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好累再换一种方式 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被几个人日的不能走路,惩罚往受的菊花塞生姜
2021年4月8日
抱着我在桌子做:吊带袜天使h
2021年4月8日

爸爸好累再换一种方式 第一章

第768章挽回

一旁的池映寒就这么听顾相宜阐述着自己的规划,心里生生的难受。

顾老太太当着她的面不敢说,但谁看不出来——她这是刚坐完月子,便又开始忙活生意上的事了!

池映寒单是听着都觉得累得慌,遂忍不住张口问道:“那个……相宜……”

正同顾老太太谈论铺子的事的顾相宜突然听见池映寒喊她,顿时转过头来,疑惑的看着池映寒。

两两相望的那一刻,池映寒竟有些怂了,脱口而出的只有一句:“相宜……你又要出去做生意了啊……”

顾相宜闻言,神色淡然的回道:“嗯,过两天就走。”

池映寒本想借机同她再说几句,但下一刻,他竟不知该说什么了。

他本想说——她可不可以不走?

但话还未说出口,他自己便用脑子将其筛了下去。

她有什么理由不走?

抑或是说,他能拿出一个让她不走的理由吗?

官家赐的药铺,她还能违抗圣旨不成?

再者,她不出去打拼,还能在家里等着池映寒养活她不成?

这一次,池映寒顿时想起她口中的那句“他是个什么东西”了。

故而,池映寒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顾相宜,却迟迟说不出一句话。

原本不尴尬的氛围,现下反倒有一丝尴尬了。

反倒是顾相宜见状提醒他道:“你盯着我干什么?你不是要陪孩子玩吗?”

“昂!对、对……我是想来看看安姐儿的……”

池映寒说出这话后,突然觉得这话不对劲,但他再想补充的时候,却见顾相宜并没有在意他说了什么,而且同他道:“那你便陪她玩会儿吧!我还要拟出一个草图,明日便让人照着这张草图开始修整药铺。”

说罢,顾相宜便起身绕过了池映寒,坐在桌前开始研墨。

但这态度却让池映寒难受得说不出话来,还不抵在他面前发脾气,再多骂他几句……

可她在将最绝的话骂出口后,便再也不骂了,甚至在他面前没有丝毫情绪,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继续忙活明日的事儿。

屋里,唯有小允安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见池映寒没有认真看她,低声哼唧起来。

谁料,却是这声哼唧,惹得坐在桌前的顾相宜突然转过头,眸光再度落在池映寒身上。

池映寒赶忙认真的抱着小允安,去哄着她,顾相宜见没什么事,便又开始认真的研墨。

接下来的半个时辰内,顾相宜一直专注着自己的事儿,反倒是池映寒越发的难受起来。

他特别想告诉顾相宜,现在他已经能好好的抱孩子了,但最让他心里不舒服的事便是——她没有恼,但他却不能再肆意的在她身旁说话了,每句想说出口的话,都在脑中筛了无数遍,即便觉得能说,也一直卡在嗓子眼处,不敢说出口,最后还是咽了下去。

直到池映寒怀中的小允安睡着了,池映寒才弱弱的尝试同顾相宜说了句:“相宜,安姐儿睡着了……”

“放床边上就行。”

“那……她在自己的小摇床上睡不好吗……”

“过两天便带到铺子里养着了,那边没有什么摇床,都是放在大人的床上养的,允安她没那么娇气,放在哪儿都能睡熟。”

爸爸好累再换一种方式 第二章

中午,病床旁边的桌子上放着的霍杳的手机又响起。

成明刚从洗手间回来,听到电话铃声,快步走了过去,迟疑了下,他还是拿起了手机。

看着上面备注为‘闵’的称呼,他指尖微顿,在接电话和挂电话上面犹豫,最后又抬起头看了眼病床上的人,按了接听键。

闵郁要是想找一个人,恐怕也是轻而易举。

接通后,成明直接告诉了他医院地

文学

址。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闵郁就出现在了病房门口。

成明看到他时,周身的戾气就下意识消敛,微微颔首,“闵少。”

闵郁客气的点了点头,走到床边,看着脸色苍白得几乎跟床单一个颜色的霍杳时,眉心就紧蹙成一团,“她一直这样不醒?什么原因?”

成明微垂着头,其他的没多解释,“院长只说是精神力消耗大,休息个两天应该就会醒过来。”

应该?

闵郁眼眸微凝,转而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下,静看了一会儿,便伸手握住了霍杳那只还在打着点滴的手。

手心温凉,即便是久握也明显感觉低于正常人的体温。

闵郁顿了顿,又起身,探了探她额头的温度,随即他回过头又看了眼成明,“低温也正常?”

成明沉默了一分钟,早上他从护士那得知大小姐体温异常低时,他也询问过院长,“院长说是正常。”

闵郁见此,也没再多问什么,他收回手,重新坐回了椅子上,只是紧蹙的眉心始终没有舒展开。

又是一天过去。

霍杳还是没有转醒,和前一天的情况没有任何区别,脸色苍白,体温很低。

爸爸好累再换一种方式 第三章

这一身的伤几乎养得他快要对自己产生怀疑了,好歹也是铁骨铮铮的男子汉,怎么就被打成这样?好几天都不敢动弹一下,若不是心里想着如意,有她支撑着,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倒下了。

若不是她离得太远,姜舜轶便要每天都要得到她的消息,知道她是不是同自己一样,也这般坚守着,即便被打断了骨头也要站起来,也要为他们两人的未来去争取。

不过,若是她因为两人在一起会被打断骨头,那还是先软弱一下吧,自己是男子汉,就算被打成重伤,爬也能爬去找她,可她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子,若是因为两人的事害了身体,那就是罪过了。

如意离得远,自己便是想也不能随时都打听到消息,可有人离得近呀。

这些日子自己被关在屋里,嘴巴都快闲出蛋来了,他那狠心的哥哥和小嫂子竟然只来看了他一次,后面就再无音信了。

当然,他十分能明白,过年期间,身为家中的一份子,他们是很忙的,忙着接待客人,忙着拜访亲戚,这些自己通通都能理解。

可是,自己呢?自己难道不是他唯一的弟弟,他竟是把自己忽略了个彻底!

有了媳妇忘了弟,也只有他做的出来了。

姜舜轶满肚子的埋怨时,容仪坐在雅阁,桌上全是这些日子两个小娃娃收到的礼物,她一个一个记录下来,又用锦盒装好了让下人去放好。

比起这些日子自己收到的红包,那都是干干脆脆的票子,数一数就能清楚到底是多少了,存起来也方便,可这两个小家伙得到的东西就什么都有了。

其中手镯和长命锁是最多的,可偏偏这么多手镯和长命锁,竟也没有一样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