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全班人享用的小雪,大jb

宝贝乖换个姿势再来 中文中幕无码亚洲电影
2021年3月1日
入室强奷系列小说 女班主任晚上让我随便摸
2021年3月1日

被全班人享用的小雪 第一章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时光不会为谁停留,总是会无情的带走很多人和物,却也会创造新的人和物,这就是时光独特的魅力。

大概是相处久了,卫殊对萧君夙那张妖冶的容颜已经完全免疫了,就算面对萧君夙的男色诱惑,她也能相当的淡定,坐怀不乱。

呃,话也不能说太满,大概?

萧君夙:感觉娘子好像越来越不爱我了,怎么办?

卫殊其实就是正常人的心里变化过程,不管之前爱得怎么轰轰烈烈,时间久了,都会归于平淡,相濡以沫,爱情更深是亲情,这都是很正常的,但落在萧君夙眼里,那可一点儿都不正常。

然后,完全不知道萧君夙一个人悟了什么,就开始不正常了。

对卫殊越发的黏糊,吃个饭他能从头喂到尾,只要有空,卫殊去哪儿他也去哪儿,一路跟着,生怕她丢了似的。

衣服也不再是玄色,要么是骚气妖娆的紫,要么是谪仙飘飘的白,或者非常妖冶的红。

一天之间,他能在几种风格之间切换好几遍,看得卫殊应接不暇,还有点儿眼睛疼,这是抽的哪门子风?

饶是萧君夙有千万种姿态,遇到一个不解风情的卫殊,最后也是白搭。

折腾了好几天,一路折腾到回到府邸都没能把卫殊的目光吸引过去,萧君夙陷入了自我怀疑,甚至升起了一种浓郁的危机感,卫殊是不是已经厌烦他了?是不是还记得上次在路上遇到那个书生?

卫殊:?????什么东西?

终于回到府邸,卫殊赶着去看青丝儿,因为她给青丝儿从外面带了几条鲜美的鱼,得让它赶紧吃掉,不然变味儿了它可就不吃了,这货不但爱吃,还挑嘴,真是惯得它哟。

青丝儿这些年倒是没有再长大,好像是停止生长了一般,但是它身上的鳞片却越来越黑,最开始的时候是亮瞎眼的绿色,渐渐的变成墨绿,如今已经完全成为了黑色。

它跟一般蛇类不同,它的鳞片是那种黑到发亮,有种金属质感的黑,该说不愧是蛇王吗?鳞片的色都是这么的与众不同,尊贵中透着霸气。

“嘶嘶嘶!”

卫殊还没走到,青丝儿就迫不及待的探头出来,动作迅猛的朝卫殊滑过去,瞬间用身子将卫殊的脚给圈住,不给她走。

啧,霸气没了,就剩傻了。

青丝儿一直缠到卫殊的腰部,仰头看着卫殊,若是忽略它这威武得有些吓人的身躯,它看起来就像个留守在家终于见到家长的孩子。

卫殊摸摸它的头:“好了好了,我不是回来了吗?这段时间不会离开,还给你带了鱼,快吃吧。”

“嘶嘶嘶嘶。”

青丝儿激动的去够卫殊手里的鱼,刚刚只顾着缠着卫殊,居然把鱼忽视了。

卫殊看着它几下把鱼解决了,摸了摸它明显鼓起来的肚子:“真是吃货。”

行走在外多年,卫殊很确定,自己是真的不喜欢蛇,看着就觉得难受,更别说靠近了,嗯…..若是烤了或者煮汤她还是可以接受。

唯独青丝儿,她这辈子,也就为它破这个例。

“嘶嘶嘶……”青丝儿若有所觉,脑袋在卫殊的手上蹭一蹭,很是依恋,明明开了心智,可这么多年却依旧跟个孩子似的。

有脚步声由远及近,听起来有些急切。

两道修长的少年身影从回廊处走过来,一眼看到了蹲在那里的卫殊,两个少年,十三四岁的年纪,翩翩少年郎,青涩、干净、鲜活,他们值得这世间一切美好的词语来形容。

两人来得急切,倒是想扑过来,最后却齐齐刹住脚,克制住喜悦,规规矩矩的行礼:“孩儿见过娘亲。”

三个月的分别,两个孩子可想卫殊了,而卫殊,没回来之前还真不觉得怎么想,反正就两个小魔王,就算没她在身边他们也活得有滋有味儿的,但这回来看到了,心里那些压抑的思念和酸涩感瞬间就冒出来了。

