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妇杨雪 完 ,厨房征服贵妇秦风英

错一题学长就插一个小时,H口漫画全彩无遮盖
2021年3月5日
宝贝不大怎么让你舒服,一般活好的男生都有哪些特征
2021年3月6日

浪妇杨雪 完 第一章

第4584章星际宠夫日常(113)

阮家会不会后悔不知道,或许会后悔,或许不会。

但军方肯定会后悔没有早日将这么一个人才招揽进去的!

阮唐朝着认出她的那人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之后便坐在了主位上,旁边是玄鹤,下方是狱长。

座位已经说明了一切。

众人即便是不敢相信,也不得不信了。

只是,玄鹤竟然也在主位上?

等等,玄鹤竟然还活着?

调查组有个人是玄鹤的粉丝,这次机会是他主动争取来的,为的就是可以亲眼看看玄鹤的情况,有什么能帮的帮一把。

今天一看,惊呆了。

鹤神竟然也开始吃软饭了吗?

不过以鹤神的身材和颜值,不吃软饭也实在是有些浪费人才。

再一看后面那些,大总裁邬酿,女团成员萧水悠,亿万富翁巫月明,以一己之力让几大生化公司倒台的姓杀的男人……

这一个两个,被流放前可都不是普通人。

等等,似乎有什么不对。

亿万富翁什么时候犯罪了,又是什么时候被判刑的?

还有这个姓杀的,明明一直都在跟生化公司斗,怎么人却在第十监区?

他们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这是个好问题。

很快他们就知道了答案。

没有犯罪,没有审判,更没有流放,他们都是主动进来的!

只不过巫月明是为了保护偶像鹤神的安危,而杀马特是被阮唐招揽聘用来的,如今都在监区担任着至关重要的职位。

竟然有人不愿意在帝星住而是主动跑到蛮荒星,这世界简直疯了!

浪妇杨雪 完 第二章

拉过桌子,蒋白棉轻巧跃上,用左手将通风管道的出口栅栏拆了下来。

后面果然“藏”着一个穿黑衣服的人,一个已经死去的人。

她将这具尸体慢慢拖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龙悦红一眼望去,看到了光秃秃的脑袋、胖乎乎的脸庞和圆睁的墨绿色眼睛。

“赫维格,真的是赫维格!”他比对了下照片,脱口而出。

“死亡有一段时间了,异味已经散掉,但还没腐烂。”蒋白棉跳下桌子,冷静做出判断。

她叹了口气,看了眼龙悦红,自嘲一笑道:

“我就知道这种报酬丰厚的任务绝对不会顺顺利利。”

刚一开始,雇主就变成了尸体!

当然,蒋白棉本想感慨的是“这运气会不会有点背”,可考虑到龙悦红的心情,又强行改变了说辞。

为了不让商见曜“胡说八道”,她吩咐了一句:

“去把负责红石集治安的人找来。”

虽然他

文学

们早就听说红石集比野草城混乱,但还是相信这里有维护秩序的武装人员。

这么一个集镇能维持下来,肯定有一定的秩序和对应的机构。

“去哪里找?”龙悦红想起这里的人绝大部分都藏了起来,鬼知道负责治安的人在哪里。

真是一个既神奇,又让人无奈的地方!

商见曜的表情里没有一点为难,他笑着说道:

“你没玩过捉迷藏吗?”

说完,他冲出这家名为“枪火”的店铺,来到玻璃扶栏处,对着前方,高声喊道:

“死人啦!死人啦!

“‘枪火’的赫维格死了!”

商见曜的声音如同滚雷,回荡在了整个地下建筑内。

龙悦红呆呆听完,茫然自语道:

“这和玩没玩过捉迷藏有什么关系?”

