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和父亲互相解决|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大女小娟二女小妍,洛冰河给沈清秋下情药
2021年3月21日
软萌受 高H,啊哦快点好深用力bl啊快
2021年3月21日

离婚后和父亲互相解决 第一

文学

几分钟后,小舞、唐三、宁荣荣和朱竹清一脸苍白的从茅厕里走了出来,而唐子宸却一脸的精神,像是做了某种不可言语的事情一样。

“走吧,跟着我,到下一个测试之地去吧。”戴沐白强忍着笑意,对着唐三他们说道。

众人听后,点了点头,跟在了戴沐白的身后。

过了一会儿,戴沐白带着唐子宸他们来到了第二关的考核之处。

负责第二轮考试的,也是一名年长的老师,因为之前去呕吐,唐三等人还没来得及看这边考试的内容是什么,而我们的猪脚唐子宸确实知道这考核之内容。

戴沐白走到那老师身边,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又指了指唐子宸、唐三和小舞他们几个。

老师点了点头,道:“行,你带他们直接去第四关吧。通过了就录取。”

戴沐白回到唐子宸和唐三众人身边,就要带着二人朝学院更内部走去。可排队的考生们却不干了。

一名男考生道:“老师,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可以免试进入第四关考试。我们却要一关关的通过?”

年长老师淡然道:“如果你的魂力也是超过二十五级的,那么,也可以直接去进行第四关考试,不用在我这里耽误时间。可你现在测试出的魂力只有二十一级,那么,就必须要一项一项的通过。”

男考生疑惑的道:“他们的魂力有二十五级以上?这不可能。我们都才十二岁,怎么会有那么高的魂力出现。”

能够站在这里的,都是魂力超过二十一级,而且年纪不超过十三岁的少年,在原本的初级学院中,像他们这样的存在,无疑都是学院中众星捧月的角色。可来到这史莱克学院却连连碰壁,心情难免会出现一些变化。

戴沐白冷哼一声,“自己不行,不要以为别人也不行。我进入学院的时候,魂力就是二十五级。唐子宸,让他们看看,你的魂环配置。”

唐子宸听后,有些百思不得解,剧情里不是让唐三出来装逼打脸吗?怎么又成为我了?我只不过想当当情圣而已,为什么要逼我成为打手呢?唉,孔子圣人说得对,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随后,释放武魂,背后四个魂环缓缓

文学

升起,一股强大的气势席卷而来。

那名男考生见后,满脸的不可置信,“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这么年轻,怎么就成为了魂宗?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杨伟如此努力,还是比不过他人,啊,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见杨伟已经渐入疯境,唐子宸实着是有些“不忍”,于是,便说道:“胸弟,其实你不必伤心的。”

“哼,我不必你在此假惺惺的安慰我。”杨伟愤怒的说道。

“是真的,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能这么快就修炼到魂宗吗?”唐子宸引诱道。

而杨伟似乎也被唐子宸的话语给吸引到了。

“真的吗胸弟,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啊。”杨伟一脸疑惑的说道。

“真的,胸弟,我还会骗你吗?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我还会骗你吗?”唐子宸一脸悲愤的说道。

离婚后和父亲互相解决 第二章

孟川从来没忘记过鹏皇,这个造成沧元界巨大浩劫的罪魁祸首之一。

那场浩劫持续了九百余年,最惨烈之时,人族只能被迫镇守重要的大城,城外尽成了妖族肆虐之地,死去的人们难以计数。

孟川经历过那段惨烈岁月,见过无数城池、村落被妖族屠戮的场景。而掀起这场浩劫的,就是当初的妖界三位帝君!那三位帝君,‘星诃帝君’‘玄月娘娘’都死在了孟川手里!最强的鹏皇却是成为三劫境,一直苟活到如今。

“金鹏,妖族三位帝君,今日轮到你了。”孟川隐隐感觉,这次应该能成功。

如今自己的实力,比刚成六劫境时强太多了。

那时仅仅掌握一门雷霆规则,如今却已然是巅峰六劫境,翻手就能覆灭当初的自己。施展八劫境秘宝‘天罚图’,估摸着都有半步七劫境实力了,如此实力隔着世界击杀四劫境都有较大可能,三劫境靠自身不可能活下来。

“死吧。”

天罚图所显现的巨大眼睛,宛如混洞般幽暗,为了有十全把握,自然动用八劫境秘宝。

轰~~~

低沉的轰鸣回荡在这座七劫境秘宝世界内,令世界都在震颤,同时一道手指粗细的暗金色雷霆已然劈下,劈在了那一团悬浮着的血液上。

孟川眼眸冰冷看着这一切,这一道恐怖的雷霆顺着彼此纠缠的因果线,瞬间传递向隔壁的生命世界‘妖界’内,传递进了一直躲在妖祖洞中的鹏皇。

妖界,妖祖洞内。

“嗯?”盘膝坐着的鹏皇,忽然露出惊恐色,那顺着因果线跨界而来的攻击,让他本能感觉到无法抵挡。

“这么快,孟川又请大能动手了?”鹏皇脑海中浮现这一念头,一缕暗金色雷霆已然渗透进他的身体,他的身体仿佛在火焰中消融的积雪,瞬间便已经湮灭。

躲在妖祖洞的这具真身,彻底湮灭,只剩下些器物留在原地。

虽然妖祖洞,有妖族先祖们留下的重重庇护手段,然而最强也只是到六劫境层次的妖族先祖们,对因果影响终究是有限的。

……

千山星,囚魔牢狱内。

鹏皇的域外真身,一直囚禁于此,受尽折磨。

“我的家乡真身。”鹏皇有些蒙了,头脑都一片空白。

家乡真身都死了,域外真身那还有希望?

