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体内乖吃饭h 啊哦快点好深用力bl啊快

宝贝不大怎么让你舒服|附近聊天的妇女
2021年3月20日
玉势绳子双腿分公主,男主是给女主喂药控制的古言
2021年3月20日

还在体内乖吃饭h 第一章

联统区中,浓郁的肃杀之气让人不知不觉心里紧张起来,街道之上,早已不见以往幸存者,两边的建筑上探出一颗颗脑袋看着下面的街道。

不时有一队队士兵持着武器而过,浑身散发着煞气,不多时,前方响起枪炮声,引起两旁建筑上幸存者们的骚动。

“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喂喂,那边打起来了!”

“你觉得那边会赢?”

“不知道,我听说新来的那个委员……哦不是委员,叫元帅,他手底下有把丧尸兽当成坐骑的死灵骑士团,许辉这次有点悬。”

“反正不关我们的事,看着就行了。”

“……”

幸存者们议论纷纷的同时,战场方向响起一道惊人的爆炸声,紧接着,人们就看到一团火光冲天而起,将周围的建筑淹没,于此同时,士兵的喊杀声铺天盖地的袭来!

杀!

一辆辆重装死神坦克开到最大马力向前冲,上面三管转轮炮接连不断地射出一道道粗大的激光,将前面的建筑砸得稀碎,也幸好这里的幸存者早已知道这里会展开战争,早已撤离。

“各单位作战小组,前面就是反叛军!全面进攻!”

上千名士兵大喊着,快步来到前线,将全方位战斗头盔戴上,外骨骼战甲收缩包接到指令,纷纷在士兵身份覆盖下来。

随着外骨骼战甲卡合成功,密集得士兵拎着手中的武器向前冲去,一时间,战场充斥着到处乱飞的激光粒子束线。

而在高耳管制口原军团本营,一个男人脸色难看,居高临下,目光死死盯着下面的战况,他没想到,那才上任没几天的元帅竟然这么迫不及待。

他抬起手,直接他手中又一封告贴,上面的内容写着限他在一天之内交出手中的权力。

这封告贴,来自何处,自然不言而喻,这就是来自和平会的,也就是那个元帅的势力!

而男人接到告贴的时候,他的做法也在人意料之中,不用猜,他并没有按照告贴上要求去做,而是当做没有看见。

七大委员身死,除了金海管制口那边已经被唐业控制的地域,以及已经臣服与元帅的刘澜沧,剩下的五大联统去管制口的势力全部将自身管理的武装部队变成私有,化为地下势力。

每一个委员手底下的势力都相当于一个C级幸存者基地,而伏辉管制口和红城管制口都差不多接近B级幸存者基地的实力。

而五个委员手底下的势力全部分散变成地下势力,这其中代表着诸多不可测的因素。

在末世之中,能活到现在没

文学

有点野心那不可能。

毕竟,明目张胆的将委员的势力变成自己的,这完全就是与这个新来的元帅作对!

这些旧部首领,没有一个是傻子,知道那叫李鹤年的元帅势必会对自己等人下手,只不过不知道谁会成为第一个被宰的鸡!

但是这样问题就来了,当这些和自己一样将手底下的军团或者以往的部门组织变成地下势力的高层其中有一人被元帅拿来开刀,那么自己又该不该阻止?

还在体内乖吃饭h 第二

文学

乌经纬在酒店内并未停留多久。和黎云他们约好了待会儿派司机来接人,他就起身离开了。

他在这城市里另外有住处,不用住在酒店的客房。这些天,他便一直住在自己的房子内,有需要了才来酒店,或是让他请来的那些高人大仙到他的住处来。

乌经纬对这些人没多少信任,只是到了紧要关头,他能依靠的只有这些人。

出了酒店,乌经纬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他想了想,让充当司机的秘书继续广发“英雄帖”,再请人来看看他这儿的事情。

“老板,那两个年轻人不行?”秘书惊讶问道,“他们可都……呃,好好的。”

这些天,乌经纬请来的人尽数死于非命,没留下尸体的,也离奇失踪,再也联系不上了,只剩下黎云和易心活着,还活得好好的。虽然他们是两个圈内新人,作为中介的牛海西也只是在圈内混个脸熟的程度,但光凭着两人能幸存下来这一点,就能看出他们的实力。

秘书是这么想的。乌经纬之前紧赶着过来找他们,也是因为此。

乌经纬现在却是淡淡“嗯”了一声,脸色凝重。半晌,他才自言自语般轻声说道:“是啊,就只有他们好好的。”

他看向前头的秘书,“盛盛那边小心一点,请人保护好盛盛。”

乌经纬口中的“盛盛”是他的孙子乌天盛。妻子俞丽已经丧生,他的父母和儿女也都死了,唯一可作慰藉的就是他的孙子乌天盛还活着。

秘书想到警察打来的电话,以及乌家那两家亲家和诸多生意伙伴的来电,忙郑重答应。他心底也松了口气。乌经纬这个老板总算恢复正常了。即使麻烦还没解决,他也算是找到了主心骨,也不用急着自求生路了。

