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在什么时候最舒服 穿成浪荡女配NP

用我的手指搅乱吧、白洁被东子老二三p
2021年4月5日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噗呲噗呲 真爽 再深一点
2021年4月5日

男人在什么时候最舒服 第一章

天香楼三楼。

慕容纯拉着杨鼎天来到了一个房前,随既俏皮的对杨鼎天做了一个鬼脸。

“杨公子,你自己进去吧,我走啦。”

在杨鼎天还一脸楞逼的状态中,感觉到慕容纯的滑腻玉手轻轻离开,杨鼎天心中有些许遗憾。

目送慕容纯这可爱的丫头离开,杨鼎天看向了眼前的房间。

杨鼎天隐隐有些期待。

“究竟是公孙离月,还是公孙盈盈?亦或者是两个?”

杨鼎天逐渐露出了一丝笑容。

是公孙离月还是公孙盈盈完全是杨鼎天直接猜测而已。

殊不知杨鼎天自己正一步步走向了李世民对他下的套中。

袁洪一直跟在杨鼎天的身后。

看到杨鼎天准备进入那充满美人香味的房间,袁洪心中隐隐有些担忧。

先是李世民邀请杨鼎天来天香楼,然后又是公孙氏邀请杨鼎天到天香楼,这其中袁洪一下子就看出了蹊跷。

必定是公孙离月与公孙盈盈与李世民有什么关系。

袁洪想不明白。

杨鼎天既然直接拒绝了李世民,又为什么间接的接受了李世民?

杨鼎天是什么想法,自然不是袁洪能够猜透的。

现在杨鼎天准备进入房间中,袁洪是肯定不能跟进去的。

甚至连查探都不能查探。

不然的话。

偷窥皇上的私生活,这可是掉脑袋的事情。

“杨公子您注意安全,我在外面侯着,有事情随时唤我就行。”

袁洪对着杨鼎天说道。

杨鼎天看了眼袁洪点点头道:“辛苦你在外面待上一段时间了。”

随后杨鼎天便踏入了房间中。

进入房间刚刚合上门杨鼎天便感觉到一阵美人体香迎面而来。

杨鼎天忍不住嗅了嗅空气中的香味。

是清甜而醉人的。

闻上一闻仿佛能让人心神倍感舒适。

杨鼎天发现。

这种香味与大商帝国后宫中那些美人的香味又是截然不同,但却丝毫不见逊色多少。

或许这就是异域不同之处吧。

毕竟大商帝国与大唐帝国是不同的帝国,各自的风俗文化都有些许差异。

如今杨鼎天第一次闻到这种香味,感觉到一丝新鲜感也是很正常的。

踏踏踏……

杨鼎天走在房中,但房中除了香味杨鼎天根本就没有看到有人。

“哦?跟朕玩起了抓迷藏游戏吗?”

杨鼎天虽然没有看到人,但却能够感受到房间中有人,如今没有人出来迎接自己。

这让杨鼎天以为房间中的主人要与自己玩抓迷藏游戏。

对房中如此俏皮的美人,杨鼎天感到了好奇。

人都还没见就这么大胆的与自己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

这让杨鼎天感觉到天香楼里面的人胆子都挺大的。

不知道这么玩很容易走火的吗?

不过,杨鼎天可不管了。

要是真的擦枪走火了,那也只能怪她们在作死了。

杨鼎天可不会做什么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那都是虚伪。

房间很大,杨鼎天慢慢的走着,既然人家有兴致陪自己抓迷藏,杨鼎天也不打算作弊,那就陪她玩玩。

杨鼎天没有铺开神念,而是靠着感觉,靠着肉眼在房间中游走。

既然人家要玩,那就慢慢玩才有趣。

醉香楼一楼。

在杨鼎天刚刚进入房间后,慕容纯悄悄的来到了李世民所在的角落。

“秦王,你喊我办的事情给你办好啦,银子拿来!”

慕容纯瞪大了迷人的眼睛,伸出白嫩的玉手对着李世民娇喊道。

原来,慕容纯拉杨鼎天到三楼的那个房间中竟然是李世民的意思。

看样子,李世民是许诺了给慕容纯一些好处,所以慕容纯才给李世民办事。

“哈哈哈,纯纯做的不错。”

哈哈的笑着李世民对身边一个白净的公子哥打了个眼色。

“给纯纯十万银票。”

李世民倒是大方,直接给了慕容纯十万银票。

“十……十…….十……十万!”