卫殊笑着走过去,伸手一把将两人一起抱住:“臭小子,是不是又长高了?听说你们最近闯了不少货,你爹可是给你们屯了不少顿打呢。”

萧律心虚的摸摸鼻子,在别人面前他挺混的,但是在娘亲面前他可是乖孩子,干了坏事,本能的心虚。

小金鱼可就皮多了,一把抱住卫殊的手臂,嬉皮笑脸:“娘亲,求保护。”

爹可是他们打不过的人,为了不挨打,怂得毫无痕迹且理所当然。

很好,这一点卫殊很确定,真的是遗传了自己。

“你啊?”卫殊弹了弹小金鱼的额头,宠溺又无奈:“就是个小滑头,迟早被你爹揍一顿就舒坦了。”

看着萧镜羽这张越来越像萧君夙的脸,卫殊是一点儿脾气都没有的,这小混蛋,狡猾极了,惯会讨她欢心,可她明知道他的小算盘,却还是把他没办法,最后收拾他们的事情还是得交给萧君夙。

她负责爱孩子,王爷负责打孩子,一张一弛,倒是恰到好处。

文学

金鱼虽然在卫殊这里上了保险,但最后还是没免被自己亲爹揍一顿,喊娘都不管用。

他可不知道自己爹心里正在别扭郁闷,听到他把卫殊搬出来,还多揍了他一顿。

小金鱼:……失策啊!失策啊!

刚刚回来,一路风尘,卫殊去沐浴更衣,坐下来,又铺开纸张开始抄佛经。

这一路上遇到了不少事儿,心绪有些杂乱,她需要抄抄佛经定一下心神。

卫殊这儿抄到一半,萧君夙来了,一把从她身后抱住她;“娘子怎么回来也不休息一下?不累?”

卫殊拍拍他的手:“还好,沐浴解乏,现在也不是那么累,乖,你去旁边,别打扰我。”

萧君夙:“……”他居然被赶走了?

好吧,不打扰她,那他守在旁边就行了吧?

卫殊抄佛经朝了足足半个时辰,等把佛经抄完了,搁下笔,萧君夙还没来得及说话,卫殊突然想起:“对了,我给青团儿他们带了礼物还没给他们呢,小青鱼,去把礼物给他们分一分。”

嗯?没人答应。

这小青鱼也跟她一起回来,估计着急去见女儿了,卫殊叹口气:“算了,我自己去。”

然后,卫殊就走了。

萧君夙感觉自己的心碎得那是一片一片儿的,他这么大个人,她到底有没有把他放到眼里?

回来第一天,大家自然要一起吃个团圆饭,因为孩子多,本来是大人一桌孩子一桌,但是别忘了,卫殊可是孩子王。

这群孩子谁都不服,就服她,不是害怕敬畏那种,而是真正的心悦诚服。

小金鱼看到卫殊就直接把她往他们的桌子上拉,旁边两个小姑娘也欢喜的围着卫殊,想听她讲路上的故事,然后,萧君夙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媳妇儿被人从自己身边拉走了。

袖中的手握紧又松开,他现在去把娘子拉回来会不会显得自己太幼稚?居然跟一群孩子争风吃醋,可…..为什么卫殊对孩子们都那么好,独独对他不冷不热?

一顿饭,孩子那一桌吃得热闹极了,他们大人这一桌,总感觉哪儿冷飕飕的。

西归、南风和华晏都爱着自己媳妇儿,好歹能相互取暖一下,唯独剩下东越独自承受来自王爷的冷气。

东越:“……”这什么世道?还给不给单身的人活路了?

果然他当初就该学北霜,有多远走多远,天涯海角,美人无数,何必在这里受这样的伤害?

用膳之后,众人转着去花园,一边乘凉喝茶,一边聊天。

大家聊得热火朝天,谁也没发现萧君夙不见了,嗯,西归和南风是发现了,可他们却当做没发现,主子心情不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也不知道,更不敢问呐,所以还是当做没发现好了。

一直聊到时间差不多,卫殊赶了一群孩子回去洗漱睡觉,这才慢慢走回主院。

从屋子里转了一圈,突然好想意识到了什么,咦?王爷呢?

没找到人,卫殊也没多想,那么大个人用她多想什么?

