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漂亮的老师8,岳双腿之间

女兒啊亂倫小說:非常色的小说
2021年3月9日
不知火舞海滩、老卫淑华二次上船
2021年3月9日

年轻漂亮的老师8 第一章

程昱以为这是一场力角,势均力敌的战事,万万没有想到,这是单方面的压制。因为太意外,程昱何其的忌惮和复杂……

左右战将与谋士脸色也都不怎么好看,面面相觑,想了想,摇了摇头。

良久道:“与先前在徐州时遇到的那土炮都不同,那物可不能组装,而且笨重,无法掩去踪迹。可是现在此物却能组装,是凭空出现在城墙上的。而且,它投出来的与其说是石或是火,不如说是大型重箭,比之前的东西轻巧多了,攻击力反而上升了,又无需等待,能很快再重新校准,又火速发箭,此物……想要破坏它,只怕难!”

“原来吕氏兵马还有此等军工利器……”程昱道:“务必叫斥侯营查探清楚是何物!最好,能有图纸。”

斥侯营的人应声去了。却知道,想要探出来,是很难的。只怕这样的东西是机密。之前一点风都没听到,更何况是现在。

之前曹吕之战时,曹军也仿造了土炮,但因为机动性太差,效果还不及徐州的那种好,因此一直都没有发挥的余地。而现在,又有这样的东西出现了,不仅能发重箭,还能发火球,这样的东西……如果曹军与之敌对,也未必会有胜算。

程昱这心里就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了。

此战若是传到整个冀州各城池,这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就能吓死一堆。

程昱忧心忡忡,而些时的淳于琼与高览就更是如此了,看到这般战况,焉能不急?!简直是心急如焚。

高览骑着马回营与淳于琼商议。

“淳于将军,是否支援兵马?!”高览道:“我可领兵去支援。”

高览若带人去支援,淳于琼只防备后方的程昱便可以。

可是,淳于琼便是再沉稳,此时也掩不住的内心剧烈的拉扯,道:“这般战势,恐怕去了,也未必能力挽狂澜,不过是不断填人命进去!”

眼前的这火势触目惊心,大战到此,哪里能不叫人害怕呢?!这分明是完全的被压制住了打啊。

淳于琼倒不是想要自保实力,而是,明知道去只是添人命,还去干什么?!

高览道:“若不支应,再这般下去,恐怕会全军覆没。倘等那时吕氏兵马出城再追杀,悔之晚矣!”

况且眼睁睁的看着而不支应,真败了,他们二人又如何回到袁绍那交差呢?!怎么都说不出去啊。

难道他们打仗难,你就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吗?!

这肯定不能!于情于理都必须去支援。就算不为这些考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袁熙战败啊。一旦战败了,恐怕司马懿一定会乘胜追击,到时候,程昱再掺一脚的话,他们更难保全。

高览道:“我带弓箭手前去,在外远攻助力,可也!”

淳于琼很快也权衡了利弊,道:“便应高将军领三千人前去,二千弓箭手,一千步兵持盾掩护!只是须得知,不可太上前,在外远攻可也!切要注意,我军身后还有曹军虎视眈眈。不可忘却!”

高览听之,便领了三千人,很快从外围绕了过去,挑好了地方,作好盾牌防御,不断的弓箭便往城墙上落。

袁兵的箭本来都已经快停了,只有零星一些落下来,可见袁熙营中的弓箭手便是没有全军覆没,四散开的弓箭手此时也没有余力再往城上发箭。

弓箭营的威力在于密集型攻击,一旦失去了这个优势,这东一箭西一箭的,根本造不成太大的伤害。

因此,袁兵的远攻是被彻底的打落了。

而此时却突然有增援,弓箭又突然密集了起来,远远的落下来。

斥侯回禀司马懿道:“报军师!西南角有人援应,约有三四千人,多数为弓箭手!”

司马懿沉吟了一声,道:“依计划行事,只是转为西南角可也!”

“是!”斥侯听命去了。

打什么哑谜呢?!马腾有丝丝不解,看了他一眼,又看向吕布!却发现此时的吕布的眼中只有城下的火光遍烧的场景,他略有些醉了一般,眼中全是迷醉,透露出一点点嗜杀的眼神。在战场上的人,无论有多怂,或无论有多英勇,都有些不惧生死,一腔热血斥敌营的疯狂,他们的血液中不仅仅有热血,更离不开那种嗜杀的本性,当然这只是本性之一,但这种东西,无不存在……

这是一种说不出的瘾,像注入了血液中的兴奋济,在那一瞬间,当这种虐杀与胜利交织在一起的时候,

文学

是个战将就会享受这样的时刻。

吕布更如此,他的热血中,从不缺这样的东西。因此他很得意洋洋,很享受,眼神也是直白而显露着的!

杀,杀的过瘾!这才是杀,这才是战,这才是争。这才是真正的金戈铁马,热血人生。这才是属于马背上男人的宿命。

生与死,胜与负交织而成的矛盾与华章。

马腾看着吕布眼中的东西,这样的东西他并不陌生,甚至更熟悉。因为边疆的兵马,他们抢掠,从不无辜,他们的眼中也同样有这样的东西,更嗜血,更疯狂。

而唯一不同的是,吕布的眼中还有着一点克制和藏不住的野心。那种野心,是高高在上的主宰着眼前这一切的自负和得意。仿佛弹指一挥间,便能主宰眼前胜负与生死。

就算吕布以前不曾公然的说过什么天下,什么雄心壮志,但至少现在表现出来的欲望是赤果果的!

很直接!

这一幕,很冲击人的眼神,马腾本来一肚子的话,突然又咽了下去。在这么一瞬,他觉得一切都没必要再说了!