慕容纯惊讶得玉手掩住了樱唇,因为此时她的樱唇已经张得老大的。

最原先她是跟李世民开口拿一百两银子作为辛苦费而已,没想到李世民直接给了十万两银票,这可是可以在钱庄里取十万两白银的!

十万两银票。

要是天香楼那些小侍女愿意,李世民足够可以买两个会舞剑的小侍女回去当侍妾。

要知道。

在她们大唐帝国,十两银子就足够一个普通平民一年的所有开销。

一百两是十年,一千两就是一百年。

一个普通人一辈子都可能用不到一千两白银的生活开销。

十万两,是真的太多了!

“怎么?不敢拿?”

李世民见到身边的白净男子拿出了银票之后,慕容纯迟迟没有接过去,于是李世民看着慕容纯笑道。

“谁……谁不敢拿了!”

“进我们天香楼花银子,本姑娘拿那是天经地义!”

说着,慕容纯就一把的抢过了白净男子手中的那一大叠银票。

看着手中的银票,慕容纯眉开眼笑好不开心。

随后慕容纯对着李世民甜甜的道了声谢谢后就一蹦一跳的回到了三楼。

“嘻嘻……今天一下子赚了十万张银票,大师姐二师姐一定会很开心的,我要与大师姐二师姐分享快乐嘻嘻嘻……哈哈哈……”

拿着一叠银票欢天喜地的慕容纯,丝毫不知道李世民看向她的时候,眼睛深处露出了一丝嘲讽。

不过那一丝嘲讽却是隐藏得很深。

“拿了本王的银票,今晚你们天香楼就是本王这边的人了,杨鼎天本王看你怎么破局!”

李世民目光看向了三楼,心里想道。

当慕容纯拿着一大叠银票来到了公孙璃月面前说明缘由的时候,公孙璃月绝美的俏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愉快。

慕容纯不清楚这其中的道道。

但是作为天香楼大当家的公孙离月却是一下子就看得很透测。

李世民找到她的时候。

利用以前的人情让她邀请杨鼎天这个大商帝国的太子爷来天香楼赏舞。

李世民什么心思她一清二楚。

公孙离月本就有些不乐意的。

但是碍于以前刚刚来长安城设立天香楼的时候欠下李世民的人情,这让公孙离月很是为难。

最后与公孙盈盈商量之后,公孙离月这才答应了李世民。

现在。

公孙离月看到了慕容纯手中十万银票的时候。

公孙离月似乎知道了李世民这次算是要将她们整个天香楼都拉上船,让天香楼也站到秦王府这边。

“纯纯,看来你做错事情了,邀请杨鼎天进入那个房间中并不在我与李世民约定的范围内。”

“原本后面是李世民自己的事情了,但是你现在接受了李世民的银票,这就变成了我们与李世民一起的事情了……”

“那杨鼎天可是大商帝国的太子也啊。”

公孙离月着慕容纯美眸中闪过一丝无奈。

从慕容纯手中那一捧银票中公孙离月看得出,慕容纯应该是被李世民给算计了。

但是慕容纯却毫不知情,还兴高采烈的为给李世民办事儿感到开心。

“啊?纯纯做错事情了?不可能呀,纯纯做错什么了?”

慕容纯可爱迷人的大眼睛瞪得大大的。

“要……要将这十万…….哎好可惜呀,要将这十万银票还回去吗?”

慕容纯看着手中的一大叠银票犹犹豫豫很是可惜道。

她虽然是公孙离月的贴身丫鬟,但是公孙离月待她如同亲妹妹一般,她与公孙离月表面上是主仆关系,但是私底下慕容纯还是对公孙离月与公孙盈盈大师姐大师姐的喊的。

公孙离月看了慕容纯一眼,她也知道慕容纯的性格很单纯,这事只能怪自己没有看好慕容纯。

“哎,算了,这次我们应该是被李世民强行绑在船上,倒霉的只是那个杨公子而已。”

公孙离月叹息了一声道。

还好她们身在大唐帝国中,就算是得罪了杨鼎天这个大商帝国的太子爷也不要紧,难道大商帝国的手还会伸到她们大唐帝国来不成。

“走吧,我们去找盈盈,等会应该会发生什么大事情,没有盈盈我怕我一个人处理不了。”

公孙离月说着就带着慕容纯离开了房间,想着旁边公孙盈盈的房间走去。

刚刚出房门的时候,公孙离月目光撇了一眼杨鼎天所在的房间中。

那间房间刚好在她们的对面,公孙离月幽幽的看了一眼之后便与慕容纯快速的进入到公孙盈盈的房间中。

对面房间的袁洪,在感觉到公孙离月看过来的目光之时好奇的大量了公孙离月一眼。

“好一个尤物!”

