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赌输了女的由男的任意处罚,新婚小倩与老许无

年轻的馊子10、校花系列第92部分阅读
2021年2月28日
喝酒了把儿子当老公|丫头你忍忍我开始动了
2021年2月28日

打赌输了女的由男的任意处罚 第一章

由于拥有9级圆满炼气士+力量型中级进化者的双重内蕴,赵星如今的力量值是普通人的12倍,速度值是普通人的8倍。

而赵星当初在购买玉佩所在的那个空间内,曾经遭遇的那个一级筑基士的速度值,与他当时的速度值相仿,是普通人的4.3倍,只是不知那人的力量值是多少。

而这一次欧阳奋进在对张钢进行科普解释的时候,并没有提及在筑基士期间,各级别所对应的‘速度值及力量值’,通常所该具有的增幅效果;故而赵星对于这二级筑基士的力量值及速度值,无法做出大致的判断。

但他从个人的经历方面来判断:相比起进化者来说,修真者所修炼的,主要是感知空间的强度,修炼的是法术,故而其在速度值和力量值方面的增幅,肯定是不如进化者体质的增幅高。

当感知到‘欧阳奋进开始向体外的感知空间中释放内息流’时,已经做好预警准备的赵星,是一边即刻也向感知空间中、有针对性的释放内息流,一边是疾速冲向欧阳奋进。

而此时,对于身在指挥室的于得利他们来说,由于提供技术支持的工作人员的给力,对于赵星和欧阳奋进之间的‘传音对话’,他们已经能够做到‘同步听到’了;故而对于赵星与欧阳奋进之间的对话内容,他已经能够全面了解。

作为也曾经体验过‘回穿’效果的人,于得利当然也深深理解‘那二人所面对的共同难题’,但他这边也是一时想不出‘有什么合适的解决办法’,故而他在这方面就没有去给赵星插言。

然后,通过外勤人员在远距离所传输的视屏图像,他看到‘赵星在快速的冲向欧阳奋进’;再然后,他是立刻通知外勤人员:“保持远距离的观望就行,不要去参与。”

于得利不认为那些人在这个时候有能力去参合,他不希望那些人因徒劳而遭受无妄之灾、凭添杀戮。

当听说赵星与欧阳奋进进入到那个免票公园之后,于得利是立刻安排人去临时的担当起了公园的门卫,对公园是只许出、不许进;他倒是希望着‘如果能尽早的把公园内的人清空’,或许还真的有‘直接进行军事介入’的机会;并且已经开始考虑‘在这一方面进行策划’。

再说一下此刻的欧阳奋,依照他现在的级别和能力,他在同一时间内最多可以使出5个法术;而按照他的经验,九级圆满的炼气士最多只能同时使出3个法术。

依照常理判断,他也知道赵星对他是一直处于戒备状态;但由于修真等级上所存在的天然优势,哪怕是他再急于拿下赵星,他也不屑于对赵星搞突然袭击,否则他会在念头上感觉不通达;故而他是在言语上有所提醒之后,才开始实施起法术攻击。

欧阳奋进的第一波攻击,只是使出了两个法术招式,至于另外预留的三个后招,那是防备着当‘赵星把其所能同时发出的三个法术都向他招呼’时,他可以随时进行全面阻断,免得万一被赵星的攻击法术所破防时,会让他出洋相。

从常理上来说,正是由于欧阳奋进的实力对于赵星来说是处于碾压状态,欧阳奋进可不想当自己拿下对方时,自己会同时挂些彩,那可是想想都丢人的事。

打赌输了女的由男的任意处罚 第二章

就在千均一发之际,任灿一声大喝,那火麒麟,突然狂奔而回,消失在八景宫灯之中。

“认输吧!”

任灿看着无意,说道。

无意面上,露出颓废之色,点了点头,道:“我技不如人,认输,小师叔,你是咱们长青门当之无愧,年轻一代的最强者。”

说完,无意朝台下走去。

而空虚的脸上,露出一丝欣慰之色来。

自己这师弟,不愧是希阳仙尊看中的人啊。相信用不了多久,众仙大陆之上,尽是咱们小师弟的传说了。

到时候,咱们长青门,也水涨船高,永垂万古。

然而此时,空虚面色猛然一变。

“师弟,小心……”

他话音刚出口,数道黑影,已经朝任灿狂飞而去,其目的,正是任灿手里的八景宫灯。

这些,可都是返虚境界的老怪物。

几名老怪物一齐出手,任灿就算能力通天,也得饮恨当场。

空虚一声大喝,身形如闪电一般,朝那几道黑影冲去,想要救下任灿。

而此时,天峰老人身形一晃,也朝前面冲来,大声喝道:“大胆狂徒,竟然在比武大赛上闹事。”

呼喝声中,他手中突然出现地口大铜钟,朝飞来的几人砸去。

整个比武现场,突然乱作一团。

观战的各派弟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风爆中心的任灿,手持八景宫灯,口中念念在词,大喝一声。

