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糊糊进了岳,岳双腿之间

娇妻被多p的刺激|放荡人妇系列
2021年3月30日
厨房抬起月月的腿、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
2021年3月30日

迷迷糊糊进了岳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迷迷糊糊进了岳 第二章

瞎眼老爷子还想再问,满身奇怪的水汽的牛澜绮蓦然出现在人群中。

牛澜绮的状态非常不对,本源波动诡秘晦涩,就像是刚刚被冷冻过后又立马跑到了蒸笼中去,浑身上下呲呲冒着气,整个人都在滴着蓝色的水液。

牛澜绮趔趄着对瞎眼老爷子鞠躬,咬牙说,

“老爷子,这事,您到底管是不管?”

瞎眼老爷子忽然一阵剧烈的咳嗽,表情显得有那么一丢丢的惆怅,

“咳…”

“牛家丫头不要激动嘛,如若不是林小子我黑军怎能有如此大胜,光是虚兽就斩杀了不下二十头,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大声啊,难道你牛家的老头没有在这场战斗中捞到好处么?”

“话虽如此…”牛澜绮身上开始咔嚓咔嚓的结冰,“这么说老爷子你是摆明了要拉偏架了?”

众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瞎眼老爷子是整个海防线最受尊重的老人,这个牛澜绮太放肆!

同时牛澜绮的话也让他们觉得很挫败——从什么时候开始黑军要看明光的脸色行事了?

“咚!”

牛澜绮身后突然又多了个人,是牛澜山。

说起来牛澜山明明是牛澜绮的弟弟但看起来却比牛澜绮的爷爷还要老上几分,光看那张满是褶子的脸的话,唔,估计最少也得是太爷爷辈分的。

牛澜山低声道,

“姐,别说了姐,你这是干啥…”

牛澜绮一脸桀骜,

“我就不信今天没人给我评这个理了?!”

牛澜山讪讪的笑,对周围道,

“咳咳,我姐她,受伤了,受伤了,老爷子您别跟她一般见识,您还不知道她呢,一直都是这稀烂的狗脾气。”

瞎眼老爷子道,

“牛家丫头,林小子对海防线的意义非比寻常,以你的身份,又是在这种特殊时期,更该有容人之量。”

牛澜绮气得呵呵冷笑,

“我没有容人之量??是不是要等到他害死我的时候你们才会觉得我有容人之量?”

“姐!!”

“你闭嘴!”

瞎眼老爷子也不生气,

“牛家丫头,这是为了你好。”

牛澜绮瞪大了眼睛,讥讽的问,

“哦?”

瞎眼老爷子话里话外包庇的意思实在太明显,周围一圈儿年龄大的家伙脸有点红,表情有点僵硬。

瞎眼老爷子道,

“呵呵,小丫头要是实在过不去这个坎,我做主,准你的假,甚至可以亲自动手为你屏蔽黑沉海的束缚,你便去找林小子讨个说法吧。”

牛澜绮道,

“什么意思?”

老爷子脸上没了笑容,

“字面意思。”

“你们不会插手?”

“当然不会,当然,如果牛家丫头你有性命之危,海防线不会坐视不理的。”

牛澜绮转身就走,却被牛澜山一把拽住,

“姐,姐我们打不过那小子!”

牛澜绮:???

瞎眼老爷子噗嗤一声笑了,撸着胡须,

“总算有个能看得明白的。”

牛澜绮的脸色都无法形容到底有多难看了,嘴巴张大,半天都没挤出一个字来。

迷迷糊糊进了岳 第三章

“嘶啦、嘶啦!噗呲呲——”

说时迟,那时快,被瞬间吸进气流内的黑甲蛮蝎惨遭疾旋之力撕碎身躯,化为漫天血雾,后面的蛮蝎见状吓得魂飞魄散,它们慌忙刹住脚步,不敢再往古怪气流那边奔跑。

但后面的虫母却没打算放过这些家伙,它猛然叫道:“看住蛮蝎,谁敢停止前进,杀无赦!”

“唰唰唰!”“嗤嗤嗤!”听到它的叫嚷声,金螫王释放出尖锐气芒,古荒吼螶的漫天风刃倾泻如雨,顿时杀得试图倒退逃走的蛮蝎死伤一片。

“吱吱吱!”

发觉对方是要对自己的同族赶尽杀绝,为首的巨大蛮蝎不由得发出哀鸣惨叫,而后赫然扭身朝着虫母这边猛冲过来,这家伙此刻已经绝望至极,

文学

打算和敌人拼个你死我活,甚至是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

“就凭你也配和本虫拼命?别做梦了!”

虫母狂笑一声,倏忽吐出大股原火烈焰,“呼呼呼——嗖嗖嗖——”猛火好似洪荒古兽血口甫张,倏地吞没了黑甲蛮蝎的身躯,这家伙没来得及挣扎一下,就变成了灰烬。

“噼里啪啦!”霎时间,金螫王挥动灵气细丝狠狠抽打其余的黑甲蛮蝎,嘴里还喊道:“废物们,尔等剩余的价值就是向前冲,快点!”

“啪!”灵气细丝如同灵蛇般的软鞭,应声落在其中一只黑甲蛮蝎身上,别看这个家伙皮糙肉厚,有重甲保护,照样被打得头破血流,惨叫摔倒在地,金螫王怒吼道:“快点冲!”

“唧唧、唧唧!”

万般无奈之下,遍体鳞伤的蛮蝎只得哀鸣着朝古怪气流内走去,随着一阵绞肉机似的暴响骤起,这只黑甲蛮蝎也被绞成肉碎,其余的蛮蝎越看越害怕,但明知这是一条死路,它们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

原因就在于,后退的话还得遭到无尽的毒打,那样还不如直接死了痛快呢。

“噌噌噌——呼呼呼——”一个个黑甲蛮蝎带着无尽悔恨,埋头冲进了古怪气流内,惨遭“绞肉”之刑。

与此同时,古荒吼螶叫道:“老大,

文学

你瞧,那些家伙进去之后,气流旋转的速度变慢了。”

“好,咱们也该准备一下了。”邪蛁虫母此时问道:“你们两个有没有信心,和我一起冲进去探个究竟?”

“哈哈哈——”闻听此言,金螫王和吼螶大笑,随即异口同声叫道:“愿以死相随!”

“好好,果然是我的好兄弟。”

邪蛁虫母点头,随即说道:“既然如此,咱们也得准备齐全再进去,小金,用你的金玄灵气做个保护罩,让咱们三个都受到它的覆盖保护,然后再给我的虫帝宝珠也输入一些玄灵气。”

“是,老大。”金螫王一边说着,一边依言照做,“嗖嗖嗖!”霎时间,玄灵气护罩形成,虫母又把那根从气流内弄到的兽骨带在身边,随即道:“好了,随我冲吧!”

“噌噌噌!”说时迟,那时快,三虫好似离弦之箭,朝着气流内疾飙而去,也许是金玄灵气的护罩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让大家得到了很好的保护,轻而易举的闯进了气流外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