袁洪看到公孙离月之后第一时间感叹道。

当公孙离转身回房的时候,袁洪心中竟然有一股失落感。

就仿佛刚刚看到美好的东西,突然就消失了一样。

“如此美人,该不会是天香楼的公孙氏其中之一吧?”

袁洪感慨道。

“不对!她们如果在外面,那在陛下房中的是谁!”

袁洪突然警惕了起来。

他与杨鼎天都一样的一位在房间中的应该是公孙氏姐妹,但是如今看到了一个疑似公孙氏的美人在外面,那杨鼎天房中的人是谁?

就在袁洪疑惑的时候,杨鼎天所在的房间中突然传出了一声尖叫。

“啊!”

“杨鼎天这么回事你!”

一道娇喊声让袁洪顿时警惕了起来。

正当袁洪想要闯进去的时候,忽然发现杨鼎天直接启动了房间中的隔音禁止。

“这……”

袁洪楞了一下,这明显的杨鼎天是不准备让他冲进去。

就像是突然锁上了门一样。

要是他冲进去了那就等于是直接破门而入,袁洪怕会受到杨鼎天的严惩。

杨鼎天房间内。

杨鼎天原本以为天香楼的公孙离月或者公孙盈盈与他玩抓迷藏的。

但是让杨鼎天没有想到的是。

男人在什么时候最舒服 第二章

在此前练平儿用丹药和法力试探闵弦的时候,远在通天江龙宫中的计缘就已经灵台有感,掐指一算大致明白了有人找到了闵弦,至于是谁倒是不清楚,可能是他的同门也可能是练平儿,更不排除是什么不认识的人偶然遇上了闵弦,并且发觉他曾经是仙修,虽然最后一种可能性较小。

但计缘随后发现闵弦似乎并无什么异常,还在大芸府内,命数也并无什么危机,就又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按理说虽然计缘没有刻意施法,但想要找到现在的闵弦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能费力找到他的应该是熟人的吧,为什么又不带走他呢。

带着这种心思,计缘还是决定去看看闵弦现在的情况,看看宴席上的情况,现在也大多是剩下把酒言欢或者相互讨论之前的在书中的所得,计缘觉得这次化龙宴主要进程已经过了。

这么想着,和尹兆先说了几句之后就站了起来,传音和老龙和龙女说了有事要离开一下,就直接出了大殿。

一路出了龙宫,外头的沿江宴上远比龙宫内更热闹。

人们热切讨论着计缘携带龙宫内数千宾客前往书中一界的事情,人们心向往之,也猜测着其中风光和凤凰之姿,甚至还有人怀疑是不是夸张了,是不是一场幻境,毕竟这事就算是放在修行界也是太过离奇了。

当然,不信这种说法的人其实是占少数的,毕竟这可不是凡尘以讹传讹的谣言,龙宫内部的宾客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会也有不少混迹在沿江宴中声情并茂地讲着在《群鸟论》一界中的见闻,作假的可能性实在太低。