鹏皇呆呆抬起头,远处黑袍白发男子走了过来。

“孟川。”鹏皇看着孟川,他感应到孟川越加强大的气息,喃喃低语,“你成六劫境了?真没想到,你能成六劫境,是求七劫境出手杀的我?你可真是恨我入骨啊,不惜代价都要请七劫境出手。”

上一次跨界的攻击,鹏皇就认定是六劫境的强者出手。

仅仅两百余年后,又一次攻击到来,却是要可怕太多太多,应该是七劫境层次吧。

自己一个小小三劫境,能惹得七劫境跨世界出手,也真是难得了。

“让你付出如此大代价,我都感到荣幸了。”鹏皇看着孟川,它没奢望过能活命。

“代价?”

孟川看着他,“是我亲自动得手!请人帮忙,哪有自己动手来得痛快。”

“亲自动手?”鹏皇一愣,“你成七劫境了?”

它终究只是三劫境,即便掌握四劫境规则,肉身法门也完善大半,但终究眼力差了些,没法判定孟川实力。

孟川没再多说,直接一指点出,幻境降临。

让鹏皇在死前,陷入最彻底绝望中。

“哼。”

鹏皇陷入重重幻境折磨中,它发出低吼:“我死了,妖界破灭与又有何干?”

“哈哈哈,有胆子尽管来,我才是妖界的皇。”

“不,不,饶命。”

“我不敢了,不敢了。”

“嘿嘿嘿……”

重重幻境折磨下,鹏皇心灵意志逐渐崩溃,越加丑态百露。

孟川在一旁看着这一切,脑海中却是浮现着妖族入侵战争的无数画面。

终于,鹏皇被折磨的元神彻底溃散,身死在囚魔牢狱。

“三名罪魁祸首都死了。”孟川默默道,挥手便令鹏皇的尸体彻底化作飞灰,跟着转头离去。

……

离婚后和父亲互相解决 第三章

听着几名下属的分析,惜雨脸色已经被气的一片铁青,双目含煞,怒不可歇,简直是恨不得立即将这些人给揪出来,全部挫骨扬灰。

那些资源,全部都是属于天元家族的私有财产,同时也是支撑着天元家族发展壮大的基石。

毕竟现在的天元家族也算是家大业大,人口众多,每天都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源去养着,一旦资源跟不上,那后果可就相当严重。

而这些被天元家族招募的外来护法,在享受着天元家族给出的丰厚福利还不知足,竟敢得寸进尺,暗地里\\b侵占属于家族的私有财务,给家族带来了巨大的损失。甚至是之前几名监察使的失踪也与他们有着脱不了的关系。

这在惜雨看来,已经是属于罪大恶极的严重罪行了。

只是当惜雨一想到对方是无极始境修为时,心中便生出了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虽然她在剑尘走后,暂时掌管了天元家族,可她毕竟修为低下,那些投奔天元家族的始境护法对剑尘是唯唯诺诺,言听计从。可对于她这位副家主,就没那么尊敬了。

哪怕她是惜氏皇朝的公主,可这样的身份放在南域的这帮始境强者眼中,分量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毕竟这里不是在北域。

“可惜许然前辈不理俗事,一直都在闭关潜修,不然的话,若是有许然前辈出面,事情就好办多了。”惜雨暗暗叹了口气,发现自己这个副家主,\\b当是真是有些窝囊。

“剑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他要是在的话,那家族目前所遇到\\b的一切困境,都将迎刃而解。”这时候,惜雨心中不禁开始怀念起剑尘来。

“你好歹也是天元家族的副家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掌管整个家族的生杀大权,几个护法就将你给难成这样了吗?”

就在这时,一道让惜雨牵肠挂肚的声音传来,只见在水云殿的正殿中,剑尘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那里。

没有人察觉到他的何时出现的,直到他声音传出时,惜雨连同几名下属才发现他的存在。

水云殿虽然是一件中品神器,但器灵早已经臣服剑尘,因此剑尘在水云殿中早已可以来去自如。

“参见家主!”正殿中的几名下属一眼就认出了剑尘的身份,神态间立即露出恭敬之色,纷纷是神情激动的行礼。

惜雨目光怔怔的盯着剑尘,脸上逐渐的露出了一抹轻松的笑容出来,道:“你终于回来了,只是我终究是辜负了你的期望,没有替你管理好家族,导致家族损失了大量资源。”

“资源这些倒是不重要,以家族如今的财富,即便是损失了这点资源也无伤大雅,最主要的原因是你作为天元家族的副家主,还缺乏一份果断力。”剑尘一脸郑重的对着惜雨说道:“惜雨,你要明白一点,我们天元家族与其他势力的权力结构不一样,目前我们家族没有老祖,没有太上长老,家主就是权力最大之人。而你作为天元家族内唯一的副家主,我不在的时候,这个家族的一切大小事宜,自然都是由你说了算。”

“那些投奔天元家族的始境强者,你不仅有选择接受或是拒绝他们投诚的权利,当家族内的始境强者做出了有损家族利益的事情,\\b你甚至也有审问以及开除他们的权利,若是有人反抗,你就让家族内的其他始境强者出手,进行强力镇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