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深入进去

守望先锋h同人;美妇惨叫屈辱小说
2021年3月2日
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名器风云录
2021年3月2日

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第一章

第122章临江事了,江南,我来了!

林跃坐在那里,双目紧闭,像是睡着了一般。

但是他的脸色却是一阵红,一阵青,又是一阵白,一阵紫的,看起来又吓人,又诡异。

“公子他……他这是怎么了?”雅妃完全弄不明白怎么回事,担忧的低声问道。

李忠有些口干舌燥,看了她一眼,惊疑不定的道:“你们公子他是不是学了什么秘法?”

雅妃连连摇头:“我不是很清楚,到底怎么了?”

咽了口唾沫,李忠睁大着眼睛道:“他不久前使出了武道宗师才有的手段。”

“不可能!”

想都不想,雅妃直接断然的否决了他!

因为雅妃也清楚的很,不管林跃多么的妖孽,多么的惊才绝艳,也绝对不可能以这个年纪成就武道宗师的!

看着她断然否定的样子,李忠很想告诉她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在天庆武馆自己亲眼目睹的那一幕,却是那么的真切!

连连摇头,李忠已经不知道该相信自己的眼睛,还是该相信常理了,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有些疑惑不解的道:“他现在体内有一股极强的吸力,好像在自我疗伤,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

两个人谁也没办法,也不敢乱来,只能守护在林跃身边。

一直到傍晚时分,林跃才缓缓睁开眼睛。

当他睁开眼的那一刻,一道精光在他眼底绽放,只是一闪而逝,就恢复了正常,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雅妃一直在旁边守候,立刻过来:“公子,你醒了?”

“我昏迷了多久?李忠呢?”林跃微微皱眉。

“李忠背你回来的时候公子就昏迷着,到现在几个小时了,他在外面守着,柳家,慕容家还有方家的人都来拜访,全被他拦在门外了。”雅妃连忙道。

林跃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脚,感觉身体前所未有的强壮,充满了力量。

他心中暗喜,道:“让他们一个个的进来吧,我先上楼换下衣服。”

林跃回房间冲洗了一下,将满身血迹的衣服换下,随后缓步下楼。

柳家前来拜访的是柳鸿恩老爷子和柳少云,林跃以礼相待,吩咐雅妃上好茶。

柳鸿恩也不绕弯子,开门见山,直接将一张黑卡双手呈递给林跃:“林先生,这是我们柳家的一份薄利,还请先生收下。”

“只怕我无功不受禄吧。”林跃淡淡一笑。

“是这样,我们想请先生担任柳家名誉客僚,先生只需挂一个名号即可,再说青歌也住在这里,这张卡也算是她的租金了。”柳鸿恩倒是很会扯关系。

“老爷子你客气了,这别墅本来就是你们柳家的,我只是暂住,按理说应该是我付租金才对。”

“这万万使不得啊!”柳鸿恩连忙摆手。

虽然他知道自己的爱孙和林跃关系很好,但依旧不敢贸然说话,处处谨慎小心,生怕得罪了林跃,这可是连半步宗师都可以斩杀的超级存在啊!

别说这样小心谨慎的和他说话了,就是让他在林跃面前一直装孙子,他也愿意!前提自然是林跃可以保佑他柳家。

看着柳鸿恩那一脸沧桑,林跃淡淡一笑,将黑卡收下:“既然如此,小子恭敬不如从命了。”

柳鸿恩喜出望外,激动的全身直哆嗦!

从此,柳家不但可以打着林跃的名号,更是能和江南林家扯上关系,柳家兴旺,指日可待!

三人又寒暄片刻,柳鸿恩爷孙才开开心心的离去。

慕容远山带着慕容城进来了,只是和柳家爷孙不一样的是,慕容城竟然被五花大绑着,一进来,他就跪在了地板上,显然是得到了慕容远山的授意。

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第二章

“欢迎光临。”

衣着整洁的侍女礼貌的向着沈渔问好。

这是一家灵符教馆,扬州城最有名的两家。

来到扬州城之前,沈渔专门问过,这两家道场那一家教导的比较好,答案是各有千秋。

问柏青霜,柏青霜推荐了另外一家,不过沈渔还是选择了这一家,原因呢……消费者的眼光是雪亮的,想知道高档消费场馆那家好,看看门前的热闹程度就知道了。

虽然两家门口都是车马稀少,但是这一家的人流还是多一点。

于是,沈渔放弃了柏青霜推荐的博雅居,来到了水鱼馆中,这家道场之所以叫做水鱼馆,因为创始人在大江之上观游鱼而突破难关,于是将自己的道场命名为水鱼馆。

沈渔还是很欣赏这个名字的,到这里来的目的就是学习制符。

这个世界,只要你有钱,就能学到很多最基础的东西。

“不知道先生,想怎么学习?”

