库洛的刀刃上,拳背破开了一道口子,流出鲜血。

他往后退了两步,眯着眼审视着库洛,“你这小鬼,为什么没有受伤?!”

“受伤?!”

看着瓦尔德周身的霸气在逐渐瓦解,库洛露出了笑意:“老子怎么可能会受伤,挨打了那么久,总要开发点别的招式啊!”

说着,他将秋水往身侧一摆,另一只手撑在了握刀的手上,形成了一个十字。

一道玄武虚影,自他体内震荡到体表,又瞬间消失。

他吐出口气,气如箭矢,一下子喷射到地面,将地面的灰尘给吹开。

“奥义,一气混元·霸体玄武刀。”

自很早以前和凯多一战的时候,他就明白自己的躯体和这些怪物有本质上的区别,就算有霸气存在,也无法和那些怪物的身躯相比。

尤其是上次和夏洛特·玲玲一战之后,让他更是痛定思痛,发誓以后要是遇到这种情况,至少不会被打的太惨。

不然就算他造成伤害了,那自己也被伤得差不多了,太特么划不来了。

回去之后,他就在想办法修炼,终于被他开发出了一招。

无明神风流奥义之中的‘玄武’,被他开发出来了。

玄武是奥义当中唯一没有杀伤力的招式,但重在防御,以及可以让人麻痹的剑招。

库洛将这招,彻底的融入了自身。

玄武的防御力不再是那个被强大攻击就能破开的龟壳,而是融入了自身,将身躯加持住了那种防御力,其防御能力虽然比不上‘玄武’的一次性防御,但胜在持久,不管怎么打,他的防御都不会被破碎。

等于就是加强了身躯素质一样。

并且在他被打的时候,对方也会遭受到类似蛇瞳的凝视一样的效果,会逐渐变得麻痹。

这才是他的底气!

瓦尔德打他当然疼了!

但换在以前,这么以伤换伤的话,他现在不比瓦尔德差哪里去。

这老必登虽然看起来老了,但霸气砸人依旧很疼,真要跟以前一样,他还没那么傻和瓦尔德这么持久的硬碰硬。

和这货打这么久,也完全是第一次试验自己的新招。

效果,不错。

现在他老有底气能跟人打硬碰硬的持久战了!

但这一招,是需要换气的,他挨打那么久,纯靠一口气吊着,气没了就要换,重新再来一口,继续保持男人雄风。

但作为大奥义,这一招也蛮费体力的。

幸好,对面这个老货,连霸气都要维持不住了。

呲呲…

库洛将秋水一甩,刀刃上再次浮现了金电之芒。

“老必登,你该上路了!”库洛对着他狞笑着。

“你这小鬼!”

吃饭的时候埋在身体动 第三章

蛮荒深渊虽然动荡,但并未出事,不过韩非还是第一时间来到了武帝城。

以韩非现如今的速度,来来去去,实在是太快,只要他愿意,可一日内横穿外域和内域。

武帝城,韩非径直来到情报中心,也不在乎被旁人看见,他就是来听情报的。

情报中心,内室。

韩非:“我要知道蛮荒深渊的本次异动的情报。”

颜梦笑道:“好说,300万极品灵石。”

韩非反手间一枚五品道纹丹丢了出来道:“可否?”

颜梦:“可!”

只见一张鱼皮图落在韩非身前,韩非定睛一看,顿时松了口气,没事就好。

这上面提及,蛮荒深渊异动,

文学

北洛尘亲自前往,尝试以投影降临,但时隔半月,未有所得。

怒极之下,北洛尘连击深渊,被阴阳大磨盘所吞,见出手无效,便坐定在蛮荒深渊之外。

韩非见到这消息,心里就有了定数。想要以投影的形式降临,北洛尘还是太天真了一些。这事儿纯皇典也干过,但是纯皇典真正能降临过去的,只有探索者境界。

韩非不知道北洛尘会不会比纯皇典强,又强上多少,但是想要凭分身撼动阴阳天和水木天,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阴阳天和水木天再不济,现在也不止一尊王者,岂会惧怕这区区一道投影?