这些天,秘书也是过得心惊胆颤,并不比乌经纬好哪儿去。还好,他用“冤有头债有主,要找也是找老板”来安慰自己,总算比乌经纬要安心一些。

乌经纬转头看向车窗外。

天阴沉沉的,不见阳光,但还没有打雷下雨。那乌云沉甸甸地悬在头顶,好像随时都会倾塌,将人掩埋。

乌经纬慢慢吐出一口气来。

事情得一点点解决。

还没到最糟糕的时候。

不管那两个年轻人想要什么,他暂时满足他们就是,然后……

乌经纬盘算着这些,等车子驶入别墅的车库,他才回过神。

“晚饭不用准备了。你处理好我刚交代的事情。盛盛那边我先不联系了。让他妈妈照顾好他。还有亚男那儿,麻烦亲家他们先搭把手。”乌经纬一边下车,一边嘱咐秘书。

秘书一一记下。

乌经纬一双儿女的亲家早两天就来过电话,只是乌经纬那时候被吓破了胆,无暇他顾。他所交代的事情,亲家们也早就在做了,但人心惶惶,气氛多少都有些古怪,反倒是少了那种失去至亲的悲伤。

秘书没把这些事情跟乌经纬说,答应下乌经纬的吩咐后,就离开了。

乌经纬一个人进了别墅,只听脚步声在偌大的房子内回荡。

前两天,这样的声音会让他惊惧,现在,这声音只是让他稍感不适。

他想到黎云老实巴交的模样,又想到易心似模似样的假笑,心里就厌烦起来。

还是得赶紧打发了那两个人。

那种丧心病狂的人……

叮咚。

门铃声响了起来,打断了乌经纬的思路。

乌经纬诧异地看向房门。

别墅的房门和整栋房子相匹配,非常大,门板上雕花,门把手上也有浮雕图案,看起来华丽又沉重。门铃声则清脆响亮,在宽阔的门厅回荡,回音能传得老远,悠久不散。

乌经纬的身上不禁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是谁?

叮咚——

门铃声又响了。

那声音紧接着刚才还未散去的回声,将门铃的声音拖得很长。

乌经纬的嗓子像是哑了一般,发不出声音来。

他想到了秘书,但马上便挥去了这个念头。他的秘书是跟了他快十年的老人了,颇受信任,有他所有住处的钥匙,能来去自由,根本不用按门铃。

那……

叮咚——

乌经纬下一秒就想到了黎云和易心。

难不成那两个人等不及了?这就主动找上门来了?他们想要做什么?找北京那个看肝病的费专家?

乌经纬满脑子胡思乱想。

叮咚——

乌经纬看着大门,僵硬的身体动了动,迈出了步子。

费专家不好请,不过,他花费一些功夫,总能人托人,将那个费专家请来。比起花钱,这种花人情的事情,也只是稍微麻烦一些。

这么想着,乌经纬又有了底气。

他是生意人,做生意,有买有卖,各取所需。只要他有对方想要的东西,那就有的谈。

这同和鬼打交道不一样。

鬼是不讲道理的。

他之前不知道这一点,见请来的那些高人一个个死于非命,才越来越怕,怕到吓破了胆子。虽然这件事是个误会,但他全家老小、连只是沾亲带故的一些远亲、还有养老院的其他邻居都突然暴毙……这事情却是真的。

鬼果然是不能讲道理的。他还以为那女鬼配合着扮演马嘉怡,是可以谈、有的谈呢。

乌经纬脚步顿住。

叮咚——

那个鬼已经杀了他全家了……马嘉怡都死了。

他刚在酒店打电话确认过,马嘉怡被开肠破肚,死得透透的了。

他记得,那个黎云说过,他们之前就和这恶鬼打过交道,这恶鬼是要……

咚咚!

门铃声换成了敲门声。

沉重的门板被人用拳头砸了两下,声音沉闷,没有激起回声。

乌经纬却是吓了一跳。

门板上没有猫眼,但门铃是可视化的电子产品,房门边上还开了一条玻璃墙,能让外头的光线照亮玄关,也能看到门口的花园小径。今天天气不好,光线不足,加上冬日的缘故,外头的花园看起来毫无生机。门边的对讲机屏幕上,正显示着门口的画面。

门外站着的人低着头,刘海遮了额头,只露出了尖尖的下巴。背后那冷色调的花园,衬得她整个人阴郁无比,虽看不见眼睛,却能想象到她死气沉沉的目光。

乌经纬看了一眼,发现他根本不认识外头的这人。

难不成是别墅区的物业?还是……

咚咚。

外头的人又砸了两下门。

乌经纬都没看清她如何抬手的,就只听门板响了两下。

有些古怪……

乌经纬踟蹰不定,伸手就进口袋,握住了手机。

他刚才或许应该直接让那个黎云和易心跟过来,而不是想着撇开他们,先做布置。现在这情况……

外头的女人转了身,走出了监控的拍摄范围。

乌经纬愣了愣。

人走了?