“最好的、最贵的方案。”

沈渔的手指点了点桌子说道。

“先生,我们有个班,马上就要开始,四个人一个班,你可以……”

“不,我要单独授课,单独讲授,可以吗?”

沈渔这次来到了扬州城,携带有大量的金银珠宝。

“可以,先生你看,这是我们的报价单,我们的馆长会过来……”

这时候一男一女走了过来,男子的眉目和高三公子有点相似,年长了不少,而女子沈渔认识,前天在小巷子里,遇到的那几名女性中的一位,当时米夫人抱怨她,说她为了扬州城的产业,当时反对和沈渔联合起来等等。

“这位就是前天你们遇到的高手?”

那名男子表情有点倨傲,看着面色枯黄的沈渔点点头,“玉娘说你的武功不错,有没有登记过?”

沈渔不由自主的翻了一下白眼。

江湖人自然也有路引等东西,但是那些伪造的东西就是用来糊弄人的,平日里谁愿意每到一处,就在天机榜下登记自己的身份?

就连官府也对此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现在这位中年男子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这位是高怀远,节度使大人的长子。”

那名妇人连忙介绍道,向沈渔使了一个眼色。

“见过高大人,我才来到了扬州城,明天就会去登记身份。”

沈渔没有刻意的激怒这个人,也没有表现出鄙夷等神色,态度很好地应付道。

“嗯,其实扬州很不错的,大帅府也欢迎各路英雄。”

高少帅悠悠的说了一句,那句话就是随口问一句,就像是警察随便问某个人带身份证没有,他的地位根本没有必要针对沈渔。

只不过听闻扬州城来了这样一个高手,于是问一下。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也没有和沈渔打招呼,转身离开了。

萍水相逢,如此而已。

……

三天后。

高少帅离开之后,流程继续走下去,没有什么故意刁难沈渔,必须让沈渔说清楚为什么要跟着她们,没有设置难题,要沈渔证明什么,才能传授制符等等。

她们如果这样做,沈渔直接转头就走,去另一家学习而已。

至于说两家联合起来,都不教导沈渔学习制符?

无所谓,天下这么大,总有一天山水相逢。

下面就是学习制符。

接触了制符,沈渔发现这东西很有意思。

另一个时空,大汉帝国也有法师,不过因为种种的限制,能力并不怎么强,而在这个世界,法师们无疑找到了新的道路。

那就是借助器具等施展法术。

无论是灵符笔、法杖还是别的,起到的都是沟通、放大的效果,沈渔所学的制符就是其中的一种手段。

将内力通过符笔进行转换,变成了法力,然后绘制到特制的符纸上,等到使用的时候,用内力或者真气激发,就可以施展开来了。

沈渔学的很快,练武这么长时间,他已经达到了【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的【内三合】境界,筋骨运行时候,真气可以准确配合,心手合一,完美如意的掌控真气和身体。

因此上,对于普通人来说很难理解和绘制的复杂灵符,沈渔可以很轻松很完美的划出来,再加上他对天地灵气的感受力,沈渔学起来基础灵符,短短三天就入门了,让老师赞叹不已,大声夸奖沈渔的天赋极好。

“多谢老师。”

沈渔很客气的向着苗玉娘点头致意。

然后,他再次拿起了灵符笔,凝聚了心神,调用了内力,在符纸上画出了灵符。

“不,应该是感谢你学习制符。”

创建水鱼馆的前辈早已经去世了,留下的儿子病弱,于是让姐姐苗玉娘负责主持,这个女人为人处世还不错,懂得看眼色也懂得抱大腿。

虽然不识真龙,在跟随沈渔一事上做了错误的决断,不过想一想她全家都在扬州城,大大小小的产业也在此地,就能理解她的无奈了。

这三天,沈渔的老师是苗玉娘和另一位灵符师,她们不仅仅因为沈渔的武功高强而殷勤教导,更重要的是沈渔舍得花钱。

灵符的学习很昂贵,除了数百两银子的学费之外,灵符笔、符纸、特制墨汁等都很贵,这些东西还会持续消耗,除了不差钱的人之外,中等家庭都负担不起这种持续的支出。

当然这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武道比起灵符的学习实在是太有压倒性的优势了。

沈渔学了三天花了近千两银子(有点乱花),这些钱足够培养出五名脱产习武的武士了,他们只要练出了真气,就能有产出了。

而灵符呢?

