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皇帝按在龙椅上肉 啊老师用力小雪好棒

杂乱小说2第400部 坐在总裁的木棒上写作业
2021年4月9日
女人春叫的声音: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
2021年4月9日

把皇帝按在龙椅上肉 第一章

叶田卓第二天去找郑先生,打铁要趁热。

王美立也在,叶田卓这次重新打量他,越看越觉得这人太好了。

他格外热情,先说自己爱好,这样才能有共同语言。

说他去过哪里,说起来头头是道,用他的观点和眼光来说。

郑先生和他谈的热火朝天,王美立偶尔说上一两句,听到他他也去过的地方,会多说几句。

叶田卓聊了一个多时辰,茶也喝了两壶当着王美立的面,不好问郑先生。

有个人来找王美立,他说有事先出去一下,很客气的挽留叶田卓。

叶田卓毫不客气的说道:“你去忙你的,我陪郑先生中午一起吃饭。”

王美立说道:“那就多谢你了,中午我回不来你们俩先吃。”

叶田卓像主家似的很热情,殷勤地把王美力送出门。

因为他对人一向如此热情,郑先生也没有多想,还觉得这个后生真是不错没有一点儿官家子弟的架子。

俩人回了屋坐下继续,难得遇到一个

文学

彼此都是爱说话的,又听得懂的,郑先生很愿意和叶田卓交谈。

他说道:“今天我请客,本来昨天我请客,可是付东家硬是没让我付账,我怪不好意思。”

叶田卓说道:“那有啥不好意思,你大老远的来了,是客。我表嫂这个人很爽快,大气,不亚于男子。”

郑先生点头道:“对,我头一回见她的时候,虽然她穿着男装,就觉得妇人中难得有这样的女子。”

俩人说了一会话,叶田卓把话题拐到王美立那,说他和王大哥很有缘分。

之前他父亲在凤阳府当知府。调往应天府之后,是王大哥的父亲过来接任。没想到认识了是朋友,反而不是在凤阳府。

郑先生也觉得的是,说道:“人和人之间就是这样奇妙,你说我和他这么大老远的在南方认识,之后又认识你们。而他又和认识你岳父家的人,又是付东家的亲戚。世界说大也大,说小也小。”

叶田卓道:“对对,是我们人把世界连起来。不过我觉得挺奇怪的,我听我表嫂说王大哥目前还是独身一人。他们王家也是个大家族,王大哥十分优秀,怎么会到现在还没成亲?我表嫂说王大哥肯定是心里有个人,用情至深。宁可孤单也得用这份心来怀念这个人。”

郑先生扑哧一声笑了说道:“妇人总会在意这个。王兄弟并不是因为这个而不成亲。”

叶田卓问道:“咋啦?难道身体有毛病?”

郑先生瞪了他一眼说道:“这个话可不能胡说。”

叶田卓赔笑道:“是我说错,我这人嘴快,因为这个我爹总训我。”

郑先生觉得应该为好兄弟正名,解释道:“王兄弟身体一点毛病没有,他就是要求太高。”

叶田卓问道:“要求太高?他王家的门第……要比他王家的门第还高的,难道想娶岑家的?”

郑先生摇摇头道:“倒不是这个,你看他是在意门第的人家吗?他是想娶一个情投合意的女子。让我说你不给人家机会哪里知道会不会情投合意?”

叶田卓说道:“正经家女子谁给他机会呀?那不是登徒子吗?”

郑先生一摊手道:“可不是嘛,所以他就到现在还没成家。我这次来还劝他,不行我在辽东给他介绍一个。我家里亲戚多,我照着他想要的模样,帮他找几个,到时候让他见一见,看中哪个娶哪个。”

叶田卓好奇问道:“他心中的模样是啥样的?莫不成想找貌美如花的女子?”

郑先生说:“俗,太俗。要是找貌美如花的,不能说满大街都是,到哪都能有一两个出色的吧。王兄弟是想找心意相通的人。他说是不是他心中的人,看一眼,说两句话,就知道了。”

叶田卓说道:“真是个怪人,难怪我表嫂说像他这种高人,内心是孤独的。宁缺勿滥,宁可自己孤独享受孤独的美丽也不愿凑合。”

郑先生一拍,巴掌道:“哎呀,付东家这话说得好,说的就是王兄弟。”

叶田这呵呵笑,道:“我表嫂书没读多少,但是有的时候说话,说到我心坎里去了,我非常的认同。”

郑先生说道:“对对,我发现就是这样。只可她家的豆东家有点……”

那个意思是有点配不上。

叶田卓说道:“夫妻俩的事,外人看没用,人家合得来,过得好就行。就像王大哥,作为外人还有他们家的人肯定觉得很多女子都和他挺般配的,但她他自己不接受,有什么用?”

