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帅哥的大鸟

禁止的爱 善良的小峓子在线、小明苏茜
2021年2月26日
他每晚都要吃我奶不放,求你们不要了np
2021年2月26日

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 第一章

……

高斗枢,崇祯元年进士,字象先,浙江宁波人,先为刑部主事,后迁荆州知府,知兵,屡屡击退流贼侵扰,十四年六月进按察使,移守郧阳,其后两年里,李自成派兵连续攻打十几次,甚至有一次派兵十万来攻,但郧阳屹立不倒。

究其原因,乃是高斗枢善谋,总兵王光恩善战,郧阳虽然危如累卵,但却得保全。

十六年末,襄阳郧阳周边乃至湖广大部地区都被李自成占领,郧阳独存,可谓奇迹,甚至朝廷一度都以为,郧阳也已经失陷了,直到高斗枢的奏疏送到京师,他们才知道,郧阳还在呢。

十七年一月,朝议设汉中巡抚,兼督川北军务,便拔擢擢高斗枢位右副都御史,前往汉中,高斗枢将军务交给副手、郧阳知府徐启元之后,便动身赴任了,不想还未到汉中,京师就陷落了。

随即天下大乱。

清兵入关后,高斗枢隐居两年回到家乡。降清的奸贼谢三宾逮捕名节之士百余人,高斗枢也在其中,但他始终一言不发,后来被诸义士捐金救出。晚年的高斗枢闭门索居,门庭萧然,生活贫困,于康熙九年病逝于家中。

终其一生,高斗枢配的上知兵两字,虽然不是孙传庭那样的大才,但守城之能,却也是人中翘楚。

这一世,因为李自成在开封溃败,高斗枢在郧阳受到的压力较小,但他也成功守御了张献忠的数次攻击,令张献忠不能从郧阳通过。

朱慈烺议立军机处,想到了高斗枢,这个历史上并不是太出名,但却令人眼前一亮的人才,于是调他入京,挂兵部侍郎衔,入军机处。

高斗枢是昨日到京的,面圣之时,态度从容,对答如流,颇有名士风范,朱慈烺心中暗暗点头,心说历史诚不欺我也,凡能沧海横流,显出英雄本色之人,都绝对是有相当能力的。

……

刘永祚。字斗垣,陕西韩城人,幼年丧父,家境贫寒,求学于名士解经傅门下。万历四十七年进士,任户部主事。其时,魏忠贤专权,曾以利禄拉拢他,刘永祚不从,被罢官。崇祯帝嗣位,刘永祚官复原职,崇祯九年到十三年,一直为宣镇巡抚。

这其间,刘永祚兢兢业业,统筹军事又和蒙古人交涉,虽没有大的功绩,但却也保证了宣府没有出现大的祸事

其后,因为和杨嗣昌政见不合,刘永祚辞官归里。建虏入关后,刘永祚在家乡韩城竖起反清旗帜。顺治七年,兵败被俘。被解到西安后,大义凛然,骂贼不止,遂被杀害。

朱慈烺用刘永祚,一来看重他的气节,二来刘永祚在宣府四年,熟悉蒙古,而军机处其中一个大任务,就是针对蒙古,提出正确的战略建议,像刘永祚这样熟悉蒙古的长才,肯定是不能浪费的。

和高斗枢不同,刘永祚其貌不扬,干干瘦瘦,看起来有点邋遢,不过谈吐却也自在其份,尤其是谈到宣府和蒙古,提到那一段金戈铁马的岁月,立刻就是眼睛大亮,精神焕发。

……

而在李邦华,陈奇瑜,高斗枢,刘永祚和堵胤锡五位军机大臣之下,还有三位行走大臣。

一位是前辽东巡抚方一藻,第二御史杨尔铭,第三则是原登莱巡抚袁可立之子袁枢。

方一藻在辽东巡抚的任上虽然没有大的功绩,但其久在辽东,从崇祯四年一直到十二年,八年的时间,历经多多,现在其子方光琛在吴三桂帐下做幕僚,就现在诸臣来说,再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辽东了,因此朱慈烺用他。

历史上,方一藻在松锦之战前被解职,逃过了松锦之败,这些年一直都戴罪在家,能得新君重新起用,他自是感恩戴德。

……

袁枢上一次出使沈阳,圆满完成了任务,对建虏的军心民情,也有了解,其本人更是貌俊伟,多大略,善骑射,有边才,因此,朱慈烺拔擢他到军机处。

杨尔铭在桐城知县的任上,就显出相当军略,此次随太子南下,又随陈奇瑜带兵入京,立下功勋,朱慈烺自然也是要用他的。

而在方一藻,杨尔铭,袁枢三人之下,李纪泽江启臣刘子政等京营参谋司的原班人马,全部都被抽调到了军机处,各自在军机处分配了公事房,分工负责军令、军政、军情等具体事务。

以后,兵部只负责操练、军屯、军器等基础事务,如何战,和谁战?都将由

皇帝直接统领下的军机处来决定。

等于皇帝直接绕过了内阁、兵部、五军都督府,直接指挥天下兵马,各种策略,也不会再在朝堂上讨论,而是军机处密议,能知道其情的人,少之又少,大明朝廷没有秘密,今日想要议和,明日就满朝皆知的事情,再不会发生,因为入军机处的第一条铁律,就是绝对保密,但有一丝一毫,一字一句,流到外面,不管是军机大臣还是辅臣,都是流放,甚至是杀头的重罪。