“你说什么?”蒋白棉摸了下自己的耳蜗。

白晨代替龙悦红,重复了一遍。

“我觉得,他的意思是。”蒋白棉思索着说道,“小时候玩捉迷藏的时候,可能会喊‘吃饭了,回家了’,然后,那些躲好的人就出来了。”

龙悦红回忆过往,表情微微一变,觉得自己似乎可能大概受过类似的骗。

商见曜喊完没多久,对面玻璃扶栏后,一个用来标注店铺布局的铁皮箱突然打开,走出来一个端着“短脖子”冲锋枪的男子。

“赫维格死了?”他绕到这边,询问起商见曜。

“也许还能救活。”商见曜诚恳回答。

比如说,抓紧时间,上传意识,变成机械僧侣。

这男子望了眼“枪火”内那具尸体,拿出了对讲机:

“韩队,‘枪火’出事了,赫维格死了。”

…………

红石集最底层,猎人公会斜对面的“治安所”内。

蒋白棉等人见到了红石集的治安官。

“韩望获。”他自我介绍了一句。

这是一名瘦高的男子。

当然,他的高是相对灰土平均水准而言,实际上也就和龙悦红相当。

他发色为黑,留着寸头,眉毛杂乱,看起来很凶,脸上有一横一竖两道疤痕,五官里最引人瞩目的是眼睛——眼白有点发黄,眸子是比较纯粹的黑色,而非深棕。

蒋白棉自报姓名后问道:

“接下来就没我们的事了吧?”

“虽然还没做进一步的解剖,但从目前的情况可以判断,赫维格死亡的时间在你们进入红石集前。”韩望获完全没有随便找几个人当凶手的意图。

“你怎么确定这点的?”商见曜好奇问道。

腰间别了两把手枪的韩望获指了指身旁另一名男子:

“韦勒,一位医生,同时也兼任我们治安所的法医。”

韦勒是标准的红河人种,和韩望获的年龄差不多,三十来岁,黄发蓝眼,皮肤粗糙,眼窝深陷,胡须满面。

“你们还有坚持教育?还在培养医生?”蒋白棉颇感兴趣地问道。

韩望获摇了下头:

“韦勒是从‘联合工业’过来的。”

韦勒摊了下手,用灰土语说道:

“我只是看我的上司始终没有孩子,热心地帮了他一下忙,结果就差点被他弄进监狱,折磨到死。”

“你帮忙的方式不对。”商见曜严肃批评道。

“啊?”韦勒有点愣住。

商见曜给出了完美的解决方案:

“你应该使用生物器官移植、神经重建术和人造子宫,自己帮他生一个,这样他不仅不会把你送进监狱,还会和你产生感情。”

“……”虽然对方说的那几个词汇较为陌生,但作为学医的人,韦勒还是很轻松就理解了是什么意思。

“我不是,我是……”他突然不知该怎么解释了。

他明明只是用调侃的方式来自嘲,结果对方竟然这么认真。

而面对这么认真的人,他也不好意思说,他的真实目的不是帮上司生孩子,而是馋上司的年轻妻子。

龙悦红同情地看了韦勒一眼,什么都没说。

蒋白棉忍着笑意,对韩望获点了点头:

“那我们可以走了?”

“可以。”韩望获给出肯定的答复。

蒋白棉随即翻腕,看了下电子表:

“这里有旅馆之类的地方吗?”

浪妇杨雪 完 第三章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我不管这敲锣的邪军统帅,是故意引诱我进入早就布好的天罗地网。还是真的忌惮我连山印的杀气,被迫逃回邪界。

此时既然我来了,那就不会退。

也许他不管自己族人安危,只想见我一人死,足以。

而我为了玄门长存,为了数亿平凡人的安居乐业,就算死我一人,同样足以。

于是我们各怀心思的你追我赶,总能保持一定的距离。

我不再像之前那般穷追猛打,而是勉强维持住连山印即可,防止到最后被他拖死,导致自己气机不足,陷入彻底的被动。

毕竟就算真的落入了陷阱,遇到必死杀局,我还要博上一博,所以我得保留一定的实力。

就这样猫捉黄鼠,兜兜转转一直跑了足足有一个时辰。

我的气机损耗过半,而他道行不知几何,但他气机也真的深厚,加上他是辅助性的玄术高手,所以他看起来依旧虎虎生风。

“小小人皇,你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都来到了我神族之地,你竟依旧要对我赶尽杀绝,真以为自己一个人皇,在我邪界也可以横行无忌了?”