马腾心情的复杂,现在渐渐趋于平静,他已经接受了现实,接受了吕布的强大。当直接承认这一点的时候,原来是真的反而放下了不甘和执念。浑身轻松。

所以当他以新的眼光去看待城下的时候,去看司马懿和吕布的时候,心里也有了敬畏。

他当然知道,这是司马懿所想要达到的效果,震慑城内城外,震慑冀州与天下各州,也震慑各诸侯,包括他!

年轻漂亮的老师8 第二章

转眼过了半年,又到了万物复苏的春天。

夏凉穿着一身干练的职业装,手捧着一大束白色马蹄莲,轻轻推开了VVIP病房的门。

换掉开了几日的香水百合,她将插满马蹄莲的花瓶摆在最显眼的位置,确保秦正霖睁开眼睛就能看到。

“正霖哥,今天的天气非常的不错呢。”夏凉走到窗前,打开窗户,深吸一口气,笑着转过身,像哄小孩子一般说道:“如果你现在醒过来,我就带你去下面的花园散步,好不好?”

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病床的秦正霖仍然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咬了咬嘴唇,夏凉红着眼圈走过去,坐在椅子上,轻轻的握住他的手。

“正霖哥,你还要睡多久呢?小曦和晗晗还等着你带他们去游乐园呢。”

“自从我接手夏氏集团之后,一天比一天回去得晚,孩子们抱怨我陪他们的时间太少了。”

“我觉得我真的不适合做女强人呢,你可不可以帮我想个办法?”

“夏逸的案子昨天宣判了,他和那个无良医生被判了无期,至于那个律师,吊销了律师执照,被判了三年。”

“在来看你之前,我先去了监狱,可夏逸没有见我,我想,他大概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更不会向爷爷道歉了。”

“正霖哥,你已经睡得太久了,是时候醒过来了吧?”

“虽然我的语气很委婉,但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我是在命令你。”夏凉一个人絮絮叨叨的自言自语,类似的话她每天至少会说上一遍。

遗憾的是,秦正霖到今天都没有醒过来。<>

听到有人敲门,她转头望过去,刚好看到纪远航走了进来。

“你怎么过来了?”夏凉看到他有点意外,她知道他今天要去扫墓。

纪老太太参加完纪乐绮的葬礼后就中风了,熬了六个月,前几天也过世了。

今天是她的头七,做为儿子,纪远航去了墓园。

“嗯,已经忙完了,我听晗晗说你来了医院,就过来接你,顺便探病,他怎么样?””他看了看秦正霖,心情有点复杂。

纪远航现在已经知道了所有的真相,比如说,秦云晗其实就是纪宛彤。

还比如说,夏凉和秦正霖之间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他们两个人从来没有相爱过,由始至终都是兄妹的感情。

再比如说,秦云曦并不是秦正霖的私生子,而是他所爱女人的弟弟。

纪远航觉得自己那颗子弹真的没白挨啊,在他醒来后,夏凉很主动的把什么都交待了。

更重要的是,在他厚脸皮的追求下,她终于点头,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

“还是老样子。”夏凉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她抬头看了看纪远航,很没自觉的戳了戳他的腹部,完全没留意到他的眼神瞬间充满了怨念,“其实……我不应该让你一个人去的,可是,我知道她们不会欢迎我,所以……”

她咬了咬嘴唇,当初她害得人家儿子中弹,昏迷了整整七天,差一点就救不回来了。

正是因为这件原因,纪老太太每每见到她,都是一副恨不得吃了她的表情。

“这件事我们不是说过了吗?你真的不用觉得抱歉。<>”纪远航毫不介意的摇了摇头,等他好不容易平息了自己蠢蠢欲动的欲望,才向她伸出双臂,一脸期待的说道:“不过,如果你真的觉得心里很不好受、很对不起我,那就让我抱抱吧。”

夏凉嗔怪的睨了他一眼,很不客气的一巴掌拍开他的手,没好气的赏了他两个字:“别闹。”

年轻漂亮的老师8 第三章

(勿订,待修)

掌心带着内力,凌厉的掌法迅疾如电,全力出了手,隔着几米,似乎都感到拍过来的掌风。

顾云念睫毛微动,只手上突然加快了速度,还需要一分钟才能画完的符文,不到三十秒就能完成。

谨言大师几人立刻同时出手,将突袭的几人全都拦住。

慕司宸始终守在顾云念的身边,这时顾云念的手指画完最后一笔,面前篮球大小的阵图陡然放大,飞出去完全覆盖在地面的封印上。

谁都没注意,伤亡的各派弟子和黑衣人,洒落的血液没在地面留下丝毫痕迹。

死掉的弟子和黑衣人,身体里的血液更是被抽取一空,往着地下渗去。

封印的金光随之也明明灭灭。

就在顾云念画出的阵图落在封印上时,微不可查的一道咔嚓声响起,下面的封印陡然金光大盛,接着就暗淡了下来。

接着,地面开始出现微弱的震动,并且感觉越来越清晰。

随着震感传来,封印之下,出现蜘蛛网一样细微的裂缝,并且一直在扩大,也越来越明显。

有丝丝暗红从裂缝中沁出,迅速地蔓延,触及到封印的阵纹时,血色与金色相抗。

血色每撞击一下,阵纹的金光就闪烁了一下,将暗红的血痕击

文学

退。

黑袍人眼中露出惊喜,激动地说道:“血,先祖需要血。快,给我杀,给我拼命地杀。还有天生恶人的血,先祖最喜欢的鲜血,血脉已经被激活,快放她的血,献给先祖。”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