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厨房春潮 乡下雏妓小说

乖塞着不许取出:大胸mm
2021年3月13日
陛下万岁(h) 全文阅读:污污小说
2021年3月13日

第1章厨房春潮 第一章

攀星石阶的尽头,是一座圆形的石台,浑身浴血的李慕,作为云岚宗历史上第一个爬上来的修士,正稳稳地站在石上,享受着此处浓郁的天地元气。

离开了封灵法阵之后,丹田内纯阳元气重新解放,被反复锤炼后的身躯陡然有种胃口大开的感觉,巨量的天地元气顺着李慕的每一个毛孔渗入,丹田内的纯金色气旋还是逐渐被如此海量的元气压缩,那枚圆滚滚的金丹开始闪烁着耀眼的光彩。

“嗯?这是摸到化婴境的门槛了?等这次云岚宗的事办完,我应该就可以尝试突破到化婴境了。”

体内的变化欣喜若狂,但更让他为之高兴的是,这攀星石阶的经历给了他巨大的启发,在仙界的修士之中,炼气和炼体是最主流的两大派系,但由于资源和精力上的冲突,以及两者所修并不同源,所以很少有人能够在两者之上都取得同样惊人的造诣。

像福伯这样身中剧毒,被迫转修炼体,随后机缘巧合解毒成功,从而在炼气和炼体上都取得成就的在整个仙界都是凤毛菱角,可以说两者无法共同进步是困扰着仙界巨大部分修仙者的难题。

而李慕这次的置之死地而后生,完全给他打开了新的思路,极致的锤炼躯体完全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修士的“器量”,容器大了,自然承载了天地元气也就多了,倘若再配合适合的内修功法,比如天生诀这种,必然可以让炼气的修为突飞猛进。

自己找到修炼诀窍的欢愉甚至超过了登顶后的喜悦,李慕恨不得立马开始尝试突破化婴境,但身处云岚宗他不敢托大,任何大境界的突破都需要安全的环境,这也是大部分修士在突破时会邀请执教好友护法的原因。

虽然李慕老是做临阵突破的事情,但是不到万不得已,他也绝对不想冒这个险,于是只能将体内蠢蠢欲动的金丹暂时压制,目光也投向了石台上方那一扇高耸入云的巨门,这便是云岚宗三道天堑中的最后一道。

苍云门。

“小家伙,这苍云门你是否要闯?老实说,在我们云岚宗把这三道天堑用于考验年轻修士以来,你是第一个成功闯过攀星石阶的,也是第一个有资格挑战这苍云门的。”

一道身影飘然而至,落在了李慕的身边,正是云璃儿,此时她看李慕的眼神已经变了,面前这个少年虽然还不够强大,但所展现出来的潜力已经不能让她无视了,更何况他继承的是那个女人的血脉,云璃儿仿佛已经看到了这个倔强少年未来的无限种可能。

“你先别急着回答,这苍云门是三道天堑中最为神秘的存在,传说是云岚宗的开山祖师亲自建造而成,根据宗门内部的史料记载,门后由一方独立的小世界,其中蕴含了轮回的秘密,师祖在耗尽心血建造完这苍云门之后便飞升而去了,只留下了非心性极为坚定者不允许进入苍云门的规矩。”

“而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近五百年来,云岚宗有三人进入过这苍云门,都是卡在无量境圆满多年无法突破的前辈长老,但是最后他们都没能回来,所以这苍云门只是象征性的镇守云岚宗,并非真正意义上入山试炼的一环。”

第1章厨房春潮 第二章

第3107章以大欺小?

没有半分犹豫,张若尘释放出剑祖的七柄魄剑。

这是他身上唯一能够威胁到太虚境大神的手段!

“嘭!”

“嘭!”

……

名剑神站在原地不动,以剑意凝聚出一柄规则之剑,将七柄魄剑尽数击飞出去,不带烟火气的道:“你这七剑的威力,与神女城外那一剑可是差远了!难道在本神面前,你竟没有惧意?”

神女城外那一剑,指的自然是“爱剑”。

那时,张若尘虽然修为低微,可是心中有大爱之心,欲救一城之人,一界之民,自然是可以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力。

张若尘如今的修为比当时何止强大了十倍,也可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更强的威力,但却没了当时的那股情绪。

至于七柄魄剑中的惧剑……

对名剑神,张若尘还真没有太强的惧意。

“惧意?有修辰在,脱身岂是难事,为何要惧你?”