突然,敲锣者猛地停了下来,讥笑着开口。

我不管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没有回应他,毫不犹豫地落连山印,那连绵的群山之气立刻对其进行了镇压。

连山气连绵不绝,气结连山。

这延绵群山势大力沉的落下,一下子砸在了我的身前,砸在了敲锣邪人的头顶。

那里本就有一座山,连山气开山,将那山头都给削平,一时间地动山摇。

随着连山印的消散,敲锣邪人的身影也随之一同消失。

我楞住了,难不成他就这样被我给镇杀了?

他之前那气机磅礴的模样都是假象?撑到现在终于撑不住了?

我暗暗运气,小心提防地看着。

在那弥漫的山灰下,有一个深坑。

那深坑就像是无底黑洞一般,深不可测,直入地底,一眼望不见尽头。

我忍住跳下去瞧个究竟的冲动,管他是生是死,管他黑洞后连接的是什么。既然他不见了,我也该退出邪界了。

我扭头看向身后,看到圣龙岭内已经尸骨如山。

大部分都是人皇神兵的尸体,那百万神兵,此时

文学

还能站立的不足一万,近乎全部战死。

而神兵尸体一旦死亡,他们体内的鬼魂也魂飞魄散,那尸体迅速腐烂,成了烂尸,那一幕看着既凄厉又血腥恐怖。

在神兵腐尸旁,还堆积着玄门风水师的尸体,还有相当之多的邪人尸体。

原本不可一世的邪兵,近乎被团灭,所剩不多的几十个邪人,此时也感受到了人族的坚韧与无畏,自知大势已去,这一仗终究败了。

那存活的邪人被风水师们团团围住,跪在地上苦苦求饶。

闻朝阳大口呼着浊气,这个三教通融的仙人,以武通玄的武夫,为了这一仗近乎贡献了自己所有的力量,整个人都看着苍老了不少,但他终究无愧天下,站到了最后。

高冷男用重尺支撑着身体不倒,满身鲜血淋漓。

存活的风水师们或瘫倒在地,或倒在血泊,或顽强地单膝跪着……他们的眼中没有劫后余生的侥幸,没有死了无数同胞的伤感,他们眼含炙热光芒,看向邪界方向,看向了我。

是我这个小小人皇,只身入邪界,压制了邪军统帅,才为他们争取了足够的机会,让人道打赢了这震古烁今的惨烈一仗。

所以此刻,他们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盼我归来,共庆胜利。让我这个人皇,玄门镇玄王,带领他们班师回朝,享世人顶礼。

我心里为死去的同胞心痛,为幸存者而喝彩,这种时刻我自然要与他们站在一起。

哪怕危机还没有彻底解除,也许不久后还会有邪族精锐发动战争,至少这一刻,我们赢了。

我也知道以残存的人道力量,是没有能力一举打入邪族诛邪的,毕竟就连邪界到底是怎样一种存在,都还没有弄清楚。

所以,是该撤退了。

于是我将气机彻底爆开,结束朝界河飞去,想要尽快回到圣龙岭。

“好强的力量,不愧是连山禁术。真没想到,过去了几千年,在这世上还能看到有人再次使出连山,难得,难得。”

就在我御气飞行间,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无比苍老的声音。

这不是敲锣者的声音,我暗道不好,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此人深不可测。

我头也不回的往回跑,这时敲锣者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小小人皇,你虽然道行一般,但造化惊人,借你连山气,破了封神印,放出了我族强者,你也算是为我族立了大功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