大部分的灵符,其实并没有什么用处,一个几两银子的引火符就是一根火柴,清水符的价格足够大家多带一点水,而这些武者都可以做到。

现在灵符师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大家有点钱学点本领到身上比起买工具不是更好——就像是穿越到古代,大家是愿意学习内力呢,还是选择一把枪械?

前者可以反复的使用,而且出色完成大部分工作还能强身健体。

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第三章

“呜呜”

一声声哀怨的声音在空中响起,闻者伤心,任谁都能听到里面的哀怨。

古争躲在侧面的一个箱子后面,凝重地看着对面,哭声虽然让人心碎,但是他根本不为所动。

在前面的一个大厅当中,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正斜坐在地上,一副委屈的姿态,一滴滴晶莹的泪水,偶尔从低垂的眼中滴落下来。

她的哭声和之前遇见女孩完全不同,这里的她是真的在哭,而那女孩仿佛在哀嚎,故意发出那恐怖的声音,来干扰敌人,

古争已经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了,因为在那个哭女的面前,有一个红色桌子,一个金玉在上面放着。

而在金玉的旁边,有一个小碗,上面盛放着绿水,一丝丝绿舞不断的从上面蒸腾来,化为一条绿线链接到金玉这边。

此时在金玉的一角,已经被对方给转化成绿色,虽然看样子想要彻底转换要非常非常多的时间,可是最终也能浸染金玉。

“恐怕这是对方来一点点掌控这里区域的手段。”

古争心中暗想着,同时也在想办法怎么才能在对方面前给拿走,这金玉虽然不知道怎么用,可是他感觉着东西越多越好,说不定在关键时刻就能用上。

现在他手里面还有一个白色,两个红色晶石,至于其他还各是最初的一个,这么长时间,也没有找到额外的东西,却是运气有些差。

仔细斟酌一下,古争也不想去试探对方到底有多强,朝着不远处的角落中直接扔了过去。

“噼里啪啦”

一声声仿佛鞭炮的声音,伴随着火星四溅的火花,顿时在那边响荡起来,声音并不是很大,在这个寂静的地方,尤其得显眼。

那边的哭女声音顿时一停,随后整个身子站起来,朝着那边缓缓地走了进去,只不过那个速度实在让人着急,跟老奶奶走路一样。

不过那红色晶石的时间倒是很长,这点古争早就知道,耐心地等待着,等到对方转过那根木柱之时,整个人捏着脚快速走到那红色桌子前,伸出手朝着那金玉抓去。

“嗯?”

古争抓住半空中的金玉,想要带回来,却发现那绿色在金玉动弹的同时,瞬间化为一条结实的绿线,依托那被感染的区域,牢牢地把对方给束缚在半空。

这一下让古争没有想到,竟然没有抓过来。

而此时,那边的动静已经消失,透过中间的缝隙,可以看到那鬼女从那边缓缓走来,也是之前慢吞吞的动作。

他此时终于感觉对方速度之慢,对自己多了有利,连忙加大气力,朝着这边拽过来。

那碗仿佛被牢牢吸住桌子上,中间的绿线不断的延长,看似脆弱的绿线,竟然有如此坚韧。

古争一狠心,猛然一使劲,那绿线终于承受不住在空中断裂开来,让他都没有控制好身形,紧退两步,不过在脚落地的时候,几乎没有造成任何声音,没有惊动那慢吞吞回来的哭女。

他没有想到的是,在金玉刚刚到手的同时,眼前的那只碗竟然凭空炸裂开来,猝不及防的他瞬间被大片的绿雾给扑面而过,全身上下更是跟染上一层绿色一样。

“你在这里!”