吃了饭,身上出了不少汗,索性再去沐浴一次。

等洗完出来,却见屋内的灯光很暗,灯罩变成了红色,屋内一片朦胧色彩。

卫殊有那么点儿方,什么情况?

一边擦着头一边往内间走去,一眼看到了床上躺着的萧君夙。

被全班人享用的小雪 第二章

“没有,这草药本来就只有惊蛰左右才会成熟,早去也没有用,更何况,我也不能将苍苍待在身边去找草药。但是苍苍的身子需要人调理,所以我只能带着他来找你。“

李神医开口说:“当然我和苍苍也都想你了,而且大过年的,我习惯独自一人就算了,苍苍年龄还那么小,孤零零的过年总是不好的。”

“师父,要不你以后就跟我一起住好了,带着苍苍一起。”

听到李神医的话,林羡鱼不免有些感动,如果不是为了自己,不是为了林苍苍的话,师父应该早就进山里去寻找草药了吧,虽然说惊蛰才会成熟,先守着总没错。

“傻丫头,我还要回去桃谷陪着你师娘,还有让芸儿至少能够正常生活,早知道会变成现在这样,我当初真不应该出自私心选择让芸儿遗忘记忆。”

“本来我想如果她失忆了,就能够好好的重新开始生活,不再惦记皇宫中的事,不再惦记高家那个负心人,更不会被人发现,安安稳稳的读过下半生。”

“谁知道她的执念居然这么深,不过是远远的见了那名义上的哥哥一眼,就让她发起疯来,根本没有办法讲道理,或许当初我选择不让她遗忘记忆,我还能说通她,可是如今却弄成这样。”

李神医十分自责:“或许我觉得是为了芸儿好,其实芸儿根本就不喜欢吧。”

“如果芸儿不能恢复过来,只怕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李神医叹了一口气:“如果我真的没有办法治好芸儿,我走了以后你能帮我照顾她吗?甚至帮我想办法医好她吗?”

“师父,你别胡说,什么走了以后,你说好要教导我的孩子呢。”

林羡鱼带着些许委屈:“师父,你不会死的。我不许你总将死不死的挂在嘴边,我一定会找到法子让你老人家延年益寿的。”

“好好好,是我说错了,我宝贝徒弟都快找到成仙之法了,我还担心什么呢。”

“不过我等过完年就要出门去找草药,苍苍就要放在你这里几个月了,你这两天帮忙看着苍苍的身体,如果有什么不懂的,或许疑惑赶紧问我,药浴什么还是不能断的。”

“然后我将我为苍苍改动过的心法告诉你,到时候你才能够更好的掌握好苍苍的状态。”

李神医看着自己徒弟露出委屈的表情,连忙开口转移了话题,其实他对于生死看的很淡,毕竟已经是古稀之年的人了,常人能够活到这个岁数都少,更何况他作为一名大夫早就看惯了生离死别,见惯了悲欢离合,早就不惧生死了。

“师父,不然我陪你一起去找草药好了,你不是一直说我运气好吗?”

林羡鱼忽然开口说,毕竟她还有有一次锦鲤祝福没有用,虽然系统沉睡了,但是已经有的东西她还是能动用的。

“胡闹,你都嫁人了,还是新婚期间,到处乱跑,东方白能放心?再说你弟弟还这么小,你真的要带着他去吹凉风爬山谷走悬崖?”

李神医对于自家徒弟的心意是心领了,但是肯定不能答应啊。

“我们两都有武功在身不错,但是如果多了苍苍这个变数,很多地方都不好去了,更何况在荒郊野外的,怎么进行药浴还有治疗和调理?”

李神医的话,让林羡鱼不由的愣了一下。

“师父,是我太冲动了。”

林羡鱼也发现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傻丫头,我没有骂你的意思,只是你如今嫁人了,有些事情就不能这么随心所欲,当然我相信你真要去,总有办法说服东方白的,可是你弟弟的情况呢?”