张若尘从日晷中走出,站在石台上,身周是越来越明亮的时间之海,眼神淡然的与名剑神对视。

“好胆,本神倒要看看,你们今天怎么脱身?”

名剑神自然知道修辰神通广大,种种秘术用得出神入化,若是一心要逃,无量境之下能留得住它的还真没有几人。

但,如今他们也就相距百丈而已。

如此近的距离,一位剑道主神若是连他们都留不住,剑道又何以称得上是杀伐之道?

“哗!”

名剑神并不轻敌,以明君剑劈斩下去,剑芒刺目至极。

但,神剑落在张若尘头顶的时候,却被一层神光挡住。神力波浪,如海啸一般,向外蔓延。

“神王符!煜神王的气息,本神明白了,你来寻找剑界,背后还有天初文明的一份谋划。”

“名剑神,待本神修为恢复之日,就是你毙命之时。走!”

修辰施展出混元一气遁法,日晷和张若尘化为一道玉白色的混元气,如龙似蛟,冲破密密麻麻的剑道规则和神力封锁。

名剑神知道自己若是不付出一些代价,绝对追不上修辰,但却不慌不忙,道:“你们最好别乱逃,若是迷失在黑暗中,岂不是比死在本神手中更悲惨?”

这里特殊的环境,如孤岛一般,注定张若尘和修辰逃不掉。

“轰隆!”

凭借神王符,挡住了名剑神劈出的第二剑。

但,神王符早就消耗巨大,已裂痕密布,撑不住两剑了!

张若尘回头看了一眼如猫戏老鼠一般追上来的名剑神,眼神中露出冷然之色,看向暗夜界门所在的那片黑暗虚空,道:“去里面。”

“你疯了吗?那里面,比黑暗大三角星域更容易迷失。”

修辰虽然如此说着,可是,还是驾驭日晷,急速遁向暗夜界门的核心区域,直往里面冲去。

这里的时间和空间虽然诡异,存在无数凶险。但名剑神若是一心想要杀他们,也一定要承担这份凶险。

反而做为时空传人的张若尘,在里面却有巨大优势。

“垂死挣扎!”

名剑神略微犹豫一下,依旧是操控剑道规则开路,直向暗夜界门的腹地追杀而去。

所过之处,混乱时间规则和空间规则被剑道规则冲垮,复杂的空间和错乱的时间,似形同虚设,挡不住名剑神的脚步。

以名剑神的修为,一念可改天地,一剑可破乾坤,时空亦不可挡。

那长着一对龙角的俊美金发男子,走在虚空中,静静看着,暂时没有出手的意思。张若尘的表现,实在是惊艳到了他。

才刚刚达到大神层次而已,居然就能收服修辰天神这样的人物做器灵。

面对名剑神这样的强敌,居然可以做到处变不惊,反以离间计,轻松击杀对方一尊大神。

换做任何修士,处在他的位置,都不可能比他做得更好。

就看同样是初入大神层次的商弘,被名剑神轻松解决。而张若尘却能给名剑神制造出无数麻烦,逼得他不得不冒着一定风险,追入黑夜界门。

再等等。

或许还有惊喜。

他想看看张若尘的极限到底在哪里,能不干涉其成长之路,就尽量不出手。

顷刻间,张若尘和名剑神一前一后已是向暗夜界门的方向深入了一千多万里,有时间冥光可一瞬斩尽真神的寿元,有空间风暴将名剑神调动的剑道规则都吞噬无数。

到达此处,对大神而言,都危险激增。

长着龙角的金发男子看见张若尘手中的神王符已是碎尽,显然已是被名剑神逼到极限,正准备出手。

却见一道明亮至极的剑光,从张若尘体内飞出,击穿名剑神的重重防御,逼得名剑神不得不劈出名君剑。

“轰隆!”

两剑对碰,本就混乱的时空顿时塌陷,由外而内冲击过去。

第1章厨房春潮 第三章

法天象地,的确堪称是炼体流最顶级的传承秘法。

但修炼不到家,则极容易被敌人抓住破绽!

哪怕是皇者,也不例外。

在苏奕眼中,冉天风的实力,的确比元琳宁强大一截,已经开始凝练玄道法则,但还未真正把所掌握的玄道法则锤炼到完整地步。

这让冉天风所施展的“法天象地”之力,看似强大无匹,实则真正战斗时,很容易暴露出弱点。

“杀!”

身影足有百丈高的冉天风,背后巨大的黑色羽翼扬起,似一对黑色的天刀劈来,将虚空都撕出一道裂痕。

那恐怖的威能,令得千丈范围的天地都随之剧烈动荡起来。

唰!