对此,韩非浑不在意。

韩非看完情报,微笑道:“武帝城对阴阳天的出世时间,可否有想法?有的话,多少钱?”

颜梦:“此事构不成情报,无法计算价值,武帝城也无法窥破蛮荒深渊。”

韩非微微点头,如此也罢,一旦离开蛮荒深渊,韩非自己对里面也是一无所知。囚笼的裂痕到底怎样了,他也完全不知道。甚至,他也不敢再进去,否则这进进出出的,影响了囚笼的结构,导致囚笼早日破碎,那就是害了阴阳天和水木天。

离了情报中心,韩非来到了高塔之上。只听韩非道:“武王前辈可在?”

“嗡~”

一道虚影出现,正是武王,他的本体未现,即便是韩非,也不可能随时地见到武帝城的王。能出来个虚影,已经很给韩非面子了。

武王声音悠悠:“你准备要求武帝城第二件事了?”

韩非直言道:“我欲知一件事,武帝城可否庇护夏小蝉渡劫成王。”

夏小蝉在半王境已经许久,跟自己在本源海李待了300余年,日夜修炼,观想,无论是体魄,还是神魂,乃至战力,可以说都达到了半王境的一个极限。

夏小蝉此番连番突破九宫天42关试炼,之所以能如此轻松,就是因为她已经走到了这个境界的极限。现在,夏小蝉出现了和韩非当初类似的情况在,体内祭奠的能量有点多了。

这事儿,夏小蝉一早和韩非说了,她已经准备好了。

但韩非总觉得,心头有些不定,倒不是缺少资源什么的,就是感觉这里渡劫怕是不易,所以特来找武王询问。

本来,武帝城欠着自己三件事,现在已经完成一件,只剩下两件了。按正常人的想法是,武帝城定然欣然接受,毕竟是在武帝城的地盘上突破,谁敢来造次?

但是,武王沉吟了一下道:“不能。”

韩非不禁诧异道:“为何?”

武王淡淡道:“具体说来,倒还是当初你回归武帝城时,纯皇典与我说了一句话。他说,他日你必定回来找我,庇护明珠公主渡劫。但,前八劫易渡,第九劫却难过。此劫乃心魔劫。此劫有二,一为绞杀封神天,二为其母复苏。封神天还在其次,可以暂压,以图他日再谋。但,其母复苏,此事与明珠公主关联甚大,她不可不为。”

韩非不禁皱眉:“您的意思是,她必须得回鲛人王族,方可渡劫?”

武王淡淡道:“是这样。”

韩非不禁沉默,如果这话是从旁人嘴里说出来,他是断然不信。但是从武王口中说出,就没道理不信了。

只听武王补充道:“而且,鲛人王族已经有过一次失败的结合,便是明珠公主的母亲和封神天背后那位的失败结合。这一次,明珠公主与你结合,几乎将其推上叛族的位置。即便是她想回去,现在都不一定能回去。毕竟,鲛人王族,并非纯皇典一人说了算。”

韩非不禁陷入沉思,若是按照这般说法在,夏小蝉岂不渡劫无望?

“等等~”

韩非忽然道:“纯皇典留这话是什么意思?”

只听武王道:“是何意,本王亦不了解。这需要你自己去问他。你若将此作为要求武帝城的第二件事情,几乎与让武帝城屠灭鲛人王族无异,所以此事断无可能。”

韩非微微一叹:“多谢前辈告知。”

……

韩非也没能料到此事如此复杂。

半日后。

非航线地带,韩非盘坐在复仇者号之上。洛小白、夏小蝉、张玄玉、还有乐人狂四人都被韩非叫了出来。

只听乐人狂乐呵呵道:“咱这算不算开小灶?咋不把大帅师兄他们也叫出来呢?”