计缘出来看看这热闹的盛况,不由面露笑容,其实对比起来,他还是更喜欢外面这种吃饭场合,大家多人围着一张桌子,讲话也热闹,而不像是里头一两人一张桌案。

走出龙宫外没多久,计缘就直接御水离去,从江底不断上升的过程中,也有在沿江宴中的人隐约看到了计缘的离去,向里头的人讲明之后引得不少探头。

如今的计缘最快的遁速依然是借仙剑之光剑遁,但即便不是剑遁,自游梦之术大成之后,遁速同样不凡,并没有刻意赶路,但也仅仅不到一个时辰就到了同州大芸府上空。

这会的大芸府城还处在晌午呢,可以说大街上处于最热闹的时间段,挑担来城里买菜的菜农的摊位上有着最新鲜的蔬菜,各个沿街商铺的人也是吆喝得最卖力的时候。

计缘没有从城门口进城,而是直接落到了城中某处,位置倒是和此前练平儿选的差不多的位置,只不过练平儿是凭借直觉,计缘则是真的能算到闵弦在附近。

这会街道上人来人往极为热闹,计缘没有直接落在大街上,而是选择了边上一个巷子,然后显露身形走了出去,融入了大街上的人流。

马上就要过年了,大街上也是张灯结彩的,人们脸上大多洋溢着笑容,城内的人走街串巷,而大芸府城周围的村落乃至一些小城的人,也有许多来到这府城内带着家人一起采办年货,或者单纯只是逛逛。

在计缘路过的时候,也不断有人向其吆喝兜售物品,也有书画摊老板带着字画走出摊位到街上来向计缘推销,其热情程度可见一斑。

计缘一路看一路走,并没有停下来的打算,直到看到不远处一个老人挑着担子缓缓走来,这老人眼睛也四处看着,不过看的不是人,而是寻找街上合适的位置。

此前闵弦被练平儿包了一天,但既然练平儿已经走了,显然闵弦也不打算让这一天荒废,依然挑着自己的胆子出来了,只是他之前离开了,这会街上早已经热闹起来,很多好位置也早就被一些菜摊杂货摊之类的占据,想要找到一处合适的位置太难了。

曾经的闵弦仙子狂傲,而如今却连走路都显得佝偻了,但计缘看着却觉得顺眼了不少,并非因为他讨厌闵弦看到他不好才觉得爽,而是真的觉得他顺眼了一些。

计缘笑了笑,侧目看了看一边,脚步就停了下来,街对面走了几步,他知道他之前站立位置的身侧,那一小块沿街空地就是整条街上现存的最适合摆摊的地方了。

果然,没过多久,挑着担子的闵弦终于发现了此前计缘看过的位置,脸上显露欣喜,赶紧挑着担子往那个空位走去,将担子放下的时候左右看看,见附近摊贩都没人理会他,应该是无人的,遂放下心来摆摊。

就和练平儿看到的一样,计缘也见到了闵弦讲个木箱并拢,从里头抽出小折凳和盖头布,又取出笔墨纸砚放好。

不同的是此前清晨闵弦被冻得哆嗦,现在因为大吃了一顿,加上天气也暖和了一些,以及心情愉悦,所以动作都麻利了不少。

东西一放好,闵弦坐下来之后也吆喝一声。

“写春联咯,写福字咯,代写书信啊……”

男人在什么时候最舒服 第三章

闻言,几位公主、郡主们配合的露出忧虑神色。

她们中,有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的是觉得自己父辈兄弟或许能在其中得到利益而窃喜,有的则是害怕自己锦衣玉食的生活受到影响。

只有临安是真心实意的替胞兄担忧、发愁。

怀庆也是真心实意的担忧和发愁,但不是为了永兴帝,而是从更高层次的大局观出发。

“如果此事传扬出去,诸公会不会逼陛下发罪己诏?”

“也有人会趁机指责,是陛下号召捐款惹来祖宗们震怒。那些不满陛下的文武官员有了攻击陛下的理由。”

“陛下刚登基不久,出了这样的事,对他的威望来说是重大打击。”

她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怀庆看见临安的脸,迅速垮了下去,眉头紧皱,忧心忡忡。。

自从永兴帝上位以来,临安对政事愈发上心,大事小事都要关注。

她当然不是突发事业心,开始渴求权力。

以前元景帝在位,她只需要做一个无忧无虑的金丝雀,对于政事,既没必要也没资格参与。

如今永兴帝登基,天灾人祸宛如疾病,折腾着垂垂老矣的王朝。

身为皇帝的胞兄首当其冲,直面这股压力,如屡薄冰。

初登基时,尚有一腔热血励精图治,如今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新君已露疲态。

尤其是王首辅身染疾病,不能再向以前一样彻夜埋头案牍,皇帝的压力更大了。

作为永兴帝的胞妹,临安当然没法像以前那样没心没肺,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

其实说白了,就是永兴帝不能给她安全感,她会时刻为胞兄烦恼、担忧。

元景帝时期,虽然王朝情况也不好,国力日渐下滑,但元景帝是个能压住群臣的帝王。

这时,宦官给长公主奉上一杯热茶。

怀庆随手接过,随意抿了一口,然后,敏锐的察觉到宦官眼里闪过疑惑和诧异。

她微微眯了眯眼,没有任何反应的放下茶盏,淡淡道:

