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和小舞h,快穿肉精华液 校园

bl研磨敏感闷哼双性 结婚以后1v1
2021年3月16日
白洁被东子老二三p,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
2021年3月16日

唐三和小舞h 第一章

一个月后的某个清晨,释家宅院中,大堂之前“坐着”一群“人”,好吧,其实应该算不上坐着,侧卧,仰躺,跪坐,盘坐,站立,几乎所有的姿势否则你在这里找出来,所以说这群“人”坐着也不过是勉强罢了。

至于这些“人”就更勉强一些了,不过三十几个“人”中,除了将近一半的人族之外,其他的几乎都是妖族。

若不是这里是两界山,人妖战场,估计可能还有会蛮族。这些人,妖手里却共同拿着一本金色封面的书籍——《金刚经》,上面是密密麻麻的繁体字,正和如今的圣元大陆人族通用字体相同。

精致的包装,书皮上还闪着金光,别在意,这绝对不是特效,这不过是书皮上的特殊材料反射了太阳光而已。

就是反射,书皮上用了一种圣元大陆现在绝对不会出现的材料——塑料。

没错,这些书的来历自然也显而易见,正是秦玄通过度厄仙山链接的虚空网络商城中从某个现代世界用了一块指甲片大小的钻石换钱,“网购”来的书籍,商家甚至还给了一个成本价——五毛钱一本。

感谢现代科技,按照那个世界指甲盖大小的钻石整整有五克拉再加上成色还行,交易价有整整一百万。

借着这个钱秦玄和某个大厂商谈好了价格,然后复印了特别金装版《金刚经》和《心经》。

书里正文的纸用的都是防水布,墨是防水墨,书皮也是一层防水布在贴上一层金箔,然后最外面也是一层塑料皮,堪称防水,华丽。

最后再经由秦玄以自己的修为,为这些书统一开光,一本本普通的书籍就成了圣元大陆释家的经典。

这些比起秦玄用神通法力写的还快,毕竟秦玄要是亲自动手抄写经书,经书中就避免不了的会带着他的道韵,这不利于释家弟子的发展。

故而开个光防水防火就够了,至于其他的还是叫他们自己感悟的好。一大帮三十多个或人,或妖,过坐,或卧在大堂之前,在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带领下开始诵读真经。

“看起来还是挺壮观的啊。”秦玄听着耳边传来的经声,总想起了在自己第一世的时候看那些古装剧中,蒙童书院里,老夫子带着一帮小布丁念《三字经》的画面。

不过眼前这个傻傻相反,却是一个不过十一二岁的小豆丁带着一帮最低也有二十岁的青年人,成年妖念经,怎么可能没趣呢。

由于几个月前妖族合谋动用神树以天罚之矛刺杀人族天才方运,虽然因为种种原因,未能成功,甚至是推了方运一把,让方运成为了人族虚圣。

但是,人族并没有什么都没做,一片方运什么也不是,不过是一个颇有才华的才子,妖族杀了自然也无所谓。

但是如今方运是人族的虚圣,刺杀一个虚圣和刺杀一个天才那是两回事,为了自己的颜面,圣院与诸国也经过了理解的争辩之后,对妖族发起了一次小规模的战争。

甚至都称不上战争,两方加起来也就一千人左右,实在是不够看的,堪称玩笑。两只“军队”在战场上磨了半个多月,死伤不少,最后也以平手告终。

到了现在,两方坐镇边关的大将们也不出手,反而指挥着自己手下的军师开起了骂战。

这边人族说:“妖族背信弃义,竟然不顾两族友好关系,硬要开战,刺杀人族虚圣,破坏两族安定,当真是不为人子。”

妖族回骂:“我可去你祖宗的吧。”

这边人族再骂:“妖族无礼,怎敢侮辱先祖!妖族果真是蛮夷之辈,竖子耳,不可往来!”

