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调教男奴;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

揉她的大白胸把她摸湿、在学校和两个学长
2021年4月9日
双性受合不垅腿攻;慈禧是谁的老婆
2021年4月9日

如何调教男奴 第一章

“轰!轰!轰!”

周围的爆炸声不断,烟尘四起。

第三大部阵营一片狼藉。

根本没有修士想要应战,绝大多数修士都在争先恐后地抢夺飞轮台,然后迅速逃离。

然而,即便坐上飞轮台,升到高空……仍会被降临而来的超级大部修士所攻击。

一艘又一艘的飞轮台当空被轰得炸裂,惨叫声此起彼伏。

在方羽后方的八元,此刻脸色苍白,额头都在冒冷汗。

他才刚从死兆之地那个鬼地方逃出来,原以为要重获新生。

可一回到第三大部,迎面而来的却是超级大部的全面讨伐。

从一个极度危险的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可怕的险境。

本质上……没有太大的区别。

“超级大部全杀来了,很可能由某位天君率领……我,我们……”八元环顾四周,目睹到周围的环境,脸色更加难看,心脏扑通直跳。

没有一点战力。

整个第三大部完全就是一盘散沙。

而其中还夹杂着强行从第二大部收归来的两百多万修士……

此时,内部也极度混乱,外部又是极限施压。

整个局面……算是完全崩溃了。

要如何扭转局面?!

八元脑袋里一片空白,什么办法也想不到。

“老方,你还在发什么呆,这还不动手?”林霸天见方羽一言不发,疑惑问道。

方羽微微皱眉,说道:“你能分得出哪边是敌人,哪边是盟友么?”

听闻此言,林霸天仰头转了一圈。

天空中到处都是飞轮台,相互对轰,不断炸裂。

至于那些修士,有的身披黑甲,有的身披红甲,还有的连甲都没有……相互交战,大喊大叫。

就这个场面,的确很难分辨出哪边是哪边。

“呃……分不分辨得出应该问题不大吧,我们只要展现出绝对的统治力,很轻松就能解决掉这场战斗。”林霸天挠了挠下巴,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在寻找他们的统领。”方羽淡淡地说道。

此刻,他的神识已经扩散出去,搜寻周边的一切情况。

就跟林霸天所说的一般,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终止战争……唯一的方式就是展现出绝对的统治力。

而细化一下,那就还是擒贼先擒王。

把超级大部此次带队的统领拿下,战争也就结束了,难度不大。

可问题是,方羽的神识已经扩散出去极远的距离,却仍未搜寻到其中的统领。

漫天数百万修士,气息极度杂乱。

“对了,天南他们……”方羽微微眯眼,想起这些第三大部的统领。

而后,便动用血契,与他们取得联系。

“你们在哪?”方羽通过血契传音,问道。

没一会儿,就得到了惊喜万分的回复。

“方,方大人,你回来了!”天南激动地回应道。

“刚回到,我现在需要知道,超级大部这次出征……带队的统领是谁?”方羽问道。

“是八星大统领多哲,还有七星大统领超源,是他们两人带队!”天南立即回答道,“他们带领超过八百万名修士,前来讨伐我们……第三大部的修士已经彻底崩溃了,根本无法对抗,他们……”

“多哲和超源有没有露过面?”方羽打断了天南的话语,问道。

“没,没有……他们暂时还未露面。”天南答道,“多哲大统领……是暴雷天君的门生,据说实力已经在地仙中期……方大人若遇到他,必须小心,他掌握的雷霆之法师出暴雷天君,相当强大……”

如何调教男奴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如何调教男奴 第三章

第974章边诗诗和王梓博之间的“派系斗争”(求月票)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

文学

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板曾经在韩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

文学

王梓博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聂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