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吻我腿中间的那个位置、小妖精一天不做就难受呀

公主纯肉高H文,宝宝你都湿还不要
2021年3月20日
老公弄你们的流程、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
2021年3月21日

男吻我腿中间的那个位置 第一章

千岛国普通人的选择,也没有出乎江寻的意料,面对死亡的威胁,人们都觉得留下来都是坐以待毙,只有跟随正规军,才能给人一种安全感。

不过好歹凯撒没有做出营救航母舰队的决定,如此一来,江寻还可以跟着大部队一起走,这样也更安全一些。

“江寻,我们到底怎么才能出去?”鱼冰凌用精神传音问江寻道。

江寻道:“这所谓的异界,其实是被毁灭后的残破世界,可以理解为平行世界的碎片。

那些被毁灭的世界,大部分已经成为一片荒芜的死地,没有任何价值,莫说人类了,连怪物都不会留恋,它们会直接把这些破灭的世界遗弃掉。

但有些世界碎片不一样,这些世界在毁灭之后,依旧蕴含了丰富的能量,所以怪

文学

物才会盘踞于此。甚至某些世界碎片可能诞生一位怪物中的王者,它是这个世界的主人。”

“怪物中的王者?主人?”鱼冰凌心中一惊,眼前他们所处的这个破碎世界,显然就是鬼怪的聚集地,一般的怪物已经很难对付了,如果再来一个“主人”还得了?

“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也有这种王者?如果有的话,它会是什么级别?修罗级吗?”

迄今为止,鱼冰凌还未曾遇到过修罗级怪物。

如飞行鬼、寄生鬼,都只是准修罗级,但也已经相当棘手了。

如果这个世界存在一个“主人”,那它恐怕怎么也是修罗级起步,而且在修罗级中,都是属于强大的一类了。

江寻道:“并不是每个世界碎片都盘踞着怪物之王,比如某些世界里,存活着诸多强大的准修罗级怪物,它们谁也不能奈何谁,就这么共存着,各自守着各自的领地,也很正常。至于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是不是也有一个怪物王者,我也不能确定。”

“好吧……”鱼冰凌点了点头,问这么多也没意义。无论这个世界有什么,她都必须去全力以赴去面对。

“江寻,你刚刚跟凯撒说,这些世界碎片与蓝星所在的空间交汇不是自然发生的,而是怪物有意为之?”

“没错,这些残破的世界就好像是一艘艘的鬼船,它的乘客就是无数的鬼怪,鬼船在空间中漂泊,遇到新的世界便会靠近,犹如一群鲨鱼遇到老迈将死的巨鲸一样,扑上来分一口血食。”

“原来如此……”鱼冰凌眉头跳了跳,看来这样的事情,以后蓝星会经常遇到,如此一来,这个末世只会越来越糟,“说了这么多,你还没说我们该怎么离开?”

“我刚才说这些世界碎片非同一般,它们本身蕴含了丰富的能量,所以才会吸引怪物聚集。

这些不同寻常的能量当然有来源,我姑且称这些来源为界心。界心可能有一个,也可能有多个,找到界心,我就有回去的办法了。”

“界心?那恐怕在一些强大的鬼怪手里吧?”

“没错,所以回蓝星的征程注定要经过一场血腥厮杀,普通人毫无自保之力,在这场杀戮中很难活下来,所以我才建议他们留在原地躲着,等到战斗结束的时候,趁乱冲到出口,这样活下来的概率最大。”

江寻说着,看了一眼千岛国的这些民众,这些民众,怕是没有几个人能活下来了。

几千条人命,对整个蓝星来说,也不算什么。

末世之下,普通人的命运本来就很凄惨。

此时,在凯撒的指挥下,这些民众从凯撒国际酒店的仓库里带走了不少食物。

凯撒的考虑还是很周全的,他们这一路不知道要走多远,多带些食物,以备不时之需。

“所有民众,不允许开车!”

凯撒深知,几千人的民众,如果让开车的话肯定会人人上车,谁也不想在逃命的时候吃亏,到时候街道都堵得水泄不通,加上没有人协调指挥,恐怕车祸频发。

而怪物一来,更是会有人开车横冲直撞,这一乱起来根本不可收拾。

所以车辆只能掌握在军人的手中,用来运送食物和各种物资。

于是,黑夜之下,千岛国的几千民众拉出近千米的距离,熙熙攘攘的往城区外走,从高空之下俯瞰,就像是一群乌泱泱的蚂蚁。

江寻一行四人,也就这么混在了人群之中。

“嗯?你们在干什么?”