妖族借着骂:“我可去你祖宗的吧。”

然后人族接着说:“既然你们知道错误,就该提好赔礼来我人族圣院亲自道歉。”

妖族回到:“我可去你祖宗的吧。”

······

如此骂战已经持续了小半个月,不管人族说什么,妖族都是这个态度,不理睬,不回应,就当听不见,顶多回骂一句“我可去你祖宗

文学

的吧。”

这几天便是人族的骂声都少了,两族几乎默契的要把这件事翻篇了。众多观望的人族隐世强者,妖族的隐世强者,还有龙族和蛮族这两根人妖之间的搅屎棍子也都看明白了这两族的想法。

人族高层实力真的捉襟见肘,诸圣死的死,失踪的失踪,剩下的几个圣人一派主战,一派主和,剩下的中立。主和派的代理人宗圣之徒柳相和方运不共戴天,宗圣和方运的理念几乎是水火不容,堪称大道之争。

若是方运成就圣道,估计宗圣的道途就可以说拜拜了。以宗圣的性子,没直接出手把方运按死,已经是宗圣压着性子按照人族的规矩玩了。

不然都不用妖族出手,光是宗圣一人就足够了。另一边的主战派人数极少,几乎没几个,都是打着人族虚圣便是人族的面子,人族的脸面不可轻辱的念头,不过因为人数太少所以没什么作用。

最大的一派是中立派,一直自称中立,那边弱了就帮那边,堪称圣院的搅屎棍,将原本三方对立的局势变成了一方超然,两方对立,局势也是足够复杂了。

最后商量出来的结果也就是这样,一场两方加起来才一千人左右的小规模械斗,(说真的就是人族的诸圣世家斗殴都比这人多),称得上是人族死战不屈,人族不可辱的表达,然后就开始打嘴仗,打到现在人族该骂的都骂完了,这也就差不多快要息事宁人了。

另一边妖族也是这么想的,妖族大圣们启动天罚之矛本就伤了元气,天罚之矛又被人族英灵先贤给搞了,导致妖族主战派的大圣们如今各个都受了反噬,不好出手。

再加上人族已逝先贤以英灵状态突然出手,导致妖族内部对于人族势力的忌惮,让他们突然想起了那位立下释家却从没出手的存在,妖族也怂了。

秦玄不知道这事里还有自己的一份,院子里多的那几个人都是秦玄从这战场上捡回来的,还是老规矩,留下的留下,不留的就消了记忆离开,如今释家的人口也终于突破了三十个。

“……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随着《金刚经》最后一句落下,今日的早课也差不多结束了。

宋辉和诸位释家弟子念完经,合上经书,保持着现在的姿势,闭上眼睛似乎在感悟什么,片刻后有缓缓睁开眼睛,叹了一口气,“诸位师弟,该去吃饭的便去吃饭吧,一会儿老师讲法莫要忘了。”

唐三和小舞h 第二章

本来就以为自己的穿越可能是在某些安排之下的,后来便想着既来之则安之,反正穿越已经成为事实,再怎么不愿意接受,总归也改变不了了。

这样算不算消极对待?不过向飞一直觉得,自己还是蛮积极的。

如今知道了这些,尤其是,还在欧阳暖暖的面前说开了,值得庆幸的……有没有呢?

好像没有吧?向飞苦笑。

没有人知道自己是怎么穿越而来的,换句话来说就是,自己在地球的死亡究竟是不是意外还未可知。

来到了这里之后,是这里作为分支世界诞生,而自己以灵魂状态不知在干什么。好不容易有动静了,却还被暗中安排,最后借尸还魂,得以重生。

此后,又在一系列的安排之下,获得了各种各样的天赋以及手段。魔法体是向飞给的,那三样魔法还是向飞给的……甚至,这一世的所有,几乎都可以说是向飞给的。向飞给了自己一条命,一个向震天之子的身份,才有了后来的一切。

这样的人生,算不算是在别人操控下的人生?傀儡吗?或者还不如吗?

直到这一步。

“我明白了。”向飞扭头看了看正捂着嘴表情惊骇的欧阳暖暖,“抱歉了,暖暖,我又骗你了。”向飞诚恳的道歉。

“猫猫,沧澜,很感谢你们两位。”向飞又深深鞠了一躬。

“各位,也感谢你们。”向飞又对着天空鸟等异兽点了点头。

“飞翔术。”魔法咒语念动,风元素变成的翅膀宛若天使那样张开,向飞越过将他护在后面的八大异兽,走进了洛离瞻和红衣人。

欧阳暖暖双肩不住颤抖,她多想开口喊住想法,可是,怎么喊?他……是世界之外的存在,借着向飞的具体存在在这个世界的人。他并不是单纯的向飞,不单单自己任性选择的未婚夫。她很想说点什么,只是,说什么呢?