今日,军机处第一次议事。

除了四位军机大臣和三位辅臣,殿中还有一人,那就是原商丘知县,现任张家口分巡道梁以璋。

而今日要议的,正是蒙古军情和对蒙古的战略。

……

自从前年到任张家口之后,梁以璋在朱慈烺的支持下,大力整肃边关纪律,不法商人,一个也不许出关,尤其在张家口八大晋商被一锅端,几乎皆死,宣府总督巡抚等包庇官员也被一杆子扫清,朝廷发布严令,张国维为总督,朱之冯为巡抚,周遇吉为总兵之后,宣府气象一新,一连十几年,都不能扎紧的破烂口子,一下就变的滴水不漏了。

虽然这样一来,宣府的繁华消逝了很多,张家口更是完全变成了一座兵城,但大明流向蒙古建虏的粮草盐铁,却是硬生生地被刹住了……

过去,大明只所以开放边贸,或者是睁只眼闭只眼,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边关各处缺少战马,即便是朝廷严令,但各处将官,为了获取战马和实际利益,也会对商人网开一面,甚至是求着商人,以求换回战马。

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 第二章

拂沃德现在憋屈的很,他倒不是打不过,麾下的士卒从素质上讲还是超过羌人的,可问题在于拂沃德不敢像以前那样玩命死磕。

以前在本土作战,打完了就地征兵就是了,反正他们贵霜有的是人,北贵的山区训练完毕的骨干也不少,补进来稍加训练就又是一个军团,所以根本不需要担心后备兵力的问题。

这就跟凉州各郡在本土作战完全不担心兵员一样,谁家出兵能出几十万的骑兵,可凉州各郡凑一凑能凑出来三十万着甲的骑兵,还都用的是

文学

西凉铁骑的版,战斗力稳稳的。

可换成出征的话,看看汉室打贵霜捉襟见肘的情况就知道,出征和本土作战是两码事,粮草后勤,兵力配置,转运征召什么的都需要计算着使用,基本上是出十万大军,就得几十万民夫运送粮草,几万人维持粮道,最后能参战的也就是一半。

这也是为什么开疆扩土艰难的原因,往出打的时候,很难出现己方的兵力比对方多,再加上对方有民心,有本土后勤支持,地形优势等等,想要打赢真的是异常艰难。

说一个最简单的,假设一个郡级单位有三十万人,理论上能养一万五千士卒,如果去出征攻打其他地方,其所能动用的兵力,考虑到后勤,已经守护粮道等方面,最后能动用的兵力在一万左右。

可防守呢按照男女比例一比一,发动地方百姓固守城池,可以动用青壮十多万,再算上青壮作战,健妇城内转运粮草,能动用的兵力甚至可以达到夸张的二十万,这就是本土作战的意义。

然而汉朝基本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经常是杀出去近万里和别人对砍,这种情况下,本土人员的优势根本发挥不出来。

顺带这也是为什么,汉朝一旦打赢那斩获都基本是数万,俘牛羊数十万,因为汉朝打赢相当于将对方的城锤爆了,可以进行刮地三尺。

同样汉室如果损失了一路大军,一般都是一两万,撑死不过五万,其原因就在于,你都跑到几千里外面去干架了,怎么可能带十几万人。

反过来,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唐初期至唐朝巅峰期打赢之后,一般斩获就是数万,俘虏牛羊更是数目极其夸张,打输之后折损也没有超过五万的时候,甚至就连恒罗斯之战,世界史和唐史给出的最大伤亡统计,算上背刺唐军的友军也才一点五万。

说白了就是因为太远了,远到兵力投放已经成为一个大问题,主力部队极限投放能力也就万把人,最多不超过五万人的程度。

等到唐朝过了玄宗巅峰期之后,动辄损失十几万,到宋朝动辄完蛋几十万,打对手的斩获通常不超过几千,其实已经说明攻守易位了。

要斩获破十万,靠正面大战是不可能的,按照对手不同可分为杀到对方的城池,直接将对方一锅端了,以及杀到对方王庭,将对方一锅端了两种,可这两种都属于兵法里面孤军深入,与己方脱节的反面教材,不过大佬一般不看这种教材。

拂沃德真要说战斗力,哪怕是受限于己方士卒刚刚切换精锐天赋,又未彻底适应高原气候,地形也不甚熟悉等等,可真要打,区区六七万羌人青壮拂沃德还是能打过的。

可打过了能解决问题吗?就跟当年拉胡尔要没有后面的锁链,直接几十万人和关羽决战,不提关羽能不能能赢,就算是赢了,汉室现在也绝对不可能站稳恒河中下游。

五十万大军的损失对于贵霜根本不算什么,连百分之二都不到,依靠着帝国的体量,用不了两年造血就恢复过来了,可汉室要是被重创了,光是下一波兵力投放就需要两年的时间。

等于说贵霜白得了两年的缓冲时间,真这么打,汉室到现在恐怕还在打第二次婆罗痆斯围剿战。

可以说这就是本土作战和对外作战最大的不同,拂沃德现在属于赢不起的情况,他只能大胜,不能小胜,更不能平,不能败。

如果说在北贵那边,拂沃德损失两万人歼灭羌人这六万人,那绝对属于大胜,需要报功,可换成在青藏高原,拂沃德损失两万人干死了羌人六万人,羌人部落家家缟素,可拂沃德的战略也废了!

这也是为什么恒罗斯之战,唐朝斩阿拉伯七万,己方损失一万五千,唐朝记录自家输了,大食记录自家赢了的原因。

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 第三章

ad>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 Blocked By Anticc

Server: bz76.youvm.com
Date: 2021-02-26 10:03:01


Fikker/Webcache/3.8.1
</bo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