当走过一个转角的时候,鱼冰凌发现,几个二十多岁的男人从附近的一栋豪华别墅窗子里翻出来,身上的衣兜、裤兜都塞得鼓鼓囊囊的。

被鱼冰凌叫住,这几人吓了一跳,但等他们看到叫住他们的只是一个女人,顿时凶恶了起来。

“我们干什么你管得着吗!”

鱼冰凌皱眉,这些民众浩浩荡荡几千人,走在城区里又拉开这么远,白鹰帝国的联军们也管不过来,于是便有一些人趁乱潜入一些豪宅,顺手带走一些贵重物品。

因为末世的原因,人们不再信任银行,很多人都把财富换成鹰元、太夏币、贵金属之类的存在家里,他们很容易就找到了不少财务。

“要钱不要命,这个世界从来不缺这些人。”

江寻毫不意外,别说末世了,就算是和平时代,也有大把的人为了财富铤而走险。

在这些人看来,这片城区就要留在异世界了,这里的财物不拿白不拿,不会留下任何罪证。而只要跟着联军平安回到蓝星了,他们就可以一夜暴富。

只可惜,他们还不知道自己几乎不可能活着回去了。

“滚远点,别挡着老子发财。”

几个男人说着,粗暴的从江寻身边挤了过去,他们又瞄准了一栋豪华别墅。

由于大部队行进速度慢,他们这些腿脚快的人就算连续偷几家的东西,也完全跟得上。

江寻看了一眼那栋别墅,不经意的说道:“我劝你们别去,那房子里有东西。”

“这么好的别墅里当然有东西,还用你在这里说废话。”其中一个男人回过头来,恶狠狠的瞪了江寻一眼,“警告你,不要在白鹰国人面前乱说话,那些将军根本懒得管我们这些小事,他们关心的是自己的航母舰队,就算知道了我们偷东西不会把我们怎么样,而我们却能弄死你!”

趁乱偷盗发财,总不是理直气壮的事情,万一白鹰帝国的人脑袋短路了,非要管教他们,那就得不偿失了。

男吻我腿中间的那个位置 第二章

@@明天就是大年初一了,因为黑岩每个月有一天假期,我休息一天,然后初二到初七这几天先二更,陪陪家里人,毕竟这一两年来每天工作,陪伴他们的时间太少了,心里有亏欠,初八开始正常三更,谢谢大家又一年的支持,新年快乐,后天见!

庚子年终于要过去啦!

这一年,对我来说很难,工作上,生活上,结结实实没少挨重锤。

算是人生之中有史以来最艰巨的年份了。

有的读者说,心疼李北斗,一天都不休息,一直在做事情,我也在想,是不是不知不觉之中,潜意识把自己的工作狂也感染给李北斗了?

这接近两年来,每天精神都是高度紧绷,不是看资料,就是写大纲。

我是真希望自己能字字珠玑,每一章都好看。

只是人无完人,我也会累,也会状态不好,有时候内容上也会拉胯,每到这个时候就是最痛苦的时候,对着电脑写完又删除,重新写又不满意,算是写书的至暗时刻——我觉得大家来看书,我理应做好本职工作,可有时候就是无论如何都写不好,总会焦虑抑郁,跟自己较劲。

当然了,大家对我都很好,总说你去休息吧,等等没事,质量要紧,也有读者问我更得这么慢,你每天都在偷懒,还要什么休息?

因为这书难写啊!三章真是极限了,确实也是尽力了。

不过我对一切还是心怀感恩,我相信未来可期,努力都不会白费,将来我是一定会更进步的。

这一年终于要过去了,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同时,也对美好的新一年充满期待,相信大家也一样,祝愿大家新年快乐,牛年暴富喜乐行大运!@@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男吻我腿中间的那个位置 第三章

听过了荣陶陶对上次战斗情况的汇报,老者点了点头,他那眼神,也在荣陶陶和高凌薇之间来回打量着。

“徐风华的儿子,高庆臣的女儿。”说着,老者的脸上难得出现了一丝笑意,目光

文学

也定格在了高凌薇的身上,“听说你的父亲又搬回了雪境,他一切还好吧。”

“报告,家父很好。”高凌薇目不斜视,的确很有一名士兵的样子,“虽然行动有些不便,但心态和生活状态都很好。”

“嗯。”老者轻轻点了点头,“他也曾是青山军的一员虎将,这么多年过去了,到你们上场的时候了。”

高凌薇身体站的笔直,却是没有在回应。

老者转眼看向了荣陶陶,说出了一句很耐人寻味的话语:“你能锁定你母亲的位置。”

荣陶陶心中一动,道:“报告,可以!但我只知道大概方向,也只能通过多瓣莲花的气息浓郁程度对比,确定莲花瓣之间的距离远近。

具体锁定某一瓣莲花的位置,需要我亲自前往。”

老者似乎和荣陶陶不在一个频道上,开口道:“柏灵树女一族的村落,倒是距离龙河畔很近。”

说着,他便陷入了沉思之中。

荣陶陶似乎也听懂了什么,因为距离近,所以我妈才能及时赶到战场,解救我的性命么?