八大异兽眼神复杂,对于向飞的身份,它们倒并不介意那么多,只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几乎所有的一切,竟然都与他有关。

还记得红衣人说过在这个分支世界所属的主世界里,并没有它们这样的存在,但它们确实存在于这个

文学

世界,而且,拥有着长久的寿命,以及这份长久寿命所带来的漫长岁月沉积而来的记忆。这些记忆又算是怎么回事呢?真的?假的?好像都不足以说明。

向飞越过八大异兽的身边,即便是和向飞最为亲近的猫猫,也完全说不出来什么。

说什么呢?忽然的变化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好像……无论说什么都已经无法改变或是挽回什么了。

向飞所涉及到的竟然是这样让人几乎感觉到无奈的命运吗?从另一个世界而来,来到了这个世界却又处于完全被安排的境况。他一定也很无奈吧?

“我有一个问题,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给我答案。”向飞看着稍远处比他还高一点点的红衣人道,他并不打算在高度上计较什么。

“知无不言。”红衣人点了点头。

“你说你是因为默克的呼唤而来的,那么,你知道默克和两人吗?能简单说说吗?”向飞问。

“太具体的东西实际上我也不是很清楚,希望你理解,我要处理的东西实在是太多,而且,我并不是无所不知的。据我所知,韦尔和默克是第四次时间倒退时出现的高手。他们的实力实在很强,竟然轻松的突破了神级的壁垒,在三十出头的时候双双成为了神级高手。”

“随后他们又花了三十年的时间达到了世间实力的最巅峰,此后,他们二人便致力于寻找世界的秘密,并且确实有所发现。你们知道的,分支世界是不可能再衍生分支世界的,那是主世界的特权。不过他们两人的执念实在太深,而我们在商讨之后觉得,他们的存在是有意义的,于是稍稍干涉了一点,使其得以从第四次时间倒退来到了这第十次时间倒退的世界。”

“那么默克的呼唤是怎么回事呢?还有,在我穿越时空的时候,当时韦尔告诉我,默克在卡布雷德山脉有一份遗产,不会就是呼唤你到来吧?”向飞又问。

“默克的遗产的话,实际上就是他在第四世找到的一些证据,一些能够证明世界正有着某种非常莫名的变化的证据。”红衣人道。

“所谓的莫名的变化,其实就是指时间倒退吧?”向飞猜。

“对,他们二人确实是很厉害的英才,居然察觉了时光倒退所引起的极其细微的变化,这让他们心生疑惑,而后踏上了这样一条寻找世界的真相的路。”红衣人道。

“对了,你们具体是怎么安排他们的?”向飞又问。

“默克死去了,死在了第四次时间倒退的世界里。而韦尔的执念在某种程度上得以保留,不过也在去年的这个时候左右消散了。对了,因为你的出现,你的外公不是突破了神级了吗?当天,韦尔就感觉到了,可惜,他的灵魂无法离开卡布雷德山脉,最后也湮灭在了这里。”红衣人道。

“这样啊。”向飞又想起了一件事,“对了,我在精灵森林的时候,生命之树告诉我,在卡布雷德山脉,我有一场命运的相逢,不会就是你吧?”

“生命之树?”但红衣人却显得很惊讶,“这个世界,竟然还有生命之树?”

“难道是和它们一样,在主世界并不存在吗?”向飞回头看了看八大异兽,以及,不由自主地看了看最后面的孤单的身影。

她已泪流满面,使劲地捂着自己的嘴,像是要把自己给捂死一样。

向飞叹了口气,又迅速地飞到了欧阳暖暖的身边,强硬地将她捂着自己嘴巴的双手拉开。

她梨花带雨的看着他,朱唇微张,却始终没有说出什么来。

向飞也看着她,看了好一会儿,他才先开口:“你是打算把自己捂死吗?”