果然是物业的人吧。也可能是敲错了房门的路人。

乌经纬吐出一口气,又觉得自己这几天精神紧绷,人都变得不对劲了。他以前从来不会有这样失态慌张的时候。就是几十年前在工地搬砖、刚当包工头的那会儿……

乌经纬的思路再次戛然而止。

他猛地抬头,看向了房门。

门边的玻璃墙外,站着一道人影。

那人低着头,身体贴着细条状的玻璃墙,将本就不足的光线都给遮蔽了。

乌经纬一口气提到了嗓子眼,无法正常呼吸。

还在体内乖吃饭h 第三章

顾泰安接起电话,腰板笔直地说道:“蒋学的回电,都已经发到我这里了。目前基本可以确定,你在兴山上搞到的情报是属实的。在北风口附近,或者更远的地方,确实可能存在一个秘密建造的军事基地。军情局这边,我会让他们继续追查,你现在要动用,你在北风口的力量,来追查这个事情,先确定这个基地的位置,再搞清楚里面的情况。”

“是!”秦禹立即起身回道:“我马上跟北风口那边沟通。”

“好,就这样,有什么问题,我会让军情局直接联系你。”

“好,司令!”

二人沟通完毕,结束了通话。

秦禹拿起手机,迈步走到窗口处,拨通了吴天胤的号码:“喂,胤哥!”

“你派去在外围盯梢的人,已经联系过我了,我知道他们被控制的那个生活村,你别着急,我这边会跟。”吴天胤知道秦禹打电话来的用意,所以率先回了一句。

“那就好。”秦禹语气严肃地说道:“胤哥,这个事儿,现在已经不光是我在搞了,给你打电话的人,也不是我派去的,他们都是八区情报部门的,专门盯这条线的。你务必用用劲儿,帮我照顾好派去的这些人,搞清楚这个基地的确切地点,以及里面的情况。”

“我明白。”吴天胤点头。

“行,那你有信儿了,马上给我打电话。”

“好。”

吴天胤挂断手机,站在自己的办公室内,转身看向了安仔:“给沿路的牛鬼蛇神打个电话,让他们盯上拉人走的那个车队。”

“好。”安仔应了一声,拿起电话走到了窗户旁。

吴天胤弯腰坐在破旧的办公椅上,依旧穿着他标志性的老旧军大衣,摸了摸满是胡须的下巴:“呵呵,真怪事儿了啊,北风口这儿趴了这么一伙人,我竟然不知道。”

……

大约八个小时后,晚上11点多。

安仔迈步走进了吴天胤的住所,语速很快地说道:“对方的车队,根本就没在北风口停,而是直接进了西伯无人区。”

吴天胤立即起身骂道:“他妈的,我就说嘛,北风口这儿要是趴了这么一伙扎眼的人,咱们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知道。秦老黑第一次收集的情报不准确,对方搞的那个什么基地,肯定不在北风口。”

“是的,应该在无人区深处,或者是在更靠近俄六区的范围。”安仔回。

吴天胤背着手,在屋内走了起来。

“现在的情况有点尴尬,无人区的道路非常简单,我们的人如果直不愣登的跟进去,那很容易引起对方的警觉。”安仔轻声提醒道:“这个活儿不好干。”

“动脑子啊。”吴天胤立即做出部署:“命令,新胜生活村的3号仓库,往外放两架直升机,然后给俄区的米哈伊尔打电话,让他跟波尔塔的空中管制单位打招呼,就说咱们要进货,调二百桶飞机燃油过来。”

“可以。”安仔想了一下回道:“那途径路线就是西伯无人区呗?”

“对,买燃油是其次,主要是让飞机有个正当理由进去,给我盯着对面的车队。”吴天胤点头。

“好,我马上安排。”

“等一下!”吴天胤摆手再次叫了一声:“两架直升机也不保险,万一有雪舞天,他们就啥都看不着了。你这样,你再让新胜生活村的拉货车队出五台卡车,也去波尔塔那边拉钢材回来。记住,一定要用带LOGO的集团采购车。”

“行。”安仔点头。

“去吧。”

吴天胤摆了摆手,立马走出办公室,伸手打开了蒙着挡灰布的军用沙盘,低头看了一眼西伯无人区附近,眨眼说道:“他妈的,这有一千多平方公里的无人区,周围全是山……上哪儿找什么基地去啊!”

……

次日,晚上九点多。

押解蒋学、孟玺、何大川等人的车队,经过三十多个小时的行驶,终于来到了西伯无人区深处,并且在俄区巴什基尔矿业集团旗下的一处开采基地落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