可是她为什么只是短暂的现身,随后便离去了呢?

根据之前高凌薇的描述,在徐风华化身的霜雪巨人出现之后不久,北方便传来了一道甚是苍凉的嘶吼声音。

高凌薇形容那声音的时候,甚至有些词穷,不知道该怎样去形容那样气势雄浑、让人感到惊悚的声音。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在那嘶吼声响起过后,徐风华便离去了……

二者之间应该是有关系的。

荣陶陶正在思索间,老者突然开启了一个话题:“其他的莲花瓣,你也只知晓大概方位。”

荣陶陶细细体验了一下,回应道:“是的,一瓣在南边,我确定那是松江魂武教师·斯华年的莲花瓣。

还有四瓣在北面,除龙河畔一瓣之外,其他三瓣均在俄联邦境内。

三瓣莲花之间的跨度很远,一瓣在西北,一瓣在东北。这两瓣已经在该区域驻留了有一阵了,通过气息浓郁程度来判断,大方向和大方位几乎没怎么变过。

至于剩下的那一瓣,是在黑夜降临之前突然出现的,我推测,它应该是刚刚从雪境旋涡中出来。

而且这一瓣莲花似乎距离龙河畔比较近,比较活跃,方向改变相对频繁,我认为可能是在某人或某魂兽的身上。”

听着荣陶陶详细的回应,老者满意的点了点头:“那次遭遇战,你在战斗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莲花瓣功不可没。”

荣陶陶迟疑了一下,接话道:“是的,长官,我深刻知晓莲花瓣对我们雪燃军、甚至是对我们华夏的意义。

我也梦想着有一天,能通过体内莲花的特殊功效,去获得更多的莲花瓣,让雪境魂兽大军不敢来犯。”

闻言,老者似乎是来了兴致,他抬起眼帘看向了荣陶陶,轻声道:“梦想。”

“是的,梦想。”荣陶陶抿了抿嘴唇,组织了一下语言,道,“我有很多梦想,它们都在一一实现的过程中……”

一旁,付天策已经懵逼了!

这小子是真的没见过正儿八经的上级!是真的没有做过汇报!

用东北方言来说,这小子竟然…竟然跟雪燃军最高指挥官唠起嗑来了?

这里是百团关,不是松江魂武大学!眼前的是你的上级,不是你的人生导师,也不是你谈理想的地方……

而老者那严肃的面庞上,隐隐浮现出了一丝笑意,敏锐的察觉到了付天策那急切的模样,老者伸出手,对着付天策的方向轻轻的压了压。

付天策当即昂首挺胸、目视前方,不再妄图给荣陶陶打眼色、使小动作了。

老者看着荣陶陶,轻声道:“继续。”

荣陶陶可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眼前这位身份地位顶天的老者,虽然面色严肃,但对荣陶陶的态度比较和蔼,以至于,面前老者给荣陶陶的压迫感,尚不及梅鸿玉老校长……

荣陶陶开口说着:“我未曾见过徐风华女士,从小到大却是一直听闻她的故事。

所以我来到了雪境,考入了松江魂武大学,现在,我也加入了雪燃军,用了一年半的时间,从一墙走到了三墙。

我希望我能快些变强,再快一些,有朝一日,能有资格前往龙河畔,去见见徐风华女士。

我当然也希望能拥有更多的莲花瓣,拥有更多的资本,与青山军一起去探索雪境旋涡,去探索那里的奥秘。

数十年来,北方雪境中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其承受的所有的苦痛,皆来自于龙河畔上的雪境旋涡,我梦想着能有一天,参破旋涡奥秘,甚至是关闭雪境,一劳永逸。

让这北方的冰天雪地,重现数十年前的春夏秋冬。”

一番话语,称得上是条理清晰,也算是掷地有声。

年龄,是荣陶陶的保护色,身份亦是如此。

对于这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而言,能在雪燃军最高指挥官面前侃侃而谈,荣陶陶已经是不得了的任务了。

而对于荣陶陶而言,他也向这位掌控实权的指挥官,传递了他最真实的渴望。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谁能有资格让荣陶陶去往龙河畔,那眼前沙发上坐着的老人,必然是其中之一。

三个梦想:徐风华,莲花瓣,雪境旋涡。

而且,在“雪境旋涡”这一项中,荣陶陶还特意提了一下“青山军”。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