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与憩小说,年轻的馊子9

跨下新婚美妇|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2021年3月2日
守望先锋h同人;美妇惨叫屈辱小说
2021年3月2日

公与憩小说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公与憩小说 第二章

剑宗地处文心西南之地。

气候冷冽,地域苍辽。

虽然没有雪山上那种凄冷的苦寒,但也是颇为寒冷。

霜意弥漫的仙山之上,白雾朦胧,有苍茫剑气与无尽的剑意笼罩,气象难言,冷漠中有直插苍穹的磅礴之气。

剑宗一直都是剑修们的朝圣之地。

正因为剑宗的存在,剑修杀伐无双之威名才能一直流传。

而今日,剑宗却迎来了毁灭性的打击。

剑宗宗主离开。

苍岳

文学

剑神葬身仙墓。

寒天剑神则人在东山。

剑宗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空虚状态,但正常来说,根本就没有人敢对剑宗有什么想法。

因为剑宗的赤阳灭仙剑阵非常的恐怖,一旦彻底激活,连合体修士都难以抵抗,而且剑宗中仍然有无数强大的剑修。

但这个世界上,总还是有些人是不顾及所谓的十大宗门的。

“嗷呜!~”

寒雾弥漫的空中响起一个贱兮兮的龙吟声。

“剑宗是吧,虽然宝贝肯定没有瑶池盛京仙府那么多,但毕竟是十大宗门,肯定还是有点稀世珍宝的吧。”

“全都给本大爷交出来,不然我可就要灭你剑宗了。”

天空中雷声轰鸣,一阵接一阵,震耳欲聋。

铺天盖地的黑云涌来。

一条百丈白龙的身影在黑云中穿梭,每一片白色龙鳞都散发着极其狰狞的气息,巨大的龙躯若隐若现,压迫力十足。

剑宗震动。

从来还没有人敢这么在剑宗的山门前放肆。

龙族又如何,也不过是妖族一支而已。

况且天空之上的那头白龙气息并不算特别的强大。

“哼,宗主大人与几位剑神虽然不在,但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在剑宗面前逞威的。”

一位中年剑修率先现身,剑意惊人。

整个人的气息凌冽与不羁。

手持一柄紫色法剑,看起来极为不凡,看得出来绝对不是什么寻常修士。

此人名为余瀚宫,剑宗洗剑池的长老。

洗剑池乃是剑宗的重地,地位等同于瑶池的仙池,唯有最精锐的弟子才能进入其中,能在其中担任长老,自然实力不凡。

“哈哈哈哈哈,剑宗算的了什么,本大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睥睨天下,笑傲群雄,灭你剑宗不过弹指一挥间的事情。”

天空中白龙的龙吟声呼啸起伏。

剑宗众修士脸都青了。

哪儿来的不知死活的龙族。

区区八品而已,也敢在剑宗面前放肆。

“可笑的虫子。”余瀚宫冷笑一声,整个人仿佛化作了一柄剑,人与剑合,化作无上剑气,疾驰而去。

浩大恐怖的紫色剑气迸射而去,仿佛要将白龙身躯斩成两端。

这样的威力,别说八品,就算是是十品妖龙恐怕都挡不住。

轰!

紫光一闪。

随后空中传来哀嚎声。

“啊啊啊,好疼好疼。”

那白龙身躯竟然绽放出灿烂

文学

的光芒,随后蒙上了一层如墨般的漆黑,随后硬生生挡下了这一剑,虽然有几片龙鳞被斩碎了,但显然并没有伤及筋骨。

“疼死我了,这群玩剑的果然有两下子,我的逆龙鳞都差点挡不住了。”白龙干嚎着,但语气中满是揶揄。

以他的境界,竟然硬生生挡下了化神剑修的全力一击。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足以自傲了。

余瀚宫眉头紧皱,冷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呢?”

“我吗?”黑云中探出一个硕大的白龙龙头,龙角巍峨,喷气如虹,完美的曲线与冷漠的瞳孔,狰狞万分。

公与憩小说 第三章

“你真得把他给揍了一顿?”

“没……其实就打了一拳,主要是刚加完点,没控制好。”

“我说刚才怎么鼻青脸肿地回来了呢!跟他谈过没?”

“谈了,但三弟一句话都没说。”

“他当时没有扭头就走吧?”

“那到没有。”

“那就是听进去了,这小子就是倔鸭子嘴硬,吃软不吃硬,好了,天快亮了,你也先休息下,今天还有一场大战。”

“行,爹你也早点休息吧!”

“我给那臭小子拿点伤药过去。”

“爹,既然三弟是灵珠子化身,那点伤应该已经好了吧……”

“我知道,但为父说过了,那臭小子是吃软不吃硬的。”

“哦……上次孩儿跟黄天禄打架的时候,爹爹是不是……”

“别瞎想!”