张玄玉似乎发现有什么不对劲,而洛小白就更不用说了,韩非现在单独叫他们几个人出来,不可能没事。

夏小蝉不禁道:“你去过了武帝城?”

韩非微微点头:“去过了。”

夏小蝉当即就皱起了眉头:“怎么,不行吗?”

洛小白看了夏小蝉一眼,然后看向韩非道:“什么事情?”

就连乐人狂也发现不对,停下了手中烧烤的动作,看向韩非。

只听韩非道:“武王不答应庇护丫头渡劫……丫头,你可知你和你母亲之间到底有何联系?”

夏小蝉一听这话,不禁沉下了脸。本来她想要用韩非一次武帝城的机会,原因是自己渡劫必定伴随天蝉振翅,鸣叫天地。届时,不仅鲛人王族会知道,封神天的人同样会知道,想破坏天劫者,绝对不少。没有避讳,怕是不行。

可现在,武王断然拒绝,这里面问题就大了。

上一回,韩非要回阴阳天,引动那么多强者,武帝城都能搞定。这回,只是自己渡劫,武帝城却搞不定,可见这事情要比自己想象的更大。

“渡劫?”

洛小白诧异:“小蝉,你要渡劫了?”

张玄玉脸色一正:“这么快就要渡劫了?”

乐人狂:“为什么武帝城不肯庇护?”

只听夏小蝉道:“我只是有一种感觉,纯皇典之所以要留下我在,是因为和我娘有关。可是她陷入沉眠,不知何时能苏醒。若是我能唤醒她,纯皇典该告诉我才是。但他以前什么都没跟我说过。”

韩非:“这次,叫你们出来,就是我有一个不太成熟的大胆的想法,我合计着,要不咱们讨论一下?”

乐人狂一听,顿时道:“你都觉得不太成熟了,怕是危险性不小吧?否则你早办了。”

众人纷纷点头,这么多年下来,谁还不知道谁啊?韩非那有仇能报不隔夜的个性,真若自己可以解决,一早就办了,哪会拿出来讨论?

洛小白道:“你且先说说。”

韩非犹豫了一下道:“宣叔跟我讲过暴乱沧海的局势,小白你也分析过在。我也知道,我们现在的巅峰战力,还是弱了些。即便勉强凑齐几大开天境强者,那也会直接导致人族内乱,被他人有可趁之机。所以……我在想,鲛人王族,可否联合?”

韩非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夏小蝉震惊地看着韩非,张玄玉和乐人狂相视一眼,瞪大了眼睛。

只有洛小白,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定了定神道:“假设能联合,说说你的道理先。”

韩非看向夏小蝉:“丫头,鲛人王族,开天境几人?”

夏小蝉寻思了一下:“就我所知,明面上只有一人。若如你所言,纯皇典真被我猜中,是开天境强者,那已知的就有俩人。”

韩非沉吟片刻道:“已知的有俩人,即便真没有隐藏的开天境强者,俩名开天境,已经是一个极为可怕的势力。我们联合的对手,剑神宫剑神,亦是开天境。这么一算。若我们能联合鲛人王族,至少能保下阴阳天和水木天,还可以让丫头渡劫,又能抗衡太清无极。”

夏小蝉诧异道:“你怎么会产生这种想法?”

洛小白则寻思片刻道:“在鲛人王族答应的前提下。你能说服已经联合的几大盟友么?”

韩非摇头:“不知!”

洛小白:“你为什么会觉得鲛人王族会和我们联合?我们可没有开天境强者。剑神毕竟是剑神宫强者,虽有盟友关系,但他会作为我们撑这个场子?”

张玄玉道:“你要这么做,届时会不会被人族唾弃?”

乐人狂连连点头:“要不咱再琢磨琢磨?你不是说要等那什么帝宫开启么?万一我们时来运转了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