在死角的哭女猛然一声尖叫,仿佛发现古争一样,随后身形猛然一加速,绕过那木柱,朝着已经飞奔的古争追去。

古争心里面叫苦不堪,谁能预料到绿碗竟然会炸开,而且粘在身上,还无法弄掉。

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哭女,发现对方已经朝着自己扑来,那狰狞的面孔,那怨毒的眼神,仿佛自己就是抛弃她的负心汉,尤其对方手中泛紫的指甲,更是如同一个个小型匕首一样。

更主要的是,对方的速度好像要比自己快得多,肉眼可见般地接近自己。

只是这么一瞟,对方就已经越过半截的路程,如同幽魂一样,在空中飘荡着朝着自己飞来。

古争手中已经扣住那白色晶石,只要等对方在靠近一些,就要扔出去。

可是离开这个走廊,在赫然又是一个大厅,这点出乎古争预料,因为他之前并没有来这边,觉得从对方手中夺走金玉,十拿九稳,而且还不会惊动对方。

当然结果是一旦没有按照对方的剧本而走。

古争把手中的白色晶石一收,然后猛然一个加速,来到那个异常显眼的镜子面前,下一刻他的身影从空中消失不见。

而镜子也“咔嚓”一声,直接碎掉在桌子上。

紧跟着一步的哭女,在看到古争消失在镜子面前之后,也是愤怒的嘶吼一声,随后就像忘记了古争一样,漫无目的的朝着其他方向走去。

而在那小桌上的碎片,也同样缓缓地消失在空中。

而这边古争眼前一恍惚之后,整个人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不过他朝着四周一打探,还是在这个船上。

毕竟这无穷无尽的黑暗,和旁边的场景是之前一模一样。

在知道这些东西是本身法宝所生成的之后,古争看到之后这才毫不犹豫地激活传送那里,看样子自己是成功摆脱对方,还省下最后一个白色晶石,感觉自己赚了不少。

稍微平息一下有些激动的心情,古争这才朝着四周走去,想要看看自己到底来到了什么地方。

此时他在一个走廊当中,两边都是一片黑暗,随便选一个方向之后,朝着前面走去。

“噗吱”

一声声奇怪的声音从前面传来,让古争心中一凝,缓缓地朝着那边接近过去。

那声音有些熟悉,好似在什么地方听过一样。

刚刚没有多走几步,面前猛然一片宽敞,竟然是一个大厅,而那声音正是从里面传来。

古争的视线范围有限,听着越来越近的声音,再次缓缓地靠了过去。

“啪啪啪”

文学

在古争刚刚踏入这个大厅,周围遍一连串地响起声音,与此同时在头顶之上,一道道乳白的光芒伴随着声音,更是一道道升起。

均匀的白色光芒洒落在整个大厅当中,让古争清晰地看到这个地方。

在这个大厅的中间,还有侧面一点,一些滑腻的触手正在有气无力地晃动着,而刚才那奇怪的声音正是对方击在地板上所发出的声音。

看到这里,古争反而是松了一口气,毕竟这些触手的攻击诡异是诡异,但是对方确实在静止不动的状态,威胁来说反而是更少。

这个地方应该也是隐藏起来的地方,在这里自动的照明下,可以看到在三个方向,各有三道金门,还有三个普通的木门。

一边可惜着那镜子,只是一个普通的镜子,要是自己寻找的目标就好了,绕过中间挡路的触手,一边朝着那三个金门摸去。

“嗯?都不是!”

古争看着手掌的金色钥匙,有些惊愕地说道。

这三道金门上面对应花纹各不相同,但是没有一个和自己手中的钥匙能够对上,也是运气够差的。

古争收起手中的金钥匙,然后朝着旁边的木门走去,让他欣慰的是,着木门倒是没有被锁上,轻轻一推就被打开。

此时古争在右侧的木门,里面并不是通往其他地方,也不是一个房间,仅仅不到一丈的距离,就已经到头,在古争面前是一个架子,上面赫然是一个小小的木娃娃。

这个木娃娃有手有脚,整体不足三寸,棱角之间,栩栩如生,非常精致,奇怪的是,在那小娃娃的面庞之处,竟然是一面空白,是个无面娃娃。

古争还真不知道,这个地方还有如此奇怪的东西,而且还放在一个如此狭小的地方,不由得伸出手去拿起来,在手中仔细看起来,想要看看其中有什么玄机。

不过简单翻了一圈,并没有什么机关可以打开,给他感觉就像普通的木娃娃一样,有些失望,把娃娃再次翻到正面看来。

“之前好像没有头发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