那八景宫灯之中,突然出现一团火焰,朝飞来的几人烧去。

太阳真火,那可是洪荒异物。那冲来的几人被空虚一截,慢了许多,被太阳真火一烧,顿时灰飞烟没。

任灿收起太阳真火,猛然一股危险的气息传来,待要闪避,却是不及。

只见那口大铜钟一闪而没,自己的手里的八景宫灯,也消失不见。

“好贼……”

任灿大骂一声,他没有想到,这天峰老人的目标,竟然是自己的八景宫灯。

事情变化得太快,以至于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那天峰老人拿了八景宫灯,转身就逃。然而,他刚没有跑两步,在他的前方,突然出现几位身穿绿袍的老者来。

“嘿嘿……天峰,你是越混越回去了,竟然出手抢小辈的物品,快快将宝物交出来,否则,定叫你神形俱灭!”几人之中,一位身材高大的老者喝道。

这几人,全是返虚境界修为。

这一顿之际,天峰老人就被数十位返虚境界高手包围。

“绿衣教的几位教宗,你们绿衣教,也想踏足咱们赵国吗?”天峰老人喝道。

“我呸!你这个抢夺小辈物品的狗贼,亏咱们五宗相信你,你也配称赵国人,快快交出宝贝。”一人喝道。

“哈哈……”天峰老人突然笑了:“你们何必站在道德至高点?都是想要这宝贝,那好,拿去就是。”

他把八景宫灯向上一抛,趁别人抢灯之时,身形一闪,就退出圈子之外。

数十位返虚境界高手,一齐朝那八景宫灯抓去,天空之中,顿时爆发出来了场大混战。

轰隆隆&

各种法力,在天空在对轰,一位高手刚刚拿到宫灯,就被其它人轰成了渣子。

战斗的余波,朝四面八方涌出,地上的化神境高手,连忙四处闪避。

事情已经超出控制,整个比武台,成了返虚境界高手们的战场。

就连空虚道长,都只能徒呼奈何。

打赌输了女的由男的任意处罚 第三章

再次走入荒漠,满目疮痍的大地,一望无际的黄沙,无不令人心如死灰。

深入其中,找到一个人,那可不简单。

罗伯特把迷茫写在了脸上:“杜姆,你说,佩里诺尔大骑士还活着吗?”

孟明他们的任务是寻找佩里诺尔,可在此之前,罗伯特怀疑他是否还活着。

佩里诺尔大概率已死于敌人之手,虽然他是圣十字骑士团中仅次于骑士长亚瑟的圣骑士,但帝国遗族的神奇法术在少年心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黑魔术展现出来的威力过于震撼,这动摇了罗伯特的信念,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努力是否真的有用。

“谁知道呢?”孟明耸耸肩,

文学

开了个玩笑:“找到他的尸体,想必大家也会很开心的。”

罗伯特眼瞳放大,缩了缩头颈,他很难想象孟明会说出这种话来:“我们还是向主祈祷,保佑佩里诺尔平安归来吧。”

他做了一个祈祷的手势,当睁开眼,却发现孟明早已远去。

“喂!等等我啊!”

两人渐行渐远,飞沙之中突兀的出现一个赤袍法师:“殿下,有两只小耗子离开了。”

“杀了他们,我们的计划不容有失。”

漫天黄沙中一个淡漠而又阴冷的声音传来,赤魔导士抬头仰望,一张纯黑的魔术幕布仿佛夜空,一双神秘的眼睛正即是夜空中最明亮的星辰,正盯着这座被黑幕布包围的城堡。

城堡中的骑士们对此一无所知

文学

,好像看不见这张魔术幕布一般。

赤魔导士咧嘴一笑,嘴角开裂,一直裂开到后槽牙:“哈啊哈哈,让我来陪你们玩玩。”

他瞬间化作一张红色的幕布,迎向狂风,飘向孟明所在的方位。

“来了吗,还真快。”

孟明闻见硫磺的气味,深渊恶魔的味道,只要闻过一次,便再也忘不了。

“杜姆,我在往哪里走!”

开拓之地中,沙暴天气才是常态,现如今飞沙走石,顶着狂沙行动,罗伯特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不知道。”

罗伯特急得跳脚,孟明太不靠谱了,白费自己的信任:“该死的!你到底有没有把握!”

“当然,而且是百分百的把握。”

孟明继续前进,其实他早就知道佩里诺尔的所在地,但还需一个引路人,不然草率的直指目的地,傻子都会有所疑问。

罗伯特有点笨,但他不傻:“希望如此。”

“桀桀桀,两个小家伙,你们看上去可真美味。”

血红色幕布翻卷飘扬,最终卷成螺旋状,刺入黄沙,红布舒展开来,形成四肢与躯干。

一位邪气昂然的赤袍法师,降临于此。

红色风帽下是一张黝黑的面庞,罗伯特看不清赤袍法师的五官,唯独那张裂开的大嘴清晰可见。

“帝国的邪恶法师!”

罗伯特强迫自己不去回忆当时恐怖骇人的情形,强大的骑士团灰飞烟灭,留下满地的残肢断臂。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