李神医摸了摸林羡鱼的头,自己这个傻徒弟。

“知道了,师父。”

林羡鱼想起来,这锦鲤赐福好像是可以转让给其他人的,虽然不知道是否有作用,虽然也会削弱,但是总比没有好

文学

,这种锦鲤赐福,她留着也没有大用,但是对于师父来说,可能就能够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毕竟在荒郊野岭寻找一株草药,就算李神医熟悉药性,知道草药长在哪种地方,也不敢说一定能好运气找到,运气真的很重要。

林羡鱼暗自将这事记在了心上,打算等师父离开的时候,再将这锦鲤赐福给师父,免得时间太久失效了或者在别的地方触发了。

“好了,本来找回来一部分师门至宝是好事,到弄的有些伤感了。”

李神医笑着说:“羡鱼丫头,晚点苍苍回来,今天正好让你接手他的治疗工作。”

“那师父你将这竹简收好了。”

林羡鱼连忙将竹简递给了李神医,李神医也将东西收了起来。

“对了,你在医术方面有什么疑问的,尽管开口问。”

李神医也开始了教导徒弟,林羡鱼这才将自己有的疑惑开口问了出来。

两人正在教导的时候,东方白等人回来了。

“姐姐,姐姐。”

林苍苍一回来就找自家姐姐,让东方白有些无语,自己都没好意思第一时间找娘子,这小子仗着自己是小孩子,就是任性。

这边李神医和林羡鱼的一问一答也差不多了,林羡鱼就出去迎接几人。

“你慢点,小心别摔着。”

林羡鱼刚到院子,就看到一个白色的小圆球冲着自己过来,林苍苍出门的时候穿了一身漂亮的白裘袍,厚厚的一团。

林苍苍见到自家姐姐之后,跑的更欢了,林羡鱼连忙往林苍苍的方向挪移了几步,然后伸手一捞,将林苍苍抱了起来。

“姐姐。”

林苍苍乐呵呵的,还特意回头对着东方白得意的一笑,东方白恨不得将这小子直接抓起来打屁股。

“苍苍,你下来,别累着你姐姐。”

东方白十分严肃的开口说,这是自家娘子的弟弟,东方白不停的催眠自己,这要是自己的弟弟,一定狠狠的收拾他。

“没事,我弟弟我还是抱得起的。”

林羡鱼却在拆台,让东方白有些无语。

“姐姐,你放我下来吧,别累着了。”

林苍苍到了自家姐姐的话之后,得意的笑了一下,决定还是不要累着自家姐姐。

林羡鱼很快将林苍苍放下来了。

“你们今天买了什么啊?”

被全班人享用的小雪 第三章

庆明帝此时在心底说出这句话,并非是毫无原因的——

半月前,他曾亲笔写过一道密旨,让人送往了宁阳定南王府。

就在昨日,他收到了定南王的回信——

一想到那封甚至不像是出自吴竣亲笔的书信,皇帝便觉得心中有一团火在烧着,烧得他五脏六腑都燥痛难安。

他在密旨之上同吴竣细细说明了现下的局面,与如今朝廷所面临的难处,可那老东西却只回他——既局面如此,还望陛下尽早想出应对之策,以解困局。

他难道不知道要尽早应对吗?

而他之所以传这道密旨过去,显然是意在让吴氏设法出力助他早日定下乱局!

这老东西简直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等着看他笑话……!

他早就看出来了,一贯自诩高高在上的宁阳吴氏,根本不曾将他这个皇帝放在眼中过!

便是当初送了一个女儿进宫做皇后,亦是姿态颇高,俨然也是不大能看得上他皇室一族,答应他的求亲,竟都如莫大恩典、纡尊降贵一般……

他从昨日收到回信便一直在想,若今时今日坐在他这把椅子上的是他的二弟,吴家还会不会这般冷眼袖手旁观?

而无论他再想多少次,答案都是相同的——绝不会!

故而这些所谓士族,实则最是虚伪可恨!

包括他的皇后,也根本从未同他一条心过……

视线中柳枝轻摇,清风吹皱碧波,猫儿于巨石上酣睡,本是一幅清凉闲适的画面,却根本平复不了皇帝心中的躁怒,反而使一腔已无处盛放的怒火愈盛,急于要寻求发泄的出口。

“停下——”庆明帝突然开口。

听得这声吩咐,龙辇很快便被平稳地放了下来。

“陛下可是想要纳凉?”李吉笑着道:“这的确也是个清净之处,陛下可去那亭中小坐片刻。”

庆明帝不置可否,脚步不紧不慢地朝着那块巨石走去。

日光透过柳树枝叶,在猫儿身上洒下点点碎金,将那被养得油光水亮的皮毛衬得愈发漂亮。

然而随着庆明帝的靠近,高大身形所带来的阴影缓缓罩下,猫儿周身那碎金之色尽数被遮挡了去。

就在此时,天福像是察觉到了危险的靠近,忽然警惕地弹起身。

对上那双阴鸷双眸的一瞬,猫儿身上的毛发竖起,开始面露凶色,口中亦发出不友好的叫声来。

见此一幕,庆明帝自唇齿间溢出一声冷笑。

又非是不曾见过他,却仍是这样一幅随时要扑上来的狰狞模样,果然是皇后养的好猫!

