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不可以全文;饕餮大餐

上别人丰满人妻 评 骚动(高干) 小说
2021年3月18日
绝美仙子娇吟痉挛玉腿、新搬来的女邻居不戴乳罩
2021年3月18日

教授不可以全文 第一章

黑色的阴影轮廓出现,所有人都是惊了一下。

【那是什么?】

网友们忍不住脱口而出,惊叹一声。

此时此刻的场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只见直播的画面中,一座庞然大物蛰伏在海底,巨大的身体像是一头死去的鲸鱼,但是仔细再看,又会发现整体的边缘棱角分明,分明像是一艘大船。

【那是一艘船?!】

【海底竟然有一艘沉船!】

【我的天!宁观主的直播间里到底还能看到什么?】

弹幕汹涌而来。

这个时候,宁飞也是说道:

“貌似前面有一艘海底沉船!”

“从古至今,大海吞噬了无数的舰船,但是海洋面积太大,海底太深,很多船都无法打捞和搜救。”

“比如泰坦尼克号,沉在3700多米的海底,很难找到船只的遗骸。”

“而且,船只在海洋里会很快的腐烂,各种各样的海底生物会寄生其上”

“这里是华夏的南海领域,居然会有这么大的一艘船,确实有些奇怪。”

宁飞继续靠近。

越是靠近,网友们就越是震惊。

因为,这艘船真的非常大。

整个船体像是一座小山一般!

与此同时,弹幕再度爆炸,宁飞的热度再一次恐怖的上升。

华夏各大媒体、报刊,更是在宁飞发现沉船的第一时间,就已经开始撰写稿子、水文等等,力求第一时间将这个爆炸性的消息发出去。

“好大的船,看样子桅杆已经被腐烂的不成样子,只剩下这巨大的船身!”

宁飞再一次说道。

网友们越发的好奇,大家的目光紧紧盯着直播屏幕。

【宁观主,这是什么时候的沉船?】

【这么大的沉船,会不会是当年打仗的时候留下的。】

【好可怕的感觉。】

【天呐,有什么游轮在南海失事的消息吗?】

【船里会不会有宝藏,像是海盗电影中一样,有成箱成箱的金银财宝。】

【说不准真有!】

各种各样的弹幕纷至沓来。

文学

网友们知道:宁观主,恐怕又要上热搜和新闻了!

“这艘船的整体造型流畅,结构很结实,根据大小来看,应该是明代的船,而且,极有可能是郑和下西洋时候的宝船。”

“根据《明史》《郑和传》记载,郑和航海的时候,宝船共有63艘,最大的长44丈4尺,宽18丈。”

“折合到现在就是长151.18米,宽6.16米,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海船。”

“《明史·兵志》提到:‘宝船高大如楼,低尖上阔,可容千人。’它的体式巍峨,无可匹敌,光是船锚,就重几千斤。”

宁飞观察海底沉船的结构,悠然说道。

网友们都露出一副不明觉厉的表情。

虽然听不懂,但就是觉得厉害。

宁观主厉害,这船也厉害。

【我是历史学的研究生,只是学习过郑和下西洋的历史,还从来没有亲眼见过,真的是感谢宁观主啊!】

【这确实是明代的木船,这个时代木质造船工艺成熟,华夏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后来第一次工业革命,国外出现汽船,清朝就比不过别人了。】

【那个时候没有发动机没有汽油,就能造出这么大的船了吗?】

【古人真厉害!】

【太不可思议了,居然在深海里找到了一艘郑和下西洋时候的宝船?】

【果然神奇的事情都发生在人类到不了的地方!】

海底沉船激发了网友们的热情,大家十分的兴奋。

从直播镜头看去,一艘小小的发着亮光的潜水艇,在一艘巨大的海底沉船阴影面前,显得有些渺小。

此时此刻,宁飞就像是一条游向大鲸鱼的小鱼一样,体型上的对比给人的视觉压迫感很强。

“郑和下西洋共有五种类型的船。”

“第一种是宝船,最气派!”

“第二种是马船,长三十七丈,宽十五丈,稍小了一些。”

“第三种是粮船,长二十八丈,宽十二丈,用来存放粮食。”

“第四种是坐船,第五种是战船。”

教授不可以全文 第二章

冼天佐并未否认,程双就知道事儿大了,两人结婚以来,严格来讲,自打谈恋爱开始,冼天佐就一直顺着她,没发过脾气,更没生过气。

心里莫名的发虚,程双哄着道:“哎呀,不要生气嘛,今天是我不好,我也没想到会聊到这么晚,也不知道你一直在门外等我,我的锅…”

冼天佐目视前方,没有丝毫回应,仿佛不曾听到。

程双狐疑更甚,试探性的问:“是因为我工作太晚生气吗?”

冼天佐淡淡:“没有。”

程双迅速问:“那是因为什么?”

冼天佐又不说话,程双主动交代:“因为我跟周川一起出来谈生意谈到这么晚?”

前面红灯,冼天佐缓缓降速,不轻不重的说:“忙了一天,休息一会。”

程双当即蹙眉,嗔怒道:“干嘛,嫌我话多让我闭嘴?”

冼天佐没看她,语气很淡,但是温和:“没有。”

程双:“那你什么意思?”

冼天佐被逼角落,沉默片刻:“…你说了一天话,现在下班可以休息一下。”

程双很快接道:“我不想休息,我也不累,我就要跟你说话!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我就算说了一天话,也没跟你说上几句,我跟外面人都能耗时间,干嘛在你这儿能省就省,我还想你呢。”

其实冼天佐的心一下就软了,只是不知道说什么而已,恰好红灯转绿,他把注意力放在开车上,程双一腔热情无人回应,说不上是难受还是尴尬,安静几秒,重新开口:“我知道我最近一直很忙,都没很多时间陪你,你要是不开心或者觉得不舒服,可以跟我说嘛,不要跟我摆脸色,我会很想哭。”

她低着头,噘着嘴,该撒娇撒娇,该委屈委屈,真心话是真心话,但套路也是套路,对付冼天佐这种闷葫芦,硬上肯定是不行的。

果然,听到程双明显低落的声音,冼天佐道:“我没有因为你工作忙不高兴。”

程双紧着问:“那你是因为什么?我们之间有什么话不能直说?我哪儿做得不好,我改还不行吗?”

冼天佐顿了片刻:“……今天过节。”

四个字,差点给程双整蒙了,她慢半拍抬起头看向驾驶位,可怜巴巴的说:“你等了我这么久,是想跟我一起过圣诞节吧,对不起欧巴,我错了,我真的没看时间,也不知道过得这么快,不然我一定给你打电话……”

冼天佐道:“他是故意的。”

程双:“嗯?什么故意的?”

冼天佐:“明知道今天过节,还约你和他哥见面。”

程双闻言,惊讶于冼天佐竟然在吃周川的醋,赶忙解释:“周川没有约我跟他哥见面,他今天本来约了乾城另外一个人,对方临时有事儿来不了,他哥才决定过来的

文学

,而且我们聊得都是公事,乾城有意跟我们公司做一个三年的战略合作,我们今晚一直在聊这个,这对我们公司是可遇不可求的机会,他哥刚开始提的时候,我都没敢当真,深入一聊才发现他是认真的,也很有想法,不是那种玩票性质的,我这一激动,聊着聊着就过点儿了,周川在饭桌上都没怎么说话。”

教授不可以全文 第三章

ad>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 Blocked By Anticc

Server: bz76.youvm.com
Date: 2021-03-18 17:27:01


Fikker/Webcache/3.8.1
</bo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