“烫了。”

宦官俯首:“奴婢该死。”

怀庆“嗯”了一声,没有责罚的打算,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凝神思考起永镇山河庙的问题。

笃笃……..她敲击一下茶几,金枝玉叶们的叽喳声立刻停止。

“会不会是地动?”她问道。

临安摇头:“根据禁军汇报,他们没有察觉到地动。而宫中同样没有地动发生,只有桑泊。”

桑泊离皇宫很近,离禁军营也很近,如果是地动的话,不可能两边都没丝毫察觉。

临安略作犹豫,附耳怀庆,低声道:

“我听赵玄振说,高祖皇帝的雕像裂了。

“镇国剑不见了。”

怀庆瞳孔微微收缩,脸色严肃的盯着她。

临安的鹅蛋脸也很严肃,用力啄一下脑袋。

这样的话,此事多半与监正有关,除监正外,世上没人能随意支配镇国剑……….监正带走了镇国剑,然后永镇山河庙里,祖宗们牌位全摔了,高祖皇帝雕像皲裂………

当下有什么事,需要让监正动用镇国剑?不,未必是给他自己用,以监正的位格,应该不需要镇国剑………

是许七安?!

怀庆脑海里浮现一张风流好色的脸,深吸一口气,她把那张脸驱逐出脑海。

接着,她以出恭为借口(上厕所),离开偏厅,在宽敞安静垂下黄绸帘子的净房里,摘下腰上的香囊,从香囊里取出地书碎片。

【一:镇国剑丢失,诸位可知详情?】

等了片刻,无人回应。

怀庆皱了皱眉,再次传书:

【一:此事事关重大。】

还是没人回应,这不合常理。

【五:镇国剑丢了?那赶紧找呀。】

终于有人回应了,可惜是一只丽娜。

【五:一号,皇宫发生什么大事了?大奉镇国剑不是封在桑泊吗,说丢就丢?那里是桑泊耶。】

【五:镇国剑也能丢,那你们大奉的皇帝要小心了,贼人能偷走镇国剑,也能偷走他的脑袋。】

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

不值得和她浪费时间,说不清楚…….怀庆无奈的打出:

【此事容后再说。】

重新把地书碎片收好。

……….

御书房里。

皇族成员齐聚一堂,这里汇集了祖孙三代,有永兴帝的叔公历王,有叔父誉王,也有他的兄弟们。

堂内气氛严肃,一位位穿着常服

文学

的王爷,眉头紧锁。

“司天监可有回信?”

“监正没有回复。”

众亲王有些失望、愤怒,又无可奈何,即使是元景帝在位之时,监正也对他,对皇族爱答不理。

“镇国剑呢?”

“镇国剑早在半月前,便被监正取走,此事他知会过朕。”

问答声持续了片刻,亲王郡王们不再说话。

“若不是地动,又是什么原因惹的祖宗震怒?早说了不用召唤捐款,会失人心,陛下偏不听本王劝谏,如今祖宗震怒,唉……..”另一位亲王沉声道。

闻言,众亲王、郡王看一眼永兴帝,默然不语。

祖宗牌位全部摔坏,这是性质非常恶劣的事件。

若是一些世家大族里,发生这样的事,家族可能就要被逼着退位让贤了。

一国之君的性质,决定了它无法轻易换人,但即使这样,众皇族看向永兴帝的目光,也充满了责备和埋怨。

认为他不是一个明君。

短暂的沉默后,头发花白的誉王说道:

“此事,会不会与云州那一脉有关?”

众亲王悚然一惊。

自许七安斩先帝风波后,许平峰现世,与他有关的一切,都已暴露在阳光之下。

朝中重要人物,王朝权力核心的一小撮人,如内阁大学士们,又如这群亲王,知道五百年前那一脉蛰伏在云州,意图谋反。

“誉王的意思是,此事涉及到国运之争?”

“那许平峰是监正大弟子,术士与国运息息相关啊……..”

“对高祖皇帝来说,五百年前那一脉,亦是姬氏子孙……..”

永兴帝越听,脸色越难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