“扑哧。”欧阳暖暖没有忍住,而在刚想丢给向飞一个白眼的时候,又犹豫了起来,到底,该不该给他一个白眼呢?

有时候,两人之间的间隙出现得实在是很莫名,虽然也在意料之内,只是……唉,只是却只能剩下一声叹息。

“我……”

“我……”

两人忽然默契的出声。

“你先说吧。”两人又默契的道。

向飞的嘴角这才泛起一丝笑意,这样的情景,显得有点狗血而又好笑。

“……”大概两人的默契实在是太契合了吧,竟是双双沉默着在等对方开口。

“暖暖,我不是故意骗你的。”看着欧阳暖暖的眼睛,向飞败下阵来,终究还是他先开了口。

“我知道。”欧阳暖暖回应。

这样的事情,大概设身处地为对方想一想便可以想通吧?自己的灵魂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对于这整个世界来说,自己完全是外人,天下之大,从心底来说,完全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这将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欧阳暖暖隐隐约约的觉得,自己可以理解,只是,自己并未体会过。

和她将远嫁到龙腾帝国不同,虽然帝国不一,但毕竟是同一片天空下的存在,就像在面临兽人的时候,三大帝国虽然没有过于深入的合作,但对抗兽人的心意却是一样的。

可向飞不一样,他背负着完全不契合这个世界的灵魂,从骨子里、灵魂深处,孤孤单单一个人。

如果遇到这种命运的人是自己的话,自己有没有勇气对其他人坦诚呢?哪怕是最亲密的人。

答案,应该是很清晰的吧?没有。

去说什么呢?说自己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灵魂,占据了这样一个人的躯体,然后再借着这样一个人的躯体和身份,和所有有的没有的的亲朋,从完全陌生开始相处、相知、相识?这样的经历,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很痛苦的吧?

“原谅我。”向飞诚恳的请求,低下头,一脸悔意。

“笨蛋,就算你打算就这样抛下我,我也只会在原地等你的。”向飞的心狠狠一揪。

“我们走吧。”向飞仰起头,希望能让泪水流回眼里,只是,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实现?他也只能将泪水里的水元素驱散。

“可是这里?”欧阳暖暖看了看那边的八大异兽,还有那个洛离瞻和不知姓名的红衣人。

“已经没有什么了,都谈好了。”向飞强颜欢笑,刚刚发生了那么一件并不让人愉快的事情,向飞的心情实在转换不了那么快。

“向飞,等一下。”红衣人见向飞就要拉着欧阳暖暖离开,喊道。

“怎么了?”别人都开口了,向飞也不好就这么视若无睹。

“可能对于你来说,还有一些东西你不怎么能接受,不过我最后还有两句话要告诉你,如果你所说的生命之树确实存在于这个世界的话,那么,这个世界注定将成为一个主世界。另外的话,生命之树对你说的命运的相逢,应该是真正的命运将要来找你了。”红衣人喊道。

真正的命运?这样的字眼瞬间牵动了大家的心。

“真正的命运?”向飞也不由回过头。

“嗯,传说生命之树是生命的根源,唯有主世界才有可能出现,还只是有可能,并不是任何主世界都有资格拥有生命之树的。应该说,你们这样的分支世界出现生命之树的例子,你们还是第一个。而生命之树的存在在我们看来,应该跟神秘莫测的真正的命运有很大的牵连,否则的话,总该是能掌握一些规律的。”

“既然你说生命之树曾告诉你在这里你有一段命运的相逢,除了真正的命运,我很难想象,还有什么是值得生命之树特意跟你嘱咐的。要知道,即便是在那些拥有生命之树的主世界里,也几乎没有什么人能跟生命之树有所对话。”

“说起来,你们这个世界真的是很有意思啊。出现了太多太多就算是主世界也不可能出现的存在了。”红衣人扫视过八大异兽,“上古异兽。”又看了看遥远的西南方向,向飞知道,那里正是精灵森林所在,“生命之树。”他念着。