……

李兴霸在亡命地飞逃,直到逃出战场千里直外,才让胯下的狰狞兽先停了下来,只是犹自心有余悸。

刚才的那场大战,实在太惨烈了。

杨森死了,被一名青年道人一拳轰碎脑袋而死。

高友乾也死了,被另一名少年道人一枪挑杀,

至于王魔,自前日在战场上失踪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或许也已经凶多吉少。

他们九龙岛四圣,如今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而那个大殷的总兵张桂芳,也在战场上自尽而死。

前几日一直避不敢战的西岐军队,今日却像是脱胎换骨一般,变得无比的勇猛悍战,特别那突然出现在战场上的一青年一少年道士,实力同样异常可怕,而且好像都是阐教弟子。

只是这个时候,李兴霸完全没心思去思量这件事情意味着什么,他有些茫然地停在一座险峻的山峰之下,一时间不知该何去何从。

回九龙岛?

三位至交好友都已经死了,又有什么脸面回九龙岛,被那些同门嘲笑奚落么?

那只有再去朝歌见闻仲了,这次出山本来只是因为与闻仲之间的交情,却不过闻仲的盛情相邀,特来助他一臂之力而已。

但是在死了三位好友之后,李兴霸决定要跟西岐不死不休了。

那就去朝歌,找闻仲,整军再战,必要报三友惨死之仇!

心中有了决定,李兴霸一拍胯下狰狞兽的脑袋,当即准备去往朝歌。

就在此时,李兴霸突然发现,在他旁边不远处得一棵老松之下,坐着一个年青人。

李兴霸微微一怔。

刚才他虽然有些心神不属,还没有从刚才那场大战中恢复过来,但绝不至于身旁如今近处有一个人都察觉不到。

然后他又发现,那个年青人是一名练气士,而且还是一名人仙境的练气士。

那青年长得清秀风雅,温润如玉,气质飘逸出尘,穿着一袭淡青色的道袍,手中捧着一卷书,坐在松下的青石上,看得很是入神,在青石之畔还放着两柄样式古朴的长剑。

如果不是这个时间。

如果不是这个地点。

就算在李兴霸的眼中看来,这样一副松下书子的画面,也是非常赏心悦目的。

可惜时间不对,地点不对,人更不对。

当李兴霸望向那年青道人的时候,那年青道人几乎是同时子书卷间抬起了头,迎上了李兴霸的目光。

年青人的眼睛中,有些怜悯,有些抱歉。

李兴霸的心里轻轻咯噔了一下。

但他还是不理解这年头青人在怜悯什么,抱歉什么。

对于出现在此处的这个年青道人,李兴霸能猜到必然是为自己而来,但你一个小小人仙,难道还能对我不利不成?

“你是何人?”

此时李兴霸并没有惊慌之意,冷冷地问那年青道人一句。

“我是九宫山白鹤洞普贤真人座下弟子,李木吒。”

那青年道人笑了一下,笑容如春风般温熏。

又是一名阐教弟子!

而且还是那个阐教十二金仙之一普贤真人的弟子。

李兴霸眯了下眼。

“看来,你应该是在此处专门等着我的吧!”

那名为李木吒的年青道人点了点头道:

“不错,正是奉吾师之命,在此等候取你之命。”

接着李木吒歉然地说了一句。

“我知道这样有些不讲道理,如果是我大哥等在此处,或许他就放你走了,他那个人太在乎公平这两个字。”

“但我不是我大哥,有些事情虽然不忍,但只要没有触及到我的家人,我就不会跟这个世界决裂,不会去违抗我师尊的命令。”

“所以,我只能杀了你!“

“就凭你?如果是你师尊在此等我,或许我李兴霸还会畏惧几分,但你么?呵呵……”

李兴霸冷笑了一下。

“就算你们阐教想跟我们截教开战,但派你这么一个小小的人仙过来,是给我李兴霸送人头么?”

言罢,李兴霸抬手一指,指尖处冒出一缕火苗,然后火苗迅速生长变大,化为一条蛟龙朝那青年道人扑去。

哼,一名人仙罢了,随手一道火龙术就足以将其焚灭殆尽。

“火龙术吗?”

然后李兴霸就见那年青道人轻声笑了一下,接着同样抬手伸指一点,指尖处同样冒出一缕火苗,然后火苗迅速化为龙形。

那年青道人居然用出了和他一样的火龙术。

李兴霸晒笑了一下。

火龙术不算什么厉害的独门法术,很多人都会用,但同样一个法术,从天仙得手中使出来,和从人仙手中使出来,威力自然是完全不同的。

你这年青道人居然用同一种道术和自己相抗,这不是嫌他自己死得不够快吗?

只是下一刻,李兴霸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因为那团火苗变的火龙,也太太太太太大了吧!

足足比自己的大了十倍左右,自己的那条火龙在年青道人的那条火龙旁边,就像是条小蚯蚓一般。

这是火龙术?

就算是从金仙手中使出来,也可能有这种威势吧。

关键是那条火龙,不仅仅是大,而且浑身龙威滔天,龙睛熠熠生辉,就像真的有生命一般。

李兴霸怔怔地看着年青道人的那条火龙,将他的那条火龙一口吞进肚子中,接着继续张牙舞爪地朝他飞腾而来。

李兴霸猛然一惊,从迷茫震恐中清醒过来,接着慌忙劈手扔出一颗散发着淡黄色光芒的宝珠。

那是他的护身法宝劈地珠,和王魔的那颗开天珠一样,同为地阶法宝。

而且这劈地珠乃是土系法宝,却是正好能克制这火系法术。

只见劈地珠迎面砸在了自空中飞扑而来的火龙龙首之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