郑先生叹口气,又摇摇头道:“真拿他没办法,要不直接当和尚去算了。”

叶田卓说道:“那可不行,当和尚多没意思,不能吃肉,将来要是遇遇到合心意的再还俗?累不累呀?”

叶田卓和他东扯西扯,然后拿出一篇文章递过去,“郑先生,你看看这篇文章,我父亲说写的好,让我背下来。郑先生也知道我在学问上头不行,没觉得哪里写的好。所以今天拿过来让郑先生看看。”

郑先生接过看了一遍,又重新看一

文学

遍,拍了一下桌子道:“好!写得好。这是今年哪个俊才写的?”

叶田卓说道:“今年没下场,只是按着今年的考题写了一份,我爹看了说写的好。”

郑先生摇摇头道:“可惜可惜,这样的文采,应该下场一试。”

叶田卓说道:“或许人家还想再磨练几年。”

郑先生又从头到尾看一遍说道:“能否留下来,回头我让我王兄弟也看一下。”

叶田卓说道:“好呀,不过这是我悄悄拿出来的,千万不要外传。”

“明白,等看完之后还给你。”中午俩人出去吃饭。

叶田卓对应天府吃的地方熟悉,没去多远,就在附近找了一个很有特色的小吃请郑先生吃了一顿。

说他有空的很,要是想去哪里吃饭随时找他。

叶田卓美滋滋地回家了,本来他想直接向郑先生打听,后面想了想,先不用,让他们看看大姐写的文章再说。

回到家,看到一个人,惊喜坏了。

“媳妇回来啦,哎哟,我的大闺女,快让爹抱抱。”

冲过去就从叶姨娘手里抱过孩子,不错眼的看。

像他。

哎呀,看着这个大闺女心都要化了。

头都不抬的问道:“咋没提前说?我天天都盼望着。”

陶桂菊说道:“是顾公子不让说,他说有他在肯定把我们母女平平安安送到家。”

把皇帝按在龙椅上肉 第二章

听到同伴的话,工作人员把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刘泠母亲对着她们翻了个白眼,“哼,一个破服务员,哪来的勇气跟我叫板。”

说完,刘泠母亲拉着儿子大摇大摆的走了,

直到她们消失在电梯口,工作人员才皱着眉抱怨,“什么素质啊,夏挽沅怎么会跟这样的人扯在一起啊,真的假的?”

“真的,”同伴悄悄地,“我上回亲眼看到夏挽沅来酒店看她们呢,啧啧,我感觉夏挽沅是被骗了,看这一家人,一点素质没有,夏挽沅还对她们这么好。”

工作人员们一边聊着一边往里走,路过套间的时候,瞥了一眼里面脏乱的场景,众人面面相觑,暗自祈祷自己不要分到这个片区来打扫,

做酒店行业的人,最怕的就是遇到这样不讲卫生的客人了。

——

安娆和薄晓的婚礼时间就在一个月以后,夏挽沅特意推了很多的工作,专心的给安娆设计婚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都已经临近深夜,夏挽沅依旧没有从书房出来,君时陵终于忍不住进去找她,

刚靠近夏挽沅,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先被她笔下的设计图给吸引了视线,

虽然还只是半成品,但依旧璀璨夺目的让人移不开目光,哪怕是君时陵这样对婚纱不感兴趣的男人。

夏挽沅仔细的将袖口处的雕花设计画好,转过头看到了君时陵,“几点了?”

“十一点了,夫人,该睡了吧。”君时陵将目光从纸上移开,看向夏挽沅,

“好,”夏挽沅说着,将设计图小心的折起来,然后放到墙角边一个巨大的金丝楠木箱子里,

君时陵瞥了一眼,看到除了安娆的婚纱设计图外,箱子里面,还有一幅卷着的图纸,

君时陵走过去,想伸手去拿,“这个是什么?”

夏挽沅一慌,直接转过身抱住君时陵的腰,把他的手拉回来放在自己腰上,“不能看。”

君时陵微微挑眉,“还有我不能看的?”