苏奕身影凭空消失原地,而他伫足的虚空,则被劈出一道狭长的裂痕,那恐怖的力量斩在地面时,更划出一道巨大如沟壑般的裂缝。

触目惊心。

让人都无法想象,这一击若劈在苏奕身上,那下场该是何等严重。

可冉天风眼皮却猛地一跳,百丈高的身影猛地朝一侧闪避。

哧啦!

一道剑光在其背后划下,撕裂出一道丈许长的血痕,肌肤上覆盖的黑色鳞片,都没能挡住这一剑的锋芒!

冉天风吃痛,这才察觉到,苏奕的身影不知何时,已来到他背后。

“这是何等身法?”

冉天风心中一震。

须知,他乃是皇者,神念覆盖这片天地山河,可刚才那一瞬,却都没来得及捕捉到苏奕的身影!

唰!

苏奕的身影再次凭空消失。

冉天风顾不得多想,周身气血暴涨,衍化出重重黑色妖光,让得他一身防御力量也变得惊人之极。

与此同时,冉天风神念如潮扩散。

当捕捉到苏奕出现在自己左膝后侧的时候,冉天风瞳孔收缩,猛地一掌朝下方按去。

可终究晚了一瞬。

哧啦!

剑光一闪,冉天风的左膝后侧,黑色鳞片爆绽,再度出现

文学

一道血痕,虽不曾伤及骨头,可那刺痛之感,刺激得冉天风脸色都变得铁青起来。

这一刻的苏奕,身法速度太快,似流光明灭,倏尔消失,倏尔乍现,连神念都很难锁定,防不胜防。

冉天风的速度并不慢,哪怕他身影足有百丈高,反应依旧无比惊人。

然而和苏奕一比,却稍逊一筹。

并且,苏奕此刻的身影,在冉天风面前就和一只飞虫似的,这反倒为苏奕提供了极为充裕的腾挪闪避空间。

而冉天风那庞大的身影,反倒让他更容易被打击到。

就见接下来的时间中,苏奕身影飘忽不定,如鬼魅般出现在冉天风那百丈身影的不同地方,出剑如电。

一剑比一剑快,一剑比一剑凌厉。

哧啦!哧啦!哧啦!

一道道剑光闪烁中,冉天风的躯体上,也是陆续出现一道道血淋淋的剑痕,每一剑,都谈不上致命。

可负伤多了,则让冉天风浑身浴血,看起来极为狼狈和凄惨。

冉天风惊怒交集,竭尽全力催动诸般秘法。

可苏奕根本就不和他正面硬撼,一击之后,必立刻遁走。

仅仅须臾间而已,冉天风身上就已覆盖上密集的剑痕,肌肤上的鳞片都不知破碎多少,血水像一条条蜿蜒的小溪似的,在身上汩汩流淌。

极远处,封道姑等人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这

文学

一幕幕,都差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一个灵相境少年,却杀得冉天风这等皇者负伤不断,血流不止!

这若传出去,谁人敢信?

而见此,崔璟琰则暗自喃喃:“看来,这冉天风的确很强大,让得苏兄只能采取迂回战术,无法正面与之硬撼……”

对于苏奕能办到这一步,崔璟琰并不奇怪。

毕竟,她早见识过苏奕剑败孟婆殿三祭祀元琳宁的那一战。

真正让她意外的是,这一战之中,苏奕并未去硬撼,这无疑证明,面对这样一位炼体流的皇者,苏奕并没有把握能够在正面争锋中获胜!

“这才是真正的战斗,扬长避短,攻其不备!”

老瞎子感叹。

这一战,苏奕采取的战术看似简单。

可老瞎子清楚,换做其他人,怕是不知道被拍死多少次了。

毕竟,那是一位皇者!

这世上的灵道修士,就是全力出手,恐怕都很难破开冉天风周身的防御力量,更别说伤到冉天风了。

也只有苏奕,能够躲闪开冉天风的神念锁定,凭借那堪称恐怖的剑道造诣,不断划伤冉天风。

很快,冉天风似支撑不住,百丈高的身影一晃,倏尔恢复原本的模样,只是那一张脸颊已是惨白透明,浑身都是血淋淋的剑痕。

而这位天冥教皇者看向苏奕的目光,惊疑之中已带上一抹骇然。

“告诉我谁指使你们来的,我可以让你们离开,否则,你们都得死。”

淡然的声音响起时,苏奕已持剑来到冉天风十丈之地,眼神深邃,语气透着不容违逆的味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