“将这畜生给朕抓起来……”庆明帝眼神冷极,却又有着一丝隐晦而异样的兴奋之色:“可要当心些,若是不慎落入池中,皇后怕是要伤心的。”

听懂这话中之意,李吉不禁一怔。

皇上怎还跟一只猫较上劲了?

这分明就是对吴家心存不满,却又不好发作,便欲将这不满撒泄在皇后娘娘的爱猫身上啊……

虽说陛下的格局也一贯不算大,可小到如此地步……这莫不是快要被近来的诸多不顺给逼疯了不成?

看着那满身警惕,脖间挂着只银锁,显然是被用心养着的猫儿,私下也养着两只猫,同是爱猫之人的李吉心底略有不忍,然而皇上的吩咐不可违背。

只得吩咐了宫人们上前将花猫围住。

花猫身后便是池塘,七八名宫人将可以逃离的路围得一丝缝隙都没留。

一名太监扑上去要将花猫抓住。

猫儿身形灵敏,飞快着避开了,然而此时一名侍卫取出了拿来驱蝉的弹弓,一粒飞石重重地打在了花猫的后腿上。

“喵呜!”

天福受惊吃痛,发出刺耳叫声。

庆明帝的心情却莫名舒适了些,又有些惋惜——可惜啊,没打在脑袋上。

这个想法刚出现,下一刻他的瞳孔却骤然一缩。

那花猫竟像是发了疯一般,猛地跳起向他扑了过来!

看起来没多大的猫,这般纵身一跳加之神色狰狞,竟如什么猛兽一般叫人畏惧,庆明帝下意识地后退着,然而还是晚了——

花猫扑到他胸前,四只爪子如利勾一般紧紧挂在他的衣袍之上,两只前爪抬起,冲着他就是一顿又打又挠!

李吉大惊失色。

他养猫多年岂会不知猫儿一旦被惊着……那可就是另外一种动物了!别看体形不大,真动起手来能把你揍得怀疑人生!

虽说他难免觉得皇上有些活该,但皇上到底是皇上,李吉只能边喊着“护驾!”,边上手欲将猫扯下来。

两人合力之下,花猫才算被“拔”了下来。

一群内监再度围上前。

混乱中,一名内监像是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唉哟”一声摔倒在此。

天福趁着这个空子,跳着踩过那内监的身子,飞快地跑走了。

那名内监爬坐起身,抬起的那张脸,正是小晨子无误。

“猫呢?”

“好像跑了!”

“还管什么猫不猫的……快扶陛下回去,请太医来!”看着被挠得不轻的皇帝陛下,李吉紧张地道。

脖子和下颌处都被挠得见了血的庆明帝被扶回到龙辇之上,气得浑身都在发抖。

他竟被一只猫给打了!

且这群废物竟然还让猫给跑了!

悄悄看了一眼狼狈不已的皇上,李吉在心底叹了口气。

所以说,心情不好就不好,去招惹人家猫干什么……

皇上现在是不是觉得,之前的心情好像还挺好的?

……

天福受惊之下,一路窜出御花园,抄着无人的小径,跑到了暗庭外。

纵然是白日里,暗庭的大门也是闭着的。

猫儿轻车熟路地找到墙角处的狗洞钻了进去。

那座老旧的小院院门早已破损,天福从门板下的缝隙中挤了进去,来到了一间半边屋顶塌陷漏着一处大洞的屋子里。

早已无人居住的屋内因漏雨而充斥着发霉的气息,一张床,一面木柜,皆已是老旧不堪。

天福饶到了那只靠墙搁放着的衣柜后。

说是靠墙而放,因柜角抵着墙壁的缘故,中间便存了些空隙,天福正是沿着这空隙,得以顺着柜下藏着的入口,下到了地室之中——头一回来时,花猫还以为自己运气好发现了老鼠窝,准备大开杀戒来着。

入口处是一阶阶石梯,猫爪轻盈无声踩在上面,然而还是叫密室中的人察觉到了。

“你来了……”

那是一道沙哑而有些迟缓的声音。

天福“喵”了一声,像是在回应。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