夏挽沅脸上酒窝浮现,“以后会给你看的,现在不行。”

君时陵太了解夏挽沅了,他心中已然猜到了是什么,但还是顺着夏挽沅的意思,“好,你说不看就不看,”

夏挽沅这才转身小心的放好安娆的设计图,

纵使夏挽沅为了这个设计图已经推掉了大量的工作,但有一项行程却是不得不去的,那就是被誉为国内电影界最有份量的“金影奖”,

自从它开办以来,每一年,都会评选出当年最受瞩目的作品和演员,这个奖项份量极重,

可以说,能拿到一个“金鹰奖”,便意味着从此以后,这个演员在电影界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而夏挽沅和苏月然一起,被提名了这个“金影奖”的影后。

“挽沅啊,这回你一定要穿的漂亮一点,要超级漂亮的那种!!”陈匀为夏挽沅的造型操碎了心,“哪怕咱们拿不到影后奖,也要在气势上压倒苏月然。”

鹿梨天天和陈匀在一起上班,自然也告诉了陈匀那天她被咬以后,夏挽沅送她去医院,然后错过试镜的事情,

把皇帝按在龙椅上肉 第三章

“娘子娘子,我好像闻到饼子的面香啦。”。

“大白天的,相公你怕不是做白日梦呢吧?还闻到饼子的面香,我还闻到炖肉的肉香呢……”,可惜,那全都是幻觉!。

“不是的娘子,我真的闻到啦!”,男人坚持己见。

女人却听的不耐烦,早就被接连的逃荒磨平了棱角的女人,有气无力的摆摆手,很是随意的打发自家的男人,“是是是,你闻到了,你闻到了……”,那语气神态,说不出的敷衍。

男人挫败,面对曾经温柔似水,如今猛如母虎般的媳妇,他堂堂一个读书人也只得缴械投降,莫可奈何,最终只能小小声的,不满的,在坚持己见的嘟囔着。

“真是的,娘子你怎能不信自家的相公呢,我真的闻到了,真的闻到了!还是灰面烙饼子的香味,焦香焦香的,热乎乎的……”,就跟曾经他们家在安稳的年月时,自己每月都能吃上一顿的,灰面烙饼子的味道是一样一样的……

海面上,那无处安放的海风中,从前头的甲板上带来的这对小夫妻的对话,立刻引起了肖雨栖与纪允的重视。

都怪这该死的风,不就偷偷吃了个饼子么,她都辣么小心,动作都辣么隐蔽了,结果就因为被这无处安放的风骚操作的,给传到了别的地方而引起了暴露,肖雨栖也是醉醉哒。

也幸亏嗅到味道的人就那么一个,他家那小媳妇还不信,这让肖雨栖与纪允松了口气的同时,俩人接下来也的行动也越发谨慎,特别是在吃东西的时候,他们的动作都极快且隐蔽。

两人偷偷摸摸的填饱肚子喝完水,在纪允不动声色暗自挪动位置,把身边的小姑娘挡到身后时,被遮挡住的肖雨栖则是趁着这个时候,快速的把自己手里剩下的那点饼子给消灭掉。

俩人就这样窝在船尾的角落,被不远不近的房跟心暗中保护着,坐在这艘半大不小的渔船上,随着风浪一路南下的时候,他们身后,那刚刚离开不久的海城,此刻也迎来了肖雨栖万万没想到的人。

被素云一路引领来到海城外的肖羽楼一行人等,看着海城敞开的大门,看着城门内外熙熙散散,三五不时出现,见了他们就躲的远远的,只在暗中关注他们一行人的落魄灾民,面对着已然不见北鑫狗贼踪迹的偌大海城,肖羽楼的神情有些严肃。

“金大丫。”。

纵马骑行在肖羽楼身后,只落后他一个马身的金大丫,早在刚才他们家大少勒停身下马儿的时候,也跟着停了下来。

人跟在身后,金大丫虽然看不到自家大少的表情,不过遥望着眼前的海城,金大丫的心也沉沉的,坠坠的。

听到肖羽楼唤她,金大丫急忙双腿一夹马腹,驱马走到肖羽楼身边,落后半个马头的样子,抱拳拱手,“大少有何吩咐?”。

得到金大丫回应的肖羽楼,也没回头看金大丫,目光依旧定定的望着前方不远处的海城,声音带着郑重与期盼的再度响起。

“你且问问那位素云姑娘,她确定,我家小栖就在这城里?”,或者是说,他家那小丫头来过这里?

一路追踪到现在,他们从西边的神都郊外追到东边最沿海,再过去,便是那一望无际的大海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