“如果说一切的起源全在你身上的话,那这真的是一个很有意义的现象啊。”红衣人叹道。

“有意义的现象?”向飞怎么想也想不到居然跟有意义跟得上关系,哪怕是有趣的现象,罕见的现象,向飞都不会觉得奇怪,只是,偏偏是有意义的现象。

“当然是有意义的现象了。”红衣人笑道,“知道吗?现在主世界的数量正在急剧减少,所以相应的,能够衍生出来的分支世界也远远没有以往多了。可这样是不对的,大千世界应该是充满活力的,而这种活力从哪里来?当然是主世界的兴盛了。”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外来世界的灵魂真的可以引起分支世界或者是主世界的变化的话,也许这种案例能够作用催化主世界诞生的良方,然后在很多很多世界里合理的运用。这样的话,一定能促进大千世界、诸天万界渐渐昌盛与繁荣的。”红衣人的语气有着一种对美好的向往。

“我记得之前那位洛……”向飞顿时记不得暗红的名字了,“咳咳,那位暗红不是说过吗?说分支世界的数量是有限的,主世界好像也是有限的吧?”向飞有点记不清了。

“是洛离瞻,对,他是说过,所以我才说要合理的运用。”红衣人纠正,然后解释。

“这个不重要。”向飞摆摆手,却不见洛离瞻的脑袋往他这边偏了偏。

“我只想说,从一个世界去到另一个世界,且不论你们这么做到,不过你们一定要搞清楚,很多时候,这种事情不一定会让相应的世界得到好的变化。因为人在经历一些事情以后,即便是性情大变都是不奇怪的。这一点的话,只能说希望你们谨慎一些。”

“好了,就到这里吧,其他的我也不想多问,也没资格多管,我只要安分的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够了。这个世界的话,我会用我的方式来尽量让它发生变化的,一般来说应该会是好的变化,如果出现了预想之外的情况的话,我也会及时处理的。和之前与暗红说好的一样,四十年的时间,我会尽量让世界走上正轨的。”

“那么,我就不留了,至于命运的话,如果真的有命运的话,如果它真的要找我的话,相信无论在哪里,它都能轻易找到我的。不,或许换个角度来说,你们就是命运安排的相逢,它不可见,却让我们见了一面,不也有可能吗?走了,真的该走了。”说到最后一句,向飞就拉着欧阳暖暖的手,另一只手朝后面挥了挥,一步步走远了。

呃……然后就见向飞又拉着欧阳暖暖回了来。

“那个,话说,谁送我和暖暖离开这里?这里距离明城有点远得过分啊。”向飞道。

“向飞,你就不打算尽可能的多问我一些什么吗?就这样就打算碌碌无为的度过这一生吗?”红衣人忽然道。

“碌碌无为?怎么会是碌碌无为呢?我将尽我的全力,让这个世界变得美好,使之成为真正的主世界,说得高尚一点,我在造福这个世界的人类啊,怎么算是碌碌无为呢?”向飞笑问。

“以你的能力,以你的眼光,以你的经历,我可以向上层推荐你,让你成为这个世界成为主世界之后的监察使者。”红衣人道。

唐三和小舞h 第三章

之前魏春路过时,瞟了一眼那人像画卷上的脸,赫然便是师傅庄爷的画像。

‘有人在找师傅,而且是和官府的人合作在找!’

她充分的认识到这一点。

她心中担心自己被找到,但又不断安慰自己,崇星杯被埋在远处,没人能发现得了,只要她稳住,一切就没事。

“有人在吗?开门!”

忽然门外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谁啊?”魏春赶紧出声问道。

只是她才起身,便心头一紧,感觉门外的人声,和之前她在街上见过的那些官差声音很像。

“官差!开门。”门外的人果然是官府。

魏春心头有些慌,但还是强自镇定,走过去站在门口,深吸一口气。

她身后,魏塘和李翠也走了出来,有些胆怯和谨慎的看着门口,两人的手不自觉的握得紧紧的。

魏春看到这一幕,心里狠狠一抽,更加镇定下来。

她知道,绝对不能露馅,否则肯定出事,还会连累父母。

吱呀一下打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红黑相间捕快服的带刀男子。

“见过这个人么?”男子手一抖,展开一张卷轴画像,上边赫然是之前离开了的庄爷。

魏春压住心头的情绪,仔细看了看画像。

“没见过,差爷,这人犯了什么事啊?”她摇头道。

“不该你问的别问!”官差不耐烦的怼了一句,转身就走。

大冷天被催着到处一家家问,已经是超额工作了,难怪他心情不好。

看着官差又去敲下一家的门,魏春心里一块大石重重砸落,踏实了许多。

“春儿,是什么事?”魏塘走过来小声问。

“没事爹,是有人来问逃犯。”魏春回道,反手关上门。

*

*

*

飞业城开始莫名的大排查,就为了查出一个叫庄爷的神秘老人,生前的一切行踪。

为此,官府还悬赏了不少银钱。作为奖励。

但可惜,转眼间半个多月过去了,线索找到了不少,庄爷生前的活动轨迹,也查出来了。

其去过的各个地方,也找了出来。但就是没有崇星杯的下落。

那个假的崇星杯,已经被百冠道人彻底毁掉。

哗!

酒杯被狠狠砸碎,落在地上溅出大片瓷器碎片。

飞业城供奉堂内。

红衣供奉白宏厚怒目盯着百冠道人。

“百冠!你查人就查人,找到我白家后院是个什么意思!?怎么?以为我白家藏匿逃犯?窝藏罪证不成!?”

白宏厚本就是青都派高手,之后洪家堡入主飞业城后。

整个青都派斗争失败,便彻底合并进洪家,现在供奉堂中就有不少人都是青都派之人。

白宏厚实力不是最强的一个,份量依旧举足轻重。

因为他说出这番话,代表的,不是他自己,还有整个供奉堂的大部分红衣供奉。

百冠道人静静坐在一旁,面色平静、

“你有意见?”

“我….”

嗤,一截剑尖骤然将他右掌掌心刺伤,血花飞洒。

啊!

白宏厚惨叫一声,一身武艺还未来得及动手,便被这一剑刺伤。

剑刃重新被拔出,带出一溜的鲜血。

“你太吵了。”

锵。

剑刃重新归鞘,百冠仿佛从未出过手,站在一旁闭目养神。

“报!”

就在白宏厚不敢出声,捂着手掌咬牙切齿时。

一名官差冲了进来。

“报!有人揭了悬赏榜,说是看到了有人接触那庄爷!”

“谁!”百冠猛地站起身。眼神一亮。

“是一街边乞儿。他说自己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看到有一魁梧女子,不断进出那座破烂宅院。”那官差迅速回答。

“把人叫上来!”一旁白宏厚赶紧出声,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早点把百冠这个女魔头赶走。

打也打不过,后台也拼不过。

早点完事,早点让她滚!

“是!”

不多时,几个供奉堂的供奉也闻讯赶到,见到白宏厚手掌滴血,几人都是诧异。不过百冠在一旁,也不便多问。

百冠此女,可是不折不扣的凶人。

才刚进供奉堂,半个月时间便伤了起码十来人。

每次都是一招克敌,实力深不可测。

所以没人愿意招惹。

只有白宏厚,受了洪道元的安排,所以不得不亲自招待此人,留在总堂。

很快,一个浑身恶臭,不知道多少天没洗澡的乞丐,被人拖着一路来到堂前跪下。

“你说你见过有人不断进出那座宅院?”百冠急声询问道。

“正是,我确实见到一人。不过,你们说的给钱,可还算数!?”乞丐不怕死的抬头大声道。

为了赚钱,他算是豁出命了。反正眼看着自己也快活不下去了,不如最后拼一把。

“当然。”百冠随手取出一个钱袋,丢到他身前。

“说,那人是谁!?”

“是一个人高马大,身材魁梧的女人。要是再看到她,我肯定能认出来!”乞丐大声回答。

“好!”百冠心头喜悦。

这个特征的女子,数量不多,很容易就能缩小范围目标。

这一下终于看到完成任务的曙光,也让她心情大好起来。

这么久了,只查到那庄爷去过的地方,还从未查到过他和人多次接触的痕迹。

也就是说,现在这个线索,很可能能挖掘